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4CHAPTER 22
    蓋勒特的身份太引人注目,并不適合出現在車站——更重要的是,魔王總要挑選一個最讓人意外、最合適又最華麗的時機出現才不負魔王之美名??!所以,帶著艾波爾送Tom的任務就落到了赫爾達和尤迪特身上。

     可是,這倆廝卻把送孩子上學當成去參加舞會。穿得那叫一個華麗,赫爾達甚至夸張地在頭上戴了一頂小皇冠,就連艾波爾也被穿上了粉紅色的華麗長袍,袍子上還飄著隨風搖弋的小花和閃閃的星星。

     到了九又四分之三車站,看著Tom離開,小丫頭的眼淚嘩嘩地就下來了,雖然哥哥和她在一起才三年,可是哥哥一直都很疼她,真的很不舍得讓哥哥走啊。

     Tom回頭,就看見艾波爾眼淚汪汪地哭,嘆了口氣,回頭來抱抱:“乖,不哭,”Tom想了想,把手上斯萊哲林的戒指摘下來,給艾波爾帶上,“哥哥把這個送給你,你以后看到這個就像看到哥哥一樣,還有雙面鏡,想哥哥的時候就在雙面鏡里叫我?!卑柨粗稚系慕渲?,眼淚汪汪地重重點頭,但還是不說話,Nagini也盤在Tom的手腕上吧嗒吧嗒掉眼淚:嘶嘶……舍不得亞歷,舍不得艾波爾,舍不得老魔王,嘶嘶……嗚嗚……。Tom想了想,又說:“等明年開學,你也來霍格沃茲,咱們就不用分開了呢!”艾波爾哭得抽噎:“可是,艾波爾有很偉大的志向??!不能只去霍格沃茲一個學校的!”Tom大驚,正要細問,可是列車員已經在催學生上車了,只好先上車,打算回來寫信的時候好好問問。

     在來車站之前,尤迪特告訴Tom,雖然以后生活中要低調,但是第一次出現在霍格沃茲列車上的時候絕對不能低調,不但不低調,還要走華麗風,這對以后你在霍格沃茲交到什么樣的朋友很重要。因此,當Tom穿著艾波爾做給他的銀綠色絲綢袍子登上列車時,眾人紛紛側目。銀綠色雖然是斯萊哲林學生的顏色,但是Tom的樣子一看就是新生。對于新生來說,就算是世代斯萊哲林貴族出身的孩子,也沒有把握一定能被分到斯萊哲林,因此看到這個新生就這么大大咧咧的穿著超級華麗又帶著斯萊哲林標志的服裝來到貴族包廂,而且衣服料子也是最貴最華麗的東方絲綢,眾人不由得紛紛猜測這個男孩到底是誰,有人在竊竊私語,也有高年級的貴族子弟上來攀談。

     “嗨!Tom,你終于來了!我現在已經二年級了!”鉑金色貴族阿布拉克薩斯·馬爾福,Tom曾在馬爾福莊園曾經見過,后來偶爾保持通信,還算熟悉。

     淡淡又不失禮的笑容,Tom說:“學長,您好。好久不見?!?br />
     馬爾福說:“還沒分院呢,你就穿上了斯萊哲林的標志性服裝,你確定你會進斯萊哲林呢嗎?”

     Tom微微頷首:“當然,如果我沒有進入斯萊哲林,家父會對霍格沃茲的分院準確度表示懷疑,并且會去魔法部要求重新分院?!?br />
     旁邊的貴族聽了,更加好奇這個囂張又如此篤定自己是斯萊哲林的家伙到底是誰。有一個黑發學生想到剛才一閃而過的熟悉身影,便先上來問:“阿布拉克薩斯,這位是?”

     馬爾福介紹說:“湯姆·格林德沃!這位是布魯斯·普林斯。是四年級的斯萊哲林?!?br />
     格林德沃!眾人驚悚了!但是Tom所在貴族包廂的貴族小巫師都是極有分寸極圓滑的人,聽到格林德沃這個名字也沒有多話問Tom你爹地是不是德國黑魔王。

     Tom裝作沒看見眾人吃驚的神色,依然是淡淡的微笑:“您好,普林斯學長,聽海因里希叔叔說,普林斯是魔藥大師家族,我妹妹很喜歡魔藥,以后說不定會有許多問題要請教?!?br />
     普林斯驚道:“海因里希,是尤迪特·海因里希先生嗎?”

     Tom裝作很驚奇的樣子:“您也認識海因里希叔叔嗎?”

