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章 詭異的黃子卿
    成為秦水鷗的關門弟子對丁朗來說顯然是一件好事,在學術界有一個好的引路人很重要,現在華夏在材料學方面的泰斗里,彭里、秦水鷗、吳勉都算得上很捧丁朗了,三人中吳勉的地位稍低一些,但卻是最支持丁朗的,秦水鷗雖然脾氣古怪了點,不過現在收他做了關門弟子,總歸也表明了態度,倒是彭里,雖然在資金申請方面給了丁朗很大的方便但其實丁朗能感覺得出來,他的態度在這三人里是最疏遠的。

     彭里是那種笑瞇瞇地說著“小丁有什么問題都可以跟上面反應,我們能做的都會努力做的”那種人,而秦水鷗不一樣,他可能表現出一副“魚唇,這種事情為啥拿來煩我”的樣子,實際上會私下里幫丁朗打理好事情。

     吳勉得知丁朗成功拜入秦水鷗門下也很是高興,特地打了個電話過來跟丁朗聊了一個小時,鼓勵他將來好好學,不要辜負秦先生以及他們這幫子看好他的人的期望,丁朗自然是連聲應允。

     暑假丁朗過得挺充實,除了身邊總跟著兩個保鏢這件事略有些不爽之外。因為J省離Z省很近,丁爸爸丁媽媽還抽出時間來看了兒子幾次。他們并不知道丁朗之前被綁架的事情,看看他生活的環境挺好,帶他的教授雖然性格奇怪了點單還算照顧他也就放心了。

     綁架事件的調查結果也出來了,綁架丁朗的人是海外敵對勢力,很顯然,研發出高鈮鈦鋁合金的丁朗已經引起了國際上的關注。犯罪嫌疑人并非華夏籍,事發當天就連夜走了,所以現在雖然已經能夠基本確定那幾個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卻也無法采取進一步行動了。

     對此大家都頗為無可奈何,丁朗心里七上八下的,雖然早就考慮到走科研這條路意味著他要做好犧牲什么的準備,但在這個年紀就遭遇綁架這種事情,還是讓人膽戰心驚的?,F在兩個保鏢連丁朗上廁所都在廁所門外等他,這兩天丁朗開學了,他們也要收拾收拾一起北上。

     要說暑假期間有什么讓丁朗不習慣的…那么黃子卿算一樣吧。

     丁朗以往在學校上學的時候,即使是整天跑實驗室的那段忙碌日子,都經常跟黃子卿見面,更別說遇到降溫、下雨天氣,對方會發一條看上去就跟系統自動轉發似的短信來了。

     而這段時間,別說來看他了,連電話和短信都很少,打過來也是說說奶奶的情況和八戒的情況。

     丁朗在這方面有些遲鈍,等他反應過來“發生什么事了”的時候,已經快開學,他索性就等開學后再說了。

     隱隱約約的,他感覺這次事情…沒那么簡單。

     本能的,他想避開這事,但心里實在是好奇,又帶點莫名的不舒服。

     就說去年寒假好了,黃子卿可是直接跟他們一起去的王睿清老家玩的,之前五月份的時候,他去魔都參加學術研討會,黃子卿也出現在了那邊,從老家帶著奶奶回到首都,也是他,在機場接的機…

     這么想來,似乎黃子卿這個大忙人在面對他丁朗的時候,總是那么有空。

     想到這里,丁朗不禁有些動容,不過又想起這段時間黃子卿的疏遠,他心里就有些微妙。

     其實這也算不上疏遠,上個禮拜黃子卿還打了電話呢,不過電話是替丁奶奶打的,一撥通就直接交到了奶奶手上。

     暑假前丁朗順路回了趟家,然后就直奔首都,回去上學了。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跟在秦水鷗身邊學會了很多,不過開學之后他的重心依舊不在材料學上。

     現在他已經是大二學生了,課程安排沒一開始那么緊,有了更多可以自己的時間,當然,對丁朗來說課程安排緊密不緊密壓根沒什么關系——反正再怎么緊密他都是堅持自己的發展路線不動搖的。

     之前在中科院研究所的時候,因為不怎么出門,丁朗有時間的話,要么就繼續手里的實驗什么的,要么就干脆上網繼續當他的“知道先生”,兩個月下來也積累了六百多的人品值。想想要不是因為系統幫他解開繩子,加上之前抽中的廣場舞技能,他早就撲街了

     所以說系統其實絕不僅僅只是個可以用來抽獎的系統吧(#‵′)

