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4章 事件處理
    那天他悶不吭聲默認自己有的是一個男朋友之后,出人意料的,父母的反應只是默默看著他嘆氣——雖然這種反應比起竭斯底里來更讓丁朗難受。

     從那天起,家里的氣氛就不太好了。

     似乎陷入了某種程度上的…冷戰之中。

     媽媽照樣每天給他做喜歡吃的飯菜,但不會每天早晨敲門拉他起來逼他吃早飯;原本最喜歡和他侃大山的爸爸在飯桌上也越來越沉默了。

     丁朗心里也不好受,這種不好受里有一絲心虛,也有一絲委屈。

     為什么喜歡上一個男人,就這么讓人難以接受呢?

     大概因為黃子卿直接把他帶到黃爺爺面前的關系,丁朗特別想讓父母也能接受他?,F在看來,任重道遠。

     就特么在這種蛋碎菊緊的時候,學校領導打來電話,說他火了,問要不要回來首都一趟,不少媒體都想采訪他。

     采訪個毛線!

     丁朗毫不猶豫地回絕了,然后跑回自己房間打開電腦上海角論壇看那個帖子。

     隨著帖子越來越火,不僅首都大學的學生摻和了進來,連他的小學同學都出現了,更別提初高中同學。

     騎著驢找驢打滾:我也是首都大學的,有人質疑說丁朗在高鈮鈦鋁合金那個項目里只是助手,我就呵呵好嗎,那個項目我舍友是真助手,給丁朗當助手的,聽說這項目國家給撥款幾百萬呢。人家校草頂多拿個國家獎學金,我們校草是拿國家研究基金的好嗎!

     于是下面紛紛求深八!

     飯飯才不是飯桶:臥槽這不是丁朗嗎?!我高中同學!他高考成績404誒!男神!成績好長得帥脾氣也好,家里條件也不錯,他爸是國企經理~高中那會兒從來沒聽說他戀愛過!話說回來,萬萬沒想到啊,原來丁朗會的東西這么多,在高中的時候從來沒聽說過,真低調!

     404這么奇葩的分數自然引來一眾歪樓黨,于是來自j省的網友們紛紛解釋j省的高考制度,歪樓歪出了新層次!

     呵呵你才是逗比:大學也沒聽說他有女朋友,摸下巴

     臥槽這種男神都沒女盆友!大家迅速激動了!

     我是一顆茶葉蛋:男朋友嘛,就不知道了…╮(╯▽╰)╭他們宿舍關系挺好的,你懂的

     于是另外一批激動的妹子出現了…

     殺馬特洗剪吹吹:他以前還勤工儉學擺攤子賣過鮮肉月餅呢,學校門口那家食百味不是他開的么,后來轉讓了而已,轉讓之后那生意慘淡的,嘖嘖←←他做的鮮肉月餅超好吃!

     這年頭,男神比自己還賢惠了嚶嚶!

     我是一顆菠菜菜:我不是首都大學的,是魔都的,之前他還來我們學校參加過材料學的學術交流會,給上了一節公開課,他的確就是研究高鈮鈦鋁合金的那個,有真才實學的,講課挺有意思。當時我還偷拍照片了呢(附圖)。而且不僅是高鈮鈦鋁合金啊,之前他在陶瓷基復合材料方面也有成績的!

     這名網友才算真的證明了丁朗在材料學方面的地位。

     越來越高的樓層讓丁朗看著就蛋疼。

     隨著八他的人越來越多,連帶著之前在學校新生大賽上的參賽作品、參加書協全國巡展的作品們陸續亮相,甚至還有之前學校運動會他去比游泳的時候的照片,以前在足球社坐冷板凳或者在場上耍帥的照片…以及他牽著八戒出來遛彎兒的照片(群眾一致表示我累個擦八戒好萌?。?。

     尼瑪完全沒想到學校里這么多偷拍他的!

     至于小學、中學同學也就出現了那么一兩個,雖然對于丁朗現在優秀很驚訝,但只當他以前太過低調。

     也有人質疑丁朗是炒作的。

     最近幾年炒作火起來的人越來越多,男神女神之類的頭銜越來越不值錢,也因此就有了一批看到稍微火起來的民間帥哥美女就質疑炒作的網友們——一般來說,他們的質疑是對的。

     以往他們的質疑也會得到大部分人的應和,但這次卻不一樣。

     華夏對于有真才實學的科研人員有著巨大的熱情和寬容度,只要你是有真才實學的。

     丁朗在材料學方面的地位毋庸置疑,只要百度一下高鈮鈦鋁合金是個什么玩意兒就能明白他做出的成績有多重要。之前官方媒體也用豆腐塊大小的版面報道過首都大學的丁朗研發出這玩意兒,雖然沒有照片篇幅也很?。ㄒ虼水敃r完全沒有引起大眾的注意),但直接證明了的確是丁朗研發出的。

     為什么篇幅那么???

