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三章 :破案與震驚中
    老翁笑瞇瞇的跟洛錦年揮了揮手,示意洛錦年過去說話,隔這么遠說著嗓子疼,洛錦年一拍馬屁股,馬兒一吃痛便向前疾馳而去,拍了拍手后洛錦年才朝老翁走去,從容淡定的模樣絲毫不像剛收到有關最近這番動蕩的主角之一——血妖的蹤跡的人該有的模樣,老翁在心中暗嘆,安天啊,你有個出息的兒子,這樣便已足矣,

     “不心急么,”洛錦年明白老翁所指的是什么,卻只是淺笑不語的與老翁一起轉身向前望去,滿眼皆是一片白霧,看不清谷底的景象,卻莫名的讓人感到了一番朦朧美?!凹庇秩绾?,時候未到,等著便可?!崩衔绦南乱惑@,訝異于洛錦年淡然的模樣,隨后苦笑:“若是當年安天能有你這般聰慧也便不會犯下當年那般懦弱的錯誤,雖說,這錯原由也不在他?!笨攘丝?,老者緩緩道出多年前的那番動蕩,也是這一切的源頭。

     “這一切都是白天棋,也就是現在高麗國的國師一手操縱的,為的,不過是報當年的一棄之仇,你們洛家,虧欠了他啊……”沉重的開頭讓老翁的表情有些悲傷?!爱斈昴愕吞炱蹇墒且黄痖L大的好兄弟,兩人關系特別好,就差同穿一條褲子了,但這般親密的關系卻在往后的日子變了異,天棋……愛上了你爹?!甭邋\年漸漸瞪大了眼睛,心想原來還有這番原由……

     “一開始安天一直逃避著,到后來遇見了天棋被其他人拉住手的模樣,于是便看清了自己的心,兩人又恢復到了從前那般親密的相處模式,只是偶爾會做出些許親密的舉動,正是如此,那天兩人親密的時候被白家當家也就是天棋的爹看到了,十分震怒,天棋苦苦哀求最終竟是拋下了一切都要和安天在一起,卻不想安天在這時退縮了,洛老夫人將安天軟禁了起來,并快速的安排了你的母親與安天成婚,安天一向孝順,便窩囊的起了退縮之意,成親那天天棋去了洛家想要阻止,卻在洛家眾人鄙視的目光下被趕了出去,當時……安天就在一旁,后來我帶著絕望的天棋走了,我也因此……背叛了洛家?!崩衔逃行┿叭?,為當初自己熱血的行為感嘆,眼中卻沒有絲毫的后悔神色。

     “難道你是……羅管家?”洛錦年沉思,突然想起自家父親不時憂郁望向窗外時與自己談心時提及過的前任管家羅浩天。老翁身軀一震,有些激動的抓著洛錦年的肩膀問道:“小少爺還記得老夫?!”洛錦年一愣,隨即溫和的一笑:“爹經常提起你,說是在自己小時候一直有個對自己很好的管家,只可惜兩人的主仆緣分竟是如此淺淡,到最后父親的臉色就會變得很差,沒想到竟是這般,不過為了這個就枉顧無辜百姓的身份似乎理由太過牽強?”

     “此后的日子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就像是地獄,隨后不久就聽到白家被滅門的消息,為了查證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誰,天棋竟是委身成為了高麗國王的男寵,而這西涼縣令和在京城內死的人就是白家滅門的始作俑者,而這一切……安天竟是陰差陽錯的插了一手,雖然事后安天為此懺悔至今,但天棋卻已經被這一切打擊的瘋了……”老翁顫抖著手,見證了自己從小帶大的少年變成了如今這番癲狂的模樣,實在是令人痛心。

     洛錦年不語,雖然心中對這白天棋的行為感到憤怒,但在此時心中卻又升起了一絲同病相憐的感覺,被摯愛之人背叛的感覺……他明白?!鞍住侵谱骺艿哪芰τ质菑哪睦飳W來的?羅管家,你又為何會出現在西涼?”老翁嘆了口氣,“天棋在哪兒,我便會跟去哪兒,比起安天此時的名震天下,天棋這孩子實在是讓我放心不下,我一直將兩人當做親兒子般對待,卻不想兩人之間……竟是演變成了這般水火不容的關系。那傀儡之術,實則是白家祖傳的秘術,當初那群人滅了白家滿門為的也就是這傀儡之術?!?br />
     對于自己爹的渣行為洛錦年決定不予評價,長輩的事就讓長輩自己操心去吧,身為人子實在是沒有資格,也不能對自己一直以來十分敬重的父親的行為說三道四,只求這一切快些過去,都恢復平靜和諧的生活再說罷?!啊认?,那人在西涼?!”仔細的斟酌了一下老翁,啊不對,應該稱作羅老管家的話,洛錦年突然發現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信息。

