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四章 :失策被擄二更
    不一會兒,兩人就如同多年未見的好友般傾談了起來,這些年洛錦年雖主要還是專注于武藝,但對于醫術的鉆研雖進程不如武藝那般迅速,但也算是進步不小,當聊至最近洛錦年一直配不出解藥的‘半仙散’的時候,沈莫問頓時也來了興趣,‘半仙散’一如其名,服用了之后會有飄飄欲仙的感覺,讓人仿若置身于人間仙境,一但沾上就難以戒除,服用兩個月以上會產生體虛、脈浮等的體質衰弱癥狀,四天以上的長時間服用者更是能讓其精神錯亂,產生莫須有的幻覺。

     “要說這追尾草的藥效應當能讓人清醒不少才對,但當初給人服用的時候卻是加重了病情,現在只得將人囚禁住,不讓其服用半仙散才控制住了病情,莫問,你可知這是為何?”兩人已經開始直接稱呼起了對方的名諱,可知兩人是有多么的性情相投了。

     “應當是分量的問題或是追尾草應該配合其他藥材一齊使用才會有效果?”沈莫問沉思了會兒,說道,莫雨在一旁怔愣,他似乎很久沒有看到沈莫問如此投入的表情了,一直沒心沒肺的,卻意外的堅持,堅持的讓人心疼。

     莫雨突然想起了五年前沈莫問怒氣沖沖的阻止自己赴相親之約的時候,相親雖是個烏龍,但卻讓沈莫問勇于面對了自己的感情,對從小一起長大的莫雨告了白,莫雨還十分清晰的記得,那日沈莫問對自己說了句:“你愿意與我舞一世的劍、閱一世的卷么?”但那時莫雨卻是十分沒出息的逃避了,隨后沈莫問卻是并沒放棄,仿佛是在宣告自己的決心一般,于是兩人開始了長達一個月的你找我躲的戲碼,到最后沈莫問終于找到了莫雨,有些慘然的說道:“三年,若是你依舊不愿與我一起,那我便放手?!蹦曛坏猛?。

     隨后的日子不得不說是愜意的,是令人沉溺的,但莫雨卻一直跨不過去心中那道坎,沈莫問是江湖上延續百年長盛不衰的白道第一大門派——忘憂谷少谷主,而自己……卻只是一個孤兒,又怎能自私的與之在一起,沈莫問,值得更好的。閉上眼,莫雨感覺眼角莫名的有些濕潤,他愛他,所以他不能答應他,不該誤了他。原音有些不解的望了望身邊之人,莫名于其突然低落的情緒。

     再聊了會兒,直到原音忍不住提醒二人再不吃菜就涼了后兩人才相約之后再繼續探討,靜靜的享用起了眼前的餐點,原音發現自家恩公心情難得的好,連飯都難得的多吃了半碗。

     “莫問,今晚打算到街上探探這血魔的真實,你是否愿意與我一同前往,畢竟人多多個照應,若是留在客棧,怕是一晚上也有的忙的?!闭f完洛錦年裝作不經意的看了看隔壁的幾桌以及正在算賬的掌柜的,沈莫問頓時了然,笑笑道:“正好,我也對著血妖萬分的感興趣,我倒是要見識見識這傳聞中的妖精是否真的會吃人,又是否如此無敵?!眱扇司拖袷遣恢旄叩睾竦耐獾厝艘话?,盡顯狂傲。

     吃完飯,四人就裝作一臉自信的模樣出了門,待四人走出門后,原本算著帳的掌柜的卻是陰森著臉陰笑著呢喃:“不知所謂,不過這次為主上撈來了那么四個極品,怕是又能富貴不少了……呵呵?!遍T外,豎著耳朵聽著里邊兒動靜的四人頓感后背一陣陰寒,這種被當做獵物看待的感覺真不好啊……

     沈莫問隨著洛錦年一路走著心中卻是在暗暗思索著洛錦年的用意。終究,在走至街口拐角處時,沈莫問佩服一笑,暗嘆:好一招引蛇出洞!裝作不經意的碰了碰洛錦年的手,引來洛錦年的視線后沈莫問眨了眨眼睛,眼中包含的明了之意讓洛錦年微微松了口氣,他果然沒看過錯人,和聰明人一起就是省心省力啊……

     此時街道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月亮高照,讓人心感不詳的夜晚悄然降臨,屬于黑暗的氣息彌漫在接到各處,再加上因為血妖而顯得萬分空曠的街道,讓氣氛更顯森冷,不時一陣陰風吹過,讓沈莫問莫名的顫了顫,忽然,陰風所帶來的森冷感消失了,沈莫問抬頭望向身邊,莫雨撇過臉看向遠方,身體卻自覺地幫沈莫問擋住冷風。

