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7來龍騰實習吧騷年[捉蟲]
    “請進?!秉S子卿的聲音顯得很是嚴肅。

     丁朗擰開門把手,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懷里抱著親手做的早餐。他迎著早晨的陽光,看上去美好得不要不要的。

     艾瑪我家丁朗就是個小天使!小天使!——黃子卿內心在嚎叫。

     大概因為整層樓只有他們兩個人,剛剛敲門的聲音都顯得很大,丁朗有些拘謹:“黃先生,等久了吧?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車…”

     黃子卿微微露出一個笑容:“沒有,我也剛到沒多久——我們都是朋友了,還叫我黃先生是不是太生疏了?叫我子卿吧!”

     雖然說是這么說,但黃子卿畢竟是吳方超的表哥,丁朗作為他表弟的同學直呼其名實在是有點說不出口的別扭。

     不過既然黃子卿這么說了,丁朗也就點點頭應下了。他將手上的包遞過去:“這是我自己做的三丁包子和燒餅,你嘗嘗看?”

     黃子卿看在眼里,知道丁朗也就是表面上答應,大概以后還是會叫他黃先生,心里有些郁悶。雙手接過那個包,打開來一看,三丁包子、鴨油燒餅和黃橋燒餅都還熱著,旁邊還有一杯豆漿,一雙筷子。

     “你吃過早飯沒?”黃子卿拿起那雙木制的筷子,得到丁朗肯定的回答后,他有些失望地先夾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吧洗螄L過你做的鮮肉月餅我就很驚訝了,沒想到你還會做包子和燒餅,真是驚喜——”

     鮮香脆嫩,肥而不膩,入口就是享受。

     這包子面發的不是那么蓬松,卻因此吃起來特別勁道,而且餡料不像外面賣的那么油,卻又是真材實料的,一會兒工夫,第一個包子就沒了。

     丁朗適時地遞上豆漿,這豆漿不是之前月餅攤上進的那種包裝好的,而是他今天早上用豆漿機自己打的,論味道可能不如加了各種添加劑的豆漿,但濃度高,營養好。

     早上打完豆漿剩下的豆渣他還都放在那里呢,等會兒回去可以用那個做小餅。

     黃子卿喝了一口豆漿,略微皺了皺眉。

     說實在的,自己榨的這種豆漿因為太濃的緣故,入口總有點粉末的感覺,那是豆渣沒過濾干凈,而且丁朗只是稍微加了點糖,所以這味道第一口喝下去的確不那么討人喜歡。不過越喝越感覺到豆制品特有的香味,而且的確比起商家賣的豆漿健康很多,除了第一口有些不適應,黃子卿到后面都還挺喜歡的,還琢磨著明天讓王媽也榨豆漿呢。

     至于包子和燒餅,他就更喜歡了。

     丁朗總共帶了五個三丁包子,個頭女生拳頭大小,這次的兩種燒餅包的倒是有點大,他也各帶了三個,本來他還想著之前幾次吃飯看黃子卿胃口都算正常水平,這么多他肯定吃不完的,沒想到他眼睜睜地看著黃子卿把這些包子燒餅全部消滅掉了,豆漿也喝的一滴不剩。

     沒想到他胃口這么好?還是餓得很了…

     丁朗見他吃完了,上前收拾飯盒筷子打算洗掉,黃子卿自然舍不得讓他來洗碗筷,搶過了這項工作。

     “我喜歡洗碗?!彼麑Χ±蔬@么說,絲毫不見說謊的尷尬。

     …還有人喜歡洗碗?丁朗有些莫名其妙,卻也沒說什么,讓開身如了黃子卿的愿。

     總經理辦公室里就有水龍頭,不過沒有洗潔劑,黃子卿理直氣壯跑到隔壁歐達的辦公室,拎著一瓶洗潔劑回來了。

     只有幾個飯盒一個杯子和一雙筷子而已,洗起來快得很。雖然黃子卿是黃家少爺,但之前自主創業期間也是吃過不少苦的,區區洗碗,對他來說不在話下。邊洗碗他還邊跟丁朗搭話:“你不是學計算機的嗎,有沒有興趣在龍騰實習?”

     哈?聽到這話丁朗發蒙了。

     龍騰雖然說剛成立不過六七年,但短短六七年時間里,發展迅猛,現在雖說不是什么行業大哥,但也不差多少了,絕對是個讓人趨之若鶩的名企。

     從一個只有兩三個人的工作室一步步走到今天,雖然因為公司掌舵人的個人意思并沒有上市,但龍騰也正因此擁有無可比擬的企業向心力。

     任何決策,只要黃子卿和歐達認定的,就能實施下去。就比如四年前成立的龍騰龍芯部門,旨在研發中國自主產權的芯片,這四年間,這個部門完全沒有盈利甚至貼進去一筆又一筆數目巨大的研發費用,但龍芯組成員完全不用顧慮什么董事會的壓力,股東大會的壓力,因為龍騰壓根沒那種東西。

     這種堪稱獨(和蟹)裁的管理方式自然有好處也有壞處,壞處就是,萬一公司掌舵人是個蠢貨或者即使是個聰明人,但做了一次昏庸的決定,就會置企業于險境。所幸,龍騰的兩位頭頭都是明智的人,作為搭檔相當互補,并且暫時為止,還沒做出什么智商負數的決策。

     所以說,龍騰對于不少一心搞研究的人來說,簡直是圣殿一般的存在。

     丁朗難免有些心動,他現在才大一,課程也不是很滿,而且龍騰離首都大學也不遠,說遠一點,即使將來他不在龍騰工作,一份在龍騰實習過的簡歷,就足夠在這個行業邁開堅實的第一步——或者說,在龍騰實習就是堅實的第一步。

     黃子卿見他心動了,暗戳戳地繼續勸:“你還在念書,雖然不能作為正式實習生,不過平常課余時間可以過來看看學習學習,將來真正工作了也能更快上手。聽趙遷說你很有天賦,專業成績很不錯,我不是搞技術的,但龍騰有很多技術狂人,你在這里實習也能學到不少東西的?!?br />
     龍騰是個相當大的企業,電子工程專業的丁朗來這里有不少崗位都可以試試,不過他才大一,即使專業成績不錯,很有天賦,一個正式學計算機不過兩個月的大一學生,到龍騰來做實習生?這水平遠遠不夠——要知道,不少他優秀的學長學姐們畢業之后在龍騰也只能先做個是實習生罷了。

     丁朗也明白,黃子卿剛剛提到的趙遷的話即使是真的,也完全夠不上他邀請自己做龍騰實習生的理由。

     難道是看他是自家表弟的舍友?

     也不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為什么吳方超不來做實習生呢?即使吳方超懶得來,那為什么不去找何旭他們而是單單找了他呢?要知道何旭的成績比起他來完全不差的。

     難道就因為他送的包子和燒餅?

     丁朗有些糊涂了,看著黃子卿冷峻的臉,竟然恍惚間從中感受到了緊張和期待?大概剛剛眼花了吧…

     他的腦中有什么一閃而過,卻被他忽視了。

     作者有話要說:去睡覺了留言明天回復,藍后,我看到了大家說的,想想的確是,這文貌似沒啥小高(河蟹)潮= =其實賺錢也沒那么慢的,之后會有一個劇情_(:з」∠)_小吃攤只是第一桶金。相信我會有小*的!握拳!

     累成煞筆先去睡了_(:з」∠)_

     斯帕萊蒂二世扔了一顆地雷

     teacat007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地雷mua! (*╯3╰)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