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章 震怒
    “惶恐?”

     女皇冷哼一聲,揚手的將手中一卷卷宗扔到了秦月身前,怒道:“你和你父君利用私權買官賣官,罔顧法紀!你說朕該如何處置你們父女二人!”

     群臣嘩然!不少平時與三公主交往慎密的官員,臉上均露出了濃重的不安與惶恐,生怕受到秦月的牽連。

     秦月眼中閃著驚惶,手隱隱顫抖拿起那冊卷宗,發現上面全是自己和父君利用權力,在這些年間買賣低階官職的收入賬目,這東西怎么會落入女皇手中?

     秦月只覺得腦中一陣轟鳴,卻死撐著,在臉上偽裝出一副仿若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跪伏在地上焦急道:“兒臣自認從未做過這等有辱皇家威名之事,那所謂的收入賬目一定是有人故意攢寫出來誣陷兒臣的,求陛下明察??!”

     女皇目光投向裴陌,裴陌心領神會的出列,語氣平淡道:“之前貴君跟臣提起此事時,臣心中生疑,也就派人調查了一番,結果發現確有此事,三公主她......”

     秦月頓時惱羞成怒,指著裴陌吼道:“裴陌,你血口噴人!我秦月自認平時也對你算的上客氣,貴君究竟給了你什么好處,讓你如此誣陷于我!”

     秦月很明白私下買賣官職的嚴重性,此時瞪著裴陌的一雙眼睛,幾乎能噴出火來!

     裴陌卻并未理會秦月的喊叫,語氣不慍不火繼續道:“臣已查明,五品以上的官職,三公主每次約買官者在皇城聽風樓交易,五品以下官職則是直接交由手下官員處理,幾年間,買賣多次,從中獲益近百萬兩黃金,并利用聽風樓進賬進行收取?!?br />
     裴陌說著,從袖中掏出一本小冊子示意太監給女皇呈上去,這才繼續道:“這一冊是臣調查出的聽風樓近半年內的入賬信息和人員名單,陛下只要與那官員名單一對比,便知臣所言是否屬實?!?br />
     說到這,裴陌頓了頓:“臣也是覺得以這件事情為例,很有必要警示眾位皇子公主,而臣另一身份還為五公主和六皇子的太傅,覺得有義務將她們帶上朝堂,以免以后她們犯下同樣大錯!”

     自裴陌說出聽風樓、并拿出入賬賬本后,秦月便徹底癱軟在了地上。她與父君買賣官職做的向來很是隱秘,為保身邊人不會出賣她,每次去聽風樓交易時,她連侍女小廝都不曾帶過,她不解,裴陌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女皇冷冷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秦月,冷聲道:“秦月與其父以權謀私,私自買賣官職,罪無可??!側君曲槐打入冷宮,終身不得踏出冷宮半步!三公主秦月壓至宗人府聽候發落!”

     兩名侍衛上前將癱軟在地上雙目無神的秦月帶了下去,朝堂上因為這一情況,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群臣惶恐不安,不少人垂眸用余光暗暗瞅那立于群臣之首的冷峻身影,只覺得遍體生寒,開始在心中暗暗計較曾經可否得罪過她,不少膽子稍大且溫馨無愧的,便是心生敬佩,滿臉崇拜之色。

     殿上,女皇微微穩定了下情緒,重新做回龍椅,沉聲道:“這等惡劣之事發生在朕子女當中,朕亦有責任!裴愛卿,你和貴君此事做的很對,理應受賞,可有什么想要的?盡管提出來,朕定會滿足!”

     裴陌跪下,語氣淡漠道:“為國效力掃除貪官,本就是臣分內之事,若陛下非要賞賜,臣只想懇請陛下在朝堂之上留下兩個位子,讓五公主和六皇子旁聽朝政,早早明辨是非,避免日后犯下大錯!”

     女皇看了眼群臣末端,自己那瘦瘦小小的女兒,忽然憶起今天早上貴君對自己提及的事情,隱約也覺得自己對這女兒有些虧欠,便揚聲道:“自今日起,五公主秦染交由貴君撫養,入住鐘寧宮,以后與六皇子一同入朝旁聽。群臣可有異議?”

     今早秦月一事,群臣早已明白了裴陌的手段,也深知她給他們留了一線余地,沒有因為秦月一事趕盡殺絕,此時巴不得提著大禮上門巴結奉承呢,哪還敢有什么異議?

     此時見女皇提起此事,一個個伏身,異口同聲道:“臣等并無異議!”

     早朝散去,不少大臣均圍在裴陌身邊對她大肆恭維,裴陌唇角含笑的聽著她們說著好話,可眼底卻始終沒有半絲笑意。

     重生前她就厭惡這些官場須臾奉承的丑陋面目,更何況重生過一次?

     隨意應付兩句打發了她們,抬眼在看到一旁同樣被群臣包圍住問東問西的秦染時,臉色才稍稍和緩了些。卻也并未上前,只是站在一旁,靜靜看她有些慌張但是卻一一應付的模樣。

     “裴相今日表現,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一個溫和的聲音自裴陌身邊響起。

     那甚是熟悉的聲音讓裴陌微微蹙了蹙眉,扭頭便見陳逸正站在她身前,滿眼含笑的看著她。

     陳逸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又年紀輕輕位列將軍之位手握兵權,戰功赫赫,再配上儒雅的舉止幽默的談吐,也難怪重生前年少的秦染傾心于他。

     不過重活一世的裴陌,自然是不會被他那偽善的外表所欺騙了。

     抬眼輕睨了他一眼,裴陌不冷不熱道:“陳將軍找我可是有事?”

     發現裴陌語氣冷漠,陳逸倒也不惱,笑道:“我只是來恭喜裴相初登相位,便立下大功?!?br />
     “輔佐陛下本就是微臣分內之事,若陳將軍無事,我就先離開了?!闭f罷,裴陌不再理會他轉身離開。

     一旁默默注意著裴陌舉動的秦染,見到裴陌意圖離開,忙應付周圍眾臣幾句便跟了上去,也不說話就默默跟在她身后。

     裴陌眼看到了岔路上,這才止住了腳步,轉過身看著跟在她身后垂著腦袋不知在想什么的秦染,并未出聲,就看著秦染出神中直直朝自己走來,然后撞在了她懷里。

     秦染一個踉蹌身形有些不穩,裴陌下意識的攬住了她的腰,低頭看著懷里鼻頭紅紅的秦染,不禁輕笑。

     秦染則捂著被撞疼的鼻子驚呼一聲,下意識的抬頭想抱怨,一雙粉唇卻不經意間擦過了裴陌的唇。

     到嘴邊的話生生止住,秦染一張小臉霎時染上了一片嫣紅......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