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8章 春游
    某種程度來講,這算得上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

     丁朗的成績毋容置疑,所以給他和他家人朋友的好處一定程度上是對他的肯定。在這個世界上,名利是最好的獎勵,但丁朗作為一個擁有重大研究成果的科學家沒有名,那么便只有在利上做好文章了。

     對于這樣一位不求名不求利的年輕科學家,幾位大佬們相當欣慰——這種不求名不求利只專注科研的精神實在難得,他們原本以為在這一代人里面再難見到了。

     現在物質條件越來越好,似乎也造就了越來越浮躁的人心,搞研究的沉不下心搞研究,搞學術的也沉不下心搞學術,雖然總有那么些出色的新生代科研人員會帶給人驚喜,但像老一輩科學家一樣不求回報的,真的好久都沒看到了。

     除了一開始因為誤會導致的丁爸爸丁媽媽逗比的要求之外,丁家人從來不主動要求什么,丁朗更是把不少得來的獎勵直接捐了出去,除了用他奶奶的名頭之外,也從來不留名。

     加上因為有黃家做后盾,這丁朗的名聲在高層那里是打了下來。

     其實他們很想好好宣傳宣傳這么一個人,但實在是他研究的東西都太敏感了,上次高鈮鈦鋁合金研發的消息剛剛發布出去就引來了綁架事件,現在事情是查清了,是國內某分裂勢力勾結國外做出來的,但因為種種原因他們并沒有辦法追究下去,只能私下里溝通和解,換取了一些利益,也因此,對丁朗,他們總是有一種比較內疚的情緒的——也只是內疚罷了。

     政治家的內疚感并不值錢。

     天氣越來越好,趙遷琢磨著給班里搞個春游。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首都大學就如同其他各種大學一樣的尿性,每個班每個學期都得有個活動,之前趙遷都是糊弄糊弄搞個什么班會就過去了,今年卻是不行了——尼瑪還不是怪那個丁朗!摔!

     今年的活動,校領導明確表示會有代表參加,話里話外似乎是想看看丁朗,所以趙遷苦思冥想三個晚上出了個主意——去春游!

     春游的地點定在郊區,離學校有點遠,學校大方表示幫他們班聯系交通方面,其他問題自己解決。

     這么兩個班的人一起去春游,安全問題還是很值得重視的,何旭作為班長,這段時間是忙飛了。

     丁朗其實并不想去參加春游,但是說實在的,這種班級活動再不參加就顯得他太不合群,另一方面本來就一個學期只有一次,大學同學其實在畢業之后就很少再見面了,在尚未畢業的時候多和同學們相處總歸是沒壞處的。

     更何況還有個趙遷在一旁虎視眈眈——自從他和黃子卿正式在一起之后,趙遷就更加囂張了,他這個人本來就是在熟人面前比較沒下限,在不熟的人面前卻是非常正經的,有了黃子卿這一層關系,丁朗也被他劃歸了“自己人”,于是見識到他下限的機會就多多了。

     本來這次弄這么麻煩就有一半原因來自丁朗,所以他是怎么著都要把人給磨過去的,他也知道丁朗平常忙得很,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更需要把人勸出來玩玩休息一下。

     他的確是沒有下限的丁朗男盆友的學長,但他更是一個班主任。

     話說回來,他也在“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雞犬里,因為丁朗的關系,他現在可是升任了系部干部,以這個年紀來說前途無量。

     長期這么緊繃著自己無論是對丁朗的身體還是對研究都沒什么好處,有張有弛才是王道,所以他是竭盡全力勸丁朗一起去的。

     春游的地方比較偏僻,坐著大巴開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才到,這次來的還不僅僅是趙遷帶的兩個班,還有尼瑪帶家屬的!反正都是按照人頭交錢的,車上擠擠也無所謂,趙遷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帶家屬也就罷了,家屬還帶家屬你見過嗎?!

     比如李樂他女朋友是英語系的,帶了半個宿舍的人過來!

