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四章 :所謂貞操
    之后的幾日,都是難得的清閑,那日待洛錦年匆匆趕回洛府想要找白蓮花問些事情的時候,卻聽府里的人說白蓮花似乎是陪著一個十分英俊的男人逛街去了,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你師父下山了,你蓮姨先帶著這路癡熟悉熟悉道路,免得出趟門又像多年前一樣失蹤十天半個月的,太嚇人。

     對此,洛錦年只能無語望蒼天。

     而后的幾天洛錦年算是徹底的閑了下來,高麗使者那里白御風早就派了影衛去好好監視著,這幾天對方竟正常的不同尋常,但洛錦年等人卻又無可奈何,對方不干事難道你還沖上去說“嘿!兄弟,快露出些馬腳好讓我們抓你吧!”于是這幾天除了百忙之中還抽空過來帶洛錦年到處瀏覽京城風光的白御風之外,就只有家里的爹娘會拉著洛錦年說說家常,回憶回憶過去,偶爾練練功夫看看洛府藏書閣里的書解悶,日子過得倒也十分愜意,不過這一切的平靜都在五天后被畫上了一個短暫的句號。

     這日,白御風終于忙完了回京后的一切善后公事,心中竟是不由自主的就想到去找洛錦年一起去逛逛每月一次的‘雜市’,要說何為雜市?其實也只是各類商品一齊擺出售賣的日子,這日會有不少的商賈集聚京城城東,雜市上的各類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有,還有不少珍奇的玩意兒售賣,而且當日所有固定鋪子以外的攤位都會免費的提供給商賈或是想要售賣東西的人們,因此就會有一番十分熱鬧的場景。

     “錦年,一起去城東的雜市逛逛吧?!甭邋\年剛洗完澡,換了身干凈的衣裳走出來,就見到白御風正淺笑著坐在房里的圓桌旁喝著熱茶,一副難得清閑的模樣,洛錦年想著下午也沒事,就習慣性的應了聲,兩人相處的模式就像是認識已久的好友一般,無需多言,但都明白對方的心思,都彼此欣賞著。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兩人并肩朝城東走去,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人跟兩人打招呼,“王爺,帶王妃一齊去逛雜市么?今年的雜市好生熱鬧,要去的話還是趕快把,現在天兒還早,晚些人就多了,到時候難免會有些磕磕碰碰的,可別傷了王妃的身子?!辟u包點的大娘看著兩人樂呵呵的說道,頗有一種看自家兒子女婿的感覺……

     白御風和大娘相熟的聊了幾句,洛錦年偶爾也會說上兩句,但總體來說話還是不多的,倒也沒有否認大娘稱呼自己是王妃的事,畢竟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真是個事實。告別了大娘,洛錦年才放松了原本因為熱情的大娘而有些緊繃的身軀,舒了口氣后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怎會與包大娘如此相熟?”白御風輕笑,看著洛錦年墨色柔順的長發不由就想摸上去,而現實,白御風也是這么做了,毫不意外的收到了洛錦年不明所以的眼神,心中有些樂,他這王妃平時挺清冷精明的樣子,但有些時候卻又呆的可愛。

     “當年我娘被奸人陷害,帶著我流落在外,好不容易依靠著為數不多的錢財回到了京城,卻也是餓的快虛脫了,當時就是包大娘熱心的給了我和娘一餐飽飯,還讓我和娘留宿了一宿,我們才沒餓死,大娘為人很好,做的包點味道也不錯?!逼降脑捳Z仿佛在說一件毫不相關的事情一樣,但洛錦年卻聽出了一陣寒意,有時候……身為皇子,往往比普通人過得還艱辛,莫名的,洛錦年有些心疼身旁這人。

     “善惡終有報,包大娘鋪子上的匾額應該是你拜托皇上寫的吧?!卑子L輕笑,“自然,過去那些事我不想記也沒必要記得,最終我不也還是活下來了么,而那些現在我的人,卻是早已消失不見,這也讓我明白了,與其依靠老天,還不如依靠自己?!边@一刻,洛錦年才清晰的感受到了身旁之人是名聲在外的王爺,將來必定是會有著不凡成就的人,洛錦年的嘴角微微揚起,這,才是真正的你罷。

     兩人溜溜達達的走到城東時,已經有不少買家賣家在雜市上來來往往,一片繁華的景色,看的洛錦年有些感嘆,想當年來京城的時候還沒有出現這雜市,這城東還只是尋常的小街道,這才過了幾年,竟是另一番場景,變得有景、有物、有事、亦有人。

     “有什么想買的東西么?”白御風也有好些日子沒來雜市逛逛了,看著周圍琳瑯滿目的商品和往來不絕的人群,便十分自然的學著不少夫婦的樣子一般,牽過身旁之人的左手,心中也有些緊張,便裝作四處觀望的樣子,但卻是抓緊了洛錦年的手。洛錦年被白御風的動作驚得一愣,隨即便紅了臉頰,手中溫暖的觸感讓洛錦年不由想到當年和唐靳在一起的日子,似乎從來都沒有感受過這般的暖意……