     羅老管家嘆了口氣,“沒錯,天棋就在西涼,而你所想知道的血妖,其實就在他身邊,這西涼縣令是主策謀者,因此天棋給予他的報復最大,讓其生不如此,一生一世只得以現在這不人不妖的形態活下去,死也死不了,只得被無盡的疼痛和壓抑情緒折磨,每殺一個人心中就會多一分愧疚,以此循環,度過一生?!绷_老管家說到這臉色已變白,只有親自見證過這一切的人才能明白那世人所說的修羅血妖實則也是個受害者罷了……

     “我希望你們能夠阻止天棋,如果小少爺愿意的話,我希望能讓兩人見上一面,將一切都畫上句號。下一步高麗的野心就會彌漫到京城,你們最好快些收拾行裝,在三天內趕到進程并吩咐禁衛軍密切控制一處名為‘南風館’的地方的話,我想這一切應該還會在可控制的范圍之內?!绷_老管家捏了捏拳頭,說完這一切卻又有些釋然,心知背叛的后果,但就算是不要他這條老命他都想再為這倆孩子多做一些事,他的命本就是洛安天救的,不要又有何不可。

     羅老管家說完后覺得眼前的視線已經開始有些模糊了,這就是逃離的代價……倒下昏迷前,依稀聽到了洛錦年驚慌的呼叫聲……“老管家?……羅老管家你怎么了?!”

     洛錦年沒想到羅老管家會突然嘴角流血倒下,心下一驚連忙眼疾手快的接住羅老管家向下墜的身體,這下洛錦年可沒有絲毫知曉案件背后陰謀的欣喜,反而心情有些沉重,快速的在羅老管家身上點了幾個穴道,勉強的止住了體內毒素的蔓延,洛錦年小心翼翼的將羅老管家背起盡量減少顛簸的向前快速奔走。

     洛錦年心想著御風應該也快趕到了,便凝神靜聽起周遭的動靜,一是為了快速的知曉白御風等人是否趕到,二是為了警惕周圍是否有地方的埋伏,好在洛錦年有著不凡的武功底子,否則換做一般人的話早就精力衰竭而癱倒了……

     好在一路順利,不一會兒洛錦年就聽到了熟悉的馬蹄聲,洛錦年這才松了口氣,剛好這時也背著羅老管家出了森林,看到了不遠處奔馳而來的熟悉身影,洛錦年知道自己可以放松下來了。白御風看到完好無損的洛錦年也同樣是松了口氣,當知道自家王妃竟然單槍匹馬的赴敵我不明之人之約時心可是懸起來了好一陣。

     “……沒受傷吧?”從洛錦年的背上接過老者,白御風沒多問,不是漠不關心,只是等著洛錦年自己開口遵從愛人的意愿罷了。洛錦年搖了搖頭,心知這時并不是解釋什么的時候,封住了幾個主要的穴道也只是能夠拖延毒素蔓延罷了,若在一個時辰內得不到救治的話怕是就算是天神下凡也難以救其性命。

     “快回去讓醫翁務必將此人救回來!”不管羅老管家說的話或真或假,至少在眼前看來這位老者已經為了洛家和白家的事奉獻了一生,若是因此而喪了性命的話,自己爹和白天棋的事情怕是就沒人能夠插手了,當年分開兩人的洛老夫人和白老爺子都已西歸,于公于私,此人都不能死。

     兩人快馬加鞭的回到了西涼城,快馬在依舊蕭瑟的街道上飛馳,也不怕傷著人,畢竟為了血妖一事民眾都被嚇得不敢出門,到也為洛錦年二人省了不少時間。當聽到醫翁說有救二字的時候洛錦年才摸了把臉上虛無的虛汗,一扭頭卻見白御風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兩人一時間無言,后來毫無意外的是洛錦年妥協了,“以后不會了好吧,我能保護自己……”而后便開始緩緩將羅老管家所說陳述了一次,其中不乏有轉移白御風注意力的目的,雖然心知對方是緊張自己,但洛錦年還是被白御風這緊張的樣子弄的有些無語,其實他真的沒那么沒用……

     聽完后白御風沉默了,良久才突然感嘆了一句:“情似良藥卻也似毒,雖說白天棋有可憐之處但枉顧百姓生命勾結外國侵犯錦繡卻是不爭的事實,此等罪責定不能免,不過現下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找出白天棋的所在之處和趕往京城?!敝笠痪涫钦f給屋頂上的端影和次影聽得,意思是你們倆可以辦事去了,別在這礙事……

     次影和端影摸了摸鼻子,一臉無奈的被自家無良王爺再一次的趕去做苦力了……當兩個蹲墻角的走了之后,白御風頓時毫無顧忌的將人攬至懷中,將頭埋至洛錦年的脖頸處,悶聲說道:“以后不要不吭一聲就走了,我會擔心?!甭邋\年乖順的攬住白御風,輕輕地嗯了一聲算是應了下來。

     之后不久次影和端影就急匆匆的回了來,這時白御風和洛錦年正在準備回京的事宜,卻聽次影一臉著急的跑了進門,“柔妃娘娘失蹤了!”

     作者有話要說:求收藏求評論求地雷??!

     要不某可就沒動力了……

     準備大考奮斗之!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