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章 醉花閣
    不等裴陌開口,秦箏繼續道:“你應該知道我向來喜歡自由,無心皇位,自然不會與我五妹相爭,我只求你一件事......”

     秦箏話未說完,裴陌卻打斷了她,沉著眸子看著她道:“你可相信輪回重生之說?”

     秦箏愣住,隱約察覺出裴陌話里有話,蹙眉,“什么意思?”

     裴陌輕笑,笑容中卻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苦澀。

     “若我告訴你,不管是臆想還是真實,身邊的一切我已經經歷過一次。女皇駕崩、輔佐秦染登基、將權利一點一點交到她手上、看她娶陳逸為鳳君、最終卻落得個萬箭穿心血染大殿的下場......”

     重生后第一次提起那苦澀的過往,裴陌唇角是笑著的,可心底卻依舊痛的揪痛起來。

     相識整整十八年,秦箏還是第一次見到裴陌這幅模樣,雖然覺得她所說的話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可心底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這是真的。

     沉默了不知多久,秦箏才稍稍從震驚中回過神,目光沉沉看著裴陌,聲音帶著些許干澀道:“你...恨她嗎?”

     裴陌唇角微勾,有些感情,早已隨著時光流逝,日積月累不斷增加堆疊?,F在的秦染于她來說又何止只是愛那么簡單?那種感情,仿佛早已融入了骨血,拋不掉舍不了......

     裴陌抬頭凝視著秦箏,唇角忍不住染上一抹苦笑,輕聲道:“你知道了你父君背叛女皇,與宮外女子私通誕下秦澤之事,你能恨她嗎?”

     “你......”秦箏滿臉震驚之色。

     裴陌輕笑,仰頭再度灌下一盅酒,輕嘆道:“我也是因為有了那段如同臆想般的經歷之后,才知道的,你今日找我來也是為了此事吧!”

     如果秦箏之前還對裴陌所提重生之事還有所懷疑的話,那此刻算是徹底相信了。

     她父君行事向來異常謹慎,即便秦箏也是通過她父君私藏的一張畫軸以及多年的調查才隱隱有所猜測,此時她的猜測在裴陌這里得到了印證,她向來明艷爽朗的臉上完全被黯然與苦澀占據。

     “你說的沒錯,有些事情即便親身經歷過一次,卻還是舍不下,恨不起來的......”

     半壇酒一杯一杯被灌入喉中,卻仍舊化不開心中的苦澀,好半晌后秦箏才抬眼再次看向裴陌苦笑道:“我只求你保我父君和我弟弟一命?!?br />
     裴陌看起來有些微醺,可眼神卻依舊清明,輕捻著手中的酒杯上細致的紋路,片刻后沉聲道:“秦染繼位后,我會安排你父君帶著秦澤出宮?!?br />
     秦箏苦笑,“謝了?!?br />
     話罷,秦箏抬眸看著裴陌道:“既然始終是舍不掉的,那就將她緊緊束縛在你身邊吧!憑你的手段讓她離不開你,舍不下你其實并非難事,不是嗎?”

     裴陌單手依靠在桌上,裴陌扭頭透過窗子看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目光中帶著些許迷離,“不會太過殘忍嗎?”

     秦箏直視裴陌的側臉,聲音微沉,“這本就是她欠你的!”何況,你怎知她就不愿意......

     說罷,秦箏起身,仿佛又恢復成了往日浪蕩不羈的模樣,挑眉看她笑道:“本公主興致來了,要去醉花閣勾搭下我那小美人,你可要去?”

     裴陌起身,“一直聽你說起,卻從來沒見過,自然是要去看看的?!?br />
     醉花閣位于皇城中最熱鬧的天青街道,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走在街上,街邊小販叫賣聲不絕于耳,眾多小攤上各種吃食香氣四溢,惹人駐足。

     看著周圍密集的人流,裴陌這才發覺自己似乎已經遠離這種生活好久了。

     “這不是秦主子嗎?今日怎么得空來醉花閣了?”

     一個嬌媚的聲音自一旁響起,裴陌回神扭頭一看,發現在她出神間竟然已經到了醉花閣外。

     醉花閣門外立著一個約莫二十二、三歲的女子,女子唇紅齒白面容嬌媚異常,身著玫紅暗花齊胸襦裙,外穿一身輕薄紅紗,雖不若青年女子青澀,卻別有一番嬌媚惑人的成熟韻味,此人正是醉花閣老板寧青城。

     寧青城看了眼秦箏,隨后一雙水眸被秦箏身后的裴陌吸引,側身迎了上去,笑容嬌媚道:“您便是裴相吧!青城久聞大名,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呢?!?br />
     裴陌挑眉,饒有興致道:“你見過我?”

     “我不告訴你?!睂幥喑茄诖捷p笑,便轉身進入醉花閣中,那身上的紅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自裴陌面前滑過,馨香入鼻,竟是媚香......

     可是她卻不知,裴陌非但武功出眾,藥理方面亦是不差,小小媚香又怎么會讓她中招?

     秦箏扭頭瞅著裴陌,嘖嘖兩聲,挑眉道:“要知道這醉花閣老板娘可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鳥一下的人??!今日怎么對你如此殷勤?這媚香都用上了。你可小心點,別栽到她手里了,看那嬌媚勁,我怕你受不??!”

     裴陌無奈輕笑,搖了搖頭不再理會她,進了醉花閣內。

     醉花閣中,寧青城已經叫人準備好了包廂,里面擺滿新鮮瓜果和精致小菜。

     指揮著鶯鶯燕燕的姑娘們將小菜瓜果上齊,寧青城直接坐到裴陌身旁,單獨為她斟了酒,嬌笑道:“裴主子是喜歡男子還是女子?”

     裴陌勾唇,“喜歡便是喜歡,跟男女有關系嗎?”

     寧青城微怔,臉上笑容愈發嬌艷,再次端起酒壺為裴陌斟了酒,絲毫沒有一點要走的意思。

     一旁收到冷落的秦箏卻不樂意了,睨著寧青城哼道:“你要勾引這家伙也行,可是你倒是先把我家千凝叫出來??!”

     寧青城抬眼瞅了秦箏一眼,愛答不理道:“今日從外鄉來了幾位貴客,花了大價錢專門點了千凝陪著,今日怕是陪不了你了?!?br />
     聞言,秦箏臉都綠了,蹭的躥起來,怒道:“你怎么不早說!奶奶的,哪個王八羔子連老子的女人都敢動!”

     整個皇城能進的起醉花閣的,基本都知道這醉花閣的頭牌是當朝二公主看上的,平日里就算心儀也不敢有過分的舉動,像今日這樣被點去包廂作陪卻還是除了秦箏之外的第一次。

     見秦箏發火,寧青城非但沒有絲毫懼意,反倒不屑撇嘴,“人家千凝都沒答應呢,還你的女人呢!”

     聽到二人對話,裴陌則輕輕蹙眉,“外鄉的貴客?”

     見裴陌問起,寧青城臉上不屑之意瞬間消失一空,依偎到她身旁,湊到她耳畔低聲說了些什么。

     說完,寧青城便低笑著退開些許,目光嬌媚的看著裴陌,“裴相若是不方便自己出手,青城可是很愿意代勞的?!?/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