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章 臣之心,君可鑒
    “裴相以權謀私,罔顧法紀,罪大惡極,削去宰相之職,押解至宗人府聽候發落!”

     奢華的大殿之上,皇坐之間,身著一身明黃色龍袍,面容清冷的女帝纖手一揚,整整一沓罪狀連帶著削官詔書飄飄蕩蕩散落在殿前。

     殿下,裴陌一雙如墨黑眸輕睨著殿前散落一地的罪證,忽的勾唇一笑,屈膝跪在大殿首位,伏低身子,輕呼了一聲,“吾皇,萬歲!”

     沒有辯解,也沒有求情,甚至唇角都依然掛著清淺的笑意。明明表面上可以偽裝的天衣無縫,可是,心呢?

     殿上,秦染看著殿下一身白衣神色淡漠如常的女子,心驟然一緊,斂去眼中最后一絲不忍,憤怒徹底化為暴怒,聲音再度抬高幾分喝道:“裴陌,你通敵叛國,甚至不惜派人行刺鳳君,你可認罪?”

     通敵叛國、行刺鳳君?原來當一個人不再信任一個人時,說出來的話竟可以如此傷人。

     她分明是努力笑著的,可心臟卻仿佛正被一雙手一點點揪緊、拉扯、直至撕裂!整個過程鮮血淋漓,痛至入骨。

     最終,所有的苦澀卻依舊只能化為一聲嘆息,再次跪伏在殿中,伏首,“吾皇,萬歲!”

     看著大殿之上那素來淡漠驕傲的人,如今卻以一種仿佛低入塵埃般的姿態跪伏在地上,喚她萬歲。

     忽憶起兒時,她曾在她面前立下豪言壯語,說要稱帝為皇,并許諾到時立她為相,一世伴她左右。當時裴陌淺笑,伸手撫了撫她的發頂,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說了句,吾皇,萬歲。

     心驟然被擰緊,一絲灼痛帶著難以言語的焦躁,讓秦染不顧群臣在場,驟然起身,揮手將案上奏折悉數掃落在地,雙目通紅暴怒道:“裴陌!朕要聽你的解釋!”

     她不過只要她一個解釋,她只要開口告訴她為何行刺鳳君,為何在宮外私自培養自己的勢利,為何對她欺瞞不報。只要她開口認錯,即便她曾行刺過鳳君,對她有所欺瞞,她也會念及舊情護她周全,可她……

     “陛下?!币宦曒p嘆般的呢喃在大殿中輕輕響起,本就寂靜的大殿此時更是落針可聞。

     裴陌終于起身,立于大殿之上,直視著皇坐間那個自己一直守著愛著的女子,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最終化為一聲輕嘆:“陛下,臣無罪?!?br />
     她確實無罪,行刺鳳君,只因那個男人早已覬覦皇位,私下招兵買馬,意圖謀反□□,她屢勸秦染,可是她不信她,避她如蛇蝎。

     什么時候開始的呢?裴陌垂眸沉思,似乎是在那日她十四歲生辰那日,她與她月下飲酒,她借著酒意吻她之后,她便開始有意疏遠,避她不及了吧!唇角的笑意忍不住變的有些蕭瑟起來。

     紛雜的腳步聲自殿外響起,一股血腥氣隨之在大殿中暈開蔓延。

     裴陌扭頭,便見身著一身金甲的鳳君陳逸長身立于殿前,長刀染血面目猙獰,輕睨著殿上的秦染和殿下的裴陌冷笑道:“好一段主仆情深的戲碼??!不如今日就讓我一同送你們一程,也好讓你們在黃泉路上做個伴?”

     “鳳君?”秦染看到踱步走上大殿一身金甲的男人,和那殿外上千將士,腦中一陣轟鳴,身形不穩的跌座在皇位上。

     所有一切已經了然,原本被她一心愛著護著的人,此時對她執刀相向。而那個一心為她的人,卻已被她傷至極深,這便是報應嗎?

