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1CHAPTER 9
    三個人都不再說話,靜靜地往前走,走到門口,艾波爾被嚇了一跳,尖叫一聲往后退了幾步,Nagini也嚇得從Tom手里掉下來,趴在艾波爾腳上哭:“嗚……好可怕!”亞歷見狀也從艾波爾口袋里飛出來,落在艾波爾肩頭。

     門上被人釘了一條死蛇。

     蓋勒特略微安慰了女兒,讓女兒站在他身旁。Tom自覺站在艾波爾另一側,又伸出手讓Nagini重新盤在手腕上。

     看著門上的死蛇,蓋勒特皺了皺眉,但良好的修養還是讓他敲了敲門。

     一個衣衫襤褸的男人慢騰騰地從小屋里走出來,他頭發濃密,和許多泥巴纏結在一起,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顏色。他還缺了幾顆牙齒。又小又黑的眼睛盯著前方。他看上去本應該很滑稽,但此時卻不是那樣;這個效果令人心里有些發毛[1]。艾波爾有些害怕地躲在蓋勒特身后。雖然知道這個人可能是自己的舅舅,Tom還是不喜歡這個人,他向前一步,擋在艾波爾身前。

     “讓我看看,來了三個侵入者!嘶嘶……還有兩條小可愛!嘶嘶,嘶嘶,親愛的小蛇,快到摩芬的懷里來,要對摩芬好一點呵,否則他就要把你釘上門板了?!?br />
     蓋勒特皺了皺眉,這個人說的是蛇語,他看了看Tom和艾波爾,艾波爾緊緊抓著他的衣角,Nagini正在Tom的袖子里哆嗦,亞歷似乎不太高興。

     暫時放下對這個人的蔑視,Tom用蛇語說:“嘶嘶,先生,您好,請問您是摩芬·岡特嗎?我是Tom·Marvolo·Riddle,梅洛普·岡特是我的母親?!?br />
     “哦!哦!讓我看看是誰!嘶嘶,那個純血的背叛者,骯臟的啞炮,和一個污穢的、血統骯臟的麻瓜生下的小泥巴種!”待看到Tom身后的艾波爾,摩芬咯咯地笑了:“嘶嘶,小雜種還帶來他的小情人,一個金發的小美人,嘶嘶,小美人,如果你是純血,我可以考慮讓你成為摩芬的妻子,嘶嘶,偉大的斯萊哲林的榮耀……”

     聽了這話,Tom剛剛變回黑色的顏色又變得血紅,可是,還沒等他魔法失控,摩芬卻突然消失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架子鼓?中間那個大鼓的側面,兩顆眼珠子,正驚懼地看著幾個人!

     艾波爾氣得金發揚起,勇敢地從蓋勒特身后走出來,紅色的小靴子很用力地踩在地上,憤怒拿著鼓棒開始砸:“你這個壞蛋,你才是骯臟的泥巴種,壞蛋!讓你欺負哥哥!讓你欺負艾波爾!壞蛋!打你!打死你!”

     蓋勒特聽不懂蛇語,但是看到艾波爾的反應,也知道肯定是摩芬說了什么侮辱Tom和艾波爾的鬼話,可是,女兒懲罰人的方式,還真是讓人無語??!

     咚咚咚!砰砰砰!艾波爾不停地砸著架子鼓,砸了半天,累得直喘氣,艾波爾把鼓棒交給Tom,“哥哥,你砸!這個壞蛋!敢罵哥哥和艾波爾,要使勁打他!”

