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1CHAPTER 19
    艾波爾拉著Tom從魔杖店出來之后,一路狂奔。Tom是在蓋勒特和圣徒們的紳士教育中長大的,他已經很久沒有做過這么沒形象的動作了:“艾波爾,你怎么了?”

     艾波爾鬼鬼祟祟地往后瞧了瞧:“哥哥,剛才那個很奇怪的喜歡老鼠的英國教授,要賣糖果給我,好可怕!”

     Tom皺眉:“這有什么可怕的?”話說,Tom也很不了解艾波爾的思考方式,小丫頭曾經因為見到一個疑似老鼠的東西就把阿瓦達扔的滿屋子都是,他實在不明白,為啥在小丫頭的眼里,老鼠竟然比滿屋子致命的阿瓦達索命咒還要可怕……這個鄧布利多教授,他也在圣徒中聽過他的傳聞,貌似,圣徒們都很不喜歡這個教授,但也不至于讓艾波爾怕成這樣???

     兩個人邊走邊說,終于在一個拐角看到了赫爾達,艾波爾心有余悸拍拍胸口:“赫爾達阿姨,你終于出現了!我剛才看到一個好奇怪的老爺爺!”

     赫爾達挑了挑眉:“小公主,你要知道,這里是對角巷,如果到了翻倒巷,怪人更多,你要學會習慣!”

     艾波爾的小臉皺成一團:“艾波爾不怕決斗啦,我也會用很多黑魔法的!大不了就用阿瓦達嘛!可是,那個怪爺爺在跟我推銷糖果哦!我說我沒錢,他還是要給我糖果,我猜,他想借高利貸給我……他一個拿薪水的教授,竟然想賺我這個沒有收入的小孩的錢……”

     聽到這里,Tom無語了……

     赫爾達卻滿眼都是笑意:“哦!哦!小公主,你的眼光真是太好太準確了!那只老蜜蜂奇怪的地方你還沒有全看到哦!有空阿姨全都告訴你!”老蜜蜂害陛下帶著小公主在暗無天日的城堡里過了五六年,以至于,小公主現在的身高是他們所有圣徒心中的痛——要是有那么多圣徒看著,小公主還能喜歡老蜜蜂,那他們圣徒就可以集體自殺去了!

     Tom一邊吃驚一邊反?。河心敲磸碗s嗎?我以為自己很多疑,原來終究還是比不上從小在老魔王身邊長大的艾波爾。在心中握了握拳頭,以后要多多鍛煉自己的觀察力,務必更加精準才好!

     既然教授訪問完畢,艾波爾和Tom就可以直接回家了。誰知剛進門就差點撞上急匆匆出門的安德烈斯。

     安德烈斯看到艾波爾,忙道,“小公主,你終于回來了,快來幫忙,尤迪特等著你救命!”

     赫爾達大驚:“尤迪特怎么了?今天的行動失敗了嗎?”

     安德烈斯看了赫爾達一眼,成功地讓赫爾達安靜下來,她太沖動了,有些事情,小孩子并不適合知道。安德烈斯說:“尤迪特中了很嚴重的傷害咒,現在,左肺已經融化掉三分之一了!如果融化到心臟,恐怕……”

     “呀!我去幫忙!”艾波爾一個幻影移形就到了阿道夫救治傷員的房間。尤迪特臉色慘白,呼吸急促,幸虧人類有兩個肺,不然,這廝恐怕已經沒命了!

     “爹地,阿道夫叔叔,尤迪特叔叔要怎么救?”

     阿道夫搖了搖頭,“目前可知的治愈魔法并沒有可以解咒的辦法?!?br />
     尤迪特的俊朗面孔已經因為疼痛而扭曲,但是還是在臉上扯出一個笑容:“沒關系!為共同的理想而死,也算死得其所?!?br />
     蓋勒特說:“我們共同的理想還沒實現呢!你這樣死了,以后會后悔的?!?br />
     尤迪特苦笑:“陛下——”

     蓋勒特想到上次艾波爾為麻瓜女孩醫治的場景,便說:“艾波爾,你把手放在尤迪的胸口,專心想著,要康復,要好起來,要活過來,就像上次你幫那個麻瓜女孩接上腿腳時所作的那樣,來,試試看!”

