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章 農家樂一日游上
    吃飽喝足,大家才總算有時間參觀。

     這家農家樂地方很大,剛進門他們就看到過葡萄架和南瓜,這下由主人石城帶著,還去看了池塘、果園什么的,總體來說今天下午的活動應該會很豐富。

     稍作休息之后,石城拿來了釣具,大家準備釣魚玩。

     丁朗在釣魚上實在沒什么天賦,更何況這里的魚比起之前他在奶奶家釣的魚來說因為時常有客人來垂釣所以胃口叼又精,尋常才不上你鉤o(,ヘ,o,)

     看著那群魚兒幾乎在身上寫著“我不上不上,我不上你的當~”擺擺尾巴游走壓根理都不理他們,或者是嗖一聲吃掉誘餌就立馬跑走,丁朗無奈了,反正自己也沒什么興趣,就坐在一邊看別人釣魚。

     意外的,胡東這個宅男居然釣魚水平相當不錯,沒一會兒就釣上來一條大鯽魚,吳方超隨后釣上來一條小鯉魚。

     本來黃子卿打算在某人面前大顯身手,不過見對方對釣魚沒什么興趣,手里拿著釣竿魚餌被吃掉也毫無所覺,只是盯著水面發呆偶爾看看其他人的戰況,他也就放下魚竿,裝作不經意地走到丁朗身邊,跟他一起看水面發呆。

     沉默良久…

     “你也不釣魚嗎?”黃子卿這話一說出口就想甩自己一巴掌,這不明擺著的事情嗎?自己還在這里坐了這么久!

     丁朗轉頭看了他一眼:“嗯,不太感興趣?!?br />
     又是沉默…

     “要不我們先去摘葡萄?”黃子卿又想打自己嘴了,這特么能說點靠譜的嗎?。?!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能不能!

     丁朗有些詫異,猶豫地看了眼正比賽誰釣的多的室友們,不過自己坐在這里實在無聊,想了想他對黃子卿說:“我問問還有沒有人要一起去!”

     保佑沒人一起去,不,肯定沒人一起去的——某人心中默念。

     事實也的確是。

     雖然本來何旭也打算一起跟著去摘葡萄的,不過吳.很有眼力價.方超眼疾手快拉過了他然后喊到:“不了,我們幾個繼續比賽誰釣的多!釣的最少的可要洗一個禮拜的臭襪子的!”

     這下何旭立即坐下重新專注于垂釣——剛剛他們就說好,釣的最少要給冠軍洗一個禮拜的臭襪子!他可不想輸!

     也不需要石城帶路,黃子卿就帶著丁朗去了葡萄架那邊。

     今天農家樂沒有其他客人,就他們幾個,所以完全不擔心獨處時光被打擾。

     黃子卿心!滿!意!足!

     雖然天氣已經有些冷下來,丁朗穿著的是長袖長褲,但當他伸起胳膊去剪葡萄的時候,還是能在自然滑落的袖子下看到白嫩的皮膚。

     GET!

     面癱著一張臉的黃子卿接過丁朗剪下的葡萄,小心地放在果籃里,然后繼續看他剪葡萄。

     等丁朗剪完了六七串葡萄放下剪刀的時候,果籃已經擺滿了。就在離葡萄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水井,他們把葡萄拿到水井旁,黃子卿打水,丁朗洗葡萄。

     也不知道這葡萄是什么品種,一個個飽滿圓潤,丁朗洗著洗著實在忍不住拿了一顆塞進嘴里,還不忘往在旁邊杵著的黃子卿手里塞上一顆:“這葡萄真甜,你嘗嘗!”

