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六章 :十歲失身
    洛錦年已經完全被谷欠支配了意識,此刻只是單憑意識的貼近能讓自己感覺到舒服一切事物,當與白御風進行身體接觸的時候洛錦年潛意識的覺得好舒服……不由開始用最熱的、難以控制直起的某處親密的磨蹭起了白御風的某處,白御風頓時倒吸了一口氣,抱住了毫無自知引火燒身的洛錦年。

     “嘶——”再次壓制了兩次洛錦年不老實的舉動后,白御風皺眉的發現自己身體也漸漸變得不對勁了起來,體內的燥熱令白御風有一瞬間的失神,就在這時,洛錦年剛好將唇送了上來,兩人再次的滾到了一起……

     最后兩人親著親著,白御風的意識也跟著洛錦年的意識一起私奔到了千里之外,先是在院子里纏綿了一陣,后來又不知道怎么的就進了房,房門一關,里面河蟹的事情不言而喻,天雷勾地火,在藥物以及初嘗情事的雙重催化下,兩人一直做到了夜幕降臨才沉沉睡去。

     同一時間,在兩人干事的時候,京城外十多里處,殷王看了眼一臉淡然的跟在自己身后的蕭陌寒,有些無語,殷王再一次無奈的說道:“今天不喝酒也不拆招,你老跟著我干什么?!笔捘昂念┝搜垡笸?,聲調毫無起伏的說道:“再讓你迷幾次路,你們家蓮花恐怕直接就把京城給翻了,為了你那徒弟著想,我想我還是跟著你比較保險?!?br />
     一說到迷路這破事殷王就會難得的炸毛,而在蕭陌寒的眼里,殷王這般模樣就像是被惹毛了的貓咪一樣,雖然利爪有些尖銳,但更多地還是‘可愛’啊……蕭陌寒對于殷王的這種反應早已習以為常,而且很多時候惹到殷王炸毛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澳銥槲彝降苤胧裁?,他的事自然有他師父我操心,你這無關人等瞎摻和什么!”白了眼蕭陌寒,殷王下定決心忽視身后某人的存在,運起如落葉般輕盈的輕功消失在了原地,朝遠處的一處山谷疾馳而去。

     殷王這次單獨離開京城是因為突然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事態的重要性令殷王沒有多余的時間先去告訴自家徒弟就獨自一人從京城里跑了出來,而這段時間一直跟在殷王身邊,就算不是貼身跟著也會在遠處看著的蕭陌寒自然是隨即跟上,看的身后的倆護法一臉的悲戚,他們家閣主這算是徹底的栽了呀,要抱小閣主的愿望徹底破碎落了一地……已經快到三十歲的未婚人士表示很難過……

     蕭陌寒輕輕笑笑,繼續‘不要臉’的跟著殷王,兩人快速的閃進了一處山谷,殷王揮了揮衣袖,幾個轉身,破解了布置在某處的幾個大陣,毫無壓力的走進了山谷處的某間小木屋里,心中還想著這下那人應該跟不上自己了吧……剛想完,殷王就看到蕭陌寒帶著淺淺的笑意穿過了法陣?!啊焙冒?,他認輸還不成么……

     兩人一前一后的進了去,剩下倆護法在陣前一臉蕭瑟,任命的干等著吹冷風。蕭陌寒環顧著周圍的裝橫,暗道這應該是殷王的某處度假小屋,畢竟剛才進來時他看所看到的景色,都別有一番寧靜風味,倒是和殷王的口味十分相符?!霸谶@……誒不對,應該是在這……嗯……哦對了,應該在這里……”

     欣賞完,蕭陌寒晃悠悠的朝被屏風擋著的書架走去,剛好看到殷王正踩著三張疊上去的凳子滿頭大汗的翻著什么東西,看的蕭陌寒心驚膽戰的,雖然這高度對于身負絕世武功的殷王來說不算什么,但這看著還是莫名的有些揪心啊……

     “就是這個!”蕭陌寒剛想說什么,但殷王的聲音卻是突然地一拔高,蕭陌寒原本即將說出口的話語頓時噎在了喉嚨……殷王這時卻沒時間去理會蕭陌寒的事兒,皺著眉拿著剛找到的書坐到了一旁,開始埋首翻閱一本名為《西域禁藥錄》的書,蕭陌寒思緒一轉,大概也猜到了應該是殷王想到了什么重要的,有機會影響到洛錦年的事才那么急躁,沒有絲毫平時對什么也不在的瀟灑模樣。

     蕭陌寒先是離開了會兒,為殷王泡了杯茶放置其手邊,才再走至殷王身旁的座椅輕聲坐下,手里拿著一本不知什么時候拿在手里的《西域邪術卷集》看了起來,默不作聲的幫殷王查找起了有關的線索,近些日子發生的事情蕭陌寒自然不會不知道,應該說,除了當事人以及正在查案的幾人之外,就屬他知道的最多了,沒辦法,身為小道消息+大消息的集聚地地主,蕭閣主表示毫無壓力。

