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秦月雖然對陳逸頗有微詞,然而他們到底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有利益相連,心想小不忍則亂大謀,還是父親考慮的周到,聞言點頭道:“好,現在就趕去南門吧?!?br />
     喚來宮女給陳逸的心腹邢將軍傳話,提出要和側君曲槐一同幫助陳逸,抵御外敵。

     邢將軍沉吟片刻,料想攝政王陳逸掌著重兵,秦月父女心眼再多也玩不出花來,不如放他們出去,助攝政王一臂之力。

     思及此,邢將軍對秦月的敵意和不敬之心減了幾分,一揮大手,令原本用來軟禁秦月的守衛護送秦月和側君曲槐前往戰場。

     這對父女倆原本是好心,卻不想辦了壞事,宮中守衛薄弱,邢將軍又抽調走了一批,反倒便宜了裴陌,率領著手下死士暗衛和京中的禁衛軍,輕易將陳逸留在宮中守衛擊斃,控制住了皇宮后,裴陌又帶人直接進入地牢將女皇和秦箏救了出來。

     因為陳逸等人剛接手朝政便收到琉璃國要攻打秦國的消息,無暇處理女皇和秦箏,所以她們并未受苦。

     裴陌趕到地牢時,女皇和秦箏還穿著被捕那天的衣服,陰暗潮濕的地牢里顯得有些臟兮兮的,發髻也散亂開了,模樣很是狼狽。

     裴陌擔心女皇大病初愈,又受這等牢獄之苦,恐怕身體會支撐不住,然而走進牢房,發現女皇陛下因為莫白樺一段時間的調養,氣色紅潤,完全不像大病過一場的人,雖然受了牢獄之苦,身體到還不錯。

     登時松了一口氣,溫言道:“母皇,裴陌救駕來遲,讓您受苦了?!?br />
     雙膝跪在地上,一副自責內疚的樣子。

     女皇陛下雖然模樣狼狽,氣質卻依舊雍容華貴,挽了一把散開的頭發,將它別到耳后,威嚴鳳目里滿是欣然,望著裴陌微微笑道:“陳逸以兵權逼迫文武百官,把持朝政,你能在大臣們給不了你任何幫助的情況下,短短幾天便突出重圍,恐怕費了不少心思吧?你有這般忠心與孝心,朕不怪你?!?br />
     伸出手親自將裴陌攙扶起身,又問道:“現在外面情況如何?你一個人應付得來嗎?”

     裴陌把串通楚云夕,假裝侵略秦國一事如實相告,隨即自信道:“論足智多謀,陳逸雖然心機深沉,卻比不上楚云夕睿智大氣,他唯一的優勢只有軍隊,然而楚云夕此番前來,帶得精兵是以一敵十的好手,在兵力上,陳逸也占不到任何便宜?!?br />
     “陳逸此戰——必輸!”緩緩吐出后面兩個字,裴陌氣定神閑的勾起唇,溢出一絲不屑與輕視的嘲諷笑容。

     脾氣火爆的秦箏經過此番叛亂,對陳逸可謂是恨之入骨,看著裴陌胸有成竹、勝券在握的模樣,立即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道:“你接下來還有什么計劃?有需要我的地方盡管說!”

     裴陌沉吟片刻,沉聲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出宮與寧青城她們匯合吧?!?br />
     秦箏知道寧青城在江湖上勢力雄厚,一聽到她也加入進了己方戰盟,眼前一亮,大喜道:“裴陌你可真夠厲害的,外有楚云夕,內有寧青城,里外合應,還怕陳逸那王八羔子不死?”

     秦箏話雖然糙,道理卻不糙,裴陌帶著她和女皇出了皇宮,前往她安置秦染的宅子與寧青城、秦染她們會面。

     寧青城一早接到探子傳來裴陌大捷的消息,連忙在門口等候,見到一輛不起眼的馬車緩緩駛來,隨即挽著袖子上前迎接。

     向女皇陛下行過禮后,裴陌和寧青城帶著女皇、秦箏二人入宅。

     寧青城這段時間集結了在江湖中經營許久的大批勢力,總人數加起來足有十萬之多,再加上裴陌手下的一批心腹精銳,還有特意配備了從琉璃國弄來的上等寒兵,武力飆升,秦箏一進院子便看到裴陌隱藏著這等雄厚的實力,頓時瞪大了眼,驚呼道:“你竟然不動聲色的調集了這么厲害的一支大軍!難怪你敢下定論,陳逸必死無疑!”

     又看了看穿著寒兵鐵甲,宛如閻王殿內勾魂使者一般的士兵,心有余悸,自言自語道:“還好我這皇位是你拱我上去的,要不然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動篡奪皇位的心思?!?br />
     正說著,忽然宅子里面傳來吱呀開門的聲音,秦染在房間里聽到秦箏說話的聲音,便知是裴陌救出人回來了,提著拖地的裙擺一路急急忙忙的小跑到前院,看到安然無恙的裴陌和毫發未損的二姐、母皇,不禁哽咽,黑白分明的秋水眸氤氳著水汽,撲上前,抱住裴陌,激動道:“裴陌,你終于回來了,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真是快急死我了!”

     裴陌順勢摟住秦染,一邊溫柔地揉了揉她的發心,一邊輕聲笑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好啦,都是成年人了,可不許哭鼻子?!?br />
     好言安撫了秦染半天,秦染才止住幾乎要奪眶而出的眼淚,逐漸平靜下來。

     察覺到自己方才太過激動,在母皇和二姐面前鬧了點笑話,秦染小臉一紅,溫順的走到女皇身邊,低聲細語道:“母皇,您受苦了?!?br />
     雖然早就知道裴陌和秦染感情深厚,可平常在女皇跟前這兩人還是會收斂一些,所以女皇也是第一次如此親昵的畫面,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年輕時和皇夫的過往,暗自感慨:“權利紛爭一向起伏無常,吃點苦算得了什么?看到你們在這漩渦里沒有迷失本心,赤誠如常,朕倒也別無他想了?!?br />
     在一旁看著裴陌和秦染恩恩愛愛的秦箏,也想起了白千凝,自從接任了女皇之位,整天忙于朝政,忙著提防秦月和陳逸,已經很久沒空去醉花閣看看她了,當即不悅的哼了一聲:“如果沒有那些不安分,總想著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秦國天下安穩,四海升平,又怎么會有諸多紛爭?好好的日子都過不安生!”

     裴陌睨她一眼,知道她現在孤家寡人一個,看著她和秦染心里不爽,淡淡道:“那你便用心對付點這些亂臣賊子,讓大家都過上安生日子?!?/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