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 :與君別離
    白御風追隨著洛錦年而去,終究在一拐角處將人抱住?!胺砰_我?!甭邋\年面無表情的說道。白御風緊抱著,并沒有依言放開,執著的抱著,任洛錦年怎么掙扎也不放開:“怎么突然生氣了?”

     洛錦年聞言,停止了掙扎,沉默了片刻后有些別扭的說道:“你……聽到消息后很失望……”白御風這下才明白洛錦年在別扭什么了,有些好笑的說道:“一直以來皇室人丁單薄,若是能多個后嗣,那可是極好的,但細一想之下,我們還太年幼,雖說有些失落,但一切隨緣罷,你沒事就好?!?br />
     洛錦年嘆了口氣,望了望有些陰沉的天色,心中卻是有了其他的想法,這段時間安然的日子讓他差點都忘了世間的殘酷,“這案件了解后,你有什么打算?”白御風怔了怔,臉上的笑意漸漸退去,“帶兵北征?!闭f到此,白御風才恍然想起之前做的決定,看著洛錦年的側臉,心中有些不舍。

     “白御風,我們相約七年可好?若是七年后,你依舊喜歡我如初,且能成為名震他方的大將軍,我們就繼續在一起,繼續未完成的百年之約可好?”洛錦年疲憊的合上了雙眼,在殷王和白煜煌的遮擋下,之前兩人似乎都將這段感情看得太簡單了,他承認他喜歡上了白御風,就這么沒有絲毫征兆的……喜歡上了。

     “好?!卑子L沒有多說,這時,兩人才開始真正的為未來做出打算,這份喜歡能持續多久,沒人知道,或許一年,就有可能喜歡上其他人,或許三年,就已物是人非,洛錦年并不是想要考研白御風對他的感情有多真,只是,若是想要一生相守,那首先這段感情就得能夠經受得住時間的洗禮,就算,這喜歡二字還未在兩人心間站穩,但時間已經不允許兩人再多加鞏固了。

     靜靜地,兩人在院中相擁著,直到雙腿已出現麻意。

     而后的第四日,案件新的音訊傳來。于是午后,眾人集聚院落,許久未見的紅姨一見到洛錦年便立馬眼疾手快的撲了上去,一如在寒滄山上那般……白御風則在一旁不動聲色將洛錦年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雖說是親人,但自己人被他人吃豆腐的情況還是少發生微妙。于是……毫不意外地……紅姨撲了個空……

     “唉……有了男人就忘了親人的孩子啊,真是令紅姨萬分的寒心?!奔t姨裝作十分傷心的樣子斜靠在三十六魔頭里最善于機關的北老四身上,北老四不同于其他魔頭,是個極為老實的主,紅姨毫無預兆的靠上自己,令北老四頓時僵硬了身子,如同一根柱子一般的豎立在原地。

     “別鬧了,進入正題罷?!币笸鯎]了揮衣袖,示意某人別再鬧了,在場不少皇家或是朝廷的人,其中一個更是……“皇兄?”白御風無語的看向一直饒有趣味看著魔頭們‘賣萌’的白煜煌,現下這時候,隨意出宮真的好么?!但白煜煌可管不了這么多,瀟灑的揮了揮衣袖,算是打了個招呼。

     “咳咳,好吧,回到正題。高麗國的使者借著高麗太后生辰先行離去的借口莫名的失去了蹤跡,對外宣稱是回了國,但那晚盯梢的谷老二卻是沒有看到任何人離府,于是我便想著,或者是這高麗使者的行館,有蹊蹺?”嚴肅認真的語氣,與之前亂侃的形象完全相反,讓許多第一次見到紅姨的人都出現了片刻的怔愣,這話題也轉的太快了吧?

     “行館沒有任何異樣,就在今早皇叔便已派人去搜查過了?!卑嘴匣瓦m時的出聲,紅姨微微一挑眉,毫不客氣的說道:“動作還挺快?!卑嘴匣蜕砼运藕虻男√O福德有些不滿的黑沉了臉色,正打算出口提醒紅姨注意一下自己的語氣,卻被白煜煌毫不在意的阻止了,白煜煌笑著朝紅姨點了點頭,示意繼續說。

     “除卻這些不說,之前抓到的黑衣人,在天牢里被殺了,負責守衛的都死傷了不少,我們追隨而去,對方的能力和我們差不多,于是只得下了狠手將其斬殺,尸體保存在衙門,不過……揭開面巾后,對方的臉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了,應當是被殺的瞬間咬破了藏在嘴中的毒藥,面部已然潰爛成了一堆爛肉?!闭f到這,高影突然有些反胃,眾人聽了,幻想了一下當時的情形,反應比高影也好不到哪兒去……

     高影平了平胸口的惡心感,繼續說道:“咳,還有就是……這次消失的不只是高麗使者,還有洛玉青等我們一直在盯梢的可疑人物,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我們找不到絲毫的線索或是離去的痕跡?!边@下,眾人無疑都沉默了,大家都明白紅姨的這句話代表的到底是什么。

     “難道又回到了原點,這依舊是一樁懸案?”洛錦年忍不住的說道,難道他們忙活了一大圈都只是徒勞無功?!這輪到誰怕是都接受不了的吧!

