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0章 黃崢嶸的書法
    買好菜回家丁朗已經調整好了心態。

     兩人一起挑菜做飯,別有一番滋味,吃過午飯又去買了一堆東西一起回黃家看黃崢嶸。

     黃崢嶸已經八十多,看著是挺硬朗的,但畢竟是老了,身子骨不如從前了,還好他一直堅持鍛煉,生活方式健康,又有國手級別的大夫一直看護著,大病小病都很少得。

     像他這種就不需要大補的補品,不然對他反而不好,所以丁朗給黃爺爺買的東西從來都沒有那些什么人參雪蛤之類的。

     見他們回來,黃老先生顯然很高興,吩咐廚房晚上做一道梅干菜燒肉(…)就拉著兩人在花園里聊天。

     他很喜歡丁朗,幾乎到了把他當第二個孫子的地步。

     “小朗給我講講你那個什么五軸聯動機床,它跟普通的機床有什么差別?我跟我幾個老戰友說這個他們都聽不懂!可著急的我!”黃崢嶸拉過丁朗的手笑瞇瞇地問。這段時間那些大型國企和實驗室爭奪這種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事情連他都知道了,也就好奇上了。

     老人家對這種技術不怎么了解是正常的,丁朗盡量用通俗的語言解釋。

     “原來是這么回事!還是小朗懂得多??!”怪不得那么多國企和實驗室要搶呢,“聽子卿說你現在又成立了一個項目?有什么需要的盡管跟他說,他解決不了就找爺爺!”黃老爺子豪氣地說,王霸之氣外溢。

     他也沒問這個新成立的項目是什么,丁朗的研究項目已經算機密了,即使黃老先生有資格知道他也不會去問的。

     他說出這么霸氣的話也不是一味的為了維護自己的孫媳婦,而是認真的想要為國家科研事業做點什么。

     丁朗現在有首都大學保駕護航,而且教授學者當中,基本上整個計算機系和材料學系都相當挺他,更有秦水鷗這種業界大拿站在他身后,起碼國內在這兩個專業里,沒人敢找他麻煩,只是初次踏入物理專業,雖然學校一如既往地挺他,但畢竟還沒有什么成果,沒有說服力,所以還真有點小麻煩,不過這種小麻煩別說黃崢嶸了,連黃子卿都不用出動——只要丁朗能夠做出成績,這些小麻煩小問題就迎刃而解。

     無非是某些物理系的教授認為丁朗作為一個外系的人,能夠獲得本系這么多資源太浪費了而已,只要有成績,這些質疑就會消失——更何況其實丁朗并不在乎這些質疑。

     不過面對黃老爺子的好心,他還是笑著應下了。

     接著黃老爺子興致來了就拉著他給他看花園里那些花花草草,又揪著黃子卿下了幾盤棋,最后心情舒暢,干脆讓人鋪紙自己要寫字。

     黃崢嶸出身于富貴商賈人家,家里為他花大價錢請來京城的老師教課,他的字一向是極好的,尤其在革(命途中壯志凌云寫下的“逐鹿中原”和開國大典前夕寫下的“一唱雄雞天下白”算得上是現代之后的書法作品中最有價值的作品了——無價之寶!現在這兩張作品都還放在國家博物館里。

     丁朗曾經有幸前往觀摩過,逐鹿中原四字,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形象躍然紙上,雄心壯志,壯志凌云,那種天下舍我其誰的氣場也只有少年時期的黃老才有了,到了后來,他氣質越來越內斂溫和,性格越來越低調,雖偶有霸氣外露卻再沒有出現過“逐鹿中原”四字中透露出的那種痛快過。

     而一唱雄雞天下白,則大開大合,當時乾坤已定,革)命終于成功,所以平日里內斂的黃老也難得霸氣外泄了一把。

     兩幅字放在一起看,逐鹿中原更多的突出了自己,寫下這字的時候老爺子才二十歲出頭,當時正迎來他初次趕赴前線參加革0命,自然豪情萬丈天下舍我其誰,而一唱雄雞天下白的時候他已經三十多,性子更加沉穩了,激動于親手參與的時代終將來臨,感動于這個曾經被踐踏在外國列強腳下的、四分五裂的國家終于“天下白”了,揮斥方遒,寫下了那副字。

     少年意氣風發,壯年執掌一方。

     這兩幅字,不僅是藝術價值,其所代表的特殊時代的價值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甚至從來沒有人給它們定過價格。

     想起那兩幅字,丁朗多少有點恍惚,走了會兒神,回頭再看黃崢嶸已經寫了一行,正在寫第二行字。

     現在他日子過得舒服,這字明顯也有變化,愈發的輕松自在了,早年他是行書楷書寫的好,如今卻是草書寫的好,而且不同于另一位開國領袖草書的狂氣,黃崢嶸的草書是肆意的,也是想哪兒走哪兒的,簡而言之就是隨心所欲的。

     寫完一幅字,黃老爺子拿起來看了看,仿佛挺滿意的樣子,然后便讓出了位置給丁朗:“我可聽說小朗的字寫得很好,給爺爺露一手?”

     丁朗挑了一只筆,拿在手里就感覺到不一樣。

     跟系統獎勵的那些筆來說這筆也能算上不錯了,更別提跟外面賣的筆相比較了。

     他寫的詩也簡單,現下正是開春的時候,首都還有點冷,但南方的春天已經到了,剛剛打電話的時候媽媽還說家附近的公園里桃花都開了,所以今天他就有些感慨。

     媽蛋早不開晚不開我走了才一兩天就開了(╯‵□′)╯︵┻━┻

     他寫的就是那首杜牧的江南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黃崢嶸頗為欣賞地看著丁朗寫字。

     今天他之所以讓丁朗寫字也是因為之前他看了他寫的其他字,參加首都大學新生才藝大賽的師說是一副,只能說規規矩矩恰好符合了師說這篇文章;參加書協展覽的上善若水是一副,因為買下那副作品的人是他的一個老戰友老孫的兒子,買下來之后直接送給了父親。

     而黃老作為這群老干部里書法造詣最高的自然被拎過去品評,對那副字,黃崢嶸的評價是:失望。

     技巧方面倒是相當不錯,可惜意境方面卻缺了些。

     意境這種東西很難講的。

     原本聽說是丁朗的作品,黃崢嶸頗為期待,沒想到看到了這么一副甚至可以說“浮于表面”的字,自然是有點失望的。不過當時他并沒有這么說,只是稱贊了這字在技巧方面的有點。

     現在看來,丁朗的字比起當時是進步了很多。

     筆意連綿,即使筆劃之間斷了,但那個字意卻沒有斷,看出來有點纏綿之意,卻不是女兒家的小意柔情,幾乎只是從紙上就能感覺到江南春天那纏綿的雨絲。

     而丁朗,在落款寫下自己名字的時候便有些愣——系統提示他,突破了s級書法!

     系統猶自在他腦海中提示:“叮!宿主完成成就[突破!書法s級!],獎勵物品[進擊的紙張]!包含各類宣紙、書箋,歡迎宿主進入抽獎空間查看!又發生了什么,本系統和本系統的小伙伴們驚呆了!論宿主為何總是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破!”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