     “那邊有光亮!”原音指著遠處在黑暗中萬分明顯的一抹光亮提醒眾人道,那是一處街尾往里的地方,明黃色的光亮讓四人面面相覷,心中有些疑惑這大晚上的誰會來這陰森森的接到晃悠,特別還是那街道所在的小巷內,眾人不禁提高了警惕,步伐也慢了下來。

     “呼哧……呼哧……”四人越走近這股未知的喘息聲便越清晰,漸漸地,眾人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嘎吱——嘎吱——”突然,寂靜的街道上響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這讓正在緩緩接近巷口的洛錦年一行人猛然停頓了步伐,皆是一齊皺眉,沈莫問用極低的聲音說道:“這不會是異域品種的怪物發出的聲音吧?有種不好的預感……”剛說完巷口卻是突然傳出另一陣尖叫,四人立馬運起輕功朝聲源處奔去,充滿驚恐的屬于人的叫聲讓洛錦年緊緊的皺起了雙眉,再無之前的輕松愜意。

     當四人奔至巷口的時候猛然被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盯得心中發寒,漸漸地也是升起了一股驚懼感,火把的光亮驅逐了一部分的黑暗,但當四人看清楚眼前之景時卻是統一的在心中想到:這還不如不要光呢……眼前一只長滿毛發的異物睜大著血紅的雙眼,口中咀嚼著的……竟然是一名活人……殘肢斷臂散落在異物的四周,滿地的鮮血、濃烈而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讓洛錦年這有著潔癖的人再也受不住的捂住了嘴巴。

     “嗷嗚!——”震撼般的嘶吼響徹在街道的每處,四人被驚得一時間竟是忘了逃跑,待反應過來時異物已然咀嚼完了嘴里的尸骨,長著一張血盆大口,呼出一大口惡臭揮著有著柱梁般粗壯的臂膀朝四人突然沖了過來,洛錦年連忙抱起原音便飛身上了屋頂,險險的避過異物的手臂,沈莫問的輕功雖好,卻稍次洛錦年些許,雖是險險的避過了異物的襲擊,但手上卻也被刮傷了好大一條傷口,血腥味再次在空氣中彌漫。

     這時異物卻是如同人一般,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巴,血紅色的眼睛還滴溜溜的轉了一圈,看向沈莫問的眼神中滿是看待獵物般的*,不等沈莫問緩神便再次揮舞著雙臂沖了上來,沈莫問暗道不好,連忙再次朝一旁躲去,卻不想異物的動作竟是比之更加迅速,眼看腿部就要被擊中了,卻不想一旁申來一雙手,將自己帶了去。莫雨一見沈莫問受傷了,臉色也是刷的白了下來,也不顧自己的安危,徑自沖上前去幫因受傷動作略顯遲緩的沈莫問,才讓沈莫問堪堪的避了過去。

     異物見兩擊不成,便如同發怒般的捶了捶地,洛錦年連忙一躍而下至沈莫問的身邊揮劍幫忙擋住了異物如同鋼針一般的皮毛,原音被一人留在高處也不敢吱聲,生怕將那怪物的注意力引至自己身上招來殺生之禍?!翱熳?!”沈莫問點頭,咬牙運起輕功與洛錦年和莫雨一起躍上了原音所在的位置,再帶著原音快速的跳至個更高的位置,并找了個位置隱藏住四人的所在。在四人剛離開原音原本所在的地方時,那處正好被異物給砸出了一大個窟窿,洛錦年四人都流出了冷汗,好在這片地區都是飾品店鋪,沒有人居住。

     沈莫問的流著血的衣袖被洛錦年果斷的一把撕下在撕下自己身上衣袍的一角幫沈莫問匆匆的包扎了下,再快速的滴上幾滴帶著水果味的粘稠狀液體,才松了口氣,將撕扯下來的帶血衣物猛地扔出數米之外,結果卻看到了十分令人膽寒的一幕,衣物還在空中,那異物卻是一躍而起,在空中一口將衣物吞進了肚子,還嚼了嚼,當發現沒有活人跡象的時候還惱怒的四周怒砸著。

     突然,衣物停止了惱怒的舉動,突然轉身,朝四人所在的地方看了過來,四人頓時感覺心中一片冰涼,這逃至其他地方,若是剛好運氣不好到了個人多的地方,那可就糟了,一時間不認識路的四人直的屏住氣息,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往上!”洛錦年看了看周圍,只有往上比較靠譜了,不遠處便有著零零散散的幾間民居,四人只得再次朝上躍去,卻不想剛到了上一層,洛錦年猛然發現竟有人隱藏于黑暗中。

     “唔——”當四人感覺到身后有人的時候已經晚了,當洛錦年倒下的時候暗嘆失策……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