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一章 :采花大盜下
    正直黑衣人愣神之際,門外再次閃入一抹身影,一見黑衣人便毫不猶豫的朝其攻擊,黑衣人心下暗道不好,連忙收招朝一旁閃去,不過雖然黑衣人的武功也不弱,但是后來進門的藍衣男子的身手更加好,若說面對黑衣人洛錦年能有信心從正面贏過對方,那面對藍衣男子洛錦年只能說是正面毫無勝算。

     狠戾的招式沒有幾下便將黑衣人打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當藍衣男子揮出致命的一掌的時候,門外卻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誰敢碰我們王爺的……人?!笔煜さ穆曇糇屗{衣男子身形一頓,黑衣人正好趁此機會運起輕功順手一掌將藍衣男子的招式化解后再將人推至一旁便倉惶的朝外逃走。

     藍衣男子剛好被黑衣人給推向了洛錦年的方向,這時洛錦年因為一直過于專注于兩人之間的過招,竟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于是兩人便十分不美好的撞在了一起,藍衣男子反射性的一把攔著洛錦年,洛錦年也反射性的拽住藍衣男子的外衣,卻不想用力過猛,“刺啦——”一聲,藍衣男子的外衣就被扯了好大一口子。

     門外來的不是別人,而是白御風幾個影衛之中的端影。原本端影收到了白御風的命令,這段時間就一直跟在洛錦年的身邊保護和照看洛錦年的一切,但剛才端影卻是被一抹到處亂竄的黑影給引到了大老遠的東院,于是當匆匆趕回并聽到不尋常打斗聲而飛身躍下闖門的時候就看到了眼前這幕……

     洛錦年只披著個外衣,白皙的春光微露的被自家王爺以外的男子抱在懷中,而那男子也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端影煞氣頓起,雖然和洛錦年相處的時間不長,但他還是相信自家王爺的王妃的人品的,于是端影唯一能想到的解釋就是某個采花大盜不要命的竟然敢染指他們家王爺的人!

     但當端影怒氣沖沖舉起劍打算宰了那不長眼的女干夫的時候,卻意外的看清楚了對方的樣貌。端影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躲了那么久的那個人,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遇見,這下端影煞氣啥的統統都沒骨氣的跑的無影無蹤了,連忙運起輕功就想先逃為上。

     藍衣男子瞇著眼,看著端影的背影眼中滿是堅定的神色,在端影還愣神的時候藍衣男子就已經做好了捉人的準備,果不其然,端影回神后立即就想逃跑。藍衣男子卻是已經將洛錦年的衣服拉好并‘扔’去了床上,使出十成十的功力朝某只逃跑的方向追去,留下一臉茫然渾然不知發生什么事情的洛錦年愣愣的抱著被子一時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少爺!少爺!”云意焦急的聲音響起,才將洛錦年的魂給拉了回來,洛錦年連忙一掌朝門口揮去,將門關上,同時也朝外邊兒說道:“先別進來,云意你快去幫我再準備一套衣服?!痹炯贝掖覍ぶ蚨仿暢邋\年所在的地方跑來的云意頓時停下了剛打算打開門的手,聽到洛錦年平穩的聲音心中也就松了口氣,少爺沒事就好,確認洛錦年沒事了之后云意便轉身依著洛錦年的命令去準備新的換洗衣物去了。

     聽著云意離開的腳步聲,洛錦年才松了口氣,重新褪下外衣將自己埋進了尚算溫熱的水里,靜靜的等著云意將新的衣物拿來。好在云意的手腳十分迅速,不一會兒就準備好了一套新的衣物拿了過來。邊穿著云意剛拿來的衣物,洛錦年邊想著是不是該對爹娘說說這洛府內的安全問題,剛才那黑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猥瑣的就跟印象中的采花賊一模一樣,堂堂洛府竟是連采花賊這種小賊都能竄進來,這安全性不可謂不差。

     雖然身子被看光了的這件事情讓洛錦年有些窘迫,但最終也只是吩咐了下去大大的增加了洛府平日的巡查和尋常訓練守衛身手的強度。至于那藍衣公子和最終黑衣人到底是誰此類的事情,洛錦年就想著等晚點見了白御風,再通過白御風那兒去問問剛才跑來又匆匆離開的影衛,貌似是叫……端影來著?

