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3合同的問題
    近幾年養生節目的風頭已經下去了,前兩年那可真是打開電視就一個大師專家在在講綠豆或茄子,丁朗也曾深受其害——他的媽媽那段時間沉迷于這些養生節目,每天照著電視上說的東西給安排菜單,搞得他和他爹苦不堪言——尼瑪一頓吃綠豆就算了,頓頓吃綠豆是鬧哪樣?而且還生吃茄子什么的,丁朗完全受不了這重口味,還好后來那些專家們紛紛銷聲匿跡了,丁媽媽也沒再強迫他們繼續吃綠豆和生茄子。

     也正因為有過這么一段經歷,丁朗對什么養生節目都沒好感。

     這個私信他的電視臺在養生節目熱潮來臨的時候沒來得及搞,現在反這類節目的呼聲漸漸消失,他們才敢試探性地立項辦節目,而知道先生這個最近挺紅的中老年中醫大師就這么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丁朗直接回復了:不好意思,我對養生節目沒興趣。便不打算再理了。

     這種東西本來就要看個人體質的,而且什么東西一過就不好了。綠豆的確是好東西,卻不是每一種體質的人都能吃,更別說頓頓吃了,吃太多反而對身體有害。

     網絡上回復一方面都是針對別人闡述的癥狀對癥下藥,另一方面,畢竟在網上看到的人大多數都是年輕人,不像通過電視看養生節目的一些中老年人一樣會盲目相信一個所謂大師所謂專家的話,所以他敢通過知道先生的ID跟大家交流。

     但讓他走到電視機前以一個大師、專家的身份來開講座什么的,他就不敢了。

     放開了這事兒,丁朗就完全不打算再理了,繼續翻看網友留言,挑選一些進行回復。

     這段時間他實在太忙了,回復留言少不說,連帶飯的事業都不得不暫停,所以人品值刷起來非常慢,從升級完成到現在也快一個月了,居然只累計了255點的人品值,這速度想進行下一次抽獎可遠得很,好在他現在也沒什么急切想要的東西,甚至后知后覺地想到,自己會的東西太多太雜,是不是略高調了。

     他現在最想做也是最專注的事情就是早點完成陶瓷基復合材料的研究,進而早點進入航空發動機的研究中去,所以最近這段時間人品值積累速度慢他也不怎么在乎,先緊著自己手上的工作做。

     小吃攤現在是越來越紅火了,陳伯伯前兩天還打電話跟他說要不要租個店面,雖然學校附近的店面租金高,不過好處也多,到時候再雇傭一兩個店員,多開發幾種吃食,賺錢也會更多。丁朗當場就應了,他一開始也不是沒想過開店,但畢竟當時只有他一個人壓根忙不過來,而現在有陳伯伯他們,倒是不用怕忙不及了。

     不過如果要開店的話,合同這事兒必須給解決了,不然到時候說不清楚?,F在相當于所有資金和技術都是丁朗的,陳伯伯他們夫妻兩付出勞動,如今這么紅火,固然和陳伯伯他們的辛勤分不開,但最重要的說到底還是那些小吃夠好吃。開店的話,可以給他們加工資,也正好趁機簽一下合同。

     不過丁朗對這些事情也不怎么了解,想到自己這不認識個剝削階級的黃子卿么,干脆趁著禮拜天去看八戒的時候給對方說了這事兒。

     原本他和黃子卿的關系不遠不近地還挺尷尬,說不熟吧,見面能聊幾句,平日里也一起出去玩過,但說熟悉吧,丁朗有什么事還真不愿意找他幫忙,怕欠人情。不過自從八戒入住新家,他時不時去看看,漸漸兩人的相處越來越自在融洽,丁朗竟然詭異地覺得自己能從那張面癱臉上看出各種各樣的情緒來。

     關系親近之后,丁朗就漸漸放開來,把對方當成了自己人,現在自己在簽合同方面有疑問,也就直接詢問了黃子卿的意見。

     黃子卿當然是積極地幫忙,直接聯系了自己的律師,給人家來了個大材小用。那律師接到BOSS電話急吼吼地趕過來卻發現只需要擬一份雇傭合同而已,氣得直翻白眼,媽蛋我在家里蹲廁所撇大條呢,還以為公司除了什么大事,結果就為BOSS朋友給擬個簡單的合約,嘴上也不好說什么,打開黃子卿放在桌上的筆記本,度娘一下你就知道好嗎?方便極了好嗎?稍微改兩條條約很簡單的好嗎!

