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高考成績和奶奶的錢
    “叮!恭喜宿主獲得未來產品[2020年的手表],剩余人品值:85,無法進行抽獎,請宿主盡快累計人品值!”

     抽中這玩意兒,該高興還是蛋疼?其實雖然怕抽到什么汽車手槍之類的東西,但丁朗對此還是挺期待的,畢竟是來自未來的產品,結果抽了個手表——手表這東西,再厲害也只是用來看時間罷了,而且手表的工藝在這個時代已經很不錯了,丁朗覺得到2020年再進步也進步不到哪里去了,不過還好,手表這東西來源好解釋。

     他從老虎機下面取出一個裝手表的盒子,然后退出了抽獎空間。

     深藍色天鵝絨的盒子上只簡單印著一個名字,丁朗并不知道這個牌子,也沒有多在意,直接打開了盒子。

     除了表盤上那一圈的鉆石之外,這表看著還…挺低調的…吧?簡簡單單,沒有什么秒鐘圈分鐘圈之分,只有一小塊地方有個27,可能是指27號,而黑色牛皮的表帶看著就挺舒服的。

     這鉆石可以說是水鉆,反正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的,整個手表都是低調的奢華。

     丁朗將日期調到了20,然后滿意地將手表戴上,看了看,還挺帥。

     他不知道,那盒子上的名字是某瑞士手表大師的名字,這大師只做純手工定制手表而這塊手表是他凝聚了畢生心血的作品,最珍貴的不是表盤上那一圈比利時鉆石,而是制作手表的金屬,那是來自深海的金屬。這手表即使是在深海之下或者太空之上也能精準地運行。

     之后幾天丁朗堅持上午練字,下午上街溜達賺人品值。

     24號這天,他卻既沒有練字,也沒上街溜達。因為今天就是J省高考成績發布的日子了。

     雖說丁朗成績還可以,一本沒問題,但一家人都有些忐忑,丁爸爸還特地請了假在家里準備陪著老婆兒子等成績。

     查詢通道一打開,他們就打了電話,不過根本擠不進去,還好網絡通道能擠進去。

     丁朗緊張地看著電腦屏幕。

     等成績刷新出來,全家都松了口氣,隨即又都開心地笑了:404分!選修雙A!

     J省高考在全國范圍都是一朵奇葩,語數外三門算分數,滿分480分,而剩下的科目不僅選修兩門需要等級,小高考四門也要等級。404分,是丁朗超常發揮了,以往的成績大概夠普通一本學校,這個成績卻是剛好夠上B大和Q大這兩個全國最好的大學的理科分數線了,不過這兩個大學都要求選修有一個A+,而且丁朗這分數還剛好壓線,與其報這兩個學校不如報些有把握的名牌大學。

     丁朗正開心著,卻突然看到丁媽媽抹了抹眼睛,見自己的動作被發現了,丁媽媽也不掩飾了,邊流著眼淚邊笑:“我兒子考這么好,我這是高興!你高中那么辛苦,我看著也心疼…總算沒白費!兒子出息了!”

     “媽…”丁朗心情復雜,父母是最愛自己的人,高中三年,他有多辛苦,他爸媽就有多辛苦。有時候自己做作業做的晚了,媽媽都不敢去睡,給他煮宵夜看著他吃完,等他這邊關了燈,媽媽才敢上床。每個星期他只放一天,卻要去上補習班,也不是沒在心里抱怨過,但他聽到爸爸對媽媽說過“干脆就不讓他上了吧,看孩子這樣真心疼”,心里反而決定要更加努力。

     父母就是這樣矛盾,既希望孩子學習好又心疼孩子太辛苦,想要給孩子最好的又怕他玩物喪志。

     一家三口坐在電腦前,相互對視,雖然沒人再開口,氣氛卻相當溫馨。

     這個時候,丁爸爸的電話響了,原來是丁朗的奶奶,來問丁朗成績的。被這么一打岔,丁媽媽也拋開了剛剛的多愁善感,趕緊打電話給丁朗的外公外婆報告喜訊。

     “誒!考了404,可以報很好的大學了!明天周末,我去接您一起來吃飯,把小朗外公外婆也接過來!”丁爸爸一臉喜氣洋洋,電話那頭的丁奶奶雖然不知道404是怎樣的高分,但卻明白孫子考得不錯,可以報名牌大學了,自然也開心得很,連忙喊他們晚上過去吃飯。

     而在省城的丁朗的外公外婆得了好消息也樂呵了,說準備這個周末到G市好好給外孫慶賀慶賀。

     高考成績下來了,丁朗也算松了口氣。

     下午,丁兆平開車載著老婆孩子去鄉下。

     丁爺爺在丁朗十二歲那年就去世了,丁兆平也曾經想把年邁的老母親接過來一起住,不過丁奶奶卻說自己習慣了鄉下不想去城里,而且在鄉下跟街坊鄰居也都熟悉,不肯去打擾兒子兒媳,所以這些年,她都一個人住,不過偶爾也會去看看兒子,或者時不時捎些東西過去,丁朗高三這年,丁奶奶更是雷打不動每周讓人捎只土雞,說給孫子補營養。

     鄉下地方不大,誰家有什么消息很快就知道了。丁兆平前腳開著車拐進了村口,后腳就一堆婆婆媽媽聚在了丁奶奶家,七嘴八舌地說著什么。

     她們也知道這兩天高考成績就該公布了,都很是關心,見丁兆平拎著一堆東西進了門開口就說:“阿平回來啦!你兒子高考考了多少???”

