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章 :此乃禁毒
    “這是一種慢性毒,名為紅鶴,中毒之人會逐漸感覺到體虛,連著服用一年便會如心臟猝死般的死去,與尋常意外死亡無異。照太妃身子的狀況來看,應該是半年前就被人下了藥,但好在對方下的量不多,服下解藥后悉心調養三個月便能痊愈,只是冬天身子還是會有些虛,畢竟此毒已服用了半年?!甭邋\年收回手,擔憂的看向白御風,對方不可能無故下毒,而太妃身為女眷平日也不可能惹上什么人,于是能讓對方產生下毒理由的除了當今皇上也就只有白御風了。

     “次影,將府內所有的下人都聚集到大院里!”白御風強忍住心中的怒氣,但還是黑著臉,朝跟隨而來的次影說道,次影領命快速的離去,留下剛緩過神的肖穎和臉色微白的皇太妃等人。

     白御風扭頭對洛錦年道:“如果兇手就在下人里面,錦年你能辨認出來么?”洛錦年點頭,這并不是什么難事,不管何種毒藥毒性都會是相互的,下毒之人一定也會受到些影響,雖說若是高手的話這個方法就沒什么用了,但對方如果能在府內隱藏半年卻不被發現的話,自然是不會有武功傍身的,畢竟下人不許習武的條例是許多年前便定下的,也沒有雇主會留對自身安全有威脅的下人在府內。

     皇太妃、肖穎二人留在院落里,洛錦年喚來一齊來玄天府的原音,照著寫好的解藥方子去藥鋪抓藥,再施了針,讓太妃好好休息一陣子,幾針下去太妃立馬感覺到身子的疲憊感減輕了不少,對洛錦年的喜愛自是更上了一層,對‘兒媳婦’滿意的不行,太妃畢竟年紀大了,見過的世面也不少,在聽到有人下毒后,震驚完了之后也不過是嘆氣,將事情交由白御風處理,依舊拉著肖穎說些家常以及婚禮的事。

     出了院落,洛錦年好奇的問道:“太妃為何如此心寬?”連對有人想取自己的性命的行為都是如此的淡定。

     白御風嘆氣,倒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道:“娘她曾經跟著父皇一齊度過了皇位之爭的黑暗歲月,昔日談笑的親人成為了死敵,陰謀論權、身邊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害你沒了性命,置死地于后生的情況更是遇上了不下十次,若是不會淡然處世,又怎能安然的活至今日?!?br />
     洛錦年沉默,皇太妃的身影忽然就在心中變得高大了起來。

     “太妃也不容易,走吧,絕對不能放過這個下毒之人?!甭邋\年率先邁開步伐,繼續朝前走去,洛錦年愣了愣,隨即心中的烏云也散了些,輕笑著跟了上去,兩人一起朝彌漫著一股肅穆氣息的大院走去。

     此時次影正和管家一起清點人數,見洛錦年二人進來便行了個禮道:“都在這里了?!?br />
     白御風點頭,“下去吧?!贝斡俺子L一拱手,往上一躍便沒了蹤影。

     洛錦年徑自走至忐忑惶恐的眾仆人跟前,一個個的審視過去。

     太妃府里的仆人也不多,太妃對生活的要求也不高,仆人夠伺候就可以,因此全府上下也不過幾十口人,一排排看去,洛錦年腳步也不快,慢慢的踱步,仆人一個個都微低著頭,心中不安,甚怕白御風一怒之下下令讓一眾有嫌疑的下人都喪命。

     “都伸出手來?!庇^察著眾人的神色,洛錦年心中也有了思量,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來一看竟是一整盒的銀針,看的離洛錦年最近的小廝全身一哆嗦,被銀針所折射出的銀白色光芒閃瞎了一雙瞇瞇眼(=。=)

     聽到洛錦年的命令,眾仆人基本都十分配合的伸出手來,只是洛錦年眼尖的發現其中一個皮膚黝黑身著粗布衣服男子在伸出手的時候猶豫了一下,當機立斷,洛錦年瞇眼走近男子身旁,不等男子反應便直接抓過其左手一針直接就這么扎了下去,當銀針拔出來的時候,末端已由銀白色逐漸變成了黑色,洛錦年勾了勾嘴角,一腳將男子踹出了隊列。

     “就是他?!边@一踹不僅將男子踹出了隊列,還正好踹到了一旁管家的面前,看著略顯暴力的逍遙王妃,管家的嘴角不由抽了抽,不留痕跡的望天往后退了一步,表示老人家不太經得起驚嚇,還是遠離為妙。

     白御風毫不客氣的直接一腳踩上了男子的胸膛,讓人動彈不得。

     “誰指使你這么做的?”男子被踩的痛苦的咳了咳,張了張嘴,卻沒聲,白御風皺眉,抓起男子直接將人提了起來卻不想才剛碰到男子男子就斷了氣,眼睛直盯盯的看著白御風,就這么毫無預兆的沒了氣,那眼神看的白御風心中發毛,立馬將人扔回了地上。

