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章 :采花大盜上
    “呵,小小年紀,觀察的還挺仔細?!卑咨徎ㄙ澷p的看了眼白御風,心中暗想,這少年將來必定不是池中之物。白御風大方的笑笑收下這贊美,對此沒多說什么。

     “這次我和星辰來這就是為了幫錦兒你早些破了這案子,好回去繼續精進功夫。而且門主也不太放心你一個人過來,就叫我晚你幾個時辰到,沿途我辦了點事兒,所以晚到了,倒是沒想到這么快就出了這檔子事。別站在門里杵著了,先回洛家再說吧,我這兒倒是有幾條線索?!卑咨徎〒崃藫嵋活^秀發,寵溺的輕敲了下洛錦年的腦袋說道。

     洛錦年無奈的看著白蓮花,“蓮姨,再摸頭的話我會長不高的?!卑咨徎ㄐΣ[瞇的再次拍了拍洛錦年的頭頂,“沒事,有蓮姨在,長不高的話蓮姨就去給你弄幾株仙望草給你熬湯喝,絕對讓你長得又高又壯?!?br />
     仙望草是一種能夠促進人快速長高的珍貴藥草,不過這種在外界看來珍貴無比的藥草對于寒冰門來說,實在是如同雜草一般隨處可見,而這一切,都得歸功于寒滄山特殊的地理環境,寒滄山的許多地方都生長著珍貴的草藥,不管是氣候還是地理環境,都是珍貴草藥最為珍愛的,因此,身為神醫的白蓮花從來就沒有擔心過原料的問題。

     洛錦年只得嘆氣轉身,看向一旁淺笑不語的白御風問道:“王爺是回王府還是和我們一同回將軍府?”白御風自然是要跟去的,不說其他,單沖著白蓮花口中的線索,就有這必要再去一趟將軍府:“一同去將軍府罷,或許前輩口中所提及的線索,就是破案的關鍵也不一定,這怪案已經禍害了不少百姓,若是能早些破了,那絕對是一樁好事?!?br />
     洛錦年點了點頭,三人一齊朝將軍府走去,回去的路上三人明顯發現街上的行人以及商販比之以往要少上不少,“在這么下去京城必定是人心惶惶,倒也確實是稱了那些心懷不軌之人之意?!卑咨徎ǚ隽朔鲱^上戴著的那根白蓮簪,饒有深意的說道。

     “前輩所說的線索是否于此有關?”看到白蓮花的表情,白御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突然變得陰晴不定了起來。白蓮花點了點頭,卻暫時沒有多說,洛錦年只關注著周圍百姓的表情行為,倒也沒注意到兩人之間的交談。

     將軍府離著也不遠,三人也都是身負武藝之人,于是不一會兒便已到了將軍府的門口,白蓮花看著莊嚴的將軍府匾額,眼中閃過一絲懷念和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門口的守衛一見自家受寵的二少爺和身份尊貴且面容俊美的逍遙王帶著一白衣艷美女子一齊回府,便機靈的通知人趕緊去稟告將軍和夫人。

     剛進門,洛錦年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家娘和爹再次及時的迎了出來,一見到自家兒子和逍遙王走在一起般配的樣子,將軍夫人原本懸著的心頓時放松了不少,“這是剛出去游玩了……蓮花?!真的是你!”將軍夫人剛打算噓寒問暖一通,但這不經意的一抬頭卻是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待看清楚了之后將軍夫人竟是不顧儀態的當場驚呼出聲。

     白蓮花嘴角輕佻,竟是難得的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小穎,好久不見?!睂④姺蛉讼矘O,連忙一把拉起白蓮花的手,高興地說道:“蓮花!你終于回來了!”洛錦年在一旁一頭霧水,蓮姨似乎和自家娘很熟的樣子?

     “當年的事,想想也就釋然了?!卑咨徎ǖ哪樕细‖F了一抹釋然的笑意,這讓肖穎原本對當年的事還有些愧疚的心稍稍的松了松。白蓮花拉著肖穎的手,目光澄澈的看向一旁沉默不語,但眼中卻有著愧疚之意的洛安天,沉默了片刻,隨即緩緩地開口:“安天,當年的事你無須愧疚,那是你的選擇,緣分的事情本就難以強求,我一介女子都釋懷了,你個大將軍還有什么不能釋懷的?”

