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八章 :冒牌少谷主
    經過一晚上的點燈夜戰,白御風終于將如山坡一般高的文件給處理完了,揉了揉疲憊的眉心,白御風雖說感到有些疲憊,但精神卻依舊不錯,打開門意外地看到漫天的白雪正緩緩飄落,放眼望去院里是一片蒼蒼白雪,在室內忙碌著感覺還沒有那么明顯,但一打開門白御風就被驟降的溫度給冷的一哆嗦,這時隨行的男仆正好捧著一件銀灰色的大衣走了過來,正好瞧見白御風獨自站在房門前皺眉搓手,頓時惶恐的快步跑前,“小的照料不周,請將軍責罰,”

     白御風無所謂的接過衣服披上,總算是暖和了不少,“免了,吩咐下去早膳繼續用粥,加些肉碎,煮久點,再去將包袱里的紅色大衣拿下去命人改小,然后給王妃送去?!蹦衅退闪丝跉?,立馬不敢耽誤的領命離去,院子里再次恢復寧靜,白御風望著下落的寒雪,思緒放空的閉上眼,讓忙碌了許久的大腦短暫的休息了陣子,待雙手已經有些冰涼的時候才重新睜開雙眼,徒步踏上看似無暇,實則布滿污垢的雪地上。

     “一大早的就在這里自虐么?太閑的話不如再多給你加些工作量?”忽然寂靜的院落中響起另一個人的聲音,讓白御風百般無聊的身形一頓,隨即望向來人所在的地方,說道:“查完了?”葉秋池無語的跟著白御風自虐般的走進雪地,任由寒雪緩緩的滲透進鞋子里,咳了咳,無奈的說道:“哪能那么快,晚上我想了想,現下最好是早些去西涼的縣衙看看,先看看情況再決定接下來怎么做?!?br />
     “不急,用完午膳再去也不遲?!卑子L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葉秋池一愣,隨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恍然一笑,“還真忘記那人了,罷了,晚些再去罷,正好我去好好休息一會兒,熬夜了那么幾晚,都快有提前衰老的征兆了,你也去休息休息吧,做了體力活又做腦力活,可別癱下了,隨后的事情可不會少?!卑子L點了點頭,話題猛地一轉,白御風問了個讓葉秋池始料不及的問題,“你那么相信葉秋琰么?不怕他想不通而娶妻生子?”

     葉秋池顯然沒料到白御風會突然問道這個問題,面色有些不太好,但還是開口回答道:“若是想不明白,我便繼續等罷?!卑子L卻是冷冷一笑,難得的用冰冷的語氣對身邊這執著卻不開竅的好友說道:“你等,他可不一定和你有同樣的想法。葉老婦人派人送來喜帖,下個月初就是葉秋琰的婚禮,說是孩子都有了,這婚禮必辦不可,何況葉秋琰早就到了結婚生子的年紀 ,葉老夫人對此事可是欣喜的很,你看著辦吧,該怎么做快些決定,若是要回去,這里的事你不用擔心,宇文明天便到,想做什么就去做,不必顧忌太多?!?br />
     葉秋池不可置信的看向白御風,面色有些發白:“你說他……要成親了?”白御風嘲諷的笑笑,不再多說,他知道,他所說的葉秋池不僅聽到了,還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只是一時間……沒辦法接受罷了,將空間留給思緒萬千的葉秋池,白御風心中雖然也為自己好友著急,但卻也知道,感情這事,還是得靠自己。

     這事雖說白御風只是一個轉述者,但總歸還是有些影響情緒的,搖了搖突然有些困意的腦袋,放輕步伐不懂聲響的進了還殘留著昨晚歡愛痕跡的房間,曖昧的氣息雖說減淡了不少,但還是讓白御風有些口干舌燥……

     深吸了一口氣,白御風強迫性的壓下心中旖旎的念頭,輕手輕腳的脫下外衣爬上了床,溫柔的將勞累了一晚上以致現在依舊還在熟睡中的洛錦年撈回懷里,洛錦年低低的囈語了一下,眉頭微微皺了皺。但隨后蹭了蹭白御風的胸膛后又繼續安心的睡熟了,白御風輕聲一笑,這時也忍不住擁著洛錦年一同進入了夢鄉,為了救人一路上就沒怎么合過眼,昨晚又進行了一番體力活動,若不是白御風這些年南征北戰身子比常人強壯許多,怕是早就累癱了……

     待白御風睡熟之后不久,洛錦年就和周公分道揚鑣,緩緩的醒了過來,當看到近在咫尺的熟睡容顏時,洛錦年還愣了一下,剛睡醒的大腦還沒反應過來現在是什么狀況,昨天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個不真實的夢境。小心翼翼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下了床后洛錦年環視了一周,散落滿地的衣服讓洛錦年不由臉紅。

     穿上一旁不知何時就準備好的衣物,洛錦年打了個哈欠,推開門走了出去,雖然雙腿有些發軟j□j還有些脹痛,但還是想讓大腦清醒清醒,正好,一走出門就被寒冷的冬風吹了個滿面,洛錦年頓時被凍得一機靈,連忙閃了回去,毫不見外的將稍大的銀灰色大衣往身上一披后才重新走了出去,看著滿地的白雪,腦子一清醒后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應當與自己一同被擄的沈莫問和莫雨二人,這剛想著門口就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吸聲。

