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6章 基金會
    有了一個突破口,之后的事情就簡單了。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戀愛問題解決了,其他事情——天空飄來五個字兒,那都不是事兒!

     這事兒迎刃而解之后,丁朗琢磨著自己手頭上已經有不少閑散資金,用于科研的目前看來是綽綽有余,之前賣掉食百味的錢卻是到現在都還沒用。想想也是,丁朗缺錢的地方就是這倆實驗室了,但這倆實驗室申請資金挺容易,于是兩百萬就沒動過。

     與其把它們放在這里發霉,這筆錢完全可以去成立一個基金會,幫助更多的人。

     想起這出,還是丁奶奶的啟發。

     有一天奶奶買完菜回來帶來了一個不過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小姑娘姓柳,叫柳鳳,只有初中文化,家在很窮的山溝溝,當年中考成績很不錯可惜家里沒錢繼續支持她的學業,她便干脆跑到首都來打工。

     這還是個未成年的小姑娘!

     丁朗受到了震撼。

     他從小成長的環境稱不上多么優渥,但也是小康了。

     包郵區三省市的經濟水平都不錯,即使是農村也都通了網,不說家家有汽車但也差不了多少了。丁奶奶家那邊是因為孤寡老人比較多,平時別看沒什么車路過,一到過年、清明什么的節日,在外工作的孩子們回家,那都是開車回來的。

     有的地方甚至農村比城市還有錢,比如丁朗暑假去的Z省N市,有的農村還會按戶發年金之類的福利。

     所以從小丁朗接觸到的同學朋友、包括他自己在內,都是所謂的小皇帝小公主,即使家里條件差一點的,也最多是沒什么玩具,報補習班、買學習資料這些錢還是掏得出來的。

     丁朗也從課本、媒體上見到過一些連課本都買不起的那些貧困學子的報道,但說實在的,總感覺離自己很遙遠——還沒通電的農村對他來說是不可想象的。丁兆平倒是給他講過自己小時候多么多么苦,但實在是沒什么直觀感受,窮得去別人家田里挖芋頭,邊刮芋頭邊癢得哭還舍不得丟什么的…在不識愁滋味的丁朗眼里,只覺得挺好笑的。

     柳鳳卻說,自己家那邊雖然通了電,但為了節省電費燈都舍不得開,她每天為了看書湊在廚房灶間,迎著灶間的火看,有一次困了把書給燒了一頁,心疼得都哭了。

     想起自己把兩百萬丟在一邊不怎么當回事,丁朗就覺得臉紅。

     基金會在黃子卿的幫助下很快通過了審核,成立了。名字就拿了丁奶奶的名字,叫丁曉鸞基金會,法人代表也是丁奶奶。

     雖然過得很節省,但丁奶奶并沒有舍不得這兩百萬,不僅如此,她對孫子的決定還很是贊同。

     申請基金會必須有固定的工作場所,有基金會章程、管理機構和必要的財務人員,這些事情找地方、招人的事情丁朗沒那個時間管,丁奶奶是搞不明白,于是都交給了黃子卿搞定。

     最后丁朗也被攤派了一個領導職務,不過顯然是掛牌的那種,柳鳳則成了丁曉鸞基金會的一個秘書,雖然也只是掛牌的而已。

     因為無論是丁奶奶、丁朗還是柳鳳,在慈善基金會這方面都是菜鳥,也就靠黃子卿和他找來的那些專業人士打點了,平日里丁奶奶繼續看她的店,丁朗繼續他的研究,柳鳳繼續在店里當服務員。

     這個基金會主要還是資助貧困地區學子、扶持老人兒童的,第一筆資金就投入到了柳鳳老家,打算在那邊建個小學。

     聽柳鳳說她小時候為了去上學得和小伙伴們一起走四五個小時的山路,每天天不亮就出發,包里揣兩個饅頭或者紅薯,到學校當午飯吃。

     現在好了些,據說可以住校了,住校的費用是一個學期幾十塊錢外加袋大米,就這樣還有不少人家住不起。

     那么這個小學就得建的大點兒,起碼有足夠的學生宿舍。

     這個事情自然輪不到丁朗去做,他要做的就是出錢而已,不過關于這事兒他倒是很關心,經常抽空問問情況,問問進展。

     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基金會還給丁朗帶來了人品值。

     因為一次性捐助了兩百萬,這次系統很大方地給了丁朗三千點人品值,不過與此同時它還表示:“由于該基金會法人代表并非宿主,所以只會計算宿主直接捐助的資金幫助到的人,建議宿主更改法人代表為宿主自己?!?br />
     這意思說得很明顯了,現在這三千點人品值不是為了丁曉鸞基金會的成立,而是為了丁朗捐出的兩百萬。

     也就是說,如果丁曉鸞基金會面向公眾募集資金,哪怕募集了幾億,丁朗也是一點人品值都拿不到的,除非這幾億是從他手里捐出去的。

     不過萬事難買開心,丁奶奶的開心跟人品值比,當然是前者更重要。

     三千點人品值一次性到賬,感覺如此美妙,求不要停(ノ﹏<。)

     加上之前丁朗自己和八戒慢慢刷出來的那近七百點人品值,扒拉手指算算,是時候該進行抽獎了。

     這次已經是因果抽獎系統Lv.3的第五次抽獎,抽獎之后將進行強制升級,約莫著需要一千點人品值,升級之后估計抽一次獎都得花兩千點人品值了,實在略不劃算。這么想來他就有些沒勁,若是真的要兩千點一次抽獎,以后估計丁朗就不會特意去刷人品值了,慢慢攢吧。

     人生的前十八年只有三百多點人品值不是因為他攢的不夠多,而是掉人品的事情做得多了,小時候太不懂事,喜歡做些傷害花花草草的事情,又或者拽拽那只狗的尾巴,嚇嚇這只貓什么的…

     現在這些事情他自然是不做了,而且即使做了也不掉人品值只會漲業力值,現在想起來之前的那一次業力值強制懲罰的時候他就應該知道,當時黃子卿對他的好感度高得離譜!不忍直視!不是別人對他的好感值太低而是黃子卿對他的好感值太高!

     現在回頭看看只覺得當初自己實在太甜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