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參政[捉蟲]
    “裴陌,你等等……”眼看裴陌又要一言不發的離開,而且不知道她這次離開又會消失個幾日。

     光是想想秦染便覺得心慌,忙急急朝裴陌追去??刹辉?,她跑的一急再加上雙腿被凍得有些發僵,腳步一個不穩,便跌在了地上。

     白皙的手在滑倒時被地上的碎石劃傷,溢出點點血珠。

     剛剛在秦月那受到那么大屈辱,此時又遭到裴陌冷落,秦染只覺得分外委屈,眼睛一酸,索性便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哭聲不大,壓抑的嗚咽,卻比放聲痛哭更惹人憐惜。

     對她始終還是狠不下心??!裴陌自嘲的嘆了口氣,回身將地上的秦染打橫抱了起來。

     裴陌雖僅長秦染四歲,但因為常年習武的關系,抱一個十四歲身形瘦小的小丫頭自然是輕而易舉。

     進屋前,裴陌扭頭沖一旁的錦秋吩咐:“去廚房燒好水端來公主房間,公主要沐浴?!闭f罷便抱著秦染進了屋中。

     因為秦染在宮中并不受女皇寵愛的關系,受到的待遇遠比不上其他公主,百步見方的木屋很是簡陋,屋中家具也因年代久遠且無人修繕,開始搖晃掉漆。

     裴陌將秦染抱至木床上,看著她身上濕透的衣物和她手上被劃出的傷口,索性將她攬入懷中,白皙修長的雙手湊到她頸間,自她鎖骨處開始一顆一顆解她的扣子。

     察覺到裴陌的舉動,哭的淚眼迷蒙的秦染慌亂的一把握住裴陌的手,“裴、裴陌,這光天華日下,你、你要對本公主做什么?”

     許是因為慌亂、許是因為羞澀,秦染這一句話說的結結巴巴??薜挠行┪〉纳ひ?,無措中帶著一絲她自己也未曾察覺的嬌軟。

     裴陌原本只是看秦染手受了傷,打算替她換掉身上被池水浸透的衣物,心里并未其它念頭??纱藭r手被秦染握住,她才發現她們此時的舉動似乎確實有些不妥,想退開些,手卻又被秦染緊緊握于她身前。

     裴陌不禁有些無奈笑道:“公主,你一直攥著臣的手不放,可是在期待微臣在這光天化日下對你做什么?”

     低沉清潤的嗓音輕輕響起,看著裴陌平靜望向她的墨色雙眸,裴陌臉上頓時像是著了火,轟的一下紅了個徹底。

     秦染慌亂的一下松開了被她緊緊攥著的手,面紅耳赤的看著裴陌結巴道:“你、你胡說,本公主怎么會輕薄于你,是你先扯我的衣裳,你......”

     話未說完,抬眼卻對上了裴陌逐漸染上笑意的黑眸,后面的話卻是怎么也說不下去了。

     裴陌看著秦染頰邊的緋紅,目光不禁暗了幾分。

     眼前的秦染相較于重生前,似乎有些許不同,不過她卻并不愿深究。

     她向來是個言出必行的人,自明白自己已經重生的那刻起,她便已經決定了放下心中的愛慕。

     只等為秦染鏟除阻礙,將她重新送上皇位,便辭官隱退,也去過過尋常人家柴米油鹽、溫馨平淡的生活。

     縱使心中還是會想念會不舍,卻遠比最后遠遠看她與別人成婚,相愛相守要好的多。

     秦染不愛她,也不會愛上她。這一點,重生前,她比誰都明白……

     目光微沉,裴陌淡淡道:“公主,您的手受了傷,微臣不過是想幫你換衣服罷了。剛才,看公主握著微臣手時,力氣不小,想必應該并無大礙,這換衣服的事,看來臣下便不用代勞了?!?br />
     一聽這話,秦染瞬間明白了裴陌剛剛那舉動的意圖,臉上一片火紅,羞得只恨不得立馬悶在被窩里再也不出來。

     要說,以前小時候,裴陌不時便給她送來新衣裳。當時的她心中歡喜,再加上年幼,便也不避及裴陌在場,坦蕩蕩的當著她的面脫得赤條條的換衣服。

     當時,倒也不覺得有什么難為情??山找膊恢趺吹?,腦海中時不時總浮現出那日桂花樹下的場景。見到裴陌后,也總覺得她們之間哪里變的不一樣了。

     她,這是怎么了?

     不等秦染思索出些什么,裴陌便起身看著她道:“一會兒錦秋回來,泡個熱水澡,喝碗姜湯好好睡一覺,明天若是有什么不適讓錦秋來通知我,臣就先離開了?!?br />
     見裴陌要走,秦染才想起正事,忙道:“等等,裴陌你先回答我,近幾日,你為何不來找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我哪里惹到你,讓你不高興了?”一句話越說聲音壓的越低,到最后都快聽不見了。

     裴陌雙眸微垂,第一次對秦染說了謊,“臣最近只是以為公務繁忙無暇抽身,并非有意躲著公主……”

     秦染雙眸一亮,“你說的可是真的?你并沒有討厭我?沒有故意不理我、不要我?”

     裴陌起身步至木窗前,并沒有回答秦染的問題,似是沉思了片刻,扭頭看向秦染道:“你已行了及笄之禮,明日早朝我會向女皇陛下提及讓你上朝參政一事,你提前做好準備?!?br />
     秦染一張小臉頓時僵住,“什、什么?”

     看著秦染愕然的樣子,裴陌輕笑,“若你參政掌權,以后便無人敢如今日秦月那般欺負你,亦不用明明身為一朝公主,卻住在如此簡陋的地方。這,不也是你一直想要得到的嗎?”

     秦染垂眸,眼中有著些許猶豫,“可是我出身不好,又無后臺可依,若是現在入朝,恐怕......”

     “別怕,我會護著你的?!?br />
     “可是你也才剛剛坐上丞相之位,我怕......”

     裴陌輕笑,忍不住上前幾步,想揉揉秦染的腦袋,手卻在半空中僵住,隨即放在她肩頭,輕聲道:“不用擔心我,明日你只需隨我去參政殿就好了?!?br />
     十八歲的裴陌天縱之才,縱然年少,為人處世上卻面面俱到,深得女皇陛下重用,更是早早便讓她位及相位。

     秦染雖然信任她,卻從未能看懂她。

     或許之前她還能隱約猜出她的些許心思,可自及笄之禮后,她們之間仿佛便隔了一層濃重的迷霧。就像此刻,裴陌明明站在她身邊,一如既往的微笑看她,她卻始終覺得仿佛與她隔了一個皇庭的距離。

     那種感覺,讓她莫名中有點想哭,而她明明并不愛哭......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