     “洛公子!莫問現在在何處?”真是想什么來什么,洛錦年在見到完好無損的莫雨松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摸不著頭腦,“莫問難道沒有跟你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他在何處?!边@話讓莫雨的臉色猛地一變,萬年冰山的臉上難得露出了十分明顯的焦急神色,這讓洛錦年的心也不由跟著一齊懸了起來。

     “沈公子正在毓閣養傷,昨日的情況有些混亂,便沒來得及說,少爺和莫公子是否要去探望沈公子?”次影抱著小紅狐輕身落至地上,畢恭畢敬的朝洛錦年及莫雨行了個禮。兩人一聽頓時松了口氣,莫雨有些心急的連忙開口:“莫……少谷主他受傷了?”次影將從見到洛錦年開始就一直刨著自己衣服小紅狐放在地上,任由小紅狐一蹦三跳的躥上洛錦年的肩頭,討好的蹭了蹭洛錦年的臉頰,聽見莫雨的疑問也不隱瞞,將事實如實告訴莫雨道:“沈少爺的腦部受到了挺嚴重的撞擊,暫時失憶了?!?br />
     “什么???不知可否立即帶我去毓閣!”次影對莫雨激動的神色有些疑惑,主仆之間的感情有這么深?不過這時也顧不得八卦了,次影點了點頭,在前方為兩人引路。不一會兒就來到了一處環境十分清幽的別院,這時一名少年正一臉呆滯的望著被白雪覆蓋的枯樹,任由身旁的人怎么呼喚也不愿移動分毫。

     “莫問!”見沈莫問如此模樣莫雨感到心都揪了起來,不由急切的呼喚出了聲,原本一臉呆滯的少年聽到莫雨的呼喚后,竟是有了反應,呆呆的扭頭看向莫雨,張了張口卻并未出聲,莫雨試探性的再叫了聲,原本呆愣的少年竟是輕聲的說出了醒來后的第一句話,還抬了抬手,一臉無助:“莫雨……莫雨我餓……”對此莫雨卻是頓了頓邁前的雙腳,眼中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但隨后卻是依著原本的動作走上前,將人的手拉住,放柔了語氣撫慰道:“好,我們這就用膳可好?”沈莫問開心的一笑,竟是主動偎進莫雨的懷抱。

     “沈大哥,你可記得我?”洛錦年不動聲色的試問道,毫不意外的看到沈莫問的臉上出現一片的茫然,“……我……不認識你?!甭邋\年面露心急之色,說道:“沈大哥你仔細想想,之前我們還一齊喝過酒呢,你還跟我說過你最喜愛的琉璃玉佩的故事呢,你不記得了么?”洛錦年就像是一個心焦于好友忘記自己的普通人一般。沈莫問遲疑了一會兒,隨即卻是突然捂住了頭,面露痛苦之色的說道:“頭好疼……我想不起來了!”

     洛錦年立馬安撫的說道:“想不起來就算了,晚些我再告訴你可好?”沈莫問這才緩和了臉色,恢復了原本的臉色緩緩點頭?!皝砣税?,快去準備膳食,把沈少爺扶進去好生照料著,莫問,我和莫雨兄有事要辦,晚些再來看望你可好?”沈莫問依舊緊攥著莫雨的衣袖,在莫雨也點頭后才不舍得放開莫雨的衣袖隨著仆人回了房。

     “莫兄,可有時間隨我走一趟?”洛錦年淺笑著,用十分平常的語調問向莫雨,莫雨點了點頭,臨走前默默的督了眼沈莫問所在的房間。兩人照著原路返回,次影知曉兩人怕是有什么不便外傳的話要談,便主動的抓過心不甘情不愿的窩在洛錦年懷中亂蹭的小紅狐,無所事事的帶著小狐貍吃東西去了。

     回到主院,洛錦年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動靜,確定沒人潛伏在周圍偷聽后才掃了掃院內石凳上的落雪,用厚實的大衣墊著先行坐了下去。莫雨也不矯情,跟著洛錦年一同坐下,在寒冷空氣的刺激下,大腦更加清晰,這也算是洛錦年選在這里談事的原因之一。

     “發現了么?”洛錦年也不說明,先是試探性的問道。莫雨并未立馬回答,而是沉默了會兒,才面寒的說道:“那人不是少谷主?!甭牭侥昕隙ǖ恼Z氣洛錦年心中是有些訝異的,“噢?何以見得?”

     “……他從不會對我露出如此懦弱的表情,早在少谷主被選為繼承者的那刻,就舍棄了懦弱這份情感,而且……感覺不對?!弊詈笠痪淠暾f的時候遲疑了一下,說來很莫名,但直覺卻是告訴他,就算那人的外表與真正的沈莫問有如何的相似,但整個人的感覺,卻是不會相同。

     作者有話要說:┭┮﹏┭┮悲催的訂閱,某可快無動力了喵!

     求評論求收藏求訂閱┭┮﹏┭┮

     繼續支持某可咩!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