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 :下山赴京
    三四日之后,洛錦年便開始收拾行李準備下山,云意一聽自家少爺都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卻還沒有叫上自己,心下那個急啊,一收到消息就火急火燎的提著裙子跑進了洛錦年的院子,剛好撞上洛錦年從屋子里出來,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背后,洛錦年雖然只有十歲卻已顯露出俊美的相貌,因為前世現世都不缺錢而養成的優雅氣質,更是讓人看了第一眼便不由眼前一亮。不過心中著急的云意可沒這閑工夫欣賞自家少爺的風姿,一見到自家少爺便抽抽嗒嗒的用哀怨的眼神直直盯著。

     洛錦年這才剛收拾好了一些隨身的物什,便被告知殷王在書閣等他,這才剛出門就被一哀怨的眼神頂的后背發毛,“云意?怎么了?”云意吸了吸鼻子,念及洛錦年依舊是主,便小聲的抱怨道:“少爺都不打算帶云意回主家……”洛錦年這才明了,好笑的搖了搖頭,像殷王拍自己頭一般的拍了拍云意的腦袋,“明天才走,本打算找完師父再去通知你的,沒想到你那兒的消息還挺

     靈通?!?br />
     云意被洛錦年親近的動作弄的心神一亂,還沒細想注意力便被洛錦年所說的話給拉走了,一聽洛錦年早就打算帶上自己,云意的心情立馬陰轉晴,笑瞇瞇的像個小丫頭般的蹦了蹦,欣喜的說道:“那公子快去找門主吧,云意這就去收拾包袱!”

     洛錦年淺笑著點了點頭,云意立馬一蹦一跳的快速離開了,洛錦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丫頭平時看起來挺靠譜,但這有時候還真有些脫線……

     當洛錦年不緊不慢的走至書閣門口的時候卻被里邊兒的‘盛況’給嚇了一跳,嘴角抽了抽,“紅姨……吳叔,你們怎么都來了?”看著眼前一個不差的寒冰門三十六魔頭,洛錦年第一眼看到的時候著實被嚇了一大跳。

     雖說大家都住在寒冰門,但這寒冰門的面積可是大得不得了,因此沒什么特別重大的事兒,眾人可是難以集齊的,難道出了什么大事?因此三姑六婆八叔這下都聚集過來了?

     “別想太多,這群人剛聽到你要下山的消息就立即趕來了,說是要舍不得你,卻又留不住你,所以怎么也得來送些下山需要的東西給你,我也阻止不了?!?br />
     不知何時,殷王已經站在洛錦年的身后,也是一天無奈的看著這三十六個老頑童們?!伴T主,你這么說可就不對了,錦兒怎么說也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吧,我們早就把錦兒當自己孩子了,這孩子要出去闖一闖了,我們這些身為長輩的怎么能無動于衷,怎么也得送點禮物來吧?!?br />
     全身都被紅紗包裹著的美貌女子邊說著邊朝洛錦年這邊飛奔而來,語音剛落,眾人只看到一個紅色的身影從眼前略過,再一回神紅衣女子已然抱著洛錦年一個勁的蹭蹭,邊蹭還邊說:“哎呀呀!錦兒真是越長越俊了呀,怎么還這么瘦!要多吃點兒呀!”捏了捏洛錦年的臉,紅衣女子擔憂的說道。

     “咳咳,紅姨,注意一下……下邊兒……”洛錦年眼神不自在的飄向遠方,在場的眾男子也是尷尬的咳了咳,表示雖然看了很多次,但依然也會很不好意思的好么!如往常一樣,被叫做紅姨的女子依舊是先尖叫了一聲后轉身一頭撞入書閣內,好在眾人早已習以為常,被這一鬧,眾人原本還有些傷感的情緒倒是緩解了不少。

     “你們先別鬧,等我先把這東西交給錦兒后,你們再鬧?!币笸鯎]了揮衣袖,一股強勁的內力頓時宣泄而出,眾魔頓時老實了,眼巴巴的看著殷王‘獨占’洛錦年……“錦兒,打開盒子看看,喜歡的話就滴一滴血上去,讓這塵封已久的刀也認認主?!币笸蹼S手就甩給洛錦年一個盒子,洛錦年連忙接住,聽著殷王這么一說,便好奇的打開盒子,一把通透玉質的玉刀靜靜的躺在盒子里。

     洛錦年一看這第一眼就喜歡上了,小心翼翼的將玉刀拿了起來,頓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安靜的玉刀一到洛錦年的手里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發出了微微的亮光,“誒……我似乎看到這刀發光了??!”暗器王摸著下巴詫異的說道,隨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張大了口不可置信的看著洛錦年手中的玉刀,“哎呀!這還真像是百年前被毒王封起來的那把妖刀??!”

     “其實,這就是那把妖刀,現在找到適合的人了,自然也該從那發霉的兵器庫里出來透透氣了?!币笸踅z毫不在意的說道,“錦兒啊,喜歡的話就照著師父的話做,以后這就是你的武器了?!薄爸x謝師父!”洛錦年對著殷王深深一鞠躬,這玉刀一看就知道來歷非同小可,殷王肯把這刀給自己,那又無疑不是一種信任自己的表示。

     滴了血,認了主,冰玉刀也老實了,乖乖的任由冰蠶絲將自己包裹住。洛錦年得了把寶劍,心情自然好了不少,難得笑瞇瞇的樣子可是看呆了一眾魔頭們,跟洛錦年關系親近點兒的莫青煙更是步了紅娘的后塵朝洛錦年飛撲而去,嘴里還叫著:“好可愛啊好可愛!”

