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章 受辱[捉蟲]
    “唉!”

     秦染趴在御花園醉清池旁的圍欄上,深深嘆了口氣,煩躁的將手中一把魚食全部撒進身前的池塘。

     池中錦鯉翻騰著在水面爭搶食物,水花四濺,水草搖曳,場面歡快不已。

     可池邊的秦染眉頭卻蹙的更緊,一張粉嫩圓潤的小臉氣鼓鼓的,再次發出了一聲低沉且綿長的嘆息。

     那模樣,像極了帶褶的包子。

     “五公主,您似乎自四日前及笄之禮過后,就不大高興,可是誰惹了你?”,候在一旁的侍女錦秋,在聽到秦染今日發出的不知第幾次嘆息后,終于忍不住問道。

     聽到錦秋提到及笄之禮,秦染再度回想起那日桂花樹下,裴陌眼神迷醉,帶著淡淡梅子酒香氣的薄唇,輕輕含住她雙唇的一幕。

     紅霞瞬間布滿秦染的雙頰,一直蔓延到了耳根。

     一半兒因為羞窘、一半兒因為氣惱。

     “裴相……”秦染滿臉糾結的擰著衣角,猶豫了一下還是沖著錦秋問道:“裴相最近很忙嗎?”

     “裴相?”錦秋微怔,隨即想起來,平日里幾乎每天都要來一趟的裴相,似乎自五公主及笄那日過后,連著幾天都不曾來過了。

     思及此,錦秋側眼看了看自家主子,輕聲問道:“可是公主做錯了什么事,惹惱了裴相?”

     秦染很郁悶,深感郁悶!那日明明裴陌那家伙莫名其妙奪了她的初吻,之后連發火的機會都沒給她,便轉身離去,隨后更是連著幾天都沒露面。

     如今,怎么就成了她惹惱了裴陌?

     秦染當下不滿,“為什么就不能是她欺負我、惹惱了我呢?”

     看著秦染氣鼓鼓的樣子,錦秋忍不住掩唇輕笑:“如果不是公主你惹惱了裴相,干嘛要眼巴巴在裴相必經之路上等她?”更何況,裴相那么睿智出塵的人,又哪可能會做錯事情,惹惱公主?

     錦秋看到五公主越發郁悶的小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后半句話沒敢說出口。

     被錦秋點明意圖,秦染一張小臉刷的紅了個徹底,“誰、誰說我是專程來等她的?我是來喂魚的!現在魚喂完了,我正打算回景平苑呢,哼!”

     說罷,秦染轉身便欲離開。

     “本公主就說,是誰這御花園里嘰嘰喳喳吵鬧個不停,原來是五公主??!”一個語調中帶著滿滿高傲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秦染扭頭便見一身華麗衣袍的秦月,在四五個奴婢的簇擁下迎面朝她走來。

     看到秦月,秦染目光閃過些許冷意。秦月是當朝女皇與側君誕下的孩子,雖然是庶出,但因側君曲槐很受女皇寵愛,秦月在宮中地位自然亦是不錯。

     也因為如此,使得秦月的性子越發驕縱跋扈,骨子里透著一股盛氣凌人的架勢,惹人生厭。

     幼時也是她與長公主秦蓉最喜歡欺負秦染,輕則辱罵,重則直接動手。后來有裴陌護著她,日子才算好過了不少。

     平日里秦染已經盡量避免和她有所交集,卻不想今天在這御花園撞見了。

     “秦染無意驚擾三姐,這便打算回宮了,錦秋我們走?!鼻厝境卦挛⑽⒏A烁I?,便帶著錦秋打算離開。

     秦染一句話,立馬撩起了秦月心里的火氣,當即伸手攔住了意圖離開的秦染,怒道:“秦染,你以為如今有裴相護著你,你就可以無視本公主了嗎?”

     秦染微微蹙眉,低垂著頭,心中雖有些懼怕,可語氣卻依舊不卑不亢道:“秦染并沒有冒犯三姐的意思?!?br />
     “啪!”一聲脆響,秦月目光兇狠的看著秦染臉頰上被她打出的紅痕,抬高了音調,目光中滿是嘲諷:“秦染,你不過一介宮女生下的野種,有什么資格跟我叫囂!”

     臉頰火辣辣的疼,秦染垂著眸子,緊攥著裙擺的手因為太過用力,指節逐漸泛白。

     裴陌曾教過她,成大事者,必要先學會隱忍二字。尤其是在處于弱勢時,強烈反抗非但不會獲得一絲一毫的優勢,反倒還會落入更艱難的境地。

     裴陌對她說過的話,她一直牢牢記著,因此即便此時她心中滿滿都是怒火,卻依舊緊緊抿著唇硬生生忍住了。

     一旁的錦秋眼見自家主子被打,為防秦月再次動手,忙上前一步跪在秦月身前,帶著哭腔道:“三公主,我家主子并非有意冒犯您的,求三公主放過我家主子吧!”

     秦月看著跪在自己跟前的錦秋,冷哼一聲,毫不客氣的將她踹倒在地,喝道:“你又是什么東西!一個狗奴才也敢出來頂撞我,還真是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奴才。碧藍,給我把這賤婢帶回我宮里交給劉嬤嬤好好□□!”

     名叫碧藍的侍女聞言,忙招呼著另外一名侍女,上前拉著錦秋意圖將她帶走。

     秦染見狀,忙上前攔住了拉扯錦秋的侍女,望向秦月道:“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過錦秋!”

     錦秋是她與裴陌幼時在四公主手下救下的侍女,自那以后便一直跟在她身邊,這么多年來對她不離不棄忠心不二,也跟著她吃了不少苦,眼下若是被秦月帶走,定會被折磨至死。她怎能不攔著?

     秦月見秦染如此識相的送上門來任她欺辱,唇角揚起一絲輕蔑的笑意,抬手指了指一旁的醉清池挑眉道:“你褪去外衫跳進這醉清池里,本公主今天就饒你和你這狗奴才一命!”

     秦染緊咬著下唇,片刻后,終于低垂著頭緩緩開始褪去自己身上的外衫。

     “五公主,不要......”錦秋看到秦染竟然真的開始脫衣服,急的忍不住哭了起來,想掙扎上前,身子卻被兩名宮女緊緊按著,跪伏在地上根本動彈不得。

     重重的落水聲自醉清池中響起,秦染落入水中,里衣瞬間被池水浸濕,緊緊裹在身上,狼狽至極。

     周圍哄笑聲四起。

     秦月看著水中面目蒼白的秦染冷笑道:“就憑你還想跟我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重。今天本公主也算玩夠了,就暫且放過你們,下次再讓我碰見,可就沒這么好運氣了!碧藍,我們.....”

     走字還未來得及出口,秦月便看到了站在她身前不遠處,沉著眸子面色晦暗不明的裴陌。身子頓時僵在了原地。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