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一章 :南北上三
    “呵,這洛家怕是氣數已盡……啊——”另一名留著大胡子的男子正想多嘴的損損處于弱勢的洛家,卻不想寒光一閃,一把磨得鋒利的刀片便順著臉龐直鑲進了木桌里,大胡子頓時全身僵住,額頭處滲出了一滴滴冷汗,臉上被刮出的血痕所散發的淡淡血腥味就像是最直接的警告一般,大胡子也算是江湖上說得上名號的二流好手了,卻是連刀片是從哪方飛來的都察覺不到。

     “不好意思,我家的冰玉刀有些時日沒見血了,有些按耐不住,不過,你還是看好你的嘴巴比較好,否則下次,可就不只是一條血痕那么簡單了……”洛錦年拔起依著自己所想而改變成刀片形狀的冰玉刀,冰玉刀這番神奇的功能也是洛錦年近期才不經意發現的,剛發現時還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花費了不少內力將冰玉刀改變成不同的形狀,為此還因內力消耗過多而差點被突襲的刺客給傷著……

     “你……”大胡子抬頭看向來人,原本還想破口大罵一番莫名其妙襲擊自己的人,但一朝來人望去,卻是被對方冰冷的氣場給震得一時說不出話,大胡子心下暗呼倒霉,怎么就嘴賤把這人給招惹了呢……

     大胡子一聽冰玉刀便有些明白對方的身份了,再加上那俊美如仙般的容顏以及那全身漫不經心的冰冷氣場,怕是就是傳說中閉關了許久的洛家二少、逍遙王的準王妃——洛錦年罷。這也難怪對方出手教訓自己了……

     大胡子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么,不過好在洛錦年取回了冰玉刀后只是冷冷的瞟了眼自己便轉身離去,那一襲白衫姿態從容的模樣讓大胡子松了口之余心中也不由想到:那傳聞真不靠譜,雖說那王家四小姐也是難得的美人,但卻也是出了名的嬌蠻,與這人相比……

     差了可不止一星半點啊。大胡子呼了口氣,感想轉過來,卻看到一抹青色的身影匆匆的朝洛錦年離去的方向趕去,離去時,竟是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大胡子冷汗頓落,咳,大人物的侍從果然也非同一般的有傲氣啊……

     待原音氣喘吁吁的找到洛錦年的時候,洛錦年正倚著客棧的窗戶突自發呆,“少……少爺!”原音松了口氣,終于找到人了?!澳阌X得,一個承諾能維持七年么?”洛錦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從聽了對方要娶王家四小姐的消息之后心中的煩躁感就一直驅之不去,雖然知道這樣懷疑對方是十分不應該的,但心中……還是不舒服,莫名的,洛錦年突然的問了這么一個問題。

     原音才知道洛錦年的身份不久,剛知道時可是被狠狠地嚇了一跳,雖知道洛錦年的身份鐵定不凡,但卻沒想到竟是如此的顯赫,對于洛錦年和白御風的事原音知道的不多,也不過是知道在七年前洛錦年突然的離去閉關,而白御風也一改平日低調的作風,揮師北上,協助當今皇上北定外族,更是獲得了常勝將軍的名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許多人都忘記了洛錦年這個準王妃的存在,而名震一方的白御風也是一直沒有納妾娶妻。

     原音聽到這問題先是愣了愣,隨即卻是意外地沒有回答洛錦年的問題,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一般,獨自出神。洛錦年等了會兒,卻一直沒有等到原音的回復,不由皺眉看向呆呆站立著的原音,略微有些驚訝于原音臉上的落寂。這時,原音卻是緩緩地開了口:“曾經,有個人答應我三年后便來接我,我一直相信著,我等著他回來接我的那一刻,不過現在已經四年過去了,他依舊沒有出現,而我卻是連他的一絲音訊都得不到,不過,我還是相信他,我會一直等到有他消息的那一刻,呵呵……少爺一定會覺得這樣的我很傻罷……”

     原音自嘲的笑笑,那么久過去了,他也想放棄,但是心中的那抹執念卻是難以摒棄,于是,他執念的選擇了繼續等待,若是爹沒死的話,他怕是會在那個小院,繼續等下去,五年、十年、十五年、或許是一輩子。他不想放棄,心中有個聲音不停的告訴他,繼續相信吧,他一定會回來的,繼續等下去……

     “怎會傻呢,那個被你一直相信著的人……很幸福,你也很幸福,因為你遇到了一個能讓你相信一輩子的人……”他呢,就算是怎么勸告自己忘記過去,試著再次將信任交托給對方,但每當想要堅定心中的信任的時候,過去被唐靳所背叛的回憶卻一直纏繞在心頭,難以忘卻,洛錦年自嘲的笑笑,還以為自己看開了,可現在看來,之前的醒悟怕都是自欺欺人罷了……

     “若是真的不能相信,那就去找尋答案不就好了,在這里想東想西也徒勞?!痹舨幌朐诼邋\年的臉上看到落寂的表情,總覺得……自家少爺還是笑起來比較好。原音握了握拳,恩公救了自己,還對自己那么好,一定要讓恩公開心起來!