     洛錦年覺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極了,從踏入這京城的第一步起就一直遇上或大或小的意外,這令還是小孩子身子的洛錦年倍感疲倦,于是在吩咐云意將亂七八糟還殘留著血跡的屋子收拾干凈了之后洛錦年就直接倒上床睡著了。

     一開始洛錦年睡得還挺踏實,但過了一段時間后,洛錦年卻是開始做起了惡夢,夢中洛玉青一刀捅向自己、唐靳面無表情站在一旁的畫面和前世他和唐靳親吻等的美好記憶交錯著在腦中重復閃現著,不一會兒洛錦年便開始流起了冷汗,口中不停地呢喃:“為什么……為什么……”

     聲音中竟是難得的無助,在洛錦年揮舞著雙手想要在黑暗中找尋攀附物的時候,一雙溫暖的手輕輕地抓住了他,耳邊傳來安慰的話語?!安灰?,有我在?!睖厝岬脑捳Z莫名的讓洛錦年感受到了安心,不一會兒便重歸熟睡的狀態,意識再度下沉前的那刻,洛錦年感覺到自己似乎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再次醒來時外邊兒的天色已經不早了,洛錦年動了動身子,突然猛地一下張開了雙眼看向身邊不知何時出現在前一刻竟然還抱著自己的白御風,通紅著耳根難得結巴的說道:“你……你怎么抱……在這里?”白御風緩緩地坐了起來,甩了甩被洛錦年壓著略顯酸疼的左臂,十分自然的說道:“剛看你似乎是在做著什么噩夢,就想叫醒你,但哪知你卻一直拉著我不讓我走,沒辦法,我只好留下舍時陪君子了?!?br />
     這下洛錦年反而覺得是自己的反應有些大了,“什么時辰了?”白御風也起了身,“申時了,準備一下就啟程吧,將軍和將軍夫人已經先行前去了,我們只需在宴會開始前到達便可?!甭邋\年點了點頭,拿起一旁的外衣披上,便開始梳頭整理,白御風則是心情甚好的在一旁回味了一下剛才的觸感……

     待兩人姍姍來遲時,已有不少人入了座,也不知是皇帝特別安排的還是怎么地,洛錦年的座位竟是被安排在了白御風的一旁,兩人還是單獨的二人座。而白御風的座位毫不意外地被安排在了皇親國戚、身份尊貴的上座,于是皇帝這是想以此表達已將自己當做是一家人?洛錦年囧囧有神的亂想道。

     “多留意在右邊數起第四個位置坐著的,也就是那兩個衣著獨特的人就是鄰國高麗國的使者,而在左邊第四個位置坐著的則是王丞相及其最為喜愛的女兒?!卑子L壓低著嗓子朝洛錦年說明,語畢,便傳來太監尖細的通告聲:“皇上駕到——!”眾人紛紛起座恭迎皇帝圣安。

     第一次面對如此場景的洛錦年有些緊張,一言一行也是規規矩矩的。

     “都免禮?!庇H切卻不乏威嚴的聲音傳入低著頭的洛錦年的耳里,這讓洛錦年對這皇上的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眾人紛紛重新入座,在這月圓之夜,宴會的場所被安排在專門打造的露天的宴會場地,于是天色早已暗沉下來的天空早已掛起一輪圓潤的明月,只要眾人稍一抬頭,就能看到空中那難得的美景。

     雖在這暗沉的月色下,但四周明亮的夜明珠卻是散發著明亮卻不刺眼的光芒,照亮著整個宴會場地,十分突顯皇家的奢華本色。錦華王朝的皇帝白煜煌雖然年紀不大,甚至還略顯稚嫩,但那生于皇家獨特的屬于九五之尊的王霸之氣卻是令人不得不臣服。

     “王丞相,你身旁坐著的,可是二女兒王蓉蓉?”洛錦年仔細的留意了一下高麗國使者的行為舉止,竟是覺得其中一個的行為動作竟是與那日逃走的疑似主謀的兇手略顯相似,這時,白煜煌卻是突然點到了王丞相一家,洛錦年這才收了收一不小心顯得略微露骨的眼神,白御風也趁著這空檔,用酒杯做掩飾,示意洛錦年要沉住氣。

     “啟稟皇上,正是小女蓉蓉?!蓖踟┫啾砻嫔先f分的恭敬,還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若不是洛錦年一直對其有所防范,還真不會留意那眼中一閃而過的陰狠之色,這人有問題!洛錦年用眼神傳遞給白御風這個信息,白御風也是點了點頭,示意繼續觀察下去。

     “應當已到嫁人的年紀了,可有中意的人家?”眾人都有些疑惑這皇帝怎么突然間關心起了這種芝麻綠豆大小的婚嫁之事?不過這疑惑也只是在眾人腦中一閃而過,只當是皇帝無聊了想以此作樂罷了。

     “勞皇上掛心,老臣也就趁這個機會問問逍遙王可是有立正室的意向?”此話一出,滿座嘩然,這王丞相是吃飽了撐著光明正大的找洛家的茬吧???誰不知道這洛家的二少爺早已是內定的準王妃了啊。

     果不其然,洛家二老的面色立即黑的跟木炭似的,正待怕座而起之時,白御風卻是慢慢悠悠的開了口:“不好意思,我已是早有家室的人……”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