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九章 :舊愛?
    “如果我知道的話早就去找人把人剁了,還用得著在這里發呆么?!辈豢蜌獾男绷税子L一眼,情緒繼續低落,唉聲嘆氣的模樣看的白御風也不由跟著郁悶了起來,沉思了片刻,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許違和,但哪兒違和,一時卻又想不明白。

     “玄天府一帶的事情一直是天玄在負責,問過天玄了么?”白御風支著下巴,開口道。

     “天玄下午才到,哦對了……有個噩耗要告訴你,我差點忘記了?!闭f到這個噩耗,葉秋池的臉色稍稍好了那么一點點,畢竟有人跟著自己倒霉總是能安慰自身低落的情緒,起碼這倒霉的不是自己一個……

     “……何事?”被葉秋池‘暗含深意’的眼神盯得發毛,白御風感到心中突然有些隱隱的抽疼?!澳愕摹椿槠蕖貋砹??!比~秋池甩下這么句話就一溜煙的消失了,深怕白御風又把自己推到前線奮戰,那女人可是最為恐怖的存在啊……而被葉秋池沒有義氣的留在原地消化這個消息的白御風的嘴角破天荒的抽了抽,這下不只是心中抽著疼了,眼皮也跟著一跳一跳的。

     聽到這消息后白御風也無暇顧及玄天府的那攤子事了,揮了揮手,直接將事情都吩咐給了在樓頂上打算看好戲的高影,無視高影失望的眼神,神情嚴肅的走出院門,長袖一擺,竟是直接讓整個王府進入了最頂級戒備狀態,王府里的所有侍衛皆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讓寒冰門里沒走的魔頭和無聊的正在嗑瓜子的殷王和蕭陌寒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以及好奇。一個個紛紛躍上房頂,尋找最佳的視角迎接即將到來的好戲。

     正在屋里小息的洛錦年也被各種匆忙的腳步聲吵醒了,揉了揉眼心情有些不太好的盯著房間門,眼中滿是被吵醒的不滿。再說白御風吩咐好了一切,讓府里所有人對任何來找自己的人說自己不在府內,心思一轉后還是有些不放心,便折返了腳步,回了主屋,輕手輕腳的推開門,一轉身就被撐著身子,正一臉不滿之色盯著自己看的洛錦年給嚇了那么一小跳,但臉上還是一片淡定。

     “怎么?睡醒了?”湊過去親了一口,親昵的將人抱在懷中輕聲道。

     洛錦年也沒推開白御風,慵懶的順勢重新躺下,皺了皺眉疑惑道:“發生什么事了么?怎么那么吵?”白御風咳了咳,為洛錦年理了理耳際的長發,道:“不過是個小意外,很快就能處理好,多睡會兒,等處理完了事情我們在一起上街可好?”白御風單純的不想那個令人頭疼的丫頭和洛錦年相遇,否則還不知道要鬧出什么動靜呢……

     “好……御風,孩子呢?”跟白御風說了這么會兒話,洛錦年的睡意倒是反退了些許,眼睛一環房內,卻意外的沒見到孩子的蹤影?!澳棠锉氯ノ鼓塘?,錦年,想好孩子的名字了么?”為了不讓洛錦年看出些什么不對勁,白御風便提了提孩子名字的事兒。

     “想倒是想了,哥哥隨你姓,叫做白風畔,弟弟隨我姓,叫洛景昭可好?”說道孩子的名字洛錦年的臉上不由浮上笑意,這倆孩子的名字可不好確定啊,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商量了許久才在洛錦年滿足的一拍臺決定之下定了下來,白御風一聽之下覺得這兩個名字著實不錯,寓意有福氣卻不乏大氣,風畔,如風般環視湖畔,意在瀟灑而不賦約束,景昭,景然如昭,安泰錦年,是個福氣的好名兒。

     “甚好,就這么定了,明日我便向皇兄求個賜名的圣旨,為我們的孩子多添一份福氣?!甭邋\年見白御風這副贊不絕口的模樣心中也開心,在被子里握上了對方的手,難得主動乖順的貼近白御風的胸膛,緩緩的閉上眼睛輕聲道:“午安?!卑子L也不忍打破這下的安寧氣氛,望了望天色,見還早,便放心的擁著愛人入了睡。

     “……”白御風睡得正酐之際,卻隱約的聽到遠處一陣騷動,意識漸漸地回歸了腦中,臉色不怎么好的張開了眼睛,緩了緩后大致也猜到這動靜是誰鬧出來的了,想要扶額之際懷中的洛錦年卻正好皺了皺眉,隱隱有即將醒來的預兆,白御風連忙輕聲哄到:“你繼續睡,我出去看看就回來?!眹聡摿艘宦?,洛錦年重新回歸睡夢中,白御風輕輕呼了一口氣。

     動作輕柔的下床整了整衣服,將外衣一穿恢復了平時那般英俊且頗具威嚴的王爺的模樣,絲毫沒有在對待愛人時的溫柔,反差之大讓在樓頂上早就等看戲等的不耐煩的眾人動作劃一的摸下巴,哎呀這小子好有氣場的感覺……

     穿過主院和花園,再繞過一片水塘后白御風才來到了前廳,還未進門就聽見了一個從小到大都讓自己頭疼不已的聲音。

     “御風哥哥一定在府里,你們算什么東西,竟敢攔著本郡主!”嬌蠻跋扈的聲音讓白御風有種想要立馬轉身閃人的沖動,但想了想這祖宗的破壞力,白御風只得嘆了口氣,板著臉走了進門。

