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9章 平淡的幸福
    到了黃子卿家,丁朗才后知后覺地想起來,特么剛離開學校的時候被子還是沒收…

     算了就讓它們在寒冷的冬風中瑟瑟發抖地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吧=。=

     關于出柜那事兒吧,丁朗現在沒打算告訴黃子卿,一是因為自己算是被動出柜,因為不想對父母撒謊,所以在被問到女朋友的時候默認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然后父母雖然生氣了幾天,但之后態度…算正常吧,沒有竭斯底里什么的;二是因為,他覺得黃家人(尤其連老一輩的黃老先生)都被黃子卿自己搞定了,在一起沒多久他就被領去見了家長,那么他也想自己解決掉家里的問題,讓黃子卿在面對自己的家人時不用受委屈。

     這種想法固然天真,卻是他真實的想法。

     雖然平常丁朗不怎么過來,更是只在這里住過一次,但黃子卿早就騰出了一個房間給他,布置都是按照他的喜好來的,簡潔大方,而且比起黃子卿單身時的簡潔大方來說,現在的這個風格還帶點小溫馨,有家的味道。

     想想之前這房子里沒一點人氣的樣子,對比現在,黃子卿滿足極了。

     八戒今天是跟丁朗一起坐飛機過來的,被關在航空箱里悶了幾個小時心情相當不爽,旁邊還有一只逗比的金毛一直折騰,所以它今天很累,被黃子卿接回家之后,跟悟空稍微玩了會兒就直接睡了,所以它錯過了第一時間向主人賣萌的機會。

     時間已經接近兩點,丁朗幾乎是剛挨著床就睡著了,黃子卿在一邊看得心疼,開了空調和加濕器,才自己一個人寂寞地跑隔壁房間睡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也許是早就養成的生物鐘作祟,雖然丁朗兩點才睡覺,但第二天還是不到七點就睜開了眼睛。外面霧蒙蒙的,看不太真切,首都的空氣一向不怎么好,最近霧霾嚴重,影響心情。

     嘆了口氣,他干脆推開被子穿衣服起床。

     黃子卿早就暗戳戳地給他準備好了牙刷、牙杯、毛巾這些東西,丁朗刷完牙洗完臉就去準備早餐。

     熟門熟路地來到冰箱前,他翻出兩個雞蛋,一包香腸,又熬了點南瓜粥。

     比起西式早餐他還是更喜歡粥之類的中式早餐,大概是因為粥暖暖的喝下去很有分量的緣故。不過黃子卿家連榨菜這么接地氣的東西都沒有就讓他皺眉了,只能把冰箱里剩下那半個圓南瓜撇成細細的絲,放進鍋里跟粥一起熬。

     要把南瓜都化開進粥里很費功夫,而且要時不時打開來攪拌一下,等南瓜絲完全化了再稍微加一點點糖提味,南瓜粥才算熬好。

     黃子卿昨天忙到很晚,收到丁朗的短信又著急慌忙地趕過去,今天就有點睡過頭,還是聞到了粥的香味才醒來的。

     他頗有些懊惱,今天不用去上班,原本想著早點起來還能跟丁朗多相處一會兒,沒想到現在早餐他都做好了。

     手指在衣柜里游移了一會兒,他才挑起一件白襯衫,套在身上。

     他的身材一點都不像常年坐辦公室的人,沒有一絲贅肉,六塊腹肌閃閃發亮,套著有些透的白襯衫,配上那張面癱臉,簡直就是禁欲的誘惑。

     丁朗正拿著湯勺攪拌南瓜粥,抬頭一看就見到黃子卿身上套著一件白襯衫,扣子沒扣,露出完美的身材,頗有些看呆。

     黃子卿傲嬌一笑,慢慢地,慢慢地,把扣子一顆一顆扣上去。

     整個過程簡直可以拍下來當自擼片兒!

     一本正經地誘惑什么的,太犯規了!

