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章秦教授你要干嘛
    既然月餅攤有了人管,丁朗也總算可以放松點了,現在抽一次獎需要一千點人品值,他可得好好地刷人品值,攢人品抽獎,而且幾天沒好好陪八戒了,等明天有空就能進行久違的遛八戒活動了。

     所以他僅僅是思考了會兒月餅攤子的轉型問題之后就安心地睡了。

     人生就該如此美好啊~

     第二天終于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丁朗如此感嘆著。

     睡到自然醒什么的簡直不能更贊,

     他練了會兒字,帶著八戒逛了學校一圈,順便給舍友們帶了午飯,到差不多十一點半才回到宿舍,優哉游哉地打開電腦,開了那個粉絲已經過十萬的微博,開始回復這兩天累計的網友們的問題。

     因為知道先生這兩天完全沒動靜,不少網友都猜測中老年中醫大師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忙,要知道之前即使是在海角論壇開帖子的時候,不說秒回,起碼每天都會回復,可大約三天前開始,知道大師的微博和海角論壇,甚至包括度度知道都完全沒有動靜。

     到昨天,知道先生依舊完全沒動靜,不少腦殘粉都擔心了:知道先生可是個中老年.中醫大師,不會出現什么事情了吧?

     丁朗打開微博和海角的帖子之后才發現還有這么多人關心他擔心他出什么事情的,他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動,明明都是陌生人而已,他回答那些問題也只是因為刷人品值好刷,如果沒有那些人品值,他也不會這么喪心病狂地瘋狂回答那些問題,大概只會偶然看到一兩個問題順手回復一下而已。

     但是可能因為知道先生一本正經回答問題的樣子讓人忍不住調戲,可能因為中老年中醫大師和全能型搶答小能手的屬性相加簡直反差萌,也有可能是因為知道先生是一個完全不打廣告只看療效的好人——總之,在那喪心病狂地各種回復之下,知道先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道,甚至有人喊著自己是他的腦殘粉——雖然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所以,幾天不見,就有不少人擔心他。

     丁朗看著那些留言,一個沖動,發了條微薄。

     知道先生的微博:謝謝大家的關心,前兩天我有點私事,現在私事已經忙完了,可以繼續為人民服務了

     發完微博他就開始翻看這兩天的網友留言,找出比較有代表性地來回答。

     周一上午,又是閻羅王秦主任的課。

     丁朗對秦主任的了解并不多,但吳方超很八卦地給他們講過關于秦主任的傳說。

     秦主任姓秦名言,外號閻羅王,萬年考場殺手,五十九分小能手——光這三個名號就夠嚇人的了。

     秦言今年也不過三十幾歲,看著倒是挺嚴肅又聽顯老的,要不是吳方超說,丁朗還以為他有四五十歲了呢。據說秦言還是海龜,在M國名校讀的計算機專業研究生,專業水平相當不錯,當年M國人重金利誘他留在M國,秦言卻拒絕了,選擇了回國做一名普通的大學教師,并且很快就成為了首都大學建校以來最年輕的大學教授。

     這樣說起來,秦言還挺讓人佩服的。華夏建國初期有不少這樣的人才,放棄了在國外的優厚待遇毅然決然地回到當時一窮二白的祖國,從頭開始,然后在艱苦的條件下創造出了奇跡。但最近這些年,這樣的人才卻越來越少,倒是有不少華夏培育出來的人才,最終放棄了華夏國籍跑國外去給外國做貢獻了。因此聽說身邊還有這么一例正能量,303的眾人還是不免感動了。

     單看秦教授完全想不到對方是個這樣正能量的人啊——丁朗抱著這樣的想法進了機房,準備上秦言的課。

     秦言教的正是C語言,讓不少人頭疼,也讓不少人著迷。

     他雖然人看著嚴肅,但講課非常不錯,能把深奧的內容盡量講得淺顯易懂,并且引導學生自己思考,舉一反三,所以秦言算是丁朗在進入首都大學之后最喜歡的老師之一了。

     今天的課是在機房上,算是第一次實際操作應用c語言,所以大家心里都有點小緊張和小興奮。

     不得不說,丁朗對計算機挺有天賦的,在其他人尚摸不著頭腦入不得門的時候,他就已經在門口徘徊,甚至踏進了一只腳。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今天秦教授路過他的時候都多看了兩眼呢。

