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又死人了
    “錦兒你認識王爺?”洛安天疑惑的問道,錦兒除了每年那六七天回家過年的時間以外基本都在寒滄山上學功夫,那時候白御風應當還在塞外才對,這兩人怎么會認識?

     “剛才在街上偶然遇見的,只是一面之緣罷了?!崩涞恼Z氣讓洛安天看出了兩人之間不同尋常的氣氛,不過也不好多問,心知要給年輕人多留點余地才是,肖穎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裝作沒聽見的樣子,有些事,她這婦道人家也不好管太多。

     “洛將軍,這是……?”眼神停留在洛錦年的身上,問道。白御風這才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有個看著三人的相處方式,心中隱隱的浮現出一個答案……

     洛家二老互相對視了一眼,嗯?這逍遙王竟不知錦兒的身份,還以為這逍遙王是聽到了錦兒回府的消息才趕過來的,難道這王爺到訪洛府只是為了來漸漸所謂的‘新爹娘’?“這是愛子洛錦年,之前一直在外邊兒學武,今日才回府。錦兒,快來拜見王爺?!甭灏蔡爝B忙介紹了起來。不出意外地,這這話一出,現場的氣氛頓時詭異了起來,顯得莫名的微妙。

     雖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當對方身份被承認的時候,白御風還真是有些小小的吃驚,原來他的王妃是長這個樣的啊,總而言之這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白御風滿意的想到。而房頂上的暗衛們也有些訝異,這難道就是傳說的緣分?!王爺這剛趕來拜訪‘親家’就碰上自家王妃回府,雖然這‘王妃’對自家王爺的態度看起來有些冷淡,不過王爺似乎對對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哦?

     眾影衛在屋頂上‘眉來眼去’……

     洛家二老見這氣氛有些微妙,但卻不差,便想著要不要把這空間留給兩小孩,若是能培養出感情的話那就更加好了,二老默默的對視了一眼,眼中盡是默契。

     肖穎便朝洛安天使眼色:找個理由先走吧,把這空間留給倆孩子,沒準兒培養出了感情這婚約就成了你情我愿,這可比政治性的假婚約好上不少,這逍遙王成長的越發優秀了呀,配自家乖兒子的話倒也不虧。洛安天點了點頭,夫人說的很有道理……

     “錦兒,爹和你娘突然想起些重要的事,你幫爹娘帶著王爺到處走走,王爺,若是沒什么急事的話就留下來吃個便飯可好?”洛安天隱晦的朝白御風使了個眼色,心中暗想,不知王爺能看得懂他的暗示不……奇跡的,一接收到洛父隱晦的暗示白御風就明白了,“如此甚好,將軍和夫人有事的話就去忙吧,本王相信小年一定會好好‘陪’本王的?!?br />
     聽到白御風自來熟的稱呼洛錦年只感覺心中的想揍人的沖動更盛,不過顧及著對方的身份,洛錦年只得黑著一張臉采取直接無視政策。

     看著洛錦年俊秀卻沒什么表情的側臉,白御風便不由想逗趣一下這人,就將‘陪’字說的格外的用力,果不其然的收到了洛錦年用眼睛發射出的兩枚冷箭,洛錦年看著眼前疑似耍流氓的白御風,心中無語,這人絕對不是傳聞中的那文武雙全的逍遙王!絕對不是!但奈何現實就是那么殘酷,于是為了爹娘,咬牙,他忍了!

     “王爺,有些話還是小心點說比較好?!甭邋\年瞇了瞇眼,只是出聲警告并沒有直接動手,但這原本挺具威脅性的眼神卻因為洛錦年這張才十歲的粉嫩嫩的臉蛋減少了不少的威力,因此在白御風的眼中看起來就像是撒嬌……?

     白御風正想說些什么,但一個身影卻突然閃了進來,“王爺,這次輪到城東出現怪事了!”白御風的心猛然一沉,臉上的笑容在頃刻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洛錦年聽到怪事兩字便有些感興趣,問了句:“什么怪事?”

