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8章 買斷專利?
    說是陪著,也不過是黃子卿躺在旁邊看著丁朗瞇一會兒而已。

     以前的實驗室里是打地鋪的,現在丁朗成了首都大學的寶,隔壁辦公室已經分給他,那個沙發放開來就是一張床,平時完全可以睡在上面,不過睡一個人可以,兩個大男人就睡不太下了,偏偏這辦公室只能完全放下這一張沙發,丁朗又舍不得讓黃子卿去打地鋪,反正只是一個午休,干脆就擠在一起睡了。

     擠成這樣,也虧得他睡得著,累壞了吧。

     黃子卿側身看著丁朗的睡顏,有些心疼。

     其實也不僅僅是累壞了,身邊有熟悉的氣息,總歸睡得安穩點,半個小時的午休比以往睡一個小時效率來的都要高,這不,剛睡下半個小時,丁朗就睜開了眼睛。

     這個沙發床實在不大,兩人只能側身面對面躺著,是以丁朗一醒來就看到黃子卿那張臉,他一下子屏住呼吸暗罵自己男色上頭,心里又忍不住懷疑半個小時前對著這張臉他是如何做到堅定不移地睡過去的…

     “醒了?要不要再瞇會兒?”抬起丁朗的手腕看了看時間,黃子卿問道。話說回來這手表還真挺好看…

     丁朗搖頭,準備起身:“不用,睡飽了?!?br />
     黃子卿把他拉回自己懷里,彼此交換了一個吻,這才放人:“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下午還有個會?!?br />
     丁朗紅著臉瞪了他一眼,直把人瞪得心神蕩漾。

     黃子卿離開之后不久,幾個助手也都陸續過來工作了。

     這批新助手都比較踏實,現在丁朗的研究有了突破,除了自己和學校之外,受益最大的還真就這幾個助手了,目前項目還沒完全研發出來,但作為一直跟進研究的助手,這群人的身價自然也是水漲船高,丁朗給他們加了工資不說,學校也另加了一筆,以他們現在的履歷,畢業自然是不用愁,很可能還會保送研究生,也因此,他們對丁朗就更加感激了。

     而之前那批被炒了的助手們的眼紅,這么看來,也是自然的了。

     那群連名字作者都沒取的龍套們現在就喜歡唧唧歪歪說些丁朗和現任助手們的壞話,類似丁朗其實專業水平一點都不行,還死撐著搞研究,或者是有了成績之后就很自大,平時連人都不理。

     大多數人對于這種造謠是嗤之以鼻的,嘖,按他們說的,這丁朗沒成績,那專利怎么來的?那學校和國家又怎么會給他撥資金?那能連人家的助手都跟著水漲船高?擺明了眼紅嫉妒罷了。

     但也有人真的相信了這種話,畢竟這群名字都沒有的龍套們之前在各自年級成績都算頂尖,而后來招過去的那批助手論專業成績還真比不上他們。

     這些流言蜚語丁朗是沒空理的,他的研究正處于關鍵時期,一旦機床搞定,可以說大規模生產高端航空發動機就成為了可能。

     這項研究完全是憑借他自己的能力在搞,所以他心安理得地在學期末,新型機床研究出來的時候去申請了專利,連帶著外觀都申請了一個。

     五軸聯動數控機床并不算地上是丁朗個人的發明,畢竟不僅國外,國內也有能生產的,但丁朗發明出來的這一款性能更加優越,制作成本更加低廉,所以申請專利很容易就通過了。

     裝備制造業是一國工業之基石,它為新技術新產品的開發和現代工業生產提供重要的手段,我國國民經濟發展迅速,國防建設同樣如此,正因為如此,高端數控機床有著大量的需求。

     如果說航空發動機是一個國家工業水平的象征,那么機床就是一個國家制造業水平的象征,這兩者都反應了一個國家工業發展水平狀況。

     長期以來,西方工業發達國家一直把持著五軸聯動數控機床作為重要戰略物資,幾乎是對華夏施行封鎖的,現在市面上賣的西方公司制作的五軸聯動數控機床也大多是性能落后的。

     五軸聯動數控機床有多重要?上世紀末爆發的那起東芝事件足夠證明。

     當時毛熊大哥通過霓虹國購買了幾臺五軸聯動的數控機床,結果老毛子用于制作潛艇的推進螺旋槳上了幾個檔次,搞的M國間諜船監聽不到潛艇的聲音,M國海軍第一次喪失對毛熊海軍艦艇的水聲探測優勢,直到今天他們都沒有絕對把握可以發現新型的毛熊潛艇。

     不僅如此,這批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還使用在了當時仍在建造中的新型航空母艦的推進器。

     因此事件爆發之后,M國大怒,這也是冷戰期間對西方國家安全危害最大的軍用敏感高科技走私,東芝事件。

     僅僅是幾臺五軸聯動數控機床而已,對一個國家的工業、軍事力量就有著如此大的影響,所以丁朗這研究成果幾乎是一出來,就被人盯上了。

     丁朗身上背著的專利已經有不少,零零散散加起來接近十個,除了一些外觀的專利,像陶瓷基復合材料、高鈮鈦鋁合金、舊式機床改造、新型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都是相當有用的發明,之前他就因為高鈮鈦鋁合金在國內材料學界一舉成名甚至可以說封神,現在五軸聯動機床也被他搞出來了,他的履歷表更是亮瞎人眼。

     第一個撲上來的,不是國家方面,而是私人。

     丁朗就覺得奇怪了,自己這專利申請甚至還沒批準下來,國家都還沒反應呢,這人就跟嗅到肉味的狗一樣湊了過來,這是哪里來的消息?