     對此系統沒有任何回應…

     O( ̄ヘ ̄o#)就知道一到關鍵時刻它就沒聲音了。

     回到首都的第一天,丁朗就趕去看了奶奶,不得不說,當初把奶奶接過來的決定是如此的正確,現在丁奶奶的店已經漸漸做起來了,每天都有熟悉的客人過來吃飯,丁奶奶很和藹,而且一直很用心,基本上來過一兩次的客人都能記住對方的喜好,有時候丁朗過來看她,還能聽到她勸小盆友多吃蔬菜什么的,和客人們相處的都很好。

     與之相反的是,經過一個暑假,食百味的生意跌了不少,本來暑假期間學校就沒什么人,所以學校那邊的那家店慘淡地熬了兩個月,而CBD這邊,雖然盒飯那一塊還是有不少人定的,但據反映,食百味的那些東西價格變貴量變少了,味道也不如以往,不少人都說那邊估計是換廚師了——他們并不知道,這家店一開始其實不是陳伯伯家的,只不過管事的一直是陳伯伯而已。

     那天他趕過去看丁奶奶并沒有見到黃子卿,因為剛回來要忙著整理實驗室,所以那兩天他都干脆留在學校沒出門。

     等真的有了時間去看八戒和黃子卿的時候,已經過去快一周時間了。

     以往丁朗去找黃子卿,無論什么時候,對方都是有空的,所以當今天丁朗打通他的電話表示自己晚上要過去看八戒,卻得到這樣的回答的時候,他不免詫異。

     黃子卿說:“今天晚上我有點應酬,改天吧?!彪娫捘穷^妹子們嬌媚的笑聲讓他心里有點不舒服地堵了一堵。

     回想起整個夏天他的不正常,丁朗的眉頭越皺越緊。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跟鬧別扭的小媳婦兒似的?

     他可沒做出什么對不起對方的事情??!

     又或者,現在這樣的狀態才應該是正常的吧!有應酬有妹子陪,對于一個大企業的高層來說不是很正常的么,尤其從吳方超那邊得來的消息看,黃子卿可不僅僅只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老板那么簡單。

     那么他到底在別扭什么?丁朗自己都搞不明白。

     既然黃子卿說了改天,他也就把已經買好的食材給帶到奶奶那邊了,奶奶住的地方跟黃子卿在一個小區,因為他要來的關系,奶奶把店里的事情交給了其他人,自己趕回來給孫子做飯。

     一個暑假過去,丁朗又瘦了點,奶奶看著很心疼,只一個勁兒給孫子夾菜夾肉,把碗里堆得跟小山似的。

     丁朗知道這是老人家的心意,哭笑不得地把那滿滿一大碗給咽下去了。

     吃完飯,兩人就出去聊天散步了。

     大概是來到了新環境,丁奶奶現在的心境也變得開闊了,每天忙忙碌碌的,過得很充實。也許一開始過來首都只是為了照顧孫子幫孫子看店,但現在她已經有了自己的新追求:經營好“丁奶奶”,把這家餐館做成一個品牌!

     丁奶奶沒讀過書,原本對自己很沒信心的,把餐廳做出品牌的想法也是黃子卿提示的。這段時間雖然黃癡漢不怎么搭理丁朗,對丁奶奶倒是一如既往,關懷備至。

     聽到奶奶提到黃子卿,丁朗又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那家伙,最近犯什么???

     兩人剛走到小區門口,就看到黃子卿那輛邁巴赫滑進了小區,車上的人似乎是見到他倆了,車停在了他們身邊。

     “奶奶!小朗!好巧,小朗是來奶奶這里吃晚飯的嗎?”黃子卿打開車窗打招呼,聲音似乎有些迷蒙。他坐在副駕駛座,說明開車的另有其人,不過因為天色比較晚了,丁朗只看清里面一個模糊的輪廓,似乎是個長發的妹子。

     奶奶自然是樂呵呵的,丁朗卻頓了頓才回應他:“嗯?!?br />
     表面上看似乎黃子卿對他的態度也沒有任何問題啊…難道只是他自己的錯覺?

     不過,長發妹子什么的,還真是讓人在意啊…

     丁朗鼻子抽了抽,聞到了空氣中的一絲酒味,不免皺起了臉,他一向不喜歡酒精,以前黃子卿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似乎也從來沒喝過酒,現在聞到這股味道心情便不怎么好了,不過似乎人家帶了女朋友回來?這些私人的事情,他也管不上。打了招呼之后他就打算走了。

     坐在駕駛座上的女助手猛然一齜牙,偷偷揉了揉自己的腳,瞪了一眼看上去醉得挺厲害實際上還有精神踩她腳的上司一眼,沖著車窗外說道:“你們是老板的朋友?是這樣的,今天他有個應酬,喝醉了,我把他送回來了,你們幫忙照顧他一晚上吧!”

     得,這下丁朗學校也不用回了。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突然腎結石發作沒能更新,下午才從醫院出來_(:з」∠)_不好意思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