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章 師父
    少年得志,多少會如此的,還好丁朗及時意識到了自己的偏離,及時改正了。

     不僅是他自己,系統也為他而感到高興和驕傲。

     從看清了自己開始,丁朗過得倒是更踏實了。一開始研究機床不得法的急躁漸漸消去,他沉下心來更加仔細地去看那些基礎資料。

     原本他對于這些資料的態度并不怎么重視,畢竟只是基礎而已,要真的發明出什么新的機床還得靠靈感,但想明白了之后,他也看清了——沒有基礎,新的發明創造就是浮云。

     還真別說,對著那些本科的機床基礎知識教科書看啊看的,他還真看出了靈感來。

     果然,要想有創造,還得基礎打得牢,山東藍翔,你值得擁有【等等

     機床的研究剛展開,相關部門就通知了丁朗暑假之前他們會來考查實驗室,當然是之前材料學的實驗室,屆時不僅有材料學專業的大拿們會過來,可能還有高層領導會過來。

     不僅如此,丁朗還因為在高鈮鈦鋁合金的研發上做出了重大貢獻所以得到了肯定,雖然因為年齡閱歷的關系他現在肯定是無法進入中科院的,但暑假期間丁朗獲準可以進去參觀參觀,學習學習。

     這聽起來很坑,但實際上卻是現在丁朗需要的獎勵。

     中科院的材料學研究所并不在首都而是在J省的鄰省J省,這次丁朗就獲準可以給其中某位專家當一個暑假的實習生。

     這位老先生丁朗倒是有點印象,秦水鷗——吳勉教授提過,秦水鷗是跟彭里齊名的,也是之前在魔都學術交流會的時候他們碰到的那個胖墩墩和瘦高個的老師。

     現在彭里因為身體原因,更多地退居二線,不怎么搞研究了,反而成為了官員,平日里四處跑跑;而秦水鷗則還在材料學事業的第一線,性格古怪,近幾年從來沒帶過什么學生。

     老實說丁朗對他還挺好奇的。

     吳教授曾經說過,他的老師跟秦先生完全是兩種不同的人,偏偏這兩人見面斗嘴,實際上惺惺相惜。

     彭里對誰都很溫和,整天笑瞇瞇的,看上去是個老好人實際上很腹黑;而秦水鷗性格古怪,脾氣暴躁,尤其面對自己的研究,聽說他曾經因為自己的領導碰了一下他的實驗成果就急得想擄袖子干架,更別提在他手下的學生過著怎樣悲慘的生活了,不過奇怪的是,看上去就很不好對付的秦水鷗卻是個真正正正的軟心腸,當然這個軟心腸要除開研究的事兒。

     總的來說,一個是真腹黑假和煦,一個是假刻薄真心軟。

     吳勉教授當時還說:“秦先生是個嫉惡如仇愛憎分明的人,一開始跟我的老師也不對付,看不上彭老師老好人的性子,不過后來相處下來卻意外地發現兩人都喜歡下棋,這下著下著,就成朋友了,更何況,國內材料學方面,也就他們能相互比肩了?!?br />
     秦水鷗可是接近七八年沒收過弟子了,據說是因為他看不上現在的年輕人。雖然現在丁朗要做的只是他兩個多月的短期弟子,但也難免緊張。

     他把這事兒告訴吳勉教授,對方也很驚訝:“居然是秦先生?”

     丁朗在材料學上并沒有一個真正的師傅,吳勉一直很想收他但一開始是因為丁朗覺得自己想學的是計算機沒必要去拜個師傅,后來是看這個年輕人的成就比自己高,吳勉再也開不了這個口了。

     其實按吳勉來說,當然是最希望丁朗拜在彭里先生的門下。

     可惜彭里身體不好,已經不怎么搞研究了,真要收了丁朗反而是耽誤他。

     這么說來秦水鷗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丁朗不知道,他吳勉卻是知道的,之所以安排丁朗做秦水鷗的短期弟子,絕對不是上面安排的,倒有很大可能是秦水鷗自己要求的。整個中科院材料學研究所都知道秦水鷗的臭脾氣,也都知道他有多少年沒收過學生,嘴里一直念叨“現在的年輕人不務實,一天到晚不知道瞎想些什么,一點都不腳踏實地!”,無論是多么優秀的碩士生、博士生,他一律不收,就連見到自己以前的弟子都要挖苦諷刺幾句:“嘖,現在官架子挺大嘛!”

     所以要不是秦水鷗自己要求,上面是絕對不會把丁朗扔給他的。

     估計是聽說了丁朗的名字,了解了一些情況之后很感興趣吧,趁著暑假考查一下,如果丁朗過關了,就成了他的關門弟子了?

     秦水鷗可是七八十歲了,沒幾年也要退休了,如果這個時候收下丁朗,那可不就是他的關門弟子么。

     也許在有些人看來,已經研發出高鈮鈦鋁合金和一些高端的陶瓷基復合材料的丁朗根本沒必要拜師,但實際上,在這些行業里,有一個師父很重要。

     師父并不是只教你基礎、教你技術、指導你實驗的。

     師父是傳授你行業、乃至人生經驗的。

     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古時候的師父往往會收養自己的弟子,弟子由師父貼錢教養,把弟子當成家人,也因此舊時師父也有“父師”一說。

     憑借秦水鷗的年齡和閱歷完全可以對丁朗說出“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都多”這樣的話,在材料學研究方面苦心鉆研五六十年,現在站得有多高,曾經他碰到的挫折就有多多。而且雖然他性格古怪了點,但畢竟已經七八十歲,擁有的人生閱歷就是一筆寶貴的財富。

     在材料學這種國防重點行業中奮斗,除了自身的水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看清自己、保持本心。有多少人驚才絕艷,最終都毀在了一個“貪”字上。

     無論是彭里、吳勉還是秦水鷗,都是希望華夏材料學進步的人,即使被拍死在沙灘上估計也會愿意對那朵新的浪花傾盡所有。他們當然希望,天才如丁朗,能夠一直保持著現在的這顆赤子之心,為華夏、為全人類的發展而努力。

     吳教授告訴丁朗:“既然上面特批了,這么難得的機會你就去吧,我記得你是J省人,離研究所挺近的,雙休日要是有休假也能回家?!辈贿^秦水鷗可不是那種會放假的人。

     丁朗點頭應允,他原本也沒想要拒絕,雖然現在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機床上,但材料學方面他還是挺想多學學的——他完全沒想到,一個師父之所以能稱之為師父,便不止是傳道授業解惑。

     誰也不希望,丁朗這個天才科學家會因為外因而成為江郎。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又短小了o( ̄┰ ̄*)ゞ

     有兩件事,第一是定制。有親問我開不開定制,這文大概四十萬字完結吧,定制的話刪減一下加上新內容也三十多萬字了,算下來一本七十五軟到一百軟。先問問有多少人要,如果不到一定數量就不開了,要是開的話現在就要準備校對的工作了,文完結前開,到時候定制會另外加一些內容,有可能會去找大觸畫個贈品明信片什么的。

     第二件事是三月一號我要去看劍三的cos舞臺?。ǔ壖樱。。。?,估計要請假一天,不過我盡量趕存稿,看明天的狀態了

     每日例行一刷元寶女王的美圖

     叫我女王大人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