     于是兩人就在你情我愿,各自心中有數的情況下逛起了這繁華的雜市,雜市上不僅有王朝各地的物什,還有不少西洋的稀奇玩意兒,不過兩人都對此不太感興趣就是了。兩人走著走著,倒也買了不少的東西,不過大多都是一些千奇百怪的武器兵器一類的就是了……兩人逛了半個時辰就覺得有些累了,找了間雅致的茶樓便坐了下來休息休息,晚些二人打算去古董區看看,沒準能找幾個合乎心意的玩意兒……

     “王爺,高麗使者那邊有了動靜?!币荒ㄈ擞霸趦扇俗ê蟊銖姆宽斏细Z了下來,洛錦年仔細一看,竟是失蹤許久的端影,這讓洛錦年不由想到了某只采花賊,然后,洛錦年的臉色就變得十分的微妙了起來。而此刻端影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滿臉的憔悴,身后的某處還隱隱作疼……但他竟還如此敬業的上崗工作了!是不是很有勞模的風范!端影在心底咆哮道。

     “……你走路的樣子好奇怪?!甭邋\年冷不丁的冒出這么一句,驚得端影差點腿一軟……而屋頂上隱藏著的某人的嘴角卻是浮起了一抹饒有深意的笑意,下邊兒的端影卻是感到后背突然一寒,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長痔瘡了?!倍擞罢苏碜?,一臉嚴肅的說道。

     “……”洛錦年。

     “……”白御風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的訓練方式不對,怎么訓練出的影衛一個個都有朝奇葩的方向發展的趨勢。

     一聽有動靜了,兩人直接取消了下午逛古董店的計劃,直接朝高麗使者所居住的客棧趕去。徒留下高影一臉苦逼的抱著一大堆東西欲哭無淚,端影這個沒良心的也不知道來搭把手……

     待三人……哦不,應該說是四人趕到的時候,就看到了萬分奇特的一幕……妲影、氣影和上影的臉上都掛上了一抹不尋常的紅暈,一動不動的蹲守在客棧的上方,臉色有些微妙……“嗯?我才出去那么一會兒你們怎么都這個表情?”端影問出了四人心中的疑問,不過當四人都站到了和三影衛相同位置的時候,頓時明白了三人這種怪異臉色的含義……

     “啊……啊嗯……慢……慢點……”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洛錦年的耳里,洛錦年立馬蒼白了臉色,這熟悉的口申口今聲不留痕跡的勾起了埋藏在洛錦年心底的傷痛、以及過去那不堪的回憶。

     “中原的男人干起來就是舒服,嗷——要去了!”洛錦年聽出了這就是去了皇宴的三個使者之一那比較威武雄壯的一個的聲音,因為這人的聲音特別像自家老爹的聲音,因此給洛錦年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

     “阿木托你趕緊的,到我了……”房內竟然響起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這時房頂上的三人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復雜了,而直到這洛玉青是主動送上門的三個影衛,則是狠狠的鄙視著洛玉青,這被壓的這人還真丟中原人的臉……眾人當中,洛錦年的表情是最陰暗的,白御風因專注于底下的動靜,倒也沒有留意到。

     “好哥哥……等等……人家好累……”洛玉青誘人的聲音再次傳出,但屋頂上的人只感覺到了惡心,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原本還以為這被壓的人是被強的,沒想到竟是主動地,還真是……不要臉,連與此案毫無關聯純屬來陪兼看住自家愛人的藍衣男子的眼里都升起了一抹鄙視的神色。

     “嘶,好舒服……誒!阿木托,你說上頭這命令怎么還沒到啊,這幾天就只叫我們什么也別做,還不讓出門,是不是朝廷的人發現了什么?不過這幾天還真是悶得要死,早就聽說京城的南湘院里的少年滋味絕佳,這次看來是沒機會了……不過主上似乎對逍遙王身邊的少年十分關注的樣子,難道他就是主上一直找的神之子?”依稀傳來的說話聲讓眾人成功變冷,白御風的眼神也變得萬分的冰冷,眾影衛都在心里說:這特么是不要命了,竟敢肖想他們王爺的人!

     “誰知道,這些事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問的,雖然不能去南湘院,但咱們身下這男的滋味倒也不差,咱們的差事也算是最肥最美的了,比起那些收集面皮的人,起碼我們做的事兒還能讓我們吃得下飯……”一說到面皮眾人的耳朵頓時都豎了起來,但在心里都為下邊兒的人給記上了一筆,將來總會有機會收拾這幾人的!

     又過了一會兒,下邊兒的活塞運動才畫上了句號。再過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房門就被人打了開來,洛玉青扶著腰,臉上依舊布滿著紅潮,步履有些虛浮的走了出來,緊接著有一抹紅色的身影不知從何處走了過來,壓低聲音對洛玉青說道:“藥都下了么?”洛玉青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陰狠:“當然沒問題,別忘了答應我的事情就好?!奔t衣人應了聲,似乎給了洛玉青一個小令牌還是什么的,隨后說道:“把那東西取來,再下到那少年平時吃東西的碗里,你的任務就完成了,待計劃成功后,你想要的人我們會叫人給你送去?!闭f完就消失了,洛玉青也離開了客棧。

     “雖說最終還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起碼知道這怪案是和他們有關的,或許,我們該去查查當年柔妃入宮那陣,同期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白御風以詢問的語氣對身旁的洛錦年說道。

     “嗯……還有,你該放手了?!?br />
     “……”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