     普林斯激動了:“原來剛才那位真的是海因里希先生!海因里希家族是德國最棒的魔藥家族,尤迪特·海因里希先生更是近百年來最為出色的魔藥大師,一直是我們家族的孩子學習的榜樣?!?br />
     Tom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真的無法想象前幾天還頂著一對熊貓眼在他面前亂晃的人竟然是這么有名的偶像!他雖然知道尤迪特·海因里希的魔藥很棒,自己和艾波爾的魔藥學也是他一手教出來的,可是他真的沒想到尤迪特居然是百年一遇的絕頂高手。

     普林斯又說:“前段時間聽說海因里希先生受傷了,請問現在怎么樣了?我們只在報紙上看到他受傷的樣子,傷得似乎很重,但是后續消息卻無從得知?!?br />
     Tom平復內心的吃驚,微笑著說:“謝謝您的關心,尤迪特叔叔已經完全康復了,剛才他送我來車站的時候您也看到了,他很好?!?br />
     普林斯還要再說話,阿布拉克薩斯咳了一聲:“Tom,你說你妹妹,是剛才那個穿粉紅袍子的女孩嗎?”

     Tom早就知道阿布拉花心,只是挑了挑眉:“是的?!蹦仫j一記眼刀:你想干嘛?

     阿布拉克薩斯微笑著說:“很可愛的女孩兒?!?br />
     Tom微笑:“當然,她聽說我要去上學,哭得很兇,我只好把家族的戒指送給她,她才放心讓我走呢?!?br />
     戒指?難道是兄妹通婚?周圍的貴族再次驚悚了。兄妹通婚,雖然是很多人的禁忌,但也是許多優秀的純血家族為了保正血統純正的一種極端辦法。超級純血家族!眾人看向Tom的目光又升級了。

     阿布拉克薩斯聽了這紅果果的表達主權的話,也不好再有什么心思,只好說:“我們總會為離別而難過,不過,寒假很快會到來的?!?br />
     Tom被圣徒那一群華麗又古怪的家伙教育了整整三年,貴族的禮儀已經做到很好了,除了大貴族,其他小貴族看到Tom舉止有禮,言語得體,而且還很親切,也都紛紛上來認識,一趟行程下來,基本在斯萊哲林有一定影響的貴族家庭都已經都認識Tom了。

     【本文首發網站*原創網,作者赫連月籮,請大家來偶首發地看吧,順便打打分什么的。被霸王又被轉載的作者無限怨念中……】

     與此同時,在格林德沃之家,赫爾達和妮基安撫了因為Tom的離開而悲傷的艾波爾,然后趁著老魔王不在家,抓緊進行《關于對老蜜蜂的言行、看法和態度——如何對付老蜜蜂》的教育。要知道,Tom已經入學了,明年的今天就是小公主的入學日,雖然目前還不知道小公主會去哪間學校,未雨綢繆總是好的。

     課程主要內容包括:對老蜜蜂言行的發散思維方法,對老蜜蜂收買人心的深度研究,當老蜜蜂請你喝茶時可能加什么料兒,當老蜜蜂請你吃糖時有何動機,以及如何對付老蜜蜂不時發出的攝神取念腦部攻擊。

     圣徒中的女性的口才那是一等一的好,課程活潑有趣,栩栩如生,讓艾波爾在愉快的學習氛圍中學到了許多有用(?)的知識。周圍圍觀的圣徒也都滿意地不停點頭。課程之有趣,就連在壁爐旁負責用魔法探測盯梢、以防老魔王突然回來的布盧默都差點聽得走了神呢!

     蓋勒特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一群圣徒在討論今天天氣真是好的問題。

     “今天天氣真好啊,連倫敦都沒有上霧呢!”

     “真的嗎?天氣竟然那么好了嗎?我早就想去看看泰晤士河呢,可是一直有霧,都看不清楚!”

     “這里的天氣也不錯??!秋高氣爽??!”

     “是啊是啊……”

     他女兒坐在圣徒中間,似乎也很開心,微笑著聽大家說話。

     蓋勒特瞇了瞇眼,氣氛好像太和諧了,以前這幫家伙在一起的時候,十句里至少要拌上八句嘴,或者搶著抱艾波爾跟艾波爾說話什么的,這樣反常,很反常!

     這時,艾波爾看到爹地來了,沖上來抱抱,還甜甜地說:“爹地,您回來了!”送上一個更甜的頰吻。

     蓋勒特笑著抱起女兒,也給了女兒一個頰吻。懷疑什么的就是那天邊的浮云。

     一時間,氣氛無比和諧安詳。

     今天天氣真是好??!o(╯□╰)o~~~

     2011-1-14 By赫連月籮

     作者有話要說:  《關于對老蜜蜂的言行、看法和態度,以及如何對付愛用攝神取念的老蜜蜂》這個課程,是在回復眾位親的評論時突然想到的,在此感謝諸位,你們的支持是偶寫文的動力和靈感源泉。鞠躬感謝……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