     “找尋……答案么?!甭邋\年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原本心中那抹躊躇似乎正在慢慢淡化,沉默了會兒,洛錦年輕輕一笑,是啊,他怎么一遇到對方的事情就變得那么懦弱了呢,是福是禍,只有親眼見到了,親手證實了才知道,原本之前聽著青姨說的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怕是就是形容現在自己的心態罷。起身整了整衣衫,洛錦年的嘴角重新掛起一抹從容的笑意,朝一直等不到洛錦年回應而顯得有些無措的原音說道:“謝謝你,收拾收拾東西……即時啟程罷?!?br />
     趕了兩日路,兩人漸漸的遠離了溫柔鄉江南一帶,來到了偏東部的一處小縣城,洛錦年這次換了斗篷將臉遮住,帶著自家清秀的小廝不緊不慢的走到了縣城城門的不遠處,“少爺,喝點水吧,已經到了西涼縣,距離下一站延錦縣還需要不少時間,今日就先在西涼歇息一晚吧?!甭邋\年點了點頭,雖說原音沒有卓越的武功,但好在有個聰明的頭腦和充足的知識,特別是對地理更是有著獨到的見解,這讓洛錦年這個路癡感到萬分的欣慰,終于不用走一個地兒就問一次路了……

     “此樹是我栽!此地是我開!若想從這去!留下過路財!”洛錦年剛喝了口水就被突然冒出來的一行劫匪的出場詞給驚得直接將未咽下的水給噴了出來,“咳咳……”嗆得洛錦年臉都紅了,原音直接無視正在進行打劫的劫匪七人組,擔憂的拍著洛錦年的背幫自家少爺順順氣。

     “劫匪?”洛錦年總算是順過了氣,抬眼看向兩腿直哆嗦的七人,那拿著刀的手還顫著呢,這天下哪來那么不專業的劫匪……劫匪七人一聽洛錦年明顯不信的語氣,頓覺自己被對方鄙視了,于是便硬撐著撐起膽子舉刀說道:“怎……怎么!廢話別多說!快把錢交……交出來!”洛錦年無語,直接轉身抬腳打算先走為妙,沒必要和這些笑話多浪費時間。

     劫匪七人覺得很挫敗,原本聽聞西涼城周邊能捕獵到遷移的紅狐,獵戶出身的七人便好賺上一筆,卻不想一個月過去了,卻是連紅狐的身影都沒看到一只,還為此耗光了最后的盤纏。沒銀子的眾人為了生計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出來打劫混口飯吃,正好看到途徑小林子的洛錦年和原音二人,兩人一看就知道身著不菲,再加上兩人看上去都十分纖瘦的模樣,便起了打劫之心,不過現在看來……似乎碰到了倆硬茬……

     “站??!快把錢交出來!”其中一人一咬牙,實在受不了肚子里的饑餓感,便一咬牙朝洛錦年沖了上去,卻不想面前突然閃過一抹紅影,一驚頓時收住了姿勢朝后退了好幾步。

     “吱吱——吱——”眾人,連帶聽到叫聲而回頭的洛錦年和原音看清楚了那抹紅影是什么東西后皆是一愣,洛錦年二人一愣是驚訝于在這小林子竟能見到如此珍貴的紅狐,而劫匪七人一愣更多的是欣喜,這等了一個多月了,還差點餓死在這小林子里都沒等到的紅狐竟是在那么意外的情況下出現了,一個個的立馬回神磨刀霍霍向紅狐飛撲而去。

     卻不想紅狐卻是高傲的甩了甩尾巴,輕而易舉的躲過七人飛撲而來的身影,老神自在的朝洛錦年走去,大尾巴在身后一晃一晃的,仿佛在嘲笑劫匪七人的不自量力。

     紅狐走至洛錦年腳下,抬頭與洛錦年的視線相對,緊接著做出了讓洛錦年也感到十分驚奇的舉動,傳說中十分不喜與人接觸的紅狐竟是主動的蹭了蹭洛錦年的一擺,還用爪子扒拉了一下洛錦年的白袍。

     洛錦年好奇的嘗試著伸了伸手,想摸摸紅狐,紅狐先是微微一縮,而后歪著頭看了看洛錦年再伸長脖子嗅了嗅洛錦年身上的味道,最后竟然主動的朝洛錦年的手靠去……

     北方軍營……

     “沒找到么?”聽到開門的聲音,白御風頭也不抬的問道,繼續埋首于一大堆書籍中。

     “那么珍貴的紅狐不見了你竟然一點兒也不著急?!”秋池不可置信的看向某冷淡的家伙。

     “如果不是你每晚都將火焰抓去當枕頭我想火焰也不會第二十八次離家出走的,你以為這是因為誰?”白御風放下筆,挑眉看向門口的男子……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