     洛錦年也被這變故弄的措手不及,談了談脈,遺憾的搖頭,這男的已經死透了。

     白御風憋氣,這剛找到兇手就死掉了,什么也問出來還指不定有可能打草驚蛇了,得不償失。

     再怎么懊惱也沒用,郁悶的嘆了口氣,白御風讓眾人都回歸自己的崗位,各自繼續做各自的事去,再命人加強府內的防衛,務必保護皇太妃的安全。

     “咦?”處理完了一切,白御風剛轉過身打算叫上洛錦年一起回院子,卻看到本來被命令處理好尸體的仆人臉色蒼白的站在一旁,而洛錦年則是帶著之前在城門外驗尸的黑手套各種擺弄著尸體,時不時的這里扎一針,那里切一刀,就像是在做一件十分尋常的事情一般,但下手的殘忍程度卻是讓周圍的人都感覺胃中波濤洶涌,白御風也不例外。

     終于在看到洛錦年將尸體里的肺給掏出來的時候白御風撇開臉咳了咳緩和了一下心情問道:“錦年,怎么了?莫非這尸體有什么不妥?”洛錦年倒是神色如常,將早已準備好的藥粉往掏出來的肺上一撒,就像是變戲法似的,原本看起來血淋淋的肺部忽然變成一片青黑色,腐臭的味道霎時彌漫開來,洛錦年皺了皺眉,臉色不怎么好看,將肺單獨取了出來,用放置在一旁的一張藏青色的不知是何材料制成的紙張包起來。

     處理好了一切才舒了口氣,對白御風說道:“這給小廝下毒的人和剛才在城門口下毒毒害陳家少爺隨從的兇手是同一人,雖然死狀不太一樣,但總歸也只是劑量的問題,這小廝身上被下了不小分量的毒藥,才死的如此的突然和詭異,看來這案件,路線也開始漸漸明了了啊?!边@陳家千算萬算,還是沒想到竟是在不自覺中露出了馬腳罷。

     洛錦年瞇眼,取下了手套放進一個*的蠶絲袋里,最后感嘆了一句:“這還有熱度呢,之前切得都是冷掉的尸體,終于圓了一個心愿?!闭f完就溜溜達達的走了,臉上若有所思的笑容聯合這番話語驚得白御風后背涼颼颼的,心想得趕緊將錦年的愛好朝正確的方向引導啊,這將來如果天天都要面對這一具具尸體那還了得!想到此,白御風連忙追著洛錦年的步伐而去,留下次影在屋頂上繼續糾結,嘖,王爺這眼神似乎不太好使,沒看到旁邊的兩個小廝已經被嚇暈了么!

     次影嘆了一口氣,任命的收拾起了爛攤子,看著眼前特別血腥且少兒不宜的畫面,就算是看過了不少大場面的次影也是不由的感覺胃里一陣鬧騰,在心中悲催的埋怨,這差事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啊……

     回到了院子里,洛錦年關上窗,臉上悠然的神情隨之卸下,取而代之的滿臉嚴肅,

     “御風,這下事情可變的不太簡單了。剛才那小廝的死并不是因為中了什么毒,而是被人下了蠱,而子蠱是被養在其肺中,只要母蠱收到刺激,子蠱就會噴灑出劇毒,令人在一剎那死去,無聲無息,我曾在《蠱經》一書中看到過此蠱,學名應當是叫做噬魂蠱,被下蠱的人在死亡的那刻不會有任何的感覺,只會覺得肺部一陣輕微的疼痛,一失神后就會死去?!?br />
     聽到噬魂蠱三字的時候白御風眼神一暗,聽到洛錦年的解釋后臉色也跟著一黑,

     “這真的是噬魂蠱?曾祖父曾將此蠱毒歸為十大禁毒之一,早已在百年前就派人鏟除殆盡,而后也不曾聽聞出現于世上,怎么會在這個時候重現……莫非……對方是蠱王的后人?”白御風沉吟了片刻,隨后面色沉重的匆匆朝外走去,臨走前還不忘囑咐洛錦年:“不要將此事告訴任何人,我去去就回,午膳不用等我回來?!闭f完就沒了蹤影。

     洛錦年嘆息,這段時間還真不太平,這坐于王座之上的日日沉浸于算計,看清了別人,卻看不清自己,一生孤寂,又有何好?洛錦年不懂,也不想懂。而這王座之下的,則是日日窺伺著皇位,哪怕為此斷送成千上萬的無辜生命也在所不辭。

     不再多想,洛錦年將帶血的黑手套浸在藥水里,坐下喝了口熱茶緩了緩神后,摸了摸下巴,決定暫時放下這些煩心事,做些輕松地事兒來緩和一下情緒,而逗兒子這么有趣的選項自然被排在了第一,放下茶杯,洛錦年收拾了幾件小玩意兒去自家娘的院子里看自家兒子了,天大事大,也沒有兒子大!

     而此時的兩個包子正睡得一臉甘甜,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處于風暴的最中央處……

     白御風匆匆離府,朝玄天府南邊趕去。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某可很樂呵的粗門吃了頓好吃的,

     卻悲催的發現沒帶錢TAT

     不過好在某可的基友是土豪,幫某可付了錢~

     否則某可此時或許……大概……應該就在一堆碗里掙扎,以身贖罪了??!TAT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