     艾波爾想起上次的事情,頓時變得臉色煞白,但是依然按照爹地說的做了,隨著艾波爾精神力的增強,手上的白光越來越濃,尤迪特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也放松了幾分,亞歷慢慢地從艾波爾口袋里飛出來,盤在艾波爾的頭上,閉著眼睛,不知道在干嘛。

     過了十分鐘,艾波爾手上的白光漸漸消失,她收回手:“好了?!闭f完,再沒有力氣,直挺挺倒了下去,蓋勒特忙接住女兒,阿道夫也給艾波爾施了一個檢查魔法:“陛下,小公主有些疲勞過度。而且因為魔力使用過度,大概要休息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最近最好不要再以任何形式使用魔力,否則,大概,會變成啞炮?!?br />
     蓋勒特臉色一白,抱著艾波爾的手緊了緊,接著又問道:“尤迪特呢?”

     阿道夫給尤迪特檢查之后,臉色十分古怪:“陛下,尤迪特完全康復了,好像沒有受過傷一樣。就算是普通的治療,也需要恢復一段時間,可是……”

     蓋勒特說:“阿道夫,兩件事,第一件,你給我把他揍一頓,留下些明顯傷痕拍張照片放在英國和德國所有的報紙上。標題大意為德意志社交王子重傷臥床?!?br />
     阿道夫差點笑出來,“是的,陛下?!?br />
     尤迪特雖然已經恢復,但是面色還有些白,看到這倆人討論揍他就像討論天氣一樣,不由得咳嗽了一聲。

     蓋勒特連看都沒看他:“尤迪特,臥床一個月,不準下床?!?br />
     尤迪特立刻蔫了,一個月??!他是最愛動的,這簡直是要了他的命??!“陛下,我——”正要辯解,卻在看到蓋勒特懷中的艾波爾時閉上了嘴。小公主是所有圣徒的寶貝,每一個圣徒都把艾波爾當自家的孩子一樣,如果讓其他人知道小公主為了救他——他哆嗦了一下——還是被阿道夫揍一頓的好。

     蓋勒特舉起魔杖:“第二件,今天的事,要保密。鐵膽忠心咒,或一忘皆空?!苯裉焓撬袛嗍д`,他不知道為尤迪特醫治會傷到艾波爾,畢竟,上次艾波爾在綁架中表現出的治愈能力已經超出了一般巫師的認知。

     阿道夫和尤迪特都選了鐵膽忠心咒。一個是為了記住這個醫學奇跡,以便日后學習,另一個是為了記住救命之恩,無比自豪自己跟隨的陛下是如此偉大,當然,陛下最偉大的地方還是生下了小公主。

     當赫爾達進來的時候,尤迪特已經被揍得鼻青臉腫,正捂著胸口在床上喘粗氣。NND,他不怕打架,他真的不怕打架,可是,最怕明明有能力還手卻不能還手——他的手最難過,癢!而且,阿道夫那混蛋,明明知道他是最帥的圣徒,偏偏一直打他的臉——嫉妒,紅果果的嫉妒??!

     赫爾達眼圈兒通紅:“尤迪,你——”尤迪竟然傷得那么重,臉上不是青就是紫……嗚嗚……

     尤迪特擺擺手:“死不了?!?br />
     阿道夫說:“咳,親愛的赫爾達,尤迪特的傷不要緊的,臥床一個月就好了——只是,你也許想知道,打傷尤迪特的可是個美女,嘖嘖——那小美人兒的身段——”

     赫爾達的臉黑了,一個拳頭招呼到尤迪特臉上,又給帥哥臉上加了個黑眼圈兒。然后怒氣沖沖地轉身離開。

     尤迪特一手捂著臉,另一只手指著阿道夫說不出話來:“你,你——”

     阿道夫攤攤手,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兄弟,我怕你報復,不敢接著打了,總要有人再添點的吧!不然怎么跟陛下交差?”

     尤迪特躺回床上挺尸,內牛滿面地咬被角,虧了他要死的時候還很感激阿道夫全力給他治傷,這樣被欺負還不如死了呢,死了還是英雄,現在好了,竟然被打成狗熊了。一想到明天德國和英國所有的巫師都會看到帥哥尤迪特變成這副樣子——真的真的好想哭!他的形象??!

     2011-1-12 BY 赫連月籮

     作者有話要說: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