     丁兆平笑得臉上一堆褶子:“這次發揮不錯,考了404!”

     “嚯!這可是高分!我們縣城狀元才402分!”大家一聽這成績都驚訝又羨慕。

     “那打算報什么大學???好像B大今年理科分數線403,Q大是404,你家阿朗剛好壓線了??!”

     “丁奶奶你可是享???!阿平有出息,現在阿朗成績又這么好!”

     “阿朗啊,你有沒有什么學習方法,我家兒子這英語成績就是上不去??!”

     …

     嘰嘰喳喳的話雖然有些吵鬧,但是卻又帶著城市里見不到的溫情。

     丁朗揚著一張笑臉跟這些阿姨奶奶們打招呼,還真誠地分享一些學習經驗,她們都聽得很認真,關系到孩子的學習,可馬虎不得。

     晚上吃飯的時候,丁奶奶眉開眼笑地一直給丁朗夾菜,惹得丁兆平佯裝吃醋:“媽,你怎么不給兒子夾菜???”

     丁奶奶瞪他一眼:“你自己不會夾菜???我孫子可是大學生了,可金貴了!”丁兆平讀書的時候是上的??茖W校,雖然現在事業也不錯,但不是大學生出身,在丁奶奶這種老一輩人心中總還是有缺憾的,而且當年他不是成績不夠進大學,而是家里條件不好,沒錢讓他進大學,所以老人對此很是耿耿于懷,對丁兆平也始終存著一股內疚。

     丁朗哭笑不得:“奶奶,我還不是大學生呢!”

     “我不管,我孫子高考考這么好,比我們縣城高考狀元分數都高呢!”丁奶奶眼一橫,又夾了個大雞腿放進丁朗碗里。丁朗也就不解釋,低頭吃起雞腿來。

     一頓飯吃完,丁朗顯然有些吃撐了,坐在竹藤椅上緩了會兒。丁爸爸正愜意地撫著啤酒肚,哼著小曲兒,丁媽媽則去幫丁奶奶洗碗去了。

     等洗好了碗,丁奶奶進了西房間,過了會兒,對著外面叫到:“小朗!進來!奶奶給你拿吃的!”

     雖然現在一點食欲都沒有了,但是奶奶拿吃的他還是屁顛兒地跑過去了,東西是一回事,心意又是一回事,自己這幾年因為學業的原因很少回來看奶奶,要是拿吃的給他他都不要,奶奶該傷心了。

     等進了西房間,奶奶拿著爸爸回來時帶的牛奶和一些水果一股腦塞進丁朗懷里,然后瞄了眼門外,見沒人關心這邊,幾乎可以說是鬼鬼祟祟地跑到柜子那邊,拿出一個餅干盒子。

     丁朗有些好奇地看著她打開盒子蓋,然后從里面掏出一個藍色的小布包。

     看得出來,這小布包被很細心地保存好了,連一點褶皺都沒有,丁奶奶輕輕打開布包,里面又是一層黑色的塑料袋,等黑色塑料袋揭開了,丁朗表情變了。

     里面包著的東西露出來一點,他當然看得出來,那是錢!

     果然,丁奶奶將布包里的錢拿出來,拉過丁朗的手,把錢放在了他的手里,聲音很小地說:“給你的,總共一千三百五十塊,拿去買點好吃的買點好衣服,別讓你爸媽知道!”

     這錢他怎么能拿!一千多塊,對奶奶來說可是很大一筆錢了。

     丁朗趕緊推辭,不過丁奶奶卻不高興了:“你要上大學了奶奶給錢怎么了?”

     “真不用!奶奶您自己留著花吧!我錢夠用的!”丁朗把錢塞回奶奶手里。

     這時候丁兆平走了進來:“媽,這是干啥呢?小朗不許收奶奶錢!”

     丁奶奶見被發現了索性也放開聲音:“怎么了?看不起我老太婆嗎?我孫子考上好大學我給點錢怎么了?”

     “媽!他也不缺錢花,倒是您別老這么節省??!”丁兆平無奈了,他也不是沒往家里打錢,但丁奶奶都會存進信用社里,這些年自己打回來的錢她動都沒動過,這一千多塊肯定是她自己省吃儉用摳出來的,估計她又偷偷去縣城賣雞蛋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