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8吻
    黃子卿來的理由正當得不得了——吳方超第一次一個人出門旅游,他家里人不放心,咱可是作為家長代表過來的。

     吳方超欲哭無淚地表示,表哥,我特么初中就一個人跑去海南玩了好嗎?

     于是原本303寢室六個人一起到王睿清家玩的,這下子插了個“家長”進來,好在只是表哥,而且跟大家也見過幾面,尤其跟丁朗還是朋友,倒是不會太不自在。

     幾人在從L省省城往王睿清家去的路上,討論起了年前寄回家的成績單,果然,丁朗和何旭是考的最好的,簡直讓人羨慕嫉妒恨!

     王睿清家在鄉下,房子占地面積挺大,屋子也不少,院子里還種了一棵梨樹一棵柿子樹,頗有東北特色,不過一大家子近十個人都住在這里,騰出來的客房數來數去也只有三間,好在大家都是男♂孩♂子,東北的炕也挺大,可以擠一擠。

     吳方超不得不主動表示胡東??!咱倆好基友??!咱倆睡吧!何旭你跟劉建偉!至于我表哥,艾瑪我表哥不是跟丁朗認識嘛,他倆一間房好了!

     這么上道的小表弟顯然讓黃子卿很滿意,他點點頭,然后拎著自己的和丁朗的行李問丁朗:“你喜歡哪一間?”

     丁朗對這個倒是無所謂,只是有些回不過神來自己這是要跟黃子卿睡一個屋了?聽對方這么一問,條件反射地隨手指了一間。

     黃子卿立馬提著包入住了,那派頭跟氣勢,簡直就是入住五星級酒店。

     很好,他見到屋里的擺設笑了,只有一張炕。

     跟在他后面進來的丁朗還是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炕呢,不免有些好奇,蹲在那邊研究了半天,這炕挺大,接近兩米長了,是用磚砌成的,據說下面有洞連通煙囪。此時炕上并沒有鋪被褥,應該是為了散熱,這樣屋里才能保持暖和。

     丁朗只帶了幾件衣服過來,黃子卿更是只拎了個包,如果不是他說自己是作為家長代表過來的,丁朗還真以為他是臨時決定過來的呢。

     王睿清家里已經很貼心地準備好了新牙刷新毛巾等日常用品,都還沒拆封。幾個人都是上午到的L省省城,然后下午一起趕過來的,頗有些風塵仆仆的味道。一收拾好東西,丁朗就打算洗把臉。

     他還挺喜歡這里的,冬天室內這么暖和,簡直是天堂!

     王睿清一家很是熱情,房間里放吃的的盤子就沒空過,丁朗還是第一次見到凍梨和凍柿子呢,尤其是凍梨,看著黑不溜秋不起眼的樣子,吃起來卻相當可口,冰爽酸甜。王家的凍梨是用自家院子里樹上長的蘋果梨凍的,這個品種的梨梨渣小,味道酸甜,特別適合做凍梨。至于凍柿子味道就比較甜了,還稍微帶點澀。

     丁朗克制著只稍微嘗了一兩個,然后盯著黃子卿,不讓他吃還有點冰渣的,等梨和柿子完全化了才遞給他。黃子卿知道這是擔心他的胃病,本來對凍梨凍柿子什么的也不是很感興趣,只嘗了一個意思意思,舌尖的味道當然是甜的,心里也甜的不要不要的←←。

     王睿清家除了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外,大伯家和二伯家也住在一起,一大家子加王睿清十一個人。丁朗他們來了之后王爸爸特地去把團桌搬出來,大家分兩桌吃飯,男人一桌,女人和小孩一桌。

     王睿清他們已經是大學生了,這就算大人,幾個人和爺爺他們圍在一張桌子間開始喝酒。

     上大學之后丁朗也沒怎么喝過酒,最多聚餐的時候來上幾杯啤酒,而且他也不喜歡酒的味道,這次倒是躲不過去了,實在對方火力太猛,對他們勸酒是壓根推不掉,這邊的酒又比較烈,甚至有王家自己釀的米酒,一杯剛喝完就被滿上,這節奏別說丁朗了,頗能喝兩口的吳方超都有些受不了。

     跟東北大老爺們兒拼酒完全是作死!作死??!

     不過黃子卿倒是出人意料地能喝,一杯接一杯下肚,臉色都沒怎么變,還很清醒的樣子。

     來L省的第一天,丁朗就被喝趴下了,其他人也差不多,王睿清也還不錯。

     最后黃子卿扶著他跟王爺爺幾個禮貌地告別,腳步特別穩地回了兩人一起住的屋子。

     “這小子可真行,我們三個人都沒喝倒他!”王睿清的大伯感嘆,“嗨,別說了,這幾個孩子還得我們給搬回去呢——來來來,老二搭把手,把這個弄我背上去!”