     你問丁朗怎么這么清楚,呵呵←←人家目標就是他。

     他們宿舍除了班長何旭之外,來的都比較玩,外班的早就占了位置,于是丁朗只能跟著宿舍其他人站在過道上。

     李樂他們來得早,他女朋友和其他幾個女生都坐在比較靠前的位置上,李樂和他們宿舍的幾個男生殷勤地幫她們提著包。

     幾個女生都長得挺漂亮,而且是各有各的漂亮,有比較時髦的也有看著就挺純的,還有短發美鋁,總之都很不錯,看得一眾電子工程班的男生們頻頻側目。因為都是妹子的關系,大家也就忽視了她們即使只有四個人卻占了五個座的事情。

     電子工程班倆女漢子執手相看淚眼…女漢子沒人權啊沒人權!

     結果,丁朗這幾人一上來這群妹子就露出了笑容。

     “丁朗你要不要坐這里?”李樂的女朋友說起來跟丁朗也是熟人了,他雖然不記得對方的名字但卻對她有點印象。

     丁朗對她笑笑:“不用了我站著就好?!?br />
     結果可不就是么!那幾個一起來的女生紛紛招呼他坐過來,丁朗也不是矯情看到座位不肯坐,可這幾個女生明顯是沖著他來的,整個車子就剩這一個座位空著,比他早來的都沒占到座位他這么去了肯定讓人家不滿,更何況對這幾個女生的態度,他并不喜歡。

     王睿清那幾個滿臉促狹看著他,倒是迷迷糊糊感覺到他和自家那個遠房表哥關系的吳方超眼睛里滿是驚悚。

     而坐在大巴最前面的趙遷,一臉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哎呦臥槽你小子好命啊——這么多人的表情都表達著這個意思。

     丁朗相當無奈,他轉頭就把劉建偉給推過去了,他手里拿著不少燒烤用的東西,的確需要一個位置坐著。

     對于他的不識好歹,那幾個女生明顯很失望卻沒有說什么,只是頗為嫌棄地讓開了那個占好的座位,劉建偉也不客氣,哐當一聲把那一袋子碳和烤架給擱下去了,自己則站在旁邊。

     哼,長得漂亮有毛線用,丁朗是人咱就不是嗎?這啥態度,呵呵,看吧,咱丁朗看不上你們!我也不要坐你們身邊!

     這次的活動安排地還是挺緊湊的,吃食方面也只安排了中午這一頓燒烤。

     說實在的,這里還真沒什么好玩的,趙遷自己找了個亭子坐著,手里拿著瓶飲料就在等吃飯時間。

     丁朗的狀態詭異地和他重合了。

     這個農家樂今天除了他們還有點其他客人,因為時間比較緊,上午只安排了半個小時左右的自由活動時間,十點就得開始忙燒烤了。大家約定好集合時間和地點之后就散了,丁朗此時就坐在某個石凳上放空。劉建偉他們那幾個都去四處逛逛了,他的腦子還沉浸在某個專業問題里。

     “這里可以坐嗎?”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丁朗的思緒被打斷有點不快,他是特地找了這么個清凈的地方還以為別人找不到呢,不過她也不好發作,只是點點頭嗯了一聲就準備另外找個地方繼續思考人生了。

     “你好,認識一下,我是英語系的柏靖遠,很高興認識你?!倍贪l的妹子揚起一個很亮眼的笑容,看著很清爽,很舒服。

     即便有點不耐煩,看到妹子這么清新的笑容丁朗也消了火,稍微綻開一個微笑:“你好,我叫丁朗?!?br />
     雖說火是滅了,但被打斷的思緒卻還需要繼續接下去,所以他打算起身走人。

     妹子顯然看出了他的意圖,頗帶點委屈地用那雙水潤潤的眼睛看著他:“不好意思,我打擾到你了嗎?”

     都這么問了,丁朗能怎么答?他正打算笑笑說沒有,電話就響了。

     來電人是大洋彼岸的唐德爾特。

     他們之間的時差十幾個小時,現在那邊正是夜里,丁朗也顧不上跟妹子說話了,略帶歉意地笑了笑就轉頭接了電話。

     現在唐德爾特的中文進步很快,郵件都用中文寫了,電話雖然打的少,但也漸漸從全英文往全中文轉變。

     作者有話要說:草泥馬刷了倆小時后臺發了五六遍文這遍還發不出去我就去睡覺了!

     還有一章六千左右的,今天晚上發不出去我就明早發吧

     以后實在發不出去我就發評論了尼瑪(╯‵□′)╯︵┻━┻

     實際上評論已經發了這章內容orz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