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安菜頭燒餅
    第二天一早,丁朗就被公雞打鳴的聲音給吵醒了。

     推開門一看,奶奶居然已經開始在廚房忙活了。

     “小朗起這么早?要不要再睡會兒?”奶奶關心地問。

     丁朗搖頭表示不用,洗漱好了之后,幫奶奶挑菜。

     這種菜按本地話叫“安菜”,普通話里倒是沒見過,這菜是路邊長的,有一種特殊的香味,用來炒很少有人喜歡,但是用來做燒餅就相當好吃了。

     現在丁朗就在跟奶奶一起挑安菜頭,這安菜頭是指安菜的嫩頭,一斤安菜估計也就能挑出個半斤安菜頭來。

     這菜上還沾著露水,一看就是今天早上剛弄的,六十幾歲的老人起那么早去弄菜,丁朗很是心疼,不過老人卻很開心。

     挑好了菜,丁奶奶切好安菜頭跟面和在一起,放了些鹽,然后開始燒火。

     灶膛燒火可是一門大學問,等丁奶奶起好了火丁朗才坐在灶膛前時不時添點稻草和柴,又得注意不要太滿防止燒不起來。

     丁奶奶往已經熱了的鍋里倒進自家榨的豆油,用鏟子將油在鍋邊上抹均勻,便開始攤燒餅。

     每一個燒餅都巴掌大,因為燒餅很粘,所以放了不少油,等燒餅漸漸熟了,那香味是越來越濃,丁朗聞著都快流口水了。

     每次回來奶奶都會為他做安菜頭燒餅,因為他喜歡吃。

     做好的燒餅看著有些油滋滋的,吃起來卻剛剛好,味道超級好。

     比起自己做的干鍋娃娃菜,這安菜頭燒餅制作的可能沒那么精良,更加家?;?,不過丁朗卻更喜歡這個。

     吃了四個安菜頭燒餅,丁爸爸丁媽媽也起了,他們倒不像丁朗一樣那么“癡迷”安菜頭燒餅,而是搭配著白粥吃了一兩個就沒再吃了,再看看時間已經九點了,丁奶奶又急忙忙開始準備午飯要用的材料。

     村里有一戶在鎮上賣肉的人家,她一早就去買了二十塊錢肉,其他蔬菜家里倒是都有,只是還要殺只肥雞。

     殺雞這事兒丁朗幫不上忙,丁爸爸上。

     他和丁奶奶配合默契,一個拎著雞腿一個拔雞脖子那邊的絨毛,然后將村里打鐵匠打的菜刀在磨刀石上磨了磨,對著雞脖子快準狠就是一刀。

     碗早已經準備好,丁爸爸倒提著雞腿放血,放了整整一大碗那血才不再滴了。將雞往燒好的一盆熱水中放,高溫之下雞毛很容易就被脫下來。

     不過丁朗沒有看,而是跑到了奶奶家后面的小竹林里。

     說是竹林,其實只是很小一塊地方,原本只種了幾棵竹子,但十幾年下來竹子便延伸了一片,連隔壁鄰居家后院都有幾棵了,因為品種關系,這竹子的筍吃起來略有點酸澀,村里人都不愿意吃,倒是有幾次這竹林里出現過很粗的蛇蛻,還撿到過刺猬和珍惜鳥類,可能因為竹林后面就是小河的緣故,不少小動物都喜歡這里,尤其夏天,再熱的天氣竹林里都能吹到涼爽的風。

     鄉下倒不是沒人裝空調,不過很少有人用,畢竟不是城里熱島效應那么嚴重,大夏天的晚上,端個小爬爬(小凳子)坐在大樹下面扇扇蒲扇就很涼快了,再吃上一口從井水里凍好的西瓜,滋味不要太好!至于這竹林,晚上倒是沒人來,一是小動物太多,而且地面上積累了不少竹葉,還有一部分竹葉都已經腐爛了,誰知道一腳踩下去踩的是竹葉還是蛇,晚上又看不清,踩到蛇被咬怎么辦?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竹林里蚊蟲都挺多的。

