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六章 局中局下
    “這,倒也是個好結局?!甭邋\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面色有些不自在的白天棋,微微一笑道。

     “哦對了,你們二人來了也正好,錦年,這兵符本該在兩個月后再交由你手上,不過今天朕就正式封你為安南將軍,將兵符交給你。委任狀已擬好,你拿著這些東西速速前往南邊岳陽城,在最短的時間內穩定軍心,不久后就會下旨南征,這次的一番動蕩南邊那群人的野心躍然眼前啊,早些處理掉,永絕后患?!敝苌砩l的帝王氣度讓他人不由的臣服。

     洛錦年自是應下,從白煜煌的手里接過不少人爭破腦袋都想拿到的安南軍兵符,心中思緒萬千,要說心中沒有成就霸業策馬奔騰的**那都是假的,不過雖然已經惡補了幾年的兵法,心中還是有些不安穩,畢竟前世他是經商之才而不是用兵帥將。

     “無需擔憂,皇弟也會與你同去,北方軍營暫時交給司馬路便可?!卑嘴匣涂吹搅寺邋\年眼中一閃而過的緊張,十分慷慨的將自家弟弟派去跟自家王妃‘雙宿雙飛’。

     “謝皇兄?!北边厬鹗乱淹?,周邊的國家忙于休養生息自是無暇昭顯野心,因此在數十年內都不可能有大型的戰事發生,小戰事也輪不到他這個大將軍出手,因此白御風也算得上是一個閑散將軍,能奉旨與自家愛人繼續呆在一起自是求之不得。

     “好了,快回去吧,天快亮了,若是被對方察覺到什么就不好了,朕可沒這閑心為你們善后?!卑嘴匣涂戳丝刺焐?,已經微微泛白,便毫不客氣的朝兩人下了逐親令,照著原路返回了百草園后兩人的心境已經與去前完全相反,心中那塊沉重的石頭霎時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番心境。

     “這邊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沒想到竟是如此輕易的就解決了,好好休息一日我們再南下如何?”洛錦年吩咐完容兒為兩人準備浴桶和熱水后便坐下與白御風一起喝茶放松起緊繃許久的身子,說到這么一番變故兩人也有些哭笑不得,只得感嘆世事無常。

     “雖然有些無力,但總歸結局是好的就行,西涼那邊的善后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秋池說那血妖是要靠人血來養的,現下因我們已經控制了局面,百姓也得到了保護這血妖可就沒血喂了,兩天前已被發現死在城郊的灌木林里,算是為西涼城血案畫上了一個句號,可惜的是死了整整百多人?!甭牥子L說到最后,洛錦年幽幽的嘆了口氣,惋惜道:“恐怕不少人還不知道自己是為何而死呢……”

     “好了,別想這些了,先去沐浴休息休息,你已經兩天沒合眼了?!卑子L心疼的看著洛錦年眼下的青黑色處,果斷的出聲阻止愛人的心情繼續低落下去。洛錦年知曉白御風的心意,心下一暖,正好這時浴桶和熱水也送了過來,不過在看清浴桶數量時洛錦年還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某些方面的事,臉頰噌的一下就紅了一片。

     “要不……你先洗?”白御風好笑的看向突然別扭起來的某人,勾了勾嘴角,原本還沒往那方面想,不過難得現在這氛圍不錯,心中的包袱也已卸下,又可偷得浮生半日閑,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話似乎有些太對不起這數天來的禁欲生活?

     當白御風剛想說些什么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吵鬧聲,驚得原本旖旎的氣氛頓時煙消云散,這讓洛錦年松口氣的同時白御風也黑了臉,這段時間的破事怎么那么多!

     “洛公子!洛公子!請您與奴家一起趕往大堂吧!少爺……少爺他發怒了!我們都阻止不了!求您了!”洛錦年一聽立馬急了,別看顧西風平時一副懶散的模樣,一發起怒來那場面堪比地獄……曾目睹過一次對方生氣場面的洛錦年至此還有些心有余悸。

     “別急,你們少爺是為何而怒?”抱歉的看了眼白御風,洛錦年拉起氣喘吁吁的容兒就朝大堂快速奔去。白御風無奈的苦笑了聲,認命的關門往里走,準備獨自享受熱水的滋潤,內部事務自己去了反倒尷尬,當務之急還是把一臉灰給洗掉才是正事。

     當洛錦年二人匆匆趕到的時候,整個大堂已經沉浸在了一陣難言的低沉氣氛中,而低沉氣氛的源頭自然是撐著木桌大口灌著美酒的顧西風,不過此時的顧西風毫無往日閑散從容的模樣,狼狽不堪的模樣簡直是前所未見,這下洛錦年可算是明白了,剛才從容兒口中聽到的消息到也讓洛錦年對顧西風會變成這般模樣的原因有了個概念。

     跨過滿地碎裂的瓷片和桌凳的殘肢,洛錦年放柔的表情,與往常一般的打了個招呼:“顧大哥?!甭牭绞煜さ穆曇?,顧西風想要再灌一口酒的動作頓了頓,意識也清明了些。沒有如往常一般掛上慵懶的笑容與洛錦年調笑,只是苦笑著問了洛錦年一個問題:“小錦年,我應該高興的才對,我終于擺脫他了,但是為什么……聽到他即將成婚的消息,我的心好難受……”