     陳逸看了眼殿上群臣,忽然冷哼一聲,厲聲說了句:“除秦染、裴陌之外,一個不留!”

     驟然,殿外士兵紛紛涌入殿中,只是瞬間,便有數名老臣被斬殺于朝堂之上??粗粋€個被長刀劃破喉嚨倒于殿上的官員,群臣騷亂,不忘大呼護駕,可他們自己卻早已四處奔逃。

     殿內侍衛早在近幾年中被鳳君暗暗換成了她的人馬,此時見群臣奔逃,便在陳逸的示意下紛紛現身,執刀將那些忠于皇族的老臣紛紛斬殺殿上。

     踏著被血染透,滿地殘肢尸體的華貴紅毯,陳逸踱步上前,看著裴陌笑道:“裴陌,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若你降服于我,并立誓以后效忠于我,我保你不死,日后我若稱帝,一樣賦予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

     陳逸看著眼前雙眸低垂的女人,唇角勾起輕笑,與她相斗多年,他深諳她才華無雙,有勇有謀,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配的起他。不過,前提是她肯效忠于她。

     裴陌輕笑,淡淡道:“我這一生,只會忠于一人!”驟然出手自陳逸腰間拔出長刀,直直劈向陳逸,出手便是殺招。

     陳逸心頭大震,雖然險險避過,可右手仍是被裴陌由上至下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皮肉外翻,猙獰異常。眼見不敵,陳逸從袖中取出一枚銀哨湊到唇邊狠狠吹響。

     驟然上百箭矢從殿外射入大殿,目標并非裴陌,而是龍座上的秦染。

     心驟然被捏緊,裴陌不顧陳逸揮來的長劍,折身直躍到龍座前,將滿臉驚惶的秦染牢牢護在身下,目光柔和輕聲道:“乖,閉上眼?!?br />
     “為什么?”看著身前裴陌那沒有絲毫怨恨的墨色雙眸,秦染啞著嗓子問道。她明明都那么傷她、怨她、不信她了,她為什么還要護著她!

     數十只箭矢,夾雜著破風聲由裴陌身后貫穿,白衣染血,可最后一刻她仍用手捂住了秦染被淚水沾濕的雙眸,她是自己護著愛著這么多年的女皇陛下,她舍不得看她自責。

     微微俯身,薄唇輕輕含住她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唇瓣,記憶似乎回到了八歲與秦染初見時。

     裴陌本是前朝太傅之女,因天資過人,被選入宮給皇女伴讀。

     那時的秦染不過四五歲年紀,因為她是侍女所生身份卑賤,在宮中的日子并不好過。那么小小一團,皮膚泛著不太健/康的黃-色,骨瘦如柴。

     初見時,她不過不慎踩了她的裙角,卻瑟縮如驚弓之鳥,仰著一張小臉瞧她,一雙烏黑雙眸中溢滿了驚懼。

     或許也就是那一瞬,她心中忍不住生出憐惜,守她護她,私下教她習武讀書,一點點看著她長大,輔佐她位及一國之君,掌管天下生殺大權。也是在那些年間情根深重,愛慕于她。

     整整二十年朝夕相伴,卻不想落到現在這般局面。

     裴陌緩緩離開秦染那被她唇角鮮血染的艷紅的唇瓣,這一世終究錯付了嗎?手輕移向位于龍椅下方的機關。

     早在她知道陳逸意圖謀權篡位時,便命人在夜里自皇座之下挖了一條直通宮外的密道,密道外有她這些年苦心經營的勢力,如果秦染好好利用,重新奪回皇位并非難事......

     這應該是她最后一次護著她了吧!

     在秦染近乎撕心裂肺的哀嚎聲中,裴陌將暗道徹底封死,身子滑落于皇坐之上,唇角染笑。

     若有來世,只希望不會再愛上任何一人吧,那滋味,太苦......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