     小魔王剛剛憤怒的情緒已經被艾波爾的無厘頭懲罰搞的有些無語,他看了看蓋勒特——也是一臉黑線,又看到艾波爾正期待地看著他,好吧,打就打吧!不過Tom才不會像艾波爾那樣只打鼓皮,Tom從四面八方打,包括鼓架和眼睛這些脆弱的地方。

     看到大鼓中央的黑色圓形寶石,蓋勒特目光一閃,大拇指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魔杖,也許,岡特府的收獲會遠遠大于他的期待。

     待看到Tom停下手中的鼓棒——Tom可不像他那善良的女兒,這樣的方式根本無法發些他的仇恨,也不能讓他原諒摩芬對艾波爾的侮辱。于是,Tom說:“爹地,我仍然無法原諒他對我和……對我的侮辱?!?br />
     蓋勒特點點頭,“好了,孩子們,現在,站在一邊,讓我和他談談?!?br />
     蓋勒特舉起魔杖,將摩芬變回來,摩芬驚恐地坐在地上,看著面前的三個人。

     蓋勒特用魔杖指著他:“說人類的語言。否則——”

     摩芬憤怒地舉著手咆哮:“你們竟敢,你們怎么敢,如此侮辱斯萊哲林的后裔!怎么敢用魔杖指著摩芬!”他把中指上那枚鑲嵌著黑石頭的丑陋戒指在蓋勒特的眼前晃了晃?!翱吹竭@個了嗎?看到這個了嗎?知道是什么嗎?知道它從哪里來的嗎?這是我們家傳了幾個世紀的東西,幾個世紀一直都是純血統!這枚戒指嵌上了刻著皮福瑞盾徽的石頭,知道它值多少錢嗎?”[2]說著,他突然收回手,緊緊握在胸前:“哦哦!我忘了!這個骯臟的小泥巴種的母親,那個骯臟的啞炮,偷走了斯萊哲林的掛墜盒!你們這些強盜!小偷!”

     蓋勒特在摩芬憤怒意志力弱的時候,迅速地用無聲無杖魔法對摩芬攝神取念,正好看到Tom的母親和那個掛墜盒。見到了想見的,蓋勒特前無聲息地收回魔法,說:“我認為,比起這個小紳士,你的存在才是對斯萊哲林的侮辱!”說完,也不再理又是憤怒又是害怕的摩芬,轉身對兩個孩子說:“孩子們,今天的旅行實在不怎么愉快,我們回家吧!”

     說完,拿出門鑰匙,帶著兩個孩子一起離開。

     回到家,三個人都有些沉默,今天的旅行,的確不是很愉快,不,是一點也不愉快。

     過了好久,艾波爾說:“哥哥,你別難過,艾波爾和爹地都會陪著你的?!?br />
     蓋勒特突然想起來那套讓人無語的架子鼓,于是說:“寶貝兒,告訴爹地,為什么把摩芬變成幾只鼓?”

     艾波爾眨眨眼:“當時艾波爾聽了他的話,好生氣好生氣,就想,把這個壞蛋變成一個可以使勁打的東西就好了?!?br />
     黑魔王:……

     小號黑魔王:……

     不知是誰,大概是蓋勒特,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后Tom也笑了出來,艾波爾看著面前狂笑的兩人,雖然有點不懂,可是她猜他們在笑那個壞蛋當時的樣子,也“呵呵”地跟著笑。

     笑夠了,蓋勒特說:“好了,孩子們,該吃飯了,雖然我們沒能吃成野餐,可是爹地也不能餓到兩個寶貝兒,現在,我們去開飯!”

     吃過飯之后,見兩只小孩的情緒漸漸正常,蓋勒特讓他們自己去玩,然后才回到書房,開始飛快地寫信,在等待圣徒集合的時間里,蓋勒特取出畫筆和畫紙,將摩芬記憶中的掛墜盒畫了下來。

     半個小時之后,所有圣徒聚集在格林德沃府。

     備注:[1]引自原著。

     [2]原著里這是摩芬他爸爸、也就是Tom的外祖父炫耀戒指的時候說的話,不過這個時候Tom的外祖父應該已經過世了,放在這里剛好合適,就直接引用了。

     2010-12-23 By赫連月籮

     作者有話要說: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