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四章 :太妃中毒
    洛錦年瞇眼摸了摸下巴,這下可有意思了啊……

     “閉嘴,我殺人可用不著下毒,直接一掌過去便可取這人的性命,何必多此一舉還浪費昂貴的毒藥?!闭Z畢,直接蹲□從懷里掏出一雙黑絲的手套,洛錦年低下頭翻開了尸體的眼白,無視了周圍一眾復雜的眼神。

     那少爺本還想多說些什么,剛上前就被白御風的身軀給擋住,本想破口大罵但在抬頭看見白御風冷冽的眼神后毫無骨氣的住了嘴,這下也算是明白了眼前這些人怕是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不僅不懼自己的家世,反而還不當回事,這讓從小到大甚少遇到忤逆自己的陳大少十分的憋屈,卻又因武力值的懸殊不得不安分了下來。

     “此人是中了蠱毒,其眼白有不少紅血絲,嘴唇青紫應當是窒息之死,應當是被人下了刺心蠱,此蠱分母蠱與子蠱,下于此人身上的應當是子蠱,這下毒之人,其心可誅啊?!甭邋\年有趣的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揮了揮手,朝一旁護送的侍衛道:“抬去衙門,用冰凍住尸體?!笔绦l應聲忙活了開來,旁邊圍觀的群眾被這不知何時逆轉的局勢給弄的摸不著頭腦,但眼中對白御風一行人的敵意卻是基本消退了。

     陳晴兒沉默的站在一旁,臉上雖然是緩過神后柔弱的表情,但眼中的狠戾卻是怎么也隱藏不住,好在此時眾人的目光都被洛錦年吸引了去,倒也沒人發覺,只不過陳晴兒身旁的隨身侍女還是忍不住的有些驚恐,手心的冷意怎么也消散不去,不久前被拭去的粘膩惡心感在掌心徘徊不去,侍女忍住手心的顫抖,垂下臉。

     經過這么一番意外,眾人原本高漲的情緒也低落了下來,

     “陳家公子,后會有期?!甭邋\年收了手套,飽含深意的笑容看的陳大少身體一顫,連忙朝一旁讓去,開玩笑,剛才這清秀絕倫的男子可是隨意一腳就將自己的隨從踹出了幾米開外,想到此,陳大少不由摸了摸富態的肚腩,覺得肚子似乎有點兒抽著疼。

     本來死了一個侍從也不是什么大事,有錢人家死個下人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陳大少也不敢追究,于是這事便暫時的告一段落。一路上洛錦年都在若有所思的想著什么,白御風也沒有打擾,吩咐眾人直接去往皇太妃居住的府邸,城外發生的意外早已傳至城內,街道兩旁的行人見到白御風一行人紛紛朝旁讓路,一路上倒也相安無事。

     眼看太妃府就在不遠處,眾人便加快了步伐想要早些休息,趕了那么久的路雖然面上不顯,但眾人還是希望能洗個澡打點打點自己的。其中以洛錦年為最,此時洛錦年身上還穿著沾著兩點小嘍啰唾沫的衣裳呢,雖然已經想要可以忽略了,但還是覺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馬匹在街道上奔馳而過,忽然一個小孩從左方沖了出來,想要來撿掉落至路道中間的小布偶,小孩的娘反應不夠快也沒拉住,見小孩這冒失的行為頓時驚慌的叫了起來,但在最前方的侍衛總領的馬匹卻已經快要撞上小孩了,路人和隨行的人皆是一閉眼,不想看到小孩血灑當場的血腥場面。

     洛錦年自然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不等白御風出手便踏空而起,一閃身便在馬匹踩到小孩的前一刻將小孩救起,洛錦年朝懷里被嚇愣住了的小孩兒輕輕一笑,小孩兒扁了扁小嘴,抱著小布偶就想哭,洛錦年連忙像哄自家倆兒子一般的輕拍小孩的屁股,放柔了聲線安慰道。

     當眾人回過神看到眼前一幕松了口氣后,小孩也只是吸了吸鼻子,并沒有哭出來,還在洛錦年從懷里掏出一小塊糖塞進自己嘴里的時候朝洛錦年呵呵的笑了起來,年紀小的孩子易受驚,卻也容易被轉移注意力,小孩的娘連忙跑過來對洛錦年千謝萬謝,直夸洛錦年是活菩薩,洛錦年笑著與婦女和小孩告別,才重新翻身上馬,路道旁兩邊的路人看向洛錦年一行人的眼神再次的變了變。

     洛錦年朝看著自己的白御風炸了眨眼,“不費吹灰之力?!?br />
     白御風哭笑不得,但還是不由感嘆,這老天都在幫他們啊……

     一行人繼續朝前走,不一會兒就到了太妃府門前,一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見在門口眾人停下,便直接迎了上來,恭敬的朝白御風和洛錦年一行禮,這時肖穎也抱著倆孩子下了車,見到管家后笑著道:“福伯還是那么有精神,太妃這些年身子可還安好?”

     “自是不錯的,這便是大公子罷,洛夫人有個好兒子啊,與王爺果然是絕配?!闭f道太妃健康的時候福伯頓了頓,而后轉為夸贊洛錦年的好氣度。肖穎笑吟吟的應下,眼中卻是有些疑惑,莫非太妃的身子出了問題?

     “夫人王爺王妃這邊請,行囊放著就行,阿大,領著人將行李都安置妥當?!北环Q作阿大的壯漢領命帶著府內的男丁與隨從一起安置起了行囊。而這時陳晴兒才從馬車上姍姍下來,見到福伯臉上立馬浮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福伯,身子還是那么健朗啊,干娘這些日子可安好?!庇H近的語氣讓洛錦年不由摸了摸鼻頭,有些好笑,不知是否幻覺,總覺得這話中似乎有挑釁的成分?

