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章 鬧事
    裴陌眉頭輕輕蹙起,剛剛寧青城所說的事情,大概意思是鄰國首富家的公子來秦國帝都發展生意,結果不知從哪聽到醉花閣頭牌的名號,便跑來不顧寧青城阻攔,花了重金點了白千凝作陪。

     寧青城怕是這事處理不好牽扯甚廣,便想著只要他們做的不太過分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如今秦箏和裴相都來了,她自然也就沒什么好顧忌的了,知道秦箏脾氣火爆沉不住氣,便將事情始末耳語告訴了裴陌。

     想到其中利弊,裴陌勾唇輕笑道:“這事還是我來處理吧!不過我需要你提供一物?!?br />
     裴陌湊到寧青城耳畔低聲交待了幾句,寧青城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終是忍不住掩唇笑出了聲,起身點點頭走出了包廂。

     待寧青城離開,裴陌看著一旁暴跳如雷,就差提刀出去砍人的秦箏道:“約法三章,答應我就帶你一起出去,不答應就留這兒等著?!?br />
     秦箏焦躁的看著裴陌,揚聲道:“老子的女人當然要老子自己救了!”

     裴陌無奈搖頭,“那你就給我記清楚,一沒有我的同意不準惹事。二進去后管住嘴,別什么話都往外說。三不要沖動,所有事情交給我處理?!?br />
     秦箏蹙眉,“那我能干嘛?”

     “除了我說的三項隨便你干嘛?!?br />
     秦箏深感挫敗,火氣也消了大半,老老實實的跟在裴陌身邊,朝另一間天字號包廂走去。

     醉花閣天字號包廂內,一個身著一身淡綠長裙的女子坐在紅木椅上撫琴。

     女子皮膚白皙,面容精致絕美,身段柔美,纖細的腰肢、嬌艷的紅唇和傲人的酥_胸無一不吸引人的注意。

     就是這樣一個美艷絕倫的女子,此時正姿態優雅的坐于紅木椅上,纖長的十指跳躍于琴弦之上,優雅空靈的琴音在包廂內輕輕響起。

     才色兼備的女子往往是最惹人注目的,也是最能引狼的。

     此時包廂一旁軟踏上,一老一少兩個男人均目光灼灼的盯著撫琴的白千凝,那邪肆的目光,像是恨不得下一刻便將那曼妙的身軀壓在身下肆意輕薄。

     一曲未完,那渾身掛著眾多金銀首飾,身材又矮又胖,長相一場猥瑣的青年男子金哲,從懷里掏出一沓銀票拍在了他跟前的桌子上,一臉淫-笑的看著白千凝道:“跟本公子說說,睡你一晚上需要多少錢!”

     其實,有著當朝二公主護著的白千凝,今日只要說不愿意去包廂相陪,根本沒人會逼她。但她也明白這些人來頭不小,光憑寧青城不見得能應付的過來。

     寧青城對她有著救命之恩,她自是不愿看寧青城為她得罪這群人,這才強裝鎮定的來包廂相陪,卻不曾想會發生這種事。

     白千凝面色一僵,起身看著金哲冷漠道:“醉花閣的規矩客人你應該知道,還請你自重!”

     聞言,金哲顯然不干了,拿起桌上的銀票,手一揚狠狠砸到了白千凝身上,怒道:“既然當了□□,還在這給爺立牌坊!小爺肯拉下身段睡-你,是你福氣!再敢多費口舌,信不信我今日就買下你們醉花閣,把你脫光了拉去大街上讓千人-騎萬人-上!”

     白千凝原本也是富家千金,從小被父母捧在手心中呵護長大,后來父母遭奸人所害,她雖淪落青樓,卻被寧青城看中一手培養成花魁,后來又有秦箏護著,根本不曾遭人如此指著鼻子辱罵過。

     看著飄飄蕩蕩從自己身上滑落到地上的銀票,白千凝眼眶頓時就紅了。

     可是那金哲卻像是還沒消氣,對門口站著的兩個手下使了個顏色,那兩人立馬上前拉住白千凝的手腕,意圖用強。

     白千凝驚慌失措的掙扎,卻見那金哲色-瞇-瞇的瞪著一雙小眼在她身上四處打量,神色猥瑣至極,上前就打算撕扯她的衣物。

     就在這時屋門卻忽然被推開,金哲正欲發火,一雙眼睛卻立馬瞪直了。

     只見一個身穿一身火紅裙裝,面容嬌媚異常的女子正倚門而立,那模樣雖然并不比手中這個美人漂亮卻有著另一種蠱惑人心的妖冶味道。

     金哲便擺擺手讓手下暫時放開白千凝,轉而看向那俏麗女子,沖著站在她身邊的寧青城笑道:“閣主這是何意?”

     寧青城看了眼身旁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人,強忍著笑應道:“我知道千凝這丫頭性子強硬,打算替您好好勸勸她,而且算是賠罪,便讓我身邊這位陪陪你如何?千凝這邊我再勸勸她,一會保準她心甘情愿的過來服侍您如何?”

     金哲顯然也明白強扭的瓜不甜這道理,沉吟了片刻終于點了頭道:“暫且讓這美人陪我吧!”

     寧青城應了一聲,伸手將身邊渾身僵硬眼神像在冒火的家伙推了進去,隨即不忘招呼屋中其它看守的人道:“你家主子快活你們還要看著不成,快出來,我們閣內這么多姑娘我還能虧待了你們不成?”

     剩下幾人聞言在征得金哲同意后紛紛離開房間,白千凝被寧青城拉出屋前都在一臉愕然的看屋中那個所謂的‘紅衣美人’,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古怪。

     最后所有的古怪心思都化成一句,沒想到那平時看似浪蕩的二公主秦箏穿著嬌媚的女裝化了妝后還挺好看......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