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委屈[捉蟲]
    裴陌并未理會秦月,徑直走到醉清池旁向秦染伸出手,“上來?!?br />
     之前即便被秦月一再羞辱,秦染都沒掉下半滴眼淚,可是此刻聽到裴陌的聲音,她眼眶卻忍不住紅了。

     秦染倔強的避開她那白皙修長的手,抓住池塘邊的水草意圖自己爬上岸,可水草纖細,她一個不穩又再次跌入水中。

     裴陌輕嘆一聲,上前幾步,身子微弓一把攬住秦染的腰,微一用力,便將她帶入了自己懷中。

     聞到那熟悉的墨香,秦染通紅的眼眶再也承載不住洶涌的淚水,索性將腦袋埋入了裴陌懷里,淚水瞬間便沾濕了裴陌的外袍。

     并沒有立刻安慰秦染,裴陌反而扭頭看向已經被秦月放開的錦秋,沉聲道:“錦秋,我不是讓你照顧好三公主嗎?公主為何會衣衫不整的落入河中!”

     錦秋向來明白裴陌的脾氣,知道她眼下是動了真怒,忙跪在裴陌面前道:“剛剛三公主經過時嫌我與主子太過吵鬧,動手打了主子。奴才不慎惹惱了三公主,主子是為了護著我才跳進醉清池的,奴婢該死!”

     秦月深知這裴陌并不好惹,此時一聽錦秋道出事情,臉色一僵,怒道:“錦秋,你竟敢污蔑本公主!”

     錦秋意圖解釋,卻被裴陌制止,“三公主,錦秋所言是真是假,臣統統看在眼里豈會不知?還是說三公主認為臣也老眼昏花看錯了?”

     秦月臉色一僵,頓時不知該如何接口。

     裴陌目光漸冷的看向秦月,語氣冰寒道:“三公主可知,在宮內謀害皇家子女可是重罪!”

     秦月深知這裴陌在朝堂之上頗受女皇重用,甚至在宮中還有人相傳,若是誰能拉攏到裴相獲得他的支持,便已經差不多坐實了半個皇位。

     即便秦月那在女皇身邊頗為受寵的生父也是多次提及讓秦月與之交好,千萬不要得罪于她。

     可是讓秦月沒想到的是,今天竟為了秦染這臭丫頭惹惱了她,一時有些慌張道:“我并非有意謀害五妹。只、只是覺得五妹身邊的這個侍女太不機靈,打算帶回宮里□□一番,再給妹妹送過去罷了,卻不曾想妹妹反應那么激烈,不慎從池邊掉了下去?!?br />
     一聽自家主子都開頭了,秦月身邊的侍女也紛紛附和道:“是??!是??!三公主不過是想幫五公主管教下不聽話的下人罷了?!?br />
     聞言,裴陌唇角輕勾,眼神卻又冷了幾分,“錦秋也算是我一手教導出來,親自送進景平苑中去的,聽三公主言下之意,可是在怪罪裴陌□□屬下無方?”說最后一字是,裴陌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分,語氣中滿含質疑。

     秦月頓時愣在當場,之前她欺負秦染即便被裴陌知曉,她也會給她留有三分余地,不至于撕破臉皮。像今天這般語氣如此咄咄逼人卻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此時見裴陌真的動怒,秦月又想到今日早朝時,裴陌于朝堂上以雷霆手段打壓貪官的作為,秦月不由得心中生寒,扭頭沖著立于她身旁的碧藍惡狠狠道:“不是你跟我嚼舌根子,指責五妹的侍女品行不端的嗎?究竟是怎么回事!”

     也跟了秦月好些年頭的碧藍一聽這話,便知是自家主子是在找替罪羊頂了這樁事,好挽回一下與裴相之間的僵局。

     碧藍趕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抬手便狠狠朝自己臉上扇去,一邊扇一邊啜泣道:“是奴才與錦秋有些過節才故意對主子那么說的,求主子和裴相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看著跪在地上的碧藍,秦月故作惱怒的沖著周圍的侍女道:“給我拖回去,杖責三十!扣去這個月月銀!”

     說罷,裴月這才看向裴陌道:“裴相,這事本就是場誤會,也怪我管教下人不周,回去我一定好好收拾這不懂事的丫頭。妹妹這邊,我回去定會囑咐廚房燉了驅寒的補品給妹妹送過去的,就算給妹妹賠不是了?!?br />
     裴月若是死不認賬甚至大鬧一番,裴陌自然有的是辦法好好整治她一番,可卻不曾想她見風使舵的如此之快。曾經裴陌注意力全在那陳逸和長公主秦蓉身上,卻未發現這裴月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不過此時她已經放低姿態,并懲罰了貼身侍女,若是她再去糾纏,倒顯然便顯得她們不知進退。

     而且這件事情鬧的太僵,對秦染并無益處,思及此裴陌淡淡道:“既然三公主已經弄清事情始末,我便帶五公主先回去了,不過以后這種事情,三公主你還是查清之后再行動比較好,凡事留分余地,總是有益處的?!?br />
     一句話說罷,裴陌便擁著秦染轉身離去,看似已經不再計較此事,可走出幾米后,一枚石子自裴陌指尖精準飛出,直直砸到了正在秦月身邊抱怨什么的侍女腿上,那侍女吃疼一個趔趄狠狠摔在了秦月身上。

     而秦月身邊正是醉清池,她被侍女一推,身形一個不穩便倒栽蔥一般摔進了池中,因為掉下池中時姿勢不對,腦袋直直磕到了一團凸起的爛泥和蘆葦中。

     秦月臉上掛了彩,頭又狠狠磕了一下,連驚呼都未來得及發出一聲,便直接暈了過去。

     周圍尖叫呼喊聲四起,裴陌卻仿若什么都沒發生一般,攏了攏披在秦染身上的外衫,目光中帶著深深的糾結。

     裴陌本以為她已命喪于大殿之上,卻不曾想四日前再睜開眼時,唇上觸感溫潤,淺淺的桂花香氣中,懷中秦染軟軟依偎在她懷中,身子輕顫。

     那場景分明是秦染及笄那日所發生過的。

     驚愕之中她當時的表現幾乎稱得上落荒而逃,回到別苑在屋中思索了半日,才算弄明白,她似乎是回到了十年前秦染剛及笄的那日……

     “這幾日里,你為何故意避著不見我?”

     眼見景平苑快到了,秦染才把腦袋從裴陌懷里鉆出來,仰頭看著比她足足高出一個頭還多的裴陌,抽了抽鼻子,嗓音微啞著問道。

     裴陌收回紛亂的思緒,看著懷中臉色凍的泛白,身子在她懷中微微顫抖的秦染,“我們先回去把衣服換了吧?!?br />
     此時雖已開春,可池水卻依舊冰寒刺骨,秦染這回去怎么的也要病上一場了。

     聞言,秦染腳步卻在原地頓住,手緊緊攥著裴陌的衣袖道:“你先回答我?!?br />
     裴陌目光沉了沉,扯開了秦染攥著她衣袖的手,看了眼緊緊跟在她們身后的錦秋道:“你陪著公主回去吧,看著她泡了澡喝了姜湯再休息?!闭f罷轉身便欲離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