     “艿孜草配以天紋花,再加上親人之血服用,就能產生劇毒,令體內的脈象發生變化,男子也可如女子般孕育后代,但生下孩子后,懷孕的男子需要以金湯灌養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痊愈,若是沒養足這些時日就行房事或是情緒產生太大波動的話就會引至脈象逆流,即刻斃命……艿孜草……”殷王皺眉,總覺得這三個字似乎有些熟悉……

     “皇宴上,高麗使者的貢品?!甭牭靡笸醯哪剜?,蕭陌寒的記性明顯比殷王好些,便率先一步說道,免得身邊的人又因為想不起來而變得暴躁,雖然炸毛也是一種情趣,但炸毛多了可是會傷身的……殷王恍然,心下一沉,心中暗道不好!

     早些時候殷王曾聽聞高麗國皇室幾年前委任了一名新的國師,在高麗皇室里打醬油的紅蓮曾在信中說道高麗皇室似乎在密謀些什么事情,她隱約聽到過艿孜草、皇室血統、千面鏡、紫眸修羅問世錦繡江山即將滅亡等字眼,現在一想,殷王便不由拍腿大悟,如果是這般的話,那著一切都能聯系起來了,雖然……還有些疑點……

     “快,快回去!”想到今早偶然撞見一婢女將將軍夫人的手指不小心劃破,似乎還隱約見到一個小瓶子……殷王立馬轉身而去,一閃神就沒影了,蕭陌寒立馬放下手中的書籍追了上去,隱隱的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殷王一路急速奔走著,心中希望對方的計劃還沒實施,最好傳聞也是假的……

     但有時候,事情總是不如人愿,就在殷王、蕭陌寒以及兩名護法出了山谷,到達京城外十里內的一處森林中的時候,就被數量龐大的暗殺隊伍給截住了道路,殷王看著面前一大堆的黑色身影,頓覺這戰之后自己恐怕緊接著剛患上不久的密集恐懼癥候又要患上黑色抗拒癥了,一看到黑色就有種想吐的感覺也不一定?!澳阕笪矣?,躲不了只能速戰速決了,前方后方交給童虎、童茂,這些人數量有些龐大,得速決?!笔捘昂匆娨笸踝兓媚獪y的臉色,還以為是在擔憂對方人數眾多,就像以往一般快速的安排好了對戰陣營,也將自身的狀態調整至戰斗預備前一般。

     對方前后的人數較少,交給童虎、童茂二護法正好,而兩個武功最好的則負責將周邊的主力戰斗力給解決掉,雙方僵持了一會兒就直接開打了起來,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四人對于黑衣人的武功都面露驚色,這一個個的武功竟然都十分不錯,交起手來還真沒法走神或是如預想般輕松對付,于是,就算是蕭陌寒和殷王以及兩護法在,收拾眼前這堆人還是用了不少時間的。

     解決完最后一人,饒是殷王和蕭陌寒這種頂級高手也浮現了一抹疲意,兩人相視苦笑,一齊望向了天空,竟然已經過去了大半天,兩人怎么也沒想到對方竟然還帶著各種暗器以及攻擊性的藥物,為了應付這些兩人都深感疲倦,雖然最后四人都沒受任何一點傷的完美戰捷,但最終對方的目的……還是達成了。

     “錦兒!——”次日一早,匆忙趕回的殷王一回到王府就四處搜尋起了洛錦年的身影,好在有蕭陌寒在,否則殷王這一急差點就想直接站在正門口的屋檐處,用十成的功力來一發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尋人啟事。最終兩人尋著最后一抹線索摸索到了‘激戰’后的院子,看著散落一地的衣物以及緊閉的房門,殷王的臉都青了,臉色陰晴不定的一腳踹開了緊閉的房門,卻看到了面前這令人十分無語的一幕……

     藥效得到舒緩后的洛錦年再第二天一早蘇醒時的表情是紅的、青的、還有……白的。紅是因為回憶起昨日自己干的那些奔放的事情,青是因為被自己那彪悍的行為和十歲就*的悲催事實而感到……這是種難言的情感??!至于白么,則是因為身后使用過度的某處所傳來的脹痛感以及腰部所傳來的酸疼感,洛錦年想要試著撐起身體,卻感覺手臂一軟,竟是直接跌進了白御風的懷里……

     “……”

     “……”白御風很無辜,剛起來就收到白眼一枚,這是發生什么……意識猛然清醒的白御風也跟隨著洛錦年的反應,一齊睜大眼睛,互相用‘饒有深意’的眼神看著對方,久久不語……

     剛好這時殷王等人毫不客氣的踹門而入,殷王一看到兩人如此‘春色’的場景,心中就知道發生什么事了,立即黑著臉看向半裸著上身的白御風……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