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6章 知道先生和悟了的吳方超
    一毛錢一斤的西瓜?。é辏┫胂刖陀X得好幸福啊…

     現在正是夏末秋初,天氣稍微涼快一點,前段時間大家被熱的不要不要的,簡直恨不得每天都一個西瓜當飯吃——當然,對于這個年紀的男生來說,一個西瓜當飯顯然是不夠的,而且西瓜的價格也不美好,像學校門口的水果攤,西瓜最便宜也得一塊五一斤,一個十幾斤的西瓜就是二十塊錢了,而且近些年西瓜越來越不甜了,很少能挑到那種甜到人心里的。

     這樣說起來大家就不免羨慕離首都大學不遠的農業大學了。

     農業大學有自己專屬的教學實驗區,別說瓜田了,草莓園葡萄園也有,還有一些牛場狗場什么的,每次去教學實驗區實習他們都能帶回來一堆價格便宜味道好的水果,他們學校甚至有自制的酸奶賣,丁朗他們就曾經去農業大學買過酸奶,別說,又濃稠味道又好,而且還沒什么添加劑,保質期只有三天,價格也便宜,三塊五一小罐。

     何旭把大家的饞蟲都給勾上來了,最重要的是303其他人基本都是城里長大的孩子,對農村非常感興趣,一聽說可以自己去摘西瓜捕魚瞬間就雞血了,恨不得現在就跑何旭老家去。

     本科四年前三年玩的時間是大把的有,輪流把六個人的家去一遍也可以,大家也想趁著在大學還沒入社會好好玩玩,這下子一說就定下了寒假去王睿清家里玩,明年暑假去何旭家里玩的事情,反正寒暑假時間都比較長,有的是時間。

     現在丁朗也沒什么事情要忙了,而專業課程也正式告別了概念期(又稱忽悠期入門期),老師們開始教授一些更深刻的東西,這讓大家既興奮又沮喪。

     興奮于可以學習真正的計算機知識,沮喪于有不少東西弄不明白。

     丁朗倒是并不急躁,平日里除了上課練字偶爾練練拳之外,他還會跑圖書館看看自己專業相關的書籍,他天賦不錯,至今應付課業都挺輕松的,甚至還有精力進行課業以外的專業學習。

     對計算機技術越來越了解同時也是越來越感興趣的同時,他也不免想到了因果抽獎系統。

     未來科技和未來產品都有可能抽到將來的一些電子產品和計算機技術相關的東西。從誕生以來,計算機技術就在飛速前進,可能短短一年時間就會突飛猛進什么的,所以現在丁朗還挺期待自己能抽中未來科技或者產品中關于計算機的部分的。

     不過他懂,系統的尿性什么的←←

     在幻想自己能抽到什么和再一次懂得系統尿性之前,他首先的攢夠人品值。

     獲得人品值最快的方法還是通過醫術,系統之前給過解釋為什么醫術加分這么多,雖然李樂和黃子卿受傷并不嚴重但系統一下子給了二十分十分,對比救人一命也才三十點人品值,丁朗就意識到了似乎自己用醫術救人系統會格外大方,而系統的回答也的確證明了這點:

     “是的,宿主猜測正確,由于醫術是從本系統抽中的技能,所以針對宿主依靠醫術幫助他人,系統也會給予更多的人品值?!?br />
     可惜啊,一個十八歲的大學生看著實在不像是靠譜的醫生,即使是裝備上了系統贈送的看著就很靠譜氣場也不行??粗秃芸孔V能奏效的前提是,人家對他的感覺本來就是正面的,若是對陌生人可能就沒有作用了,而且即使起作用也是很有限的作用。

     要是當初選的是醫術就好了,起碼現在看個小病憑借醫學生的身份也更能忽悠人。不過他也就想想罷了,對計算機,丁朗很感興趣,他不會為了賺取人品值就放棄自己的興趣的。

     所以現在他只能苦逼地帶飯撿垃圾刷人品值了╮(╯﹏╰)╭

     丁朗自己報名的是足球社,但自從他那幅《師說》參加了新生技能大賽之后,書法社的社長就經常來磨他讓他加入書法社。丁朗的水平完全可以擔任首都大學書法社的王牌,事實上,他的《師說》還有緣得到了書法大師錢奎的稱贊。

     后來丁朗想到了一個法子。

     網絡。

     現在網絡這么發達,不少人身體有問題之后先通過網絡查找自己可能出的問題,雖然可能只是防止自己在醫院被忽悠,但也有不少人會直接按照網絡上那些人說的來做。

     …這好歹也是個方法。

     丁朗注冊了一個叫做“知道先生”的ID,開始在網絡上回答一些人的問題。雖說隔著網絡總歸判斷不那么準確,但他說的比較保守,也會詢問一些細節方面的問題,總歸是幫到了不少人。

     知道先生在論壇上的名聲是越來越大,經常有人發“知道大神!知道大神!你在哪里啊我需要你啊TAT”“知道大神我牙疼啊啊啊現在要怎么辦才能迅速止痛在線等好急噠!”之類的帖子來召喚知道大神。

     久而久之知道先生甚至為論壇的招牌之一,為該論壇贏來不少流量——當然這是后話了。

     丁朗現在正有些驚訝地看著自己的電腦屏幕。

     屏幕上顯示有人給他發了好友申請,對方的驗證信息是黃子卿。

     之前吃飯的時候他和何旭倒是跟黃子卿交換了手機號碼,不過他完全沒想過聯系人家什么的,畢竟和對方只見過四次,吃過兩次飯而已,而且看起來跟他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尤其黃子卿那種身份,自己總不可能上趕著貼臉過去吧,人家還得懷疑他居心叵測呢!

     沒想到倒是黃子卿主動加了自己好友。

     至于誰把自己的扣扣號碼告訴他,還用說么?當然是吳方超了。

     吳方超此時正以怪異的眼神看著丁朗,似乎想把丁朗看出一朵花兒來——他能不驚訝么,黃子卿那家伙主動跟自己要了丁朗的扣扣號,其他舍友都沒要就要了丁朗的!這代表什么?!這丫總算暴露自己的目的了!接近303寢室接近他,都特么是為接近丁朗做鋪墊??!

     哦多么痛的領悟!

     好歹吳方超還幻想過黃子卿是覺得自己這個遠房表弟不錯,值得深交才放下(河蟹)身段啦跟他乃至他室友接觸呢——當然他也知道這是幻想,即使真覺得他這個遠房表弟不錯,黃子卿也不會連帶著跟他室友們都這么親切。

     現在一看,果然,人家壓根不是沖他吳方超來的,而是沖丁朗去的。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