     高影望了眼白御風,白御風先是遲疑了一下,但隨即便收到了洛錦年的又一枚眼神冷箭,心想著這事小年遲早都會知道,便點了點頭,高影這才仔細的將事情說了出來:“皇城這兩個月陸續的發生了幾起性質相同的怪案,連宇文大人都為此頭疼了許久,而今早,這相同性質的怪案又出現了,城東同??蜅5暮笤河窒袂皫灼鸸职敢话?,堆積起了一米高的尸體堆,這次死的似乎是一些江湖人,每具尸體的臉都和之前一樣沒了?!?br />
     白御風點了點頭,面色有些沉重,接著高影的話說道:“要說這事也跟我們有剪不斷的關系,半年前,這類的怪案第一次出現便是在皇宮,而當時正值柔妃剛入宮的時候,而這第一次怪案,柔妃竟是唯一的一個見證人,不過后來卻不知為何怎么也想不起當時的事情,而這便成了年妃陷害柔妃的一個有力的因素,柔妃的死對頭年妃還曾說柔妃沒準是裝失憶,還有可能和那兇手是一伙的,還讓皇兄在調查清楚前讓柔妃禁足。再接著此類的怪案相隔個一個月就會再次在皇城的某處出現,現在皇城內部人心惶惶的,都怕自家院子會被莫名其妙的丟進數十具尸體?!?br />
     洛錦年皺了皺眉,這兇手的行為也太怪異了,平白無故的殺人之后還將尸體的臉給割下來,也不嫌惡心……“這件事應該也和我們的婚約有關吧?!甭邋\年挑了挑眉,一甩衣袍便坐到了椅子上,整副樣子就像是再說:你繼續,我接著聽。

     “確實有關,近日查到了一些線索,線索直指近些年崛起迅速的高麗國,于是皇兄就想借婚禮的機會讓周圍眾國帶著來使來我國,也好探探底細,而皇兄近日有些不太太平,不好再封妃嬪,而這全國上下,除了皇兄的婚事之外,也只有我的婚事能夠大動干戈的舉辦,最近高影他們偶然發現了你們家死對頭王家似乎跟高麗國的某些大臣有接觸,皇兄便想讓我和你訂立婚約以此刺激刺激對方,若是王家真的因此而忍不住了的話,那就必定會露出些馬腳,而縱觀整個洛家,除了你,便再也沒有人能有這身份嫁與我做王妃了?!?br />
     一口氣說這么多話白御風還真感到有些口渴,剛砸吧了一下嘴端影便端著一杯熱茶從屋頂上竄了下來,恭敬的遞給白御風后又像一陣風似的消失在了門口,洛錦年看著端影消失的方向,心中感嘆道,這一個個影衛的功夫還真高強啊……至于王妃什么的,則直接被洛錦年忽視了。

     “就因為這原因?”洛錦年對于這說服力略顯不充足的理由有些不太滿意,但白御風卻沒多說了,慢慢的喝著茶,沉思不語,洛錦年見白御風一副打定主意不說的樣子,也不強求,思考了下便朝外走去,白御風連忙叫住了一只腳剛踏出門口的洛錦年,“你去哪里?”洛錦年轉過身,用看白癡的眼神看向白御風,“去現場看看啊,早點把對方的目的摸清楚了,沒準還能取消這婚約呢?!?br />
     一臉認真的神情讓白御風不禁有些挫敗,他有那么差么?怎么說他好歹還是個堂堂王爺好吧!被兩人忽視的高影默默的站在一旁,感嘆,他們家王爺的男王妃還真霸氣啊,竟敢用這種態度對自家王爺,而且今天王爺的心情似乎很好啊,每個月聽到怪事又發生的消息的時候心情都會壞上好一陣,而他們影衛的工作量必定會增加不少,不過今天嘛……似乎沒這趨勢來著?

     洛錦年沒有多說,直接朝城東的方向飛身而去,不一會兒便沒有了蹤影,雖然不太認識路,不過東南西北什么的還是能夠分得清楚的。洛錦年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似乎還會危害自家爹娘或者是洛家的安危,那這對于自己來說可就真的是大事了!對于洛安天和肖穎,洛錦年一直抱有一份愧疚之心,便想盡力照顧二老周全。

     白御風見洛錦年二話不說的就出去了,有些呆愣,心想,這人還挺孝順,也運起功跟隨而上,而一種影衛呢,則有一種被忽視的十分徹底的感覺,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么好,最后決定高影、端影、妲影和氣影跟著自家王爺和準王妃去城東查案子,殤影、檔影和次影則去府衙找知府宇文晴明,七個影衛都是白御風的心腹,忠心和能力都是頂尖的,現下這狀況這樣安排已是最佳,眾人互相點頭示意,隨即如一陣風似的從原地消失不見,各干各的事兒去了。

     白御風和洛錦年一起來到了城東的案發現場,因為怪案才剛發生,因此現場還未找人前來清理,兩人一進門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的洛錦年頓時有種將剛吃的東西全都吐出來的沖動,但這眉頭剛一皺起,就感覺一股薄荷的清香被吸入體內,頓時感覺好了不少,“……謝謝?!卑子L微微一笑,示意洛錦年自己拿著帕子,否則不好行動,洛錦年趕緊伸手接替原本按在自己鼻前的白御風的手。

     “少說話,進去看看?!闭f完這句話白御風也捂上了一塊相同的沾著薄荷藥粉的手帕,兩人沒發出絲毫聲響的進了同??蜅5暮笤骸?/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