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7章 丁奶奶的決定
    吳教授聽說丁朗要回家熱心地表示自己會回去跟學校說明,于是丁朗就這么多了兩天的假期,第三天交流會剛結束,他就坐上回家的高鐵了。

     從魔都到Y市也就幾個小時,到家的時候剛好趕上晚飯。

     因為聽說今天孫子要回家,丁奶奶興沖沖地來了Y市,晚上這頓晚飯就是奶奶做主廚媽媽打下手的,都是些丁朗愛吃的菜。今天不僅有丁家人,為國家賣過萌的韓風也在。大概因為他的確在丁爸爸手上吃了虧,所以兩位長輩都感到挺抱歉的,韓風又比丁朗大不了幾歲,好好聊過天之后他們還都挺喜歡這個傻乎乎的國安豬隊友的,人是二了點,但絕對沒壞心的,聽說家里都是當兵的,他也是小小年紀就入了軍營,也因此才不怎么會跟人相處。這次他還是第一次出來出任務,就遇到這么個大烏龍,著實讓他傷心了。

     丁朗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韓風。

     之前彭里先生也模模糊糊地提到過如果他丁朗的研究成果達到某個程度的話,相關部門會有安排的,大約一個月前他聽說丁爸爸升職了,也沒把事情聯想到所謂的“有所安排”上來,今天韓風一說,他才有些明白過來…

     然后就是派人調查他的家庭背景、保護家人。

     這讓丁朗有些不自在,但也可以理解。他遠房親戚里有個印鈔廠的,據說是設計軟妹幣的防偽標識啥的,總之是很高端的工作,除了他之外,他的兒子、兒媳婦也都在印鈔廠工作,不過工種沒那么牛,就是簡單的文職人員。

     軟妹幣的防偽標識這種東西有多重要不言而喻,所以當初國家幾乎是翻遍了他的所有身家背景,甚至連作為遠房親戚的丁朗家都被波及,這事兒還是丁爸爸當笑話告訴他的,小時候第一次聽這事兒丁朗完全被唬住了。

     丁朗家的情況倒也挺簡單的,除了已經去世的爺爺曾經有富農背景之外,并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外公外婆都是教師,姑姑和姑父也都在國企工作,舅舅是當兵的,舅媽是個文藝兵,因此對他的調查就這么結束了。

     奶奶見到丁朗自然是非常開心的,不停給他夾菜,還說:“我們小朗去外面上大學都瘦了!比過年的時候又瘦了點!”讓丁朗哭笑不得。寒假回來的時候他一直宅在家里,吃得又多,所以說過節胖三斤??!現在他體型恢復正常,在奶奶看來就是瘦了。

     老人家總是致力于把他喂得白白胖胖的,似乎他越胖就越好。

     韓風也受到了老人家的關注,碗里的菜還沒吃完就又被夾進一個雞腿,搞得人小伙子挺不好意思的。

     等吃完飯,韓風告辭了,他現在住在離丁家不遠的一棟小公寓里,可以通過望遠鏡看到這邊的情況,發生什么事了也能在短時間內趕過來。他還有一個同事跟他接了同一個任務,但那人比他還倒霉,剛到Y市就重感冒,所以這兩天都沒有出現,兩人住在一處。

     只剩下家里人,丁朗一下子就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哎…”最后還是丁爸爸嘆了口氣打開了話題,“小朗,現在這里就我們家里人,你來給我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爸爸不相信你,可是你從小就沒接觸過什么材料學,我不敢想象只有一些高中理科基礎的人是怎么研發出高鈮鈦鋁合金的?!?br />
     一提到這個丁朗就更不知道怎么說了。系統的存在是不能透露給其他人的,包括父母朋友,否則系統將自行銷毀,并且帶走曾經他抽中的所有技能和東西。丁朗是真不愿意騙家人。

     見他還一副支支吾吾的模樣,丁兆平顯然有些失望,不過還是擺擺手:“算了,你沒法說就不用告訴我們了,你要知道,你再怎么樣都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當然是希望你好的?!?br />
     語氣平淡,反而襯出了他的落寞。

     孩子終究是長大了。

     丁朗沉默著點頭。

     “不說這個了,小朗你現在可是大老板了呀,還開了小吃店,奶奶剛知道的時候都不相信呢!”丁媽媽笑著扯開話題。

     說到這個丁奶奶也樂了,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我還說呢,我孫子開了店怎么不叫我去看店呢?不要錢管吃管住就行??!”

     丁朗笑笑:“那當然,我那店每天都能掙不少錢呢!以前是投入到實驗里去了,現在國家和學校都給我撥資金,以后店里賺的這些錢就都給奶奶!讓奶奶每天枕在錢上睡覺!”

     奶奶佯作苦惱:“這感情好啊,不過睡在錢上就太磕人了??!”

     氣氛總算緩和了下來。

     丁奶奶說的這話顯然讓丁兆平陷入了沉思。

     現在丁朗一個人在首都,又要上學又要管店,還要搞研究,又沒人照顧,的確不太讓人放心,要知道他兒子再怎么厲害,也還只是個剛成年的小孩罷了。

     而丁奶奶一個人住在鄉下孤孤單單的,每天就是種種菜然后挑著去鎮上賣,她不愿意到Y市來“打擾”兒子的生活,但應該愿意去照顧孫子的。

     老人家的念頭就是這么簡單,因為兒子一家在Y市生活得好好的,自己過去就是打擾,所以她不愿意;而孫子一個人在首都上學,自己過去就是照顧他,所以她樂意。

     果然,丁兆平認真地提出“要不媽你就跟小朗去首都吧,小朗一個人我不放心??!”丁奶奶考慮了一下就爽快點頭了。

     其實丁兆平不僅僅是擔心丁朗。丁奶奶一個人在鄉下住著太過孤單,偏偏想把她接過來一起住她也不愿意,而且丁奶奶又是個閑不住的性子,平日里沒事做都要把家里打掃一遍,讓老人家去首都,幫忙打理孫子的店,她肯定也會很開心的。

     聽說丁朗的店現在主要交給一對中年夫妻負責,讓丁奶奶過去也能稍微看著點兒。

     丁奶奶爽快點頭,丁朗自然不會拒絕。

     店里的事情陳伯伯他們處理得都很好,奶奶過去也只會安排一些輕松的工作給她。

     于是,丁奶奶第二天就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和孫子一起上京。

     誰都沒想到,這個普通的老人從這一刻起踏出了她的傳奇之路。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