     “也不能這么說,起碼這兇手已死,這殺人案也算是畫上了一個小小的句號,京城現下,應當能恢復之前的安寧?!奔t姨安慰性的說道,她能理解這種憋屈的感覺,那種都快要觸碰到真相但卻突然出現意外將一切都顛覆的脫離掌控之外的感覺確實不太好……

     “王爺,屬下有要事稟報?!边@時,高影從墻上無聲無息的閃身下地,畢恭畢敬的單膝跪地,恭敬的請示白御風道。白御風點了點頭,高影再依次朝眾人行李,開口道:“東門外的山崗下,有村名報案說發現數十具尸體,據屬下查證,是高麗國使者一行人的尸體,連帶侍奉的十人,一共二十五人,皆亡?!备哂八坪跏腔叵肫鹆水敃r的場景,隱隱有些反胃。

     “臉還在么?”白御風冷不丁的問了個十分詭異的問題,高影一愣,隨即立刻回報道:“尸體十分俱全……只是,不僅是尸體,連周圍都沒有絲毫的血跡,更沒有被拖動或是運輸的痕跡?!北娙私园櫫税櫭济碱^,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啟稟皇上,年妃娘娘以及王貴人、徐小主前去向太后娘娘求情,希望釋放柔妃娘娘?!卑嘴匣蜕砬白钍芷髦氐男√O一臉不可思議的快跑進來,直接跪在白煜煌的面前稟告道,這下眾人的表情已經有些扭曲了……現在到底唱的是哪出?

     “報告門主!盯梢的嫌疑人都消失不見了!屬下辦事不周,請求門主責罰!”眾人還沒消化過來一直以來就和柔妃是對頭的年妃怎么抽了這風竟然幫對頭求起了情,這時寒冰門門下的四名分舵舵主也匆匆而來,低著頭面帶愧疚的請求懲罰。

     眾人:“……”于是現在是什么情況,原本掌握的所有線索竟然在幾日之間消失的如此干凈利落,連一絲痕跡都找不到?“不可能,就算這些人是被滅口了,那也應當會留有一絲痕跡,不可能做的如此的神不知鬼不覺,仔細想想,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么細節?”人怎么可能憑空消失,但若不是憑空消失的話,又怎么解釋情報里所說的毫無痕跡就消失不見的情況?眾人覺得似乎走進了一盤死棋,至少目前為止……還沒有絲毫前進的可能性。

     “沒有,衙門的人檢查完了之后,我和老六老七也去查看了一趟,果真是什么東西都沒有,唯一讓我們感覺有些不對勁的也就是嫌疑人消失的地方,總覺得灰塵比之其他的地方比較多,但這也可能是對方長期停留而導致鞋底的灰塵殘留過多,總而言之,查不下去了?!奔t姨搖了搖頭,否認了洛錦年所說的可能性。

     “直接把那什么可疑的王家抓起來審問一番不就得了,不是說就剩這一線索了么?”谷老六姍姍來遲,聽到了紅姨的一番話,心中也有些憋悶,這么弱勢的情況還真挺久沒遇見過了。

     “王家,也不是想動就能動的,總之,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至于這案件,就暫時告一段落吧,只要命案不在發生,已然是大幸,若是對方真的是有所圖謀,那之后必定也會有所行動的,到時候再說吧,福德、小泉子,回宮?!卑嘴匣蛧@了口氣,臉色有些不太好,但依舊從容的對眾人說道,這案件,算是暫時的劃上了一個句號。

     “也好,想必對方這么一番動作,短時間內也不打算有什么作為了,這段時間我方的精力已被消耗不少,靜觀其變確實是時下最好的決定,下山的日子也不少了,該回去了,錦兒,修行也該繼續了?!币笸跞粲兴嫉恼f了前面的一番總結,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有些變幻莫測,但最后的一句話,卻是對洛錦年說的。

     “是,師父?!甭邋\年雖然心中早已有了決定,但依舊忍不住看向身旁的白御風,一抬頭,白御風竟也在看著他,兩人靜靜的對視了片刻,隨即相視一笑,這一刻,之前的那番約定正式起效,若干年后,待兩人都朝著自己的方向進發,且有所獲后,相遇的兩人該是怎樣的一番光景?無人知曉,但這才是人生,充滿著不確定,充滿著未知。

     “明日一早便啟程罷?!闭f完這句,殷王便率先離開了,將空間留給即將離別的兩人,眾人也依次散去,當白煜煌離去前,深深的看了眼自家皇弟,能忘記過去的傷痛雖說是好的,但,分開這么久,多年后此刻的情感真能如初么?當初,只是離開了一個月,便已物是人非,他不想再看到自家皇弟當年那般頹廢的模樣……希望吧,希望這是與當初相反的結局才好。

     “白御風?!?br />
     “我在?!?br />
     “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br />
     “你也是?!?br />
     “好?!?br />
     ……

     次日,洛錦年便隨著寒冰門的眾人踏上了多月后的再一次回山之路,只是這一次,心中多了一個值得自己記掛多年的人罷了,其他的一切……如初。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