     洛錦年:“……”表示十分郁悶,這一個個的為什么就那么喜歡往自己身上撲倒呢……為了不把自己剛換的衣服弄皺,洛錦年果斷的一閃身躲到了殷王的身后,莫青煙一看自己竟是快要撞上殷王了,生生的在空中轉了個彎,落在了一旁的屋檐上,苦著個臉,心中暗嘆,好險喲……

     眾人就這么鬧了整整一個下午,知道月亮當頭才相繼離去,洛錦年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面前這一堆堆的禮物不知如何是好,這都快走了還給自己弄出那么多東西,又要花不少時間收拾了啊……洛錦年白袖一揮,屋檐上立即冒出兩個同樣身著白色衣服的人來,“幫我把這對東西搬回院子?!?br />
     “是?!卑滓氯藨艘宦曋缶烷_始了搬東西大業,要說這兩個白衣人還是殷王在洛錦年十歲生辰的時候送的,絕對的忠誠加上絕頂的武藝,在日后的日子倒是為洛錦年省下了不少的事兒。晚上挑了點兒實用的東西塞進包袱里,其他的都收進了儲物箱內。直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洛錦年才緩緩睡下。

     第二天一早,洛錦年就帶著包袱朝寒冰宮的正門口走去,那是下山和上山的唯一道路,若是不知道路的人,上了寒滄山絕對會因為一片白雪而迷失道路。洛錦年剛到達門口就看到左邊有一熟悉的身影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對不起少爺,我去廚房拿了點兒吃食所以晚了……”小丫頭邊喘氣邊說道,洛錦年也沒責怪的意思,點了點頭,有些心不在焉的朝正方向看了看,依舊沒看到熟悉的身影,洛錦年不由有些失落,但也知道自家師父是不想自己舍不得才沒出現。

     忽然,洛錦年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從屋檐上傳來,殷王正站在屋頂靜靜的看著洛錦年,見洛錦年發現了自己,也不別扭,表情如常的朝洛錦年揮了揮手,雖然一切看起來都如舊,但洛錦年還是能夠感受到此時殷王的周身彌漫著一股寂寞的氣息。

     嘆了口氣,洛錦年沒有揉了把自己還挺粉嫩的臉頰,果斷的扭頭邁上了下山的道路,在山底下已經安排好了馬車等候,兩人只需帶上自己的行禮上路便可。殷王看著洛錦年離去的方向,久久沒有動彈,突然捂住了心口,想要止住心中那抹莫名的失落感,搖了搖頭,殷王強迫自己忽視心中那抹說不清的感覺,再過了約莫一刻鐘,才轉身回了房。

     再說洛錦年二人下了山之后就看到了不遠處停著的馬車,車夫和隨行的人一看到洛錦年立馬恭敬的行了個禮,“少門主?!甭邋\年點了點頭,心中有些別扭,怎么感覺這稱呼有些不太對勁呢……從寒滄山到京城的路程倒也不算長,途中休息了兩晚之后再快速的趕路,在第三天一早便到了京城??粗鵁狒[不已的街道,來來往往身著華服的商賈,在看看充滿著生氣與朝氣的各色建筑,洛錦年輕輕的撫了把手邊的冰玉刀,放下馬車的簾子,開口對外說道:“把車停下吧,我想走走?!?br />
     馬車在街道上行駛已經挺惹眼球的了,何況因為洛錦年喜白,寒冰宮的眾人還特地為他弄了輛布滿昂貴白色錦布和金色圖騰的馬車,洛錦年還想好好的欣賞一下這多年后的京都呢,前世他倒是來過京都做生意,但當時正值先皇病危之際,朝中斗爭紛紛,自己為了躲避這灘泥水就重回了家鄉。

     隨從應了聲,為洛錦年掀開了布簾,洛錦年順勢運氣了輕功一個飛身便到了車外,不得不說,這習慣還是因為殷王時不時的緊急召喚而養出來的毛病。洛錦年的這一現身周圍幾里之內的眾人都失聲了片刻,隨即便對著洛錦年指指點點了起來。

     “哎呀,這誰家的小少爺,長得真俊??!”“這小孩武功不錯啊,剛才那身輕功必定有名師指導吧!”“這行頭可不便宜,哎呀,那不是上好的云錦布做的衣服么!聽說只有天下第一布坊有的賣啊,一匹的價格可不菲啊……”七嘴八舌,說什么的都有,洛錦年無奈的嘆了口氣,再次摸了把自己粉嫩粉嫩的臉蛋兒,腦中莫名的出現了‘傾國傾城’四個字,抖了抖,洛錦年被自己惡心到了……

     這時云意也從馬車里跳了出來,洛錦年覺得有些口渴,便徑自朝街道對面的一家看起來挺高檔的茶樓走去。突然不遠處出現一陣慌亂,兩個紈绔公子騎著兩匹馬在街道上橫沖直撞的,竟是徑直朝洛錦年的方向橫沖而來,眾人剛想閉上眼睛以免看到這翩翩的白衣少年變成‘悲慘’少年,結果就突然發現眼前一抹青黑色的身影略過……

     洛錦年這才剛想運功離開,這才剛運起結果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人抱了起來,洛錦年反射性的伸手一劈,青黑色的人影明顯一愣,隨即快速的朝一旁一躲,洛錦年順勢朝后一個轉身,‘一不小心’殃及了剛騎著馬飛奔而來的兩個紈绔,兩匹馬被洛錦年這么一踹,立馬摔倒在了一旁,兩個紈绔也不負眾望的在空中劃出了一條拋物線……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