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章 :一更
    冷,這是洛錦年恢復意識后的第一個感覺,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陣的虛弱感,洛錦年的意識漸漸清明,心下一驚,猛地張大了眼睛彈坐了起來,但這才剛用力洛錦年就感覺全身一軟,重新癱回了原處,后背傳來的清晰觸感讓洛錦年立馬看了看自己身上,卻發現竟是只剩下一件里衣,若隱若現的胸脯暴露在空氣中,曖昧的氣息隨之而來……

     “醒了,”隨著一陣開門聲,一抹低沉的聲音的隨之傳入洛錦年的耳中,一帶著半臉面具的高壯男子緩緩走了進來,見洛錦年已然睜開了眼睛便出聲道。洛錦年沉默不語,顯然不打算理睬面前這目的不良的男子,動了動手,意外地傳出“叮?!苯饘倥鲎驳捻懧?,洛錦年移動的動作猛地一頓,立馬咬著牙硬是撐起半個身子坐了起來,朝自己還未完全恢復知覺的雙手看去,竟是看到兩條金屬鏈子連接著的金屬手圈正禁錮著自己的雙手,順著往下看去,另外兩條鏈子也延伸到了床上,蓋在自己身上的艷紅色薄被掩蓋不住被同樣禁錮住的雙腳。洛錦年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對于這種處于弱勢的狀態十分的抵觸,特別是當旁邊還有個對你不懷好意的人的時候……

     嘆了口氣,洛錦年不得不放棄自己原本的堅持,緩緩開口說道:“為何將我囚禁?”對方并沒有直接答復,而是不慌不忙的朝面無表情半撐著身體躺在床上的洛錦年走來,眼睛微微瞇起,竟是直接坐到了床邊,靜靜的看著洛錦年半晌,才突然開口:“白御風倒是好福氣,呵呵,我倒是很期待他知道你成為我的人了之后的表情,一定很有趣?!惫戳斯醋旖?,面具男子突然將洛錦年壓倒在了床上,饒有趣味的看著面色依舊不改眼中雖有一絲驚慌卻依舊沒有絲毫懼意的洛錦年,心下暗嘆不愧是白御風看中的人,單憑這份氣度就讓人不得不想將其壓至身下,狠狠的踩踏這人的驕傲。

     洛錦年想要動手將壓在自己身上的面具男人給扔下床,卻發現自己已經有心卻無余力了,咬牙動了動身子,卻發現身體已然不停自己的使喚,虛軟的癱在床上,連抬手都有些費勁,“你給我下了藥?!辈皇且蓡柧涠强隙ň?,面具男子伸向洛錦年的臉的左手在空中頓了頓,他聽出了洛錦年言語中的不屑,不過也確實,這下藥的計量雖然有些卑鄙,但卻是達成目的的最有效的方式。

     “只要能達到目的,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不是么?”面具男的手沿著洛錦年臉部的弧度由上而下,輕輕的撫摸著,感受到手中滑膩的觸感,面具男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原本只是想要調戲一下洛錦年,想看到白御風所選之人驚惶無措的初衷也悄然改變,兩人之間的氣氛漸漸升溫,變得旖旎曖昧了起來。

     洛錦年厭惡的往后移了移,想要離開與對方接觸,不過對方似乎卻是緊追不舍,用力的將洛錦年固定在身下,細細的觀賞著這么一張雖然俊逸卻離傾國傾城還有好些距離的面容,就是這么一個人……讓那傲視群雄的人如此珍惜么?“如果你敢碰我,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泵婢吣泻敛辉谝獾睦^續手上的動作。

     “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風流。再說,你覺得我會讓你有令我生不如此的機會么?”狂傲的話語以及盯梢著獵物般的眼神讓洛錦年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強忍著心中萬分強烈的惡心感,洛錦年索性眼睛一閉,權當被狗咬了。雖是這么想,但腦中還是快速的想著逃離的方法。

     “唔……”忽然,洛錦年感到脖頸處一痛,緊接著便傳來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洛錦年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昂孟恪泵婢吣屑毤毜目幸е邋\年的脖頸處,留下一個一個紅艷艷的吻痕,還是分色丨情的j□j著,雙手還十分熟練的幫洛錦年除去了衣裳,不一會兒洛錦年周身便已只剩下一條裹褲,面具男邪邪一笑,看著洛錦年隱忍的表情心中頓感快意,白御風啊白御風,在邊關你害我節節敗退,無顏回朝,現在我就把你的人給占了,讓你后悔一輩子!

