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 :撞破陰謀
    剛盛開的梅花傲立在枝頭,偶爾的幾陣微風捎帶著隱隱的梅花香拂過空蕩的走廊,洛錦年手中捧著剛做好的熱湯,步履急促的朝位于不遠處的雪院走去,看著手中還冒著熱氣的容器,洛錦年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淺淺卻溫暖的笑意,今天難得提前便將手中的事物做完,就想著親手做碗湯給與自己相戀三年的戀人——唐靳。

     算了算時辰,這時靳應該在自己房中看書才是,想著等等便能看到愛人吃驚且幸福的笑意,洛錦年的腳步不由更加的急促,不一會兒便走到了不遠處的雪院門口。

     “嗯……啊……靳哥,快點……”一陣曖昧的喘息聲從室內傳出,讓洛錦年猛地一下停住了腳步,“快點……如果被那人撞見……撞見就不好了……??!——”一聽便知房內現正發生何事,此時,這包含j□j的聲音卻像是硬刺一般扎入洛錦年的心臟。

     “呼呼,青兒你的身子真是美味極了,別擔心,那人沒那么早回來,這些日子可憋死我了,那人比之你可是乏味極了,怎及青兒你的曼妙滋味?”熟悉的兩個聲音清晰的傳入洛錦年的耳內,洛錦年難以置信的呆愣在原地,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言語才是。

     房內的喘息聲漸停,唐靳的聲音再次響起,“青兒,再等多幾日,洛家家主的地位必定會是你的囊中之物,只要洛錦年再服下兩劑閻羅,七日之內,必死無疑!這三年的憋屈日子我可是不想再過了,每次抱那人都感覺萬分的惡心,哎,青兒,很快我們便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毙赜谐芍竦穆曇暨€帶著幾絲對自己的厭惡,此時洛錦年卻是已然覺得心中冰冷萬分,沒想到偶然的一次早歸,竟是會知道此等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屏息凝神,洛錦年忍著心中翻騰的苦澀感,呆立在門外靜靜的繼續聽著房內二人接下來的言語。

     “靳哥,切勿過于因心急而露出破綻,否則被那人發覺了,我們這三年的努力可就白費了,這次絕對要讓洛錦年死透,從此這個世界上就不會再有洛錦年這個人了,以后世人只會記得我洛玉青的名字!”j□j后的聲音透露出絲j□j惑感,說出的話卻透露出一股子陰狠。

     門外的洛錦年聽到此言臉上滿是驚訝與痛心,他們倆兄弟是江南第一大家族洛家唯二的嫡系子弟,從小便為了繼承權而斗得你死我活,直到四年前繼承人的人選已定,自家弟弟才消停了不少,近三年更是對自己格外的親近,原本以為自家弟弟想通了,卻沒想到竟是費盡心思策劃了如此一出好戲,好讓自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青兒放心,這家主之位的最終歸屬已然成定局,我們只需旁觀好戲便可?!碧平穆曇粼贌o往日的溫柔,說出的話更是讓洛錦年全身一震,一不小心,手中的托盤便摔落在地,發出“嘭——”的聲響,在這片寂靜的雪院卻是顯得如此的刺耳。

     “誰?!”這一聲動靜毫不意外的驚動了房內的兩人,房門被快速的推開,當唐靳看到呆立在只距離房門幾步遠的洛錦年的時候,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驚慌以及無措,但這抹情緒只是一閃即逝,或許,連唐靳本人都沒有發覺這抹情緒的閃逝。兩人就這么相對著,雙方皆是沒有言語。

     “靳哥?怎么了?是誰在外面?”洛玉青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僵立局面,唐靳知道剛才兩人所說的話洛錦年應當都聽到了,心中一橫,卸下了平時偽裝的那溫文爾雅的樣子,恢復了自己本來的面目說道:“青兒,呆在里面就好……原本念著這幾年的情分打算讓你多活幾天,不過既然你特地來找死,我也只能成全你了?!?br />
     不知為何,此時的洛錦年對于死亡并沒有多大的恐懼,經歷過最初的不可置信、傷痛以及絕望后,眼中已然只剩下一片死寂,看向唐靳的目光中已經沒有以往的慢慢愛意,“想要我的命很簡單,不過請回答我一個問題?!焙翢o波瀾的聲音讓唐靳不由一愣,隨即斂下心神,“什么問題?”洛錦年直直的看向唐靳的眼睛,“你喜歡過我么?哪怕只是一點……”