     洛安天點了點頭:“雖說如此,但當年的事情我也有責任,蓮花,雖然時隔多年,但我還是想說,謝謝你?!卑咨徎ㄎ⑽⒁恍?,給了洛安天一個不介意的笑容。

     雖然時隔多年未見,但兩人的性子在過去就十分合得來,因此將當年的心結打開之后,關系竟是比那件事情發生前還要好,先是說了些體己的話,然后兩人就開始聊起了這些年的生活片段。

     于是,兩人聊著聊著就開始忘我,白蓮花更是直接忘了之前打算和洛錦年二人說線索的事情跟多年前的熟人重逢了之后,想說的話那可謂是連綿不絕,最后只得由洛錦年來破壞兩人之間回憶過往的腳步,沒辦法,誰叫倆女人都十分疼愛洛錦年呢。

     “娘,蓮姨還有些事要幫我們處理,等我們處理好了你們再敘舊可好?”洛錦年看出了白御風眼底的心焦,雖然白御風一直沒有說話,但莫名的,洛錦年就是能感受到。但對此洛錦年卻是沒有多加細想,就當是重生的福利在腦中一晃而過罷。

     倆女人依依不舍得相約著等下在哪哪哪見,再過了那么幾分鐘后兩人才告了別。也不知是不是受著早些說完早去嘮嗑的影響還是什么的,這次白蓮花告訴二人線索時難得的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單刀入主題。只用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就說完了,聽罷白蓮花所提供的線索,白御風立馬就陷入了沉思,而洛錦年也是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這件事情看似越來越明了了,但實則卻是越來越難查了,這次竟還涉及到了鄰國……

     線索是提供了,至于之后該怎么辦白蓮花也不好插手了,眼前這跡象已經延伸至國家安危,她一江湖人自當遠離。于是白蓮花見兩個小的已經開始開竅了,索性也就不管了,從懷里翻出一小瓶蓮花釀,白蓮花直接溜達去找肖穎聊天去了。

     白蓮花一離開院子里就只剩下洛錦年和白御風,兩人皆是沉默著各自有所思量。不過這靜謐的氣氛并沒有維持多久,隔了一會兒就聽到皇上身邊的李公公前來通知二人今晚一齊進宮參加賞月大會。

     兩人這才想起今年竟是月圓之夜,洛錦年一回來就遇上一大堆事兒,一時也沒注意到這事兒。白御風一直就對這些賞花賞月的節日不太感興趣,若是自家皇兄不找人來通知自己去參加什么賞月大會,白御風絕對不會留意到月圓之夜什么的,對于他來說,只要每天能過的瀟灑隨心就行,任何節日除了過年之外都是浮云啊……

     待通知的人走后,白御風才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陽穴,轉過身朝著重新回歸沉思狀態的洛錦年說道:“多想無益,今天的賞月大會或許就是一個契機,剛才前輩也說了,王家最近與外國使者聯系頻繁,若是真的是有所圖謀,那就正好趁今晚這機會,去試一試對方?!?br />
     洛錦年也贊成這提議,估算了下時辰,時間還挺寬裕,便想先去洗個澡,休息休息,這剛到京城就遇上這么一大攤子事,還遇到了前世殺害自己的始作俑者,于心于身都有些疲乏?!巴鯛敳蝗绗F行回去歇息歇息,待時間差不多了再一齊前往皇宮如何?”

     白御風點了點頭,便起身離去了。洛錦年回到房后,舒舒服服的泡在了溫暖的熱水里,才將一直刻意忽略的別扭感消滅殆盡,洛錦年邊想著事情邊靜靜的放松著身軀,享受著這舒適的一刻。突然,一抹黑色身影猛地推開了房門,快速的攢了進來,洛錦年一驚,便立即站起身想要拿過一旁的衣物披上,但有另一只手比洛錦年還要快速的奪去了掛在一旁的衣物。

     這時黑衣人卻是一動不動的呆愣在原地,直直的看著洛錦年勻稱的身軀,水珠順著身軀緩緩流淌而下,形成了一抹曖昧的弧度,洛錦年雖小,但那身材可不是蓋的,不僅有白蓮花不時的藥物貴養,還有殷王那如地獄般的訓練,這才造就了洛錦年的好身材。如玉般的肌膚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氣息,精致的臉龐因為泡在熱水中不短時間的緣故浮起了一抹粉色,墨玉般的眼睛含著怒意的瞪著自己,眼前的一切令黑衣人莫名的咽了咽口水……

     “是誰!快把衣服還我!”洛錦年厭惡的瞪向盯著自己看的黑衣人,一抬手,桶中的水頓時凝結成了寒冰朝黑衣人急射而去,趁著這機會,洛錦年一個閃身便躲過了放在另一邊的外衣,黑衣人堪堪閃過了洛錦年的攻擊后再看向洛錦年的時候已經沒有之前的那片j□j了,隱藏在黑布之下的某人砸吧了一下嘴,心中暗道可惜,雖然這年紀小吧,但確實是個尤物啊……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