     “晴兒小姐出落得越發標志了,太妃這些日子也常念叨著您,說是您走了就沒人陪自己下棋了?!备2雌饋硭坪跬ο矚g陳晴兒的,一往一去中是掩飾不住的笑意,迎進眾人,福伯便張羅開去午時的膳食,白御風一行人也不急著去給太妃請安,先是回了安排好的房間洗了個澡,打點干凈后才神清氣爽的去往太妃所居住的院落請安。

     “呵呵,這倆孩子的感情還真好啊……”剛靠近院落就聽到肖穎悅耳的笑聲和另一個陌生的聲音,洛錦年暗道,這應該就是太妃的聲音吧,莫名的有些緊張。

     白御風剛轉頭就看到洛錦年局促的樣子,立馬毫不客氣的笑了起來,“不就是給娘請安么,不用這么緊張?!甭邋\年沒好氣的踩了腳明顯在調侃自己的白御風一腳,聽到痛呼聲后才緩和了臉色,心中的緊張感倒是減輕了不少。不由輕咳了咳,對呲牙看似十分痛苦的白御風道:“真的很疼么?”

     白御風連忙點頭,人前淡定從容的模樣盡褪,此時就像是撒嬌一般,讓本來在兩人身后,一只腳已經踏進院子的陳晴兒一咬牙,手中拿著的小瓷瓶頓時被捏碎,輕微的聲響讓兩人收斂了一下動作和表情,但眉來眼去的樣子反倒是讓陳晴兒的表情更加不好了。

     “是御風和錦年來了么?還不快進來?”肖穎的聲音適時的傳來,三人一起走進了院子。

     坐在石桌右手邊的是肖穎,而左手邊的想來除了傳聞中最受先皇寵愛的皇太妃外再無他人。

     雖然年歲已老,但皇太妃的容顏依舊能看出年輕時秀美的模樣,渾身雍容的氣度讓洛錦年不由多看了兩眼,贊嘆道:不愧是能生出當今皇上和白御風的娘。

     行了禮,洛錦年抬頭,就見皇太妃正一臉笑意的打量著自己,這讓洛錦年心中本來降下去不少的緊張感再次增加了不少。好在皇太妃也只是打量了一小會兒,就笑瞇瞇的對三人道:“都坐吧,錦年過來給我看看……哎喲這模樣跟安天還真相似,但又不似安天那樣一板一眼,死小子你可要好好待錦年啊,否則為娘可饒不了你?!币幌捖牭寐邋\年不由有些愕然,還有些反應不大過來,這皇太妃……似乎有些彪悍啊。

     白御風聞言無奈的朝洛錦年嘆了口氣,他家娘的脾氣他最清楚,嬌蠻卻不野蠻,這便是先皇最喜愛皇太妃的地方。洛錦年感覺耳朵有些熱,倒了杯茶,給太妃遞過去。

     太妃笑吟吟的接過,嘴里還不忘夸贊:“多有禮貌,好在現在也成了我兒子,否則我可沒地兒羨慕去?!?br />
     剛碰到茶杯,太妃的手卻突然一顫,茶杯眼看就要摔碎在地上,洛錦年連忙手快的將茶杯接住,但手上還是不可避免的被濺出的熱茶燙出了一片紅,心疼的白御風連忙掏出懷中的常備的外傷藥給洛錦年涂上,洛錦年任由白御風擺布左手,卻是疑惑的對皇太妃道:“太妃,您可是哪里不舒服?”

     剛才皇太妃的一手抖洛錦年自是看到,這才開口問道。

     皇太妃嘆了口氣,無奈道:“可能是因為前些日子受了涼,這段時間身子有些虛,碰到熱的東西就會手顫,一般喝茶也是喝熱茶,大夫也只說是一般的身子虛,調養一段時間就好,但這都一個月了,這狀況不僅沒改善,反而還更嚴重了,哎,果然是人老了身子也不經折騰了。孩子叫娘就好,怎么還叫太妃呢?我和穎兒剛還在商討你們的婚期,也該定下了?!?br />
     聽到‘婚期’二字洛錦年立馬漲紅了臉,不好意思的借喝茶的動作掩飾道。

     “嘭——”茶杯碎裂的聲音讓在座之人皆是一驚,陳晴兒立馬微白著臉對眾人道:“這茶水有些燙,沒拿穩?!?br />
     眾人這才轉回臉,太妃摸了摸手指上的玉扳指,淡淡的對陳晴兒道:“晴兒一路趕來想必也有些疲乏了,就先去休息會兒吧,否則干娘可是會心疼的?!?br />
     陳晴兒還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起身告退,臨走前幽深的看了眼洛錦年,讓洛錦年不由皺眉。這眼神不太友善啊……

     “太妃……娘不如讓我給您看看吧,略懂醫術也不知能否幫到忙?!甭邋\年微笑著道。

     太妃驚喜:“錦年竟是還會醫術,可真是多才多藝啊?!闭f完便伸出手,給洛錦年號脈,倒也沒有拒絕晚輩的一番好意。

     仔細的號了號脈,洛錦年沉默了片刻,眼神復雜的看著太妃道:“最近可是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太妃不解,但還是如實答道:“沒有,這些天沒出過門,吃的也是府里的膳食?!?br />
     “太妃這是中毒了?!甭牶?,白御風眼神立刻浮起一片冰寒。

     作者有話要說:我是日更的勤勞小蜜蜂23333(好吧才兩天不算日更 = =+

     自知文筆差寫的不好但被各種指責心中還是好難受嚶嚶~~

     不過某可還是會堅持好坑品的23333

     謝謝shimes的地雷2333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