     洛錦年奪下顧西風手上的酒壇,沉默了一會兒,端起酒就著酒壇喝了口,拍了拍顧西風的肩膀說道:“你心里已經有答案了不是么,為什么要逃避,喜歡就是喜歡,既然已經意識到了這番感情,為何不試著去爭取下?”這番道理顧西風又怎會想不到,但是他只是依舊缺乏,直面這段感情的勇氣罷了。

     “顧大哥,你在這不停的喝酒也不過是在折磨自己,難道你想看到對方子孫滿堂與他人恩愛的畫面么?”“不!我不想……”顧西風突然睜大了狹長的雙眼,眼中的痛苦之色讓洛錦年也不禁為其心酸,沒想到瀟灑如顧西風,也會有栽的那么慘的時候……

     鼓勵的拍了拍顧西風的肩頭,洛錦年見人情緒已經穩定了不少也就不再繼續說下去了,接下來的事,需要顧西風自己做決定,再多說也徒勞。嘆了口氣,洛錦年想要轉身,卻不想腹部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抽搐的痛感讓洛錦年眼前突然一黑,身體慣性的往前傾,雙手反射性的撐在木桌上發出震耳的響聲,驚得正在沉思的顧西風思緒一斷,反射性的扶住了身體失去平衡的洛錦年。

     “小錦年?你怎么了?”顧西風經這么一下心中的糾結暫時被拋到了一邊,洛錦年怎么說也是他看著長大的(……)一直以來身體都十分健康,這突然暈倒什么的事情可從未發生過,現在在自己這兒出問題了,也難怪顧西風緊張的一塌糊涂,顧西風仿佛已經能夠預見自己被自家娘狠狠教訓的場面了……

     “沒……沒事,就是腹部有些不舒服……”說完這句話后洛錦年便徹底的沒了意識,臉色發白的模樣嚇得顧西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抱起洛錦年便朝離大堂最近的自己的房間快步奔去,離去前還不忘命容兒去通知白御風和送信將自家娘和白姨從后山叫回來。

     當容兒再一次火急火燎的出現在東籬院敲響房門的時候白御風正好洗完澡出來,容兒早被剛才那陣仗嚇得焦急不已,敲門時一沒控制力道門竟是被直接打了開來,于是裸著上半身的白御風正好被跌進門的容兒視線相對,白御風倒沒什么,面上十分淡定的穿上衣服,心底懊惱怎么忘記關門了……容兒則是被眼前的大好風光給刺激的滿臉通紅,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出個重點來。

     最后白御風無奈了,迂曲尊貴的為容兒倒了杯水,才讓容兒好不容易緩了過來,不過這下容兒也顧不得自己有多幸運被王爺伺候著喝了杯水,而是連忙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快速簡潔的說了出來,卻不想剛說完眼前就沒了白御風的蹤影,只剩下耳畔一陣風刮過的微弱觸感……不過一眨眼的功夫白御風又重新出現在了他眼前,沉著臉對容兒道:“帶路?!?br />
     ……

     經過這么一番耽擱當兩人來到顧西風所住的主院的時候只得與顧西風一起被隔在門外等候消息,房內只剩下青姨和白蓮花二人,門外的人對此也無可奈何,雖然著急但也只能在門外乖乖等著,誰叫看病和治療的時候大夫最大呢……

     白御風等人心中著急眉頭緊湊的在外等了不過一刻鐘的時間白蓮花和青姨就出來了,只不過,面上是與進去前迥然不同的表情……兩人一出來并沒有直接說出問題,反而是先盯著白御風看了許久,直到白御風被盯得全身上下都起了寒毛后才移開眼,對在場的人說了句:“王爺和死小子進來,其他人都散了吧,沒什么大事?!?br />
     隱藏在暗中焦急等待的門眾和容兒皆是一愣,但都在白蓮花犀利的眼神中乖乖地退散了去。眾人離去后,白蓮花悠然的坐到了房內的凳子上,拿起茶杯輕緩的喝了口茶,無奈的看了眼床上只知道胡來的洛錦年,對滿眼焦急之色的白御風說道:“這不是什么病,只是有了而已?!?br />
     霎時房內只能聽到呼吸的聲音,白御風難得的失態,以為自己聽錯了,不確定的反問白蓮花道:“有了……有了什么?”“有了孩子,雖然聽起來很荒唐,但卻并不是沒可能的事情,你忘了多年前的艿孜草毒了么?這就是解毒后的后遺癥?!闭f至此白蓮花依然不甚認同洛錦年的這番決定,男人生孩子風險可不小,但卻為了愛人做到這份上……哎。

     白御風算是徹底的驚呆了,隨即卻沒有多欣喜。白蓮花誤以為白御風的這番反應是對洛錦年壞孩子的事不滿,不想要這個孩子,不由浮起一抹怒氣,憤怒道:“錦年都肯為你懷孩子了你這是什么反應?若感負了這孩子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白御風搖了搖頭,連忙解釋道:“錦年肯為我做到這般地步我自然是欣喜,但……男子生孕總歸風險太大,我不想錦年為此而冒險?!甭牭桨子L的解釋白蓮花的臉色才回落了來,哼了聲道:“錦年絕對不會同意不要這個孩子的,雖說男子生孕的先例不多,但我這幾個月會著重這方面的知識,只要我想就活人,就算是老天也別想跟我搶!”雖說這話說的猖狂,但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作者有話要說:~( ̄▽ ̄~)(~ ̄▽ ̄)~~( ̄▽ ̄~)(~ ̄▽ ̄)~一起舞動起來!

     收藏個唄!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