<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四章
    秦染在被暗衛重重包圍的客棧房間里,焦急的轉來轉去,時不時朝窗外張望,想著裴陌怎么去了那么久還未回來,可惜暗衛守在門口又不能出去找她。

     聽到背后傳來木門吱呀的聲音,秦染隨即轉身,看見裴陌拉下面罩,安全回來,頓時松了一口氣,拉著她坐下:“總算回來了,我三姐沒發現你吧?”

     她自幼被秦月欺負著長大,對秦月睚眥必報的性格十分了解,恐怕裴陌孤身一人在秦月府上遇到危險,秦月會不折手段對付裴陌。

     裴陌見她滿臉擔憂之色,勾著唇對她溫柔一笑,緩緩搖頭:“秦月今夜似乎不在府中,我潛進了她的書房,發現她果然在邊外暗中收買兵馬?!?br />
     說到此處,嘆了一口氣,眼眸一暗:“陳逸與她私下勾結,企圖聯手篡位?!?br />
     秦染聞言一驚:“陳逸爭奪輔佐大臣之位落敗,竟然還賊心不死?”回想起前世,陳逸帶兵逼宮的小人嘴臉,心中怒火騰然升起,又狠狠道:“要趕緊給我二姐寫信,提醒她提防陳逸?!?br />
     話罷,卻看見裴陌伸手制止,沉聲道:“不急,我還在秦月書房中發現一張藏寶圖,藏著曲家幾代累積的財富,如果我們能在她做足謀逆準備之前,奪下這筆寶藏,她們便再也成不了氣候?!?br />
     說著裴陌從懷中拿出臨摹的地圖,秦染好奇的湊過去看,卻見地圖上滿是奇異的字符,她一個字也看不懂,蹙起兩道柳眉,撇嘴道:“這是什么文字?鬼畫符一樣,想猜也猜不出來啊?!?br />
     轉頭看向裴陌,裴陌也無奈道:“我也翻譯不出這些字符的意思?!?br />
     秦染像霜打得茄子一樣發蔫,兩手撐著下巴,眼睛緊緊盯著地圖沉思,如果眼神能穿洞,恐怕這張地圖已經滿是小洞了。

     天邊露出一抹魚肚白,城里接連響起雞鳴,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過了一夜,熬到了天亮。

     秦染之前一心苦等裴陌,不曾有過困意,此時聽到雞鳴,又被奇怪的地圖困擾,竟然微微升起一點疲憊,撐著下巴打了一個呵欠,小雞啄米一樣將頭靠在裴陌肩膀上,又陡然驚醒,強打起精神看地圖。

     裴陌感覺到肩膀一沉,側過頭看著秦染打瞌睡時迷迷糊糊的樣子,輕輕放下手中的地圖,攬過秦染,溫聲在她耳邊道:“累了?我抱你去床上睡吧?!?br />
     秦染無意識的輕輕“嗯”了一聲,鼻尖里滿是裴陌身上好聞的味道,心底莫名安心,倒在裴陌懷里,沉沉睡著。

     裴陌看了看外面天色已亮,吩咐客棧的小二過一會兒再送上早飯,陪著秦染躺下小睡一個時辰。

     臨近午時,秦染才揉著眼睛被飯菜的香味餓醒,在裴陌懷里動了動,抬頭看見裴陌仍然閉著眼,輕輕掙開環在腰間的手,不想打擾到她,躡手躡腳的起床。

     “你要去哪兒?”

     裴陌低沉動人的聲音忽然響起,秦染聞言回頭,頓了頓穿衣的動作:“你什么時候醒的?”

     “你在我懷中動的時候就醒了?!迸崮熬従徠鹕?,秦染迅速整理好衣服,站在銅鏡前主動服侍裴陌穿衣。

     秦染低著頭,白皙纖長的手指替裴陌打著衣襟上的結:“你昨天熬了夜,怎么不多睡一會兒?!?br />
     裴陌看著銅鏡中溫馨的一幕,心中一暖,若是沒有擾人的朝政纏身,就這么安寧平靜和秦染四處游玩,不失為一樁人間樂事。

     “因為我也有些餓了,睡不著?!迸崮白旖侨拘?,揉了揉秦染柔軟的發心。

     秦染聞言肚子不適時宜的咕咕叫了幾聲,不由得小臉一紅,雖然不知道在害羞什么,可耳朵還是微微有些發燙。

     裴陌吩咐客棧小二準備飯菜,打算就在房中用餐,小二得了裴陌的賞錢,立馬催廚房趕緊做菜,不一會兒就將四菜一湯端進了裴陌房中。

     邊外不像中原水田肥沃,食物大多以牛羊肉等為主,上的四個菜都是醬爆牛肉、小炒羊肉、手撕肉干、醋溜肝尖這些肉菜,連湯都是滿滿一盆羊雜湯。

     秦染剛起床,吃不慣這么葷腥的菜,裴陌見她提著筷子不知如何下筷,便知這一桌菜對秦染而言有些油膩,只舀了一勺羊雜湯的湯水,還特意撇掉上面的油沫,讓秦染先墊墊肚子。

     又喚來小二,想借客棧廚房一用,迅速的做了一碗清蒸蛋羹和一盤小炒白菜,趁熱端上桌。

     看著裴陌如此有心,秦染心中比吃了蜜還甜,連客棧廚娘煮得有些硬的米飯都不覺嫌棄。

     裴陌細心替她挑去菜中的姜絲蔥蒜,秦染也主動替裴陌舀湯,放在嘴邊吹了吹再遞給裴陌。

     風卷云殘的吃過飯,秦染問及裴陌下午有何打算。

     裴陌讓小二收拾干凈桌子,鋪上筆墨紙硯,星辰般的眸子望了秦染一眼,溫聲笑道:“我方才休息時隱約夢到此前去琉璃國談兵器時,似乎在一間寺廟里見過藏寶圖上的奇特文字?!?br />
     秦染聞言眼前一亮,連忙坐在她身邊:“原來這是琉璃國使用的文字?”

     裴陌沉吟片刻,不敢十足肯定:“說不準,不過肯定與琉璃國有關。來,幫我磨墨,我要給秦箏寫封信?!?br />
     秦染接過裴陌放在她手心的墨錠,一邊細心在黑硯上慢慢磨出墨汁一邊疑惑的問道:“咦?為何不直接告訴我二姐寶藏的事,而是要……編造我們遇刺遺世?”

     看著裴陌在信上簡略說了出游以來發生的事,竟還囑咐秦箏上朝時向大臣們假傳她們二人在望風崖遇刺身亡的消息,不免一頭霧水。

     裴陌聞言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秦月多疑,光聽刺客的片面之詞不一定會放手一搏,可若是聽到朝中傳出我們遇害而亡的消息,肯定不會再束手束腳,到那時還怕抓不到她的狐貍尾巴嗎?”

     秦染一點就通,望著裴陌嘖嘖笑道:“難怪我二姐總被你坑得要死,你實在太狡猾了?!?br />
     “多謝娘子夸獎?!迸崮俺厝咎袅颂裘?,調笑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