     “參見王爺?!蓖醺畠鹊钠腿艘灰姲子L來了,紛紛松了口氣,王爺你終于來了,再不來的話郡主就要殺人了啊……

     “御風哥哥”白御風反射性的往旁邊一閃,一抹飛撲而來的身影光榮的、不負眾望的‘啪——’的一聲撲了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白御風臉色不改面無表情的對滿臉幽怨不滿從地上爬起來的若蝶,也就是白煜煌的侄女,錦繡唯一的郡主白若蝶說道:“男女授受不親這番道理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若再有下次本王便命令門衛禁門,讓你再也進不來府內?!?br />
     雖然說得嚴肅,但白若蝶的臉上卻是不以為意,但還是收斂了些,畢竟白御風連自稱都變為了‘本王’,對這個皇叔,白若蝶還是有些懼怕的,不過除此之外,更多的還是愛慕。白御風見白若蝶沒有再撲上來,心中微微松了松,剛想在心中夸贊一句這小妮子總算是長大了那么一些些,就發現手臂被不知何時近身的白若蝶給纏了個正著。

     “放開?!崩溲鄣上蚓o緊扒著自己手臂的白若蝶,對方卻裝作沒看到一般,越抱越緊。

     “就不放!”感受到一片柔軟,白若蝶胸前的兩團正緊緊的貼著白御風,讓白御風心中升起一陣焦躁。正想開口呵斥一陣細軟的聲音便傳來。

     “若蝶,還不快放開風大哥,這還有那么多人看著呢?!闭f話之人出落的十分清秀美麗,給人的氣質也是溫溫和和嬌嬌弱弱的,讓人不由自主的就升起一副保護欲,是十分典型的正室人選。

     “晴兒人家這不也是看到御風哥哥太興奮了么?!卑兹舻搅肃阶?,心不甘情不愿的放開白御風的胳膊,白御風總算是松了一口氣,黑著臉拉開自己和眼前這危險‘物品’的距離,若不是看在皇額娘的份上,就算是自己的侄女他也照殺不誤,好不容易盼著這祖宗去了南方一代陪皇額娘,卻不想竟在這個時候回了來。

     “見過風哥哥,干媽一直對風哥哥十分掛念,讓晴兒若是見到了風哥哥就幫著傳個話,讓風哥哥你有時間定要去玄天府陪陪干媽?!钡痛寡酆煹哪宇H具大家閨秀的姿態,讓周遭的仆人都不由感嘆這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都是皇家的后代,一個是母夜叉一個是柔軟錦緞。

     “玄天府?額娘不應該是在江南一帶安老的么?”聽到玄天府三個字,白御風的眉頭不由一抽,這難道是巧合?但是似乎也巧合的太過分了吧,不留痕跡的瞟了眼一旁溫柔淺笑的陳晴兒,白御風若有所思的習慣性的摸了摸下巴。

     “噢,是這樣的,前些日子姨媽聽聞玄天府產了批上好的藥玉,就想親自去看看,順百年在萬佛寺為藥玉祈個福,住了段時間后發現玄天府也挺有趣的,就打算多住些日子?!卑兹舻难凵窨偸遣唤浺獾耐醢子L俊逸的臉上瞄,昭然若揭的愛意讓白御風再次皺眉,這孩子的對自己的念想怎么就一直斷不掉呢。

     “原來如此,待錦年的身子好了些我們便一起去給額娘請安?!痹灸樕弦黄σ獾陌兹舻宦牭健\年’二字臉色便變得十分不好,一旁的陳晴兒雖然刻意掩飾,但臉上卻還是露出了一絲強硬之色。白若蝶口氣忽然變得不好了起來,也不管什么郡主的姿態了,眼睛一轉,裝作腳下一絆的模樣朝白御風的身上跌去,白御風本想朝后一退,但因為事出突然,來不及反應只得被迫用手接住白御風,卻不想白若蝶竟是做出了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動作,‘啾——’的一下親了白御風的臉一口。

     而這一幕,卻正好被臉上睡意未去打算來看看發生什么事的洛錦年看了個正著,原本因為最近一件件喜事而顯得臉色柔和不少的洛錦年的臉色重歸零度以下,眼神也變得冰寒了起來……

     白御風也是一愣,對白若蝶莫名其妙的大膽舉動給刺激的思緒啪的一斷,整個廳內一片寂靜,陳晴兒的雙手在袖子里緊緊的握成了一個拳,臉上卻依舊是一片笑意的模樣,但看向白若蝶的眼神卻是不帶絲毫感情的,甚至還有一絲不甚隱蔽的負面情緒。

     “御風,你們這是在干嘛?”當白御風看到洛錦年一臉陰寒笑意的從門口走進來的時候就知道完了,神兒也立馬歸位,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的將扒拉在自己身上的白若蝶一把推開,也不管這么對一個郡主是不是太暴力了,眼下重要的是……洛錦年生氣了,后果很嚴重。

     “錦年你聽我解釋……”

     “有什么好說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不是么?!?br />
     “不……”

     洛錦年甩袖而去,白御風匆匆跟上,走之前還不忘吩咐在房頂上幸災樂禍的次影將這個不知所謂的郡主‘丟’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我是勤奮更新的某可君~、健二習/~啦啦啦求收藏求地雷求評論喲弓一3幾弓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