     某人將葡萄放進嘴里,心里比舌尖上嘗到的滋味甜多了←←

     洗完所有葡萄的時候,兩人都差不多吃掉兩串了——本來就已經吃過飯,現在這么多葡萄下肚,甚至動都不想動。

     坐在葡萄架下面的石桌旁休息了會兒,去釣魚的幾個人也提著戰利品回來了。

     贏得果然是胡東,而輸了的王睿清正哭喪著臉念叨:“別啊,別??!胡東你襪子這么臭我洗一個禮拜會減壽的??!減壽的??!”不過胡東完全不為所動。

     丁朗和黃子卿將那一盆洗好的葡萄拿給他們吃,順手接過了他們手里的桶。

     胡東簡直是釣神,這么短時間已經入手五條鯽魚,四條鯉魚,而王睿清桶里只有一條鯽魚瓜子可憐兮兮地游著。

     幾個人釣完魚也有些渴了,見到葡萄都紛紛吃了起來。

     于是石城就帶著丁朗和黃子卿打算去處理魚——雖然說是三個人,但丁朗可不覺得黃子卿會是那種會殺魚的人。

     看著就尼瑪強迫癥潔癖患者好嗎?

     這里的刀是農家自己打的大廚刀,很鋒利,石城麻利地拎出一條大鯽魚,刷刷兩下刮完魚鱗,然后剖開肚子,將魚肚子里那些內臟都剔出來,最后將魚鰓弄掉,全程不到一分鐘。

     丁朗也拿起一把刀照著做。

     磕磕絆絆刮好魚鱗,將魚肚子剖開之后,系統發力了。

     “叮!宿主殺死鯽魚一條,業力值+30!”

     …臥槽!

     忘了業力值這個茬了呵呵呵呵呵呵←←

     丁朗手里的刀還拿著,維持著剖魚肚子的動作沒動彈,這反常的模樣自然引起了黃子卿的注意。

     黃子卿擼起自己的袖子,蹲下,接過丁朗手中的刀,又拉過那條已經掛了的魚,有些艱難地將里面的內臟給掛出來了。

     石城正殺完第三條魚轉身準備拿第四條,就看到黃子卿蹲在一邊認真的殺魚,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臥槽見鬼了好嗎?這個死潔癖居然殺魚?!

     如此了解黃子卿的石城一下子把目光轉向了在一旁表情微妙的丁朗身上,看人家這表情大概也想不到這丫會殺魚吧…

     殊不知其實丁朗只是沉浸在業力值+30的呵呵之中。

     “所以說,業力值到底怎么算的..”他在意識里問系統,語氣虛弱。

     “業力值只計算由宿主的直接行為帶來的業力?!毕到y回復。

     所以,他平常吃魚吃肉不算業力值,但哪怕他不小心傷了一只螞蟻都給他加業力值。

     “那么因果值也是這樣嗎?”

     “是的宿主,因果值也只計算由宿主直接行為帶來的結果?!?br />
     所以,他在網上回復那些病癥的話,別人看到了跟著這個方法做哪怕痊愈了也不會給他帶來任何因果值。

     凸這特么奇葩的算法!

     不過丁朗也有些慶幸只算直接行為帶來的影響,不然他可連肉都吃不了了⊙﹏⊙

     等他回過神,黃子卿已經殺了條魚,正認真地對著一條鯉魚比劃該怎么殺。

     ...這張冷冰冰的臉配上這么接地氣的動作總有一種反差萌的趕腳,這肯定是錯覺…

     殺完魚,石城往魚上抹上一些調料腌制,等會兒去摘完果子正好回來燒晚飯,據黃子卿說,石城的烤魚可是一絕,這讓大家期待不已。

     到達果園的時候已經快三點半,滿山坡的果樹除了何旭這個家里承包山頭種果子的其他人都被震撼到了。

     說實在的,這桔子估計是品種加上首都附近確實不適合種果樹,所以味道不是很好,也不是說酸,就是平平淡淡,不甜,個頭倒是大,賣相很好。另外還有兩顆柿子樹,上面的柿子摘回去得放段時間才會甜,好在石城那里有已經放甜了的柿子。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