     點字剛說完,洛錦年便猛然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瞪大著眼睛朝自己心臟處看去,一雙纖細白皙的手緊握著利刃,而那把利刃此刻此時已然插入了自己的要害,“玉……青?!?br />
     洛錦年清晰的看到了自家弟弟眼中對自己的恨意、以及因殺了自己而產生的快意,“就因你是長子,便奪去了本該屬于我的一切!何其不公!何其不公!只有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我才能名正言順的奪取你的一切……”接下來的話語洛錦年已經聽不清了,這時,眼眶里濕潤的觸感卻是比利刃刺入心臟的疼痛更為清晰。

     面對死亡,好無抵抗之意的洛錦年任由黑暗吞噬自己殘存的意識。在意識消失前洛錦年的腦中只回蕩著兩個字,可悲……

     是啊,他這一生確實用這兩個字便能概括,他恨,他恨付出的真心竟然只得到如此結果,他更恨,老天爺不僅奪去了他的愛情,還奪去了他的親情,自己這條命竟然不是喪失于他人之手,而是喪失于最親的親人——自家弟弟的手上,何其諷刺……洛錦年的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任憑意識漸漸墜入無盡的黑暗中……

     洛錦年只感覺到自己在無盡的黑暗中浮浮沉沉了許久,突然間卻感覺到一陣劇痛,再次睜眼時,引入眼簾的是一片雪白,如臨仙境一般的景色讓洛錦年的神色不由恍惚了起來,‘難道自己這是到了天界?’心中剛冒出這疑問,不遠處的房門便被打了開來,一抹黑色的身影無聲的閃了進來。

     洛錦年呆愣著看向來人,心中莫名的蹦出了六個字:好霸氣……好帥氣……

     英俊的臉上看不出絲毫歲月的洗禮,整個人就如同二十多歲的青年一般,但再多看一會兒,卻又能體會出其身上不凡的滄桑氣質。

     黑白相交所形成的強烈對比讓洛錦年一時間分不清自己現在到底是身處地獄呢還是身處天界。來人一見洛錦年醒了,原本看不出息怒的臉上頓時柔化了不少,“錦兒,醒了就好啊,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哪兒不舒服就跟師傅說?!遍L輩般關懷的言語傳入如今心中早已千瘡百孔的洛錦年的耳里,顯得卻是那么的珍貴,在感動之余又不由想到,眼前這男子是誰?什么師父?自己與之并不認識才對?!澳恪闶??”纖細的聲音從洛錦年的口中說出,說出后不僅是黑衣男子愣了愣,就連洛錦年本人也是吃了好大一驚,這么稚嫩的聲音怎么會從他嘴里發出?!

     “怎么了錦兒?你……忘記為師了?”說完還皺起了健挺的雙眉,眼中滿是擔憂,但黑衣男子卻不知他這短短一句話卻是在洛錦年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不對,他什么時候有了師父?試著握了握雙手,清晰的觸感從指間傳達進神經,洛錦年突然有了一個十分之驚悚的猜測,這一切的感覺都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實,難道他這是如同說書先生口中所說的那般,重生了?洛錦年收了收心思,不管真相如何,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將一切給隱瞞下來,找眼前這狀況推斷,自己應該是重生到了別人的身體里,而且這師父似乎還很厲害的樣子……不管如何,先把這第一關過去了再說,若是被認成是冒充徒弟別有所圖的不良分子那自己的性命可就懸了……

     “我……我什么也不記得了?!闭砹艘幌旅娌康谋砬?,一臉茫然的樣子讓一只擔心愛徒安慰的黑衣男子心都揪了起來,聽到自家徒弟無助的回復,黑衣男子心疼的輕輕拉了拉洛錦年身上所蓋的被子。

     “想不起來就算了,別辛苦自己,能醒來就好,快閉上眼睛再休息休息吧,等吃藥了為師再叫你起來。你只需要記住我是你的師父,殷王就行?!甭邋\年乖乖的閉上了雙眼,不一會兒便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在睡著之前依稀聽到了一聲淺淺的嘆息,那突然多出來的師父似乎小聲了嘀咕了一句:“命災啊……”

     又一次睜開眼睛外邊兒的天色已然昏暗,洛錦年動了動酸疼的身體,動作大點兒便能清晰的感受到一陣刺痛,這下洛錦年才不得不接受自己似乎已經重生了的這個事實,靜靜的呆坐在床上約莫一刻鐘了之后房門才又一次的被推開,洛錦年以為是殷王,想著對方怎么說也是這尊身體的師父,便想起身給殷王行個禮,但來人并不是殷王,而是一名看起來機靈可愛的小丫鬟。

     小丫鬟見洛錦年醒了,似乎精神還不錯的樣子,眼中便露出了一抹純粹的欣喜之意,“少爺,你醒了?!焙唵蔚奈鍌€字,卻透露出明顯的關懷之一,洛錦年想著自己干脆就這樣裝失憶裝到底算了,現下也只有這方法是比較靠譜的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