     洛錦年見面具男有一瞬間的閃神,便用盡全力的抓起一旁放著的尖銳物朝面具男刺去,面具男敏銳的從思緒中回歸,眼見寒光一閃,便反射性的朝床下翻去,卻不想動作還是慢了些許,霎時被尖銳物給刺出了好長一條傷口,胸口處還被刺穿了好大一個窟窿,“呵,還真是個帶刺的主兒,若不是我早有防備怕是早被你奪去了命!”面具男臉上的笑意已然褪去,嘴角勾起一抹陰寒的笑意,伸手一掏,竟是從胸口處掏出了一枚布滿裂痕的玉石扔至一邊,洛錦年有些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剛才那一次便已用盡了全力,卻是沒想到對方竟是如此的謹慎,或許這一次……真的逃不過了吧?!霸趺??說不出話了?哦對了,忘了告訴你,若是強制性的用力的話,你可是會更加虛弱的呢,還是好好伺候舒服了我,也不用那么痛苦不是么?識時務者為俊杰,相信你也是個聰明人?!闭f完便重新爬上床,重新動作了起來。

     但卻不復之前那般的旖旎,而是十分粗暴的將洛錦年身上的最后一件遮蔽物給直接扯碎扔至了一旁,用力的分開了洛錦年的雙腿,白皙挺翹的臀部,微微蠕動的穴口……看著眼前的美景,面具男眼中充滿了谷欠望,吞了口口水,便開始脫起自己的衣物……

     “叩叩——”煞風景的敲門聲突然響起,“主子,逍遙王來了!”面具男原本谷欠求不滿的表情頓時一變,在眼前的美景以及未成的大業中,面具男一咬牙,忍著□的脹痛,毅然的選擇了未成的大業,發泄般的咬了口洛錦年胸前的一點后黑著一張臉匆匆的穿上了衣服,寒聲說道:“在這里好好呆著,別想著逃跑!”便在門外的再一次催促中開門離開了。

     洛錦年頓時松了口氣,一點一點的將甩至一旁的薄被拖到了自己的身上,寥寥的蓋住了重要的幾個部分后才微微松了口氣,但隨即又被其他的思緒占據了大腦,剛才他是聽到……白御風來了?“咕嘟——”代表已然饑餓的聲響適時的響起,為多日未進食而抗議道。

     洛錦年休息了一會兒,覺得力氣漸漸的回來了點兒,但卻依舊只能說些簡單的語句和緩慢的移動自己的身體,洛錦年這才得了時間環顧所在的地方,除了靠左邊的這張惡俗的紅色大床,房間內的其余地方倒是設計的十分簡潔明了,一張簡單的木桌和木椅……恩?等等!忽然發現木桌旁似乎靜躺著一月牙色的布料。

     洛錦年意外的看到自己的衣袍竟是放在不遠處的木桌旁,心下一喜,連忙小心翼翼的‘滾’下床費力的移動至木桌旁翻起了自己的以上,“找……到了!”驚喜的一呼,洛錦年有些意外暗格里的藥物竟是還在,連忙從一處十分隱蔽的地方掏出一個小瓶子,并從里邊兒倒出一顆小藥丸塞進了嘴里,靜靜的靠在木桌旁感受身體的力氣漸漸的回歸,洛錦年不由暗自慶幸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被悉心加工過的,藏藥物的地方也夠隱蔽,待手已能自由動作了后,洛錦年細細的翻找起了衣物,發現貼身的東西都還在,但卻惟獨少了一直佩戴和帶在身邊的三枚玉佩……

     這時洛錦年忽然聽聞一陣不小的打斗聲,由原本微弱的聲響到最后越來越清晰,洛錦年的心不由懸了起來,看著剛才那人的表情,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一般,莫不是設置了不少陷阱就等著白御風來送死?想到這洛錦年就有些坐立不安了起來,嘗試著站起身,卻發現力氣還沒恢復到能夠行走的狀態。

     “嘎吱——”在洛錦年心急的皺眉的時候,身后的窗子卻是被人從外方猛的一下踹了開來,洛錦年連忙拉扯下故意變形成裝飾物的冰玉刀,化成原型后緊緊的握在手上,若是來人是敵方的話就打算突襲將人擊倒,好占據有利地位。一抹身影靈活的閃進了房內,因為窗戶被打開,原本房內偏陰暗的色調立馬被明黃色的陽光占領,而背著光的人也因此讓洛錦年一時判斷不出是敵是友,心下一橫,洛錦年打算先行攻下對方在說。

     用手猛地一撐低,洛錦年頓時如同飛燕一般朝人身后閃去,卻不想被對方堪堪閃過,待對方看見洛錦年的面容后先是一愣,隨即皺眉的想到自己是不是找錯房間了……“等等……你是……錦年?”看清朝自己攻擊過來的武器后,白御風頓時松了口氣,淺笑著將突然收手愣住的某人輕輕的擁緊了懷里。輕聲道:“終于,重見了?!?br />
     沒錯,來人正是白御風,在把爛攤子丟給葉秋池了之后,白御風的心就一直懸著,在接到對方的要求和匿名帖子一份后便匆匆趕了過來,一路上馬不停蹄的,任眼中布滿血絲也不在意,心中滿是擔憂和對對方這般挑釁行為的怒意,好在葉秋池還是比較靠譜的,在趕路期間還不忘細細想了不少的應對對方的點子,否則這剛沖進來怕是就被直接干掉了……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