     親你走點心好嗎?這可是你未來老板娘要的??!

     丁朗完全沒想到黃子卿會積極到直接把律師給叫過來(還不留飯!就報銷了油費?。?,頗有些對不住那律師的意思,不過黃子卿卻好像一點都沒注意到人家的辛苦,只點頭說了句“可以了,你先回去吧”就把人趕了回去。

     那必須,這可是我們倆的獨處時間——黃子卿傲嬌地想。

     這份合同也只是初擬,之后那個律師還會進行一些修改,不過基本框架就是這些了,也就是說丁朗現在不用擔心這個了。

     這讓他不得不感嘆,似乎有黃子卿在,他就什么都不用煩了——這么說總有點奇怪?不過事實的確如此。

     黃子卿大概就是那種很適合做朋友的人吧,看著挺冷一個人,實際上內心還真是挺溫暖,會默默為朋友解決問題,考慮問題很全面,簡直是中國好盆友——事實上,也就只有丁朗這么想了,黃子卿對別人可沒這么好,即使是歐達這個創業小伙伴,也絕不可能讓黃子卿操心操肺地面面俱到。

     兩人因為八戒的關系經常見面,一般禮拜六禮拜天丁朗有空都會買些材料帶到黃子卿家給他做晚飯,尼瑪這么一想這關系還有點小曖昧呢!

     不過丁朗想得并不復雜,本來他把八戒寄養在黃子卿家里人家一分錢不收還盡心盡力的,黃子卿有胃病,丁朗就想著平日里有時間多給他做幾頓養胃的。

     那個叫張揚的律師來之前丁朗就把南瓜小米粥先下鍋燉煮了,南瓜切的細細的以便煮化開在小米粥里,稍微放一點點糖提味,煮個兩三小時,時不時還要攪拌兩下防止撲出來。菜做的簡單,一道糖醋排骨,一道藕片炒肉,上次做完一頓炒青菜之后,只要是丁朗做的菜,黃子卿就不會挑,這次他就準備了萵筍炒平菇這道家常炒時蔬。

     等南瓜小米粥熬好,丁朗先給八戒盛了一碗,放在一邊稍微放涼,再在上面放上剃掉骨頭的糖醋排骨,夾上兩筷子藕片炒肉和萵筍炒平菇,八戒早就等不及了,剛放在地上就撲過來吃的直甩尾巴。

     丁朗失笑,給一旁羨慕嫉妒恨的悟空倒好狗糧,才幫黃子卿和自己各盛了一碗粥,而黃子卿已經把廚房里的菜端出來了。都齊活兒了,也就正式開飯了。

     時間已經進入十一月下旬,天氣是越來越冷了,丁媽媽擔心兒子在北方呆著冷,特地打包了一堆衣服寄過來,有舊的但大部分是新買的,就是怕丁朗這個男孩子不會買衣服,買大了或者買小了還不如她在Y市買。不過丁爸爸對此嗤之以鼻,表示這純粹是你太擔心。

     丁朗也覺得麻煩,這還不如他自己去買呢,不過媽媽的一片心意他也只能哭笑不得地接受。

     丁媽媽的包裹寄出來三天他都還沒收到,無論是丁媽媽還是丁朗都不免感嘆,還是包郵區幸福,包郵區人民互相寄東西底價六塊錢,基本今天寄明天到。這寄到首都不僅貴,還慢!

     等到第四天他才終于接到快遞電話跑到學校南大門領包裹。

     結果他卻發現丁媽媽買的衣服都是厚的不得了的棉衣羽絨服,惹得劉建偉和吳方超取笑半天。首都冬天雖然冷但還不到丁媽媽想象的那種程度,大部分地方都有暖氣空調,也就在室外的時候得穿多點兒。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各位關心,我下午就回家啦,尼瑪大年三十晚上發病真心傷不起而且回來還看到了人生第一個負分評,我說你負分就負分吧,能說個理由不?一句寫這玩意兒沒錢途鬧哪樣?看著真鬧心。我早說過歡迎各種提意見和建議的,但是上來連個理由都沒有就打負分的我還真心玻璃心了╮(╯▽╰)╭

     下個月開始沖全勤,我相信我能做到【握拳

     昨天是基友幫我轉發祝福的,今天自己來拜年啦,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馬上有錢馬上有南票!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