     丁朗突然想起來跑到這邊卻不是因為這竹林,而是竹林后面的小河。

     剛剛趁著爸爸媽媽吃早飯的功夫,他跑到東房間翻了翻,果然翻出了一根釣竿,又跑到廚房弄了點面粉加點水和香油揉了一小塊面團,打算去釣魚。

     小河邊有一條擱置了很久的船,在丁朗的記憶中這船就沒動過,不少小孩子都會跑到這船頭釣魚。

     河有點深,水質很好,還有不少菱角,不過這個季節卻吃不上了,要到j□j月份的菱角才好吃呢。幾只肥嘟嘟的鴨子慢悠悠地嘎嘎叫著劃水路過,好不愜意。

     丁朗從那塊揉好的面團里捏了點放在釣鉤上,仔細包裹住釣鉤的金屬色澤,現在的魚都精的不得了,口味也越來越挑,他都沒把握用混著香油的面團能不能釣上了。

     果然,好幾次他感覺到釣竿動了,提起來面團已經沒了,魚卻沒上鉤。

     次數多了丁朗突來的興致也被沖散干凈了,干脆放開釣竿擱在船頭,自己則盯著河面發呆。

     河對岸是農田,丁朗眼睛有些近視,看不出是什么作物,只能看到綠油油的一片,生機勃勃的樣子很是喜人。

     有幾個j□j歲的小孩子走在河邊的田埂邊上打打鬧鬧,叫丁朗看著就羨慕。他從小在城里長大,雖說跟鄰居關系也不錯,但卻沒什么同齡的玩伴。

     有一個穿著紫色裙子的小姑娘似乎是看上了路邊一朵小野花,彎腰去摘花,恰好旁邊兩個男孩子在打鬧沒看路,一個不小心,就撞上了彎著腰的小姑娘——他們正靠著河邊走呢,這一撞,小姑娘就掉進了水里。

     幾個孩子都嚇傻了,連叫都不會叫一聲。

     丁朗嚇了一跳,反應過來了之后直接踢了鞋跳下水里救人。好不容易抓到小姑娘的手,丁朗卻陷入了困境。

     他的游泳技術并不高,這河里又有些水草,小姑娘因為驚嚇還死死抱著他把他往水下拖!丁朗死拽硬拽,好不容易把人拖上岸,累的要死要活。

     “叮!救人一命!人品值+30!”好在系統大方地給出了三十點人品值。

     歇了會兒,丁朗虎著一張臉看著那些小孩:“在河堤邊上怎么能打打鬧鬧?玩的時候要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看著小豆丁們后怕地點頭,他也沒再教訓,自己這身濕衣服得盡快換了免得感冒。他也懶得繞路過橋,直接就游過去回了奶奶家竹林那邊。

     丁朗偷偷摸摸從竹林那邊的后門進了屋子,到東房間換了衣服,好在奶奶和媽媽正在廚房做飯,爸爸也在前門那顆比成人懷抱還粗的大銀杏樹下打盹,并沒有注意到他。

     他直接拿盆去泡了臟衣服,免得被發現端倪,如果他下河救人的事情被那三人發現了,少不得要被數落一頓不注意自身安全什么的。

     剛將盆放到一邊,丁爸爸看到了他,手一招,把兒子叫到銀杏樹下陪自己聊天。

     那顆銀杏樹是丁兆平出生那年,丁爺爺親手種下的,這個叫X鄉的小鄉村在縣城里還被稱作是銀杏之鄉,因為幾乎家家戶戶都種了一兩顆銀杏,J省市面上的銀杏基本都是來自X鄉的?,F在還是才是六月底,那顆大銀杏樹上只掛著一個個青色的果實。

     小時候丁朗還很好奇,撿著一顆掉到地上的青果實問爺爺:“為什么白果(銀杏)是這個樣子的???不是有白色的殼嗎?”

     爺爺笑呵呵地摸著他的頭解釋:“白果在樹上就是這個樣子呀!等成熟了之后把他們放在水里泡一泡這層皮就退掉了,就能看到白色的殼了!”后來他親眼看過爺爺和爸爸一起用竹竿打下成熟的銀杏果實,然后把它們撿到一個大缸里泡,還被警告千萬不能碰那水,一碰要爛手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說是聊天也沒什么主題,父子兩人隨便嘮嘮嗑,扯扯淡而已。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