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章 何為喜歡
    出了天字包廂,待身后的木門合攏,白千凝面色逐漸恢復如常,目光一瞥卻看到一旁倚著樓梯扶手長身而立,溫潤優雅的女子。

     神色微微一愣,白千凝向她微微一躬身道:“今日千凝幸得裴相搭救,小女感激不盡?!?br />
     看著眼前姿容絕美儀態偏偏的女子,裴陌卻已經神色清淡,看著她道:“白小姐怕是感謝錯人了,救你的可是如今身處于包廂中那位?!?br />
     白千凝微微一愣,目光中終是閃過幾分不忍與擔憂,“她畢竟是當朝二公主,若是在這醉花閣出事......”

     察覺到白千凝眸中一閃即逝的擔憂,裴陌淡淡道:“那本是她自愿以身相救,即便出了何事,那也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自是不會牽連到醉花閣,白小姐無需擔憂?!?br />
     白千凝雖幼時便入了青樓,但以為身邊一直有寧青城和秦箏護著,涉世不深。聽聞裴陌這話,竟真以為她會置之不理。

     當下腦中聯想到那向來驕傲的人,被金哲那種肥頭大耳的酒囊飯袋肆意輕薄,頓時紅了眼圈,噗通跪在裴陌前,淚眼迷離的哀求道:“還是請裴相將千凝送回屋中,將秦箏換出來吧!”

     見到這幕,裴陌便知這白千凝其實心里對秦箏并非無情。

     之所以二人這么久仍未在一起,無非因為初見時那秦箏性子魯莽,趁著酒勁毀了白千凝的青白。

     并且在那之后還犟的像頭倔驢,非但沒有溫言軟語的哄著,反倒一副老子睡了你,你就理應是老子女人的蠻橫模樣。

     眼前這白千凝表面看上去是個心思細膩的溫婉女子,可性子卻也倔強的很,硬是不愿承認自己對秦箏動了心,每次兩人見面都是冷言冷語,弄的秦箏甚是郁悶。

     這次也算是借此機會推了她們一把吧!

     聽著包廂中隱隱傳出的打斗聲和母豬產崽般的哀嚎聲,裴陌知道那秦箏處理的也該差不多了,怕場面太過血-腥,便讓寧青城和白千凝先在二樓過道中等著,她則推門進了屋內。

     屋內桌椅歪斜,里間床榻胖的地上,一個臉上被揍得鼻青臉腫,根本分不清五官在何處的胖子,跟一頭待宰的光-豬一般,氣息奄奄的躺在地上,股間不知被怎么塞入一個男女閨房之樂的物體,一片鮮血淋淋。

     那胖子躺在地上低聲嗚咽,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發現屋中進了人,氣的滿臉通紅的正在朝那胖子臉上招呼拳頭的秦箏抬眼看了一眼。

     登時秦箏火冒三丈一下躥起來,指著裴陌鼻子破口大罵道:“裴陌,你丫的人性都被狗吃了??!他娘的竟然把小爺點了穴換了這么輕薄的衣裳,跟著豬頭塞一個屋里!老子要不是解開穴道的速度夠快,還不晚節不保??!小爺今天非跟你打一架不可......”

     秦箏罵罵咧咧的還沒把后面的話說完,屋門卻再次被推開,伴隨著一陣清雅的淡香,軟玉溫香入懷。

     秦箏低頭看著撲到她懷里,哭得淚眼迷蒙的白千凝,原本暴怒的臉上瞬間開出一朵燦爛的大喇叭花,看向裴陌的眼神就差跪在那對她頂禮膜拜了。

     人才??!這他媽才是真朋友??!她花了三年功夫都沒搞定的美人,這裴陌一出手轉瞬間就幫她搞定了,感受著懷中哭得梨花帶雨的美人,秦箏那單細胞腦子里早把什么胖子啊、坑害什么的忘到天邊去了。

     朝著裴陌狗腿的一笑,半摟著懷中白千凝便出屋安慰去了。

     見兩人離開,裴陌扭頭看向一旁的寧青城,卻發現她正直直望著自己。

     察覺到裴陌的視線,寧青城并不閃躲,反而回以一個嫵媚至極的微笑,湊近幾分指著地上的胖子道:“我已經按你的吩咐將這金哲的手下全弄暈捆了,現在該如何處理他們?”

     裴陌瞥了眼地上的胖子,漠然道:“竟敢意圖輕薄當朝二公主,找幾個人給他畫了像便丟去官府,讓他們處理吧?!?br />
     寧青城愕然,“畫像?”

     裴陌淡淡道:“世人皆知洛國首富金福之子金哲娶了洛國頗富盛名的母老虎公主,名利雙收富可敵國。但你可知這金哲怕老婆同樣是出了名的,你若將其如此模樣的畫像交予那公主會如何?”

     寧青城頓時頓悟,忍不住掩唇輕笑,無論這胖子身份在鄰國是何等尊貴,但是只這懼內一條,就足夠治的他服服帖帖的。

     顯然,趴在地上氣息奄奄的胖子也聽到了二人的對話,瞬間仿佛打了雞血一般,顫聲道:“這位主子!求您莫要將今日之事告訴我內人,您們提的條件我全答應??!”

     寧青城掩唇輕笑,邊將這胖子交給了自己手下處理,看著裴陌嬌笑道:“裴相這次可幫了我一個大忙,青城親自下廚做菜感謝裴相可好?”

     裴陌卻神色淡淡看向她道:“你對我如此殷勤,究竟所為何事?”

     聞言,寧青城眼神不禁變得有些幽怨起來,“裴相您日理萬機整日忙于朝政,應該早就忘了10年前,曾救過一個十來歲跟著爹爹在街頭賣藝的小姑娘的事了吧”

     裴陌微怔,沉思片刻,只覺得模糊間似乎是有那么一星半點的模糊印象,隨即看向寧青城道:“如果你是為了報恩才接近我,那便不必了?!闭f罷便轉身欲離開。

     寧青城卻不愿就這么讓裴陌離開,三步并作兩步跑到裴陌身前,伸手攔住她,語氣有些急切道:“若我說我是喜歡你呢?”

     裴陌凝視著攔在她身前,眼神晶亮的妖嬈女子,神色間帶著一抹無奈,輕笑道:“你想讓我如何回應你?還有,你我今日不過初見罷了,你便說你喜歡我,那么我想問你,何為喜歡?”

     寧青城愕然,十二歲之前,她生活困苦,再加上年幼從未有過喜歡之人,十二歲那時被眼前這風姿卓絕的人從奸人手中救下后,滿心里想的便也只有她。

     這么多年來,看著身邊女子挨個出嫁成為她人婦,可她卻始終未曾對除裴陌外的任何一人上過心。

     雖然身處于青樓,每日看著身邊的姑娘們迎來送往,臉上堆笑,她卻也知那并非是喜歡。

     此時聽裴陌問起,她腦中思緒萬千,卻始終找不出答案來。

     “不要錯將感激當成了喜歡,辜負了這最好的年華?!币娝壑袧M是迷茫,裴陌不冷不熱的落下句話,便繞過她起身離開了醉花閣。

     回過神的寧青城,扭頭看著那灑然離去的清逸身影,一張嬌媚惑人的臉上滿是怒氣,她自認平時算的上巧舌如簧,可今日卻被裴陌一句話弄的失了言語,頓時深感郁悶。

     望著裴陌的背影,寧青城糾結的蹙了蹙眉,“才不是什么感激呢!”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