     二伯把胡東往大伯背上一搬,這胡東是醉的最厲害的,走路都走不了,還真得用背的。二伯自己則是扶起了吳方超,兩人搖搖晃晃地跟在大伯他們后面走了出去。

     吳方超此時還有些意識,只是有點管不住自己的身體,左搖右晃的,心里還是有點清楚的,抬頭一看這是王睿清的二伯扶著自己不禁怨念了:說好的家長呢?表哥你就是這么當家長的嗎??。。?!

     而那邊被怨念的黃子卿壓根沒意識到自己被怨念了,反正即使知道了他也不在乎,現在他正逗著丁朗呢。

     丁朗喝醉了酒看著還是挺正常的,瞪著一雙水濛濛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地面,黃子卿喊他一聲,他得停個幾秒鐘才能反應過來,緩緩抬頭看向面前的黃子卿,然后歪歪腦袋,“嗯?”了一聲。

     這一聲“嗯”地又可愛又性感,某人表示自己簡直要把持不??!

     冷靜!今天晚上還長呢!黃子卿在心里對自己這么說,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丁朗的腦袋:“乖~”

     丁朗繼續看著他,表情有點小茫然。

     艾瑪好萌n(*≧▽≦*)n

     黃子卿繼續板著一張臉逗他:“你叫什么名字???”

     對方想了快五六秒,才遲鈍地回答:“丁朗?!?br />
     嗷嗷好想撲倒!冷靜!冷靜!“你知道我是誰嗎?”

     這下丁朗直愣愣地看著他,似乎想了好久,才有些不敢肯定地說:“黃…子卿?”不過這答案一出口他就好像確認自己的問題回答對了,自己點了點頭“嗯,就是子卿!”

     自從兩人越來越熟悉之后,丁朗不久之前總算開口叫他子卿了。

     被肯定了名字的人拉著丁朗的手坐在他對面,繼續調戲:“你喜歡我嗎?”

     喜歡?丁朗腦子里還是一團漿糊,胡亂點了點頭:“喜歡!”

     Get!

     喝醉酒的丁朗簡直萌SHI人!乖巧得不要不要的!

     黃子卿清了清嗓子,繼續問下一個問題:“既然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那——我能吻你嗎?”

     被問的人此時只一心想著要睡覺,又一次胡亂點了點頭:“可以!”

     哦也!計劃通!

     黃子卿壓抑住自己的興奮,平復了一下呼吸,然后兩只手抱住丁朗,自己慢慢地,慢慢地靠近眼前的人。

     不得不自我夸贊一下,他實在是個很冷靜的人,在離丁朗嘴唇還剩一厘米的時候,他居然還能停下來,想一想如果丁朗第二天醒來還記得這事兒生氣怎么辦,不過自己喜歡的人就在眼前,實在憋不住了!

     嗷嗚!

     他的嘴唇,就這么吻上了他的。

     一如想象中的那么甜美誘人,吻上就不愿意松開,黃子卿原本只打算淺嘗則止,現在卻有點把持不住,輕輕撬開丁朗的嘴唇,丁朗還迷糊著呢,他輕松就撬開了,得償所愿,卷起軟軟的舌頭,輕柔地開始品嘗。

     唇齒交纏間還帶著酒香,尤其對方還下意識地回應著他,這感覺簡直太美妙。

     黃子卿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噗通噗通,快得讓人害怕,他的呼吸也隨著心跳越來越粗重。

     不可以了…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他猛然睜開眼睛,站起身往后退了一步。

     再繼續下去…他就要失控了。

     現在丁朗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即使再怎么想要,他都不能冒這個險。

     記住黃子卿!記??!徐徐圖之?。?!冷靜??!

     所以今天晚上,就只能看不能吃TAT還好他已經賺了個吻。

     艾瑪就靠回味這個吻他就能幸福一整年了!

     啊喂黃大少你也太容易滿足了吧?!

     他自己冷靜了會兒,總算平靜了下來,幫丁朗換上睡衣,然后摟著他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黃子卿還特地早起,就為了掩飾自己的沖動。

     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丁朗果然什么都不記得了。

     他正懊惱自己昨天喝太多,還坐在桌上那會兒就已經失去了意識。丁朗知道自己的尿性,一喝醉就完全沒有智商可言,只會順著人的話說,下意識地做事。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有沒有丟臉…畢竟據說黃子卿可是和他睡一張床!

     他也不好意思提這茬,速度收拾了一下自己,準備進行今天的活動——趕集。

     每年三月初三在奶奶家那邊也有廟會,會有集市,不過他也就去過一兩次,而且奶奶家那邊的集市并不好玩,唯一讓他期待的大概是集市上那些煮蓮藕了。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回去了TAT不想走啊不想走果然還是家里好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