     兩節課結束,丁朗還有些意猶未盡,正準備收拾收拾回宿舍呢,就見站在講臺那邊的秦教授往這邊走了過來,神色高深莫測,這讓原本準備走人的其他同學也都看了過來。

     似乎在人們印象中,老師主動來找自己都沒什么好事,丁朗自認最近這段時間沒犯事兒,秦言應該不是來找自己的,便繼續收拾自己放在一邊的課本。

     “咳咳,丁朗同學——”下一秒,秦言開口了。

     …丁朗傻眼了,抬起頭呆呆地看著他:“???”

     旁邊眾人頓時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這孩子看著老實巴交的,犯什么事兒了居然犯到了閻羅王手里…【蠟燭】

     只見秦言板著一張臉說:“東西讓你同學帶回去吧,你跟我過來一下?!?br />
     …到底發生什么事兒了您給交個底好不!我心慌!

     丁朗只能把書和筆記塞到何旭懷里,自己跟在秦言身后出了教室,留下一眾猜測的目光。

     前面的人一聲不吭只管走路,丁朗自然也不會開口,只是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后。

     不過這路是越走越遠越走越偏…

     秦言直接帶著丁朗走出了教學樓!

     到了樓下車庫,秦言推出電動車的時候,丁朗才后知后覺地發現…這情景略奇怪?

     自己是跟著秦教授去哪里啊…

     他有些尷尬地開口詢問:“秦教授,我們這是去哪里?”

     秦言似乎有點愣住了(其實是被自己蠢到了),兩秒過后才慢吞吞的解釋:“到我家吃飯?!?br />
     WTF?。。?!

     丁朗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好嗎!

     他到底想干嘛…

     純潔如丁朗自然是沒亂七八糟瞎想什么已婚教授看上自己什么的,他只是在想這貨不會是謀殺犯吧偷偷把自己學生帶到陰暗處殺掉煮火鍋什么的【腦洞又開大發了

     好在這只是他的腦洞。

     等丁朗跟著秦教授到了離學校不遠的一棟公寓并且用鑰匙開了門之后,丁朗見到了熟人——正是那天拉著他手激動了半天的李倩,在李倩身邊還有個小屁孩兒,是那天他救下的人。

     丁朗這才悟了…心里忍不住吐槽,秦教授拜托你帶人回家吃飯之前先說清楚好么…

     小朋友見到丁朗很高興,李倩也熱情地招待他趕緊進屋,又是拿拖鞋又是拿飲料水果的,顯然她很清楚自己老公的尿性,嗔怪地看了一眼在一旁不言不語只是用嫉妒的眼神盯著丁朗(因為自己兒子在纏著他好嗎?。┑那匮?,略帶歉意地說道:“老秦是不是嚇到你了?”

     “沒有,呵呵=-=”

     丁朗能怎么回答,總不能說“臥槽對啊你老公嚇死我了還以為要被分尸了尼瑪”吧?

     李倩和小盆友的熱情讓他漸漸從“到了秦教授家”的恐慌中放松下來,抱過小盆友,等開飯——他可不指望秦教授會跟他搭話,對方正專心致志看電視呢。

     小盆友叫秦友,小名寶寶,特別喜歡粘著丁朗的樣子,甚至把自己都舍不得玩的玩具舍不得吃的零食拿過來跟丁朗分享,惹得丁朗直揉著他的腦袋眼睛彎出溫暖的弧度來。

     作者有話要說:8^3扔了一顆地雷teacat007扔了一顆地雷夜空不發光扔了一顆地雷執念、雨扔了一顆地雷

     么么噠mua! (*╯3╰)

     三百六十度托馬斯全旋接空中轉體一百八求留言求收藏求包養

     這兩天比較忙,下班晚...等回家我特么戰一天!MIN■■■■■□□MAX(╯‵□′)╯︵┻━┻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