     海角論壇網友們沒怎么關心這個問題,倒是一些軍事論壇的網友分析出了關鍵。

     “很顯然,此前官媒對丁朗的態度是很低調的,除了一些軍事愛好者和材料學業內人士,任誰看到那篇報道估計都是晃眼就過去了,要不是海角論壇那個帖子,估計丁朗現在壓根沒人指導。

     那么為什么呢?

     戰忽局有話說。

     高鈮鈦鋁合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當時那篇報道出來我們論壇就有大神八過,大家可以去看看,這里不多做說明。

     這種帶有濃重軍工背景的研究,要么就得大張旗鼓地宣揚形成震懾力,要么就得偷偷摸摸,高調的不要。顯然,丁朗屬于后者。官方對他的態度就很明確了,低調保護。

     他才二十歲不到就研發出高鈮鈦鋁合金,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國家把他保護起來才是最好的,也許,只是也許,將來丁朗會研發出更加牛逼的東西,但可能直到他死后大部分人都不會知道他的名字(當然不排除日后江郎才盡的可能性)

     可惜,一切都被他校友給毀了。

     現在本人最擔心的,一是海角那個帖子火了以后丁朗這個天才科學家暴露,進入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的眼中,另一個是,他才二十歲,能否在現在這個情況下把持住自己,繼續專心于科研呢?”

     的確是為了低調。

     所以官媒的那塊豆腐塊是對丁朗的一種保護——軍事論壇的網友們一下子捉急了。

     戰忽局的工作做得挺好,但尼瑪這個叫丁朗的小哥被校友給賣了!

     他們還不知道這小哥研發出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事兒呢,萬一知道了,估計滅了海角論壇八卦版塊的心都有了。

     首都大學突然接到不少媒體的電話,因為是寒假,學校里也沒幾個教職工,一下子都忙飛了。

     收到丁朗的回復,校長吳玉林叮囑大家再遇到問丁朗情況的、或者想要采訪他的電話直接無可奉告就行,當然說的時候語氣要好點兒,他這才松了口氣。

     丁朗現在可是他們學校的寶貝,現在推他出去接受采訪,是,首都大學是會一下子火了,但對丁朗不好。

     吳玉林在是首都大學的校長之前,首先是同學們的校長。

     他很高興,丁朗是一個懂分寸的人,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短短幾天時間,丁朗就從海角論壇火到豆瓣醬,從豆瓣醬火到喵撲,又從喵撲火到微博,熱度一直退不下去。

     不僅吳玉林,國家方面對這件事的態度也很猶豫。

     保護自然是要保護的,但推出這么一個典型人物,也有利于國家的形象,還會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到科研事業當中,因此事件爆發出來之后他們還是遲疑了一會兒的。

     直到詢問了丁朗本人的意見,國家才出手,先是首都大學接到的電話明顯少了,媒體方面關于丁朗的熱度似乎一下子消退了,然后海角論壇那個帖子封貼,刪除,理由是侵犯他人*,再然后那幾個發照片的人收到電話,也都沉寂了下來。

     但是之前已經轉遍網絡的照片卻不可能一下子全都撤下來。

     總的來說,丁朗就如同流星,火了那么幾天,然后一下子沒影兒了,大家自然明白這是相關部門壓下來了,為什么壓下來?海角論壇八卦版主發的那個帖子足以說明。

     “這幾天謝謝大家的熱情,把那樓蓋地那么高。但是丁朗畢竟是一個科學家,他不是那些明星藝人,不需要紅,他本人也只希望做個普普通通的科研人員,不希望有太多的曝光。希望大家理智一些,不要再發關于他的帖子了,這也是對華夏科學家的一種保護。

     從此以后,本版關于丁朗的帖子都會刪除,望大家理解?!?br />
     所以說,是他本人的意思?

     臥槽感覺更男神了怎么破!

     發現自己的熱度減退,丁朗才總算松了口氣。

     其實丁爸爸也早知道兒子火了的事情,不說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報道,光是打到他單位的電話甚至直接找上門來的媒體就夠多的了,幸虧兒子不怎么出門,否則就得看見堵在小區門口進不來的那些記者們了。

     小區里的人都知道丁家出了這么個寶貝,由于這里是單位分配的小區,所以都是些熟悉的同事,丁爸爸不希望自己兒子被打擾,大家也就都樂意出手幫忙。有幾個記者千方百計混進了小區,不過在找到丁朗家在的那棟樓的時候被人發現了,所以丁朗才沒受到打擾。

     雖然兒子最近干了件讓他很生氣很傷心的事情,但畢竟是他兒子,他還是心疼的。

     現在一下子小區門口的那些媒體散了,單位里也接不到電話了,網絡上的報道也消失了,丁兆平這才放下心來。

     作者有話要說:我在想要不要頂風上肉。。想想還是算了,這次嚴打不是*自己,而是【嗶——】的嚴打,萬一我就這么被河蟹了呢【紫薇臉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