     他是沒興趣解決這事兒,花幾千萬想買下專利,哪里來的好事——就是花幾億他都不賣,這東西他又不是用來賺錢的,真要論利益最大化,當然是把它交給國家。

     而且不說那個來聯系他的人有沒有外國背景,哪怕是個人,如果用這個專利去做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丁朗也會受影響的。

     他還真不是那種見了幾千萬就走不動路的人。

     原本丁朗只想晾著對方不理他就好,沒想到這人得寸進尺,甚至跑到他的實驗室門口堵人,這讓他著實窩火了。

     這人叫周超,看著像三十幾歲,全身奢侈品牌,開著拉轟的保時捷,一臉“爺就是這么吊快來跪舔”的中二姿態,坐在實驗室樓下,身邊還帶著倆黑衣保鏢。

     誒嘿,哪里來的個中二熊孩子?

     丁朗現在雖然有相關部門保護,但這種保護都是比較低調的,兩個保鏢平日里穿得很是平常,混在人群里壓根找不出來,現在就是一個當著實驗樓的保安,一個在旁邊花池那邊修剪花草。

     見丁朗出來,周超摘下墨鏡,以“嘖終于出來了爺不耐煩了”的表情走到丁朗面前:“我之前打你電話那個,說吧多少錢,我要買斷!”

     丁朗笑了,笑得特別甜,心里在想,你可真甜23333

     一個看著很是敦厚的保安見這位等人的原來等的是丁朗,小碎步跑了過來,笑瞇瞇地聽他倆說話。

     “對不起周先生,我想我電話里說得很清楚,這專利,不賣?!倍±室娔潜0策^來了,也就直接說開了這件事兒。

     周超立馬怒了:“誒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勞資要買那是看得起你,你不就嫌棄錢少嗎,得,你說個數!爺有的是錢!”

     呵呵←←

     黃子卿進來的時候,正好聽到那句“有的是錢”,聽聲音還有點耳熟,就有些好奇地抬頭看了一眼,可不就是熟人么!再一看我累個大槽你小子居然敢攔我家丁朗?!

     “周少,真巧??!”黃子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周超正煩著呢,聽人叫他回頭瞥了一眼,結果看到黃子卿就有些卡殼。

     “黃大少爺?你怎么也來這里了?”心里卻是飛快地計算著,這黃子卿來者不善,難道他也知道了這個專利,跑過來搶他飯碗的?那可不成!要是專利在丁朗這個老百姓手里,他能用盡手段搶過來,要是到了黃子卿手里…呵呵。

     不過以往黃子卿壓根不是這個作風啊…跑來搶人家專利什么的。

     本打算出手的保安依舊笑瞇瞇地看著他們,手背在身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朗,我爺爺問你明天有沒有空,想讓你過來吃飯?!秉S子卿沒理他,轉頭殷勤地問丁朗。

     臥槽,這小子還認識黃老?不好對付!周超心里嘀咕,不過暫時他還是不會放棄的,這個利潤太大了,他從舅舅那里知道了一個本科生搞出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這件事之后,立馬跑到這邊來想買斷專利。幾千萬去買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專利那可是超值,先不說這款機床將要帶來的經濟利潤,光是政治資本就夠周家全力支持他爭奪了。

     可…媽蛋,說好的普通人呢,怎么認識黃老了?

     丁朗可不管他心里再想些什么,聽黃子卿這么一說,想了想自己第二天的確沒什么事情,也就點頭應允了。

     其實丁朗在之前就被一些小蝦米盯上過,一個J省人在首都念大學,搞出了高鈮鈦鋁合金之類的東西,自然引人注目。普通人,本科生,在首都孤身一人,發明的東西很有發展前景,初期花個幾十萬幾百萬買斷他的專利,這些東西的好處就落在了他們身上。

     但既然是小蝦米,就不用在丁朗面前蹦跶了。

     憑借黃子卿和黃家的身份,還是能夠壓住那些小蝦米的——這次同樣是太子dang的周超過來,直接繞過了其他程序,所以黃子卿并不知道,也就沒攔得住。

     不過,想直接買斷專利?癡人說夢!

     這個行為,到最后絕對會被那些長老們唾棄,連帶著周家地位估計都得受損——現在只有專利申請部門知道這款機床,消息究竟怎么泄露的,想想周超那個在專利申請部門做部長的舅舅,就很清楚了。

     想必之前他就是碰到有發展前景的專利,二話不說用錢把人砸暈買斷過來,最后賺的盆滿缽滿。

     沒腦子的豬對手,要黃子卿說,這周超真是沒腦子,其他的東西也就算了,像五軸聯動數控空機床之類的東西怎么可能讓個人給收去,這玩意兒對國家有多重要特么周超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但為了那可能存在的巨大利潤利欲熏心?

     作者有話要說:靠今天破三千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