     黃子卿留下一個*的背影自己進了盥洗室洗漱,只留下丁朗繼續拿著勺子攪拌…

     等他洗漱完進廚房,就發現自家戀人的眼睛皮卡皮卡的在閃——對著他。

     發現這一點的黃子卿異常得瑟,低頭給了丁朗一個熱情的早安吻。

     直到兩人都紅了臉這個吻才結束,丁朗還有些氣喘吁吁的,手里拿著湯勺,思維似乎停頓了一會兒,發現鍋里的粥有撲出來的趨勢,這才反應過來繼續攪拌。

     他在那邊攪拌粥,黃子卿就自覺地去煎蛋和香腸。雖然他不怎么會做菜,但這種簡單的東西還是能搞定的,要知道每個天朝的海外黨都是被逼得自己動手下廚的。

     兩人在吃早飯時還聊起了這個話題,黃子卿頗為感慨:“當年留學的時候沒時間天天下館子,又受不了每天炸魚薯條漢堡什么的,吃了好幾天泡面之后實在受不了,我又不會做飯的,干脆學人家去買老干媽,炒一大鍋飯放在那邊分兩三天吃,每次吃就熱一點?!?br />
     第一次用老干媽炒飯,吃了一口進嘴里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流淚了——想家。

     現在回想起來那些艱苦歲月,還是覺得挺有趣的。當地不少華夏留學生,每次有什么節日都會聚集在一起,包餃子或者吃火鍋,當地的華夏餐館味道不正宗,也比較貴,他們干脆就自己做;過年的時候沒辦法回家,就聚在一起看春晚。在國內從來不怎么看春晚的這群留學生,在國外看到春晚的感覺卻截然不同,雖然也會吐槽,但只要有節目看就好,那種感覺真的形容不出。

     吃完早飯黃子卿洗碗,丁朗就站在他身邊跟他一起聊天。

     聊他的留學生活,聊丁朗的研究,聊黃爺爺最近又淘到一盆好花,聊丁奶奶的店又推出了什么新品很受歡迎…

     這種日常的感覺,很幸福。

     黃子卿嘴角翹起一個微笑的弧度。

     這就是他想要的家。

     洗完碗兩人一起去超市買菜。

     正在挑著蝦呢,突然從旁邊竄出來兩個女生,其中齊劉海的那個手里還舉著相機特別興奮的樣子問:“你好,請問你是丁朗嗎?”

     …丁朗立馬笑起來:“好多人都說我像他呢,他到底是誰???”

     女生有些失望,但還是很興奮,問能不能合影。

     還沒等丁朗拒絕,黃子卿就一手把他拉開了。

     丁朗也不高興被人這么追著問要合影,不然也不會否認自己的身份了,幸好最近又爆出了幾個明星的虐戀新聞,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走了,不然即使帖子刪除了他也還是會很火的。

     原本興沖沖跑出來買菜的好心情就這么被破壞掉了,丁朗也不是惱那個女生,他只是惱現在自己的名氣太大了。

     比如之前他拿去參加書協展覽的那幾幅作品,原本身為新晉書法家,每幅作品賣到個幾千塊錢真的已經算行情很不錯了,結果那作品是他寫的消息一放出去,那些字的價格就被炒高了不少,其中最高的那副“上善若水”已經標價上百萬,實在讓人不敢相信。

     買這字的人估計還真不是因為看上了這字兒,據說人土豪是因為想讓自己孩子好好學習,以丁朗為榜樣才一擲千金買下了那副字。

     雖然有書法評論家說,丁朗的字很有大師風范,并且很有發展潛力,一直在進步,將來肯定會更好之類,但那副上善若水存在明顯的缺陷,丁朗自己覺得它的價值最多也就幾千塊而已,現在被捧到這個高度是他沒想到的。

     只是因為現在的他有了名聲而已。

     作者有話要說:蒼老師的字都能賣幾十萬...= =

     yususiyin扔了一顆地雷金屬件扔了一顆地雷說好了不變扔了一顆地雷風堂扔了一顆地雷風堂扔了一顆手榴彈五小姐扔了一顆地雷風堂扔了一顆地雷風堂扔了一顆地雷胤寧-brant扔了一顆地雷

     能在我尿性發作隔日更就算了還只有五點的情況下仍舊真愛我給我扔地雷么么噠,所以我要二次感謝quq

     晚安,我去睡覺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