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0CHAPTER 47
    聽到媽媽說“人無完人”,亞瑟“哇嗚”一聲:“媽媽,爸爸爸爸!爸爸長得好看,有和我一樣的白毛,也愛穿最最漂亮的白皮,也沒有毛病,爸爸就是完美的人??!”

     小丫頭托著腮,仔細想了想:“好像是真的哎!”

     于是,Tom的臉更黑了。

     Nagini是最有愛心的美女蛇,不忍心看到亞瑟被Tom吃掉,忙上來圓場,“亞瑟,亞瑟,還有沒有別的‘完人’???”

     亞瑟想了想:“嗯,外公老是好兇,尤迪特叔叔雖然很好看,可惜有時有些傻,阿道夫叔叔倒是很好,可是他老是拔我的毛做魔藥,雖然不痛,可是少了毛人家會變丑啊,萬一以后娶不到美女狼可怎么辦……”數來數去,竟然沒發現一個比奧爾巴赫更完美的人……Tom舅舅甚至沒進入亞瑟考慮的范圍。

     Nagini忍不住提示:“Tom呢?你覺得Tom舅舅怎么樣?”

     亞歷看了臉黑黑的Tom舅舅一眼,打了個哆嗦,把小腦袋埋在艾波爾懷里不說話。半天才咕嚕了一聲:“媽媽,我怕,不敢說?!?br />
     小媽媽看看寶寶,又看看寶寶它舅,拍拍寶寶軟軟的毛絨絨小身子:“寶寶別怕,舅舅是好人啊,你看,舅舅那么疼媽媽,媽媽又疼你,這樣等價交換一下,于是舅舅還是很疼你的??!”

     ……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過道上咔嚓咔嚓傳來一陣響亮的嘈雜聲,一個笑容可掬、面帶酒窩的女人推開隔間門問:“親愛的,要不要買車上的零食?很好吃的哦!”

     艾波爾看著車上琳瑯滿目的商品,恍然大悟,霍格沃茲不但和服裝店有合作,還和鐵道部有合作!真是——太會賺錢了!

     Tom問:“艾波爾,想吃點霍格沃茲的學生常用的零食嗎?”

     艾波爾搖搖頭,但是又征求了一下三只小動物的意見,結果,這三只一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她:“好吧,哥哥,他們要,我不要吃?!?br />
     Tom很慷慨地拿了好幾樣兒,艾波爾在一旁很緊張,火車小販啊,一定很貴!在Tom拿到第十種黑漆漆地上面有疑似老鼠圖案的食物的時候,艾波爾終于忍不住了:“哥哥,夠了,如果吃的很多,待會兒會吃不下飯的。而且,咱們也帶好了午餐的??!”

     聽了艾波爾的話,Tom才收回手,付了錢,一共八個銀西可和六個銅納特。小丫頭肉疼地看著哥哥付錢的動作:這么點零食,又填不飽肚子,居然那么貴,都夠買飽飽的一頓飯了!

     Nagini喜歡吃巧克力娃,小姑娘最喜歡在巧克力娃跳出來的瞬間用芯子秒殺,這可以練習捕捉獵物的精確度。

     亞歷在Nagini的推薦下,吃了一顆比比多味豆,結果居然是鼻涕味兒的,亞歷忙吐了出來:“好難吃的味道!Nagini你居然喜歡吃這個,太對不起格林德沃家的美食熏陶了!”

     Nagini忙向它解釋了比比多味豆的有趣之處正是在于其口味的不確定性,并且保證,它吃到過很多很好吃的味道!但是亞歷拒絕再次嘗試。

     Tom一改剛才的黑臉,喂亞瑟吃了個泡泡糖,用很柔和的空氣說:“亞瑟,這是泡泡糖哦!不但很甜,還能吹出很大的泡泡哦!你嘗嘗?”

     亞瑟被Tom舅舅難得一見的溫柔驚訝地張開了嘴,不經意間就把Tom舅舅的吹寶超級泡泡糖吃了進去,然后,亞瑟吹出一個很大的泡泡,一直到,亞瑟小小的身體無法控制地被泡泡糖帶著飛了起來,亞瑟嚇得哇哇叫,艾波爾伸手把亞瑟抓了下來,小狼寶寶才驚魂未定地在艾波爾懷里撒嬌:“嗚……媽媽,好可怕!泡泡糖好可怕……”我就知道不能相信舅舅有好心,嗚嗚……不過,這話,亞瑟再沒有膽子說出來了!

     艾波爾看著這堆把她的兩個寶貝兒嚇得退散的稀奇古怪的零食,皺了皺眉頭,真是花錢買罪受,她現在甚至可以預見她那悲慘的霍格沃茲生涯了……

     Tom是級長,所以需要出去照顧新生,他給車廂門施了一個忽略咒,然后又叮囑艾波爾不要隨便出來之類的話兒,才離開。

     Tom的叮囑實在是有些多余,Tom離開之后,亞瑟被亞歷和Nagini拉過去進行某些教育,艾波爾則翻開一本六年級的《高級魔藥制作》——自從有了亞瑟這只小可愛,艾波爾的功課進度明顯有些慢,跟更愛獨立以表現自己偉大的亞歷不同,亞瑟愛撒嬌,有點天然呆,偶爾笨笨的,終于讓艾波爾嘗到了當媽媽的感覺。艾波爾看書看得很快,德姆斯特朗的功課深度明顯比霍格沃茲深很多,霍格沃茲六年級接觸到的魔藥是德姆斯特朗三年級的課程,所以遇到做過的魔藥,艾波爾便大概瀏覽跳過。

     在艾波爾翻到福靈劑的時候,車廂門被打開了,艾波爾抬起頭——哥哥施了忽略咒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想來是為了安全和不被打擾,艾波爾也不喜歡陌生人。而來人的感覺感覺不太善意,很明顯不是哥哥——艾波爾看到一個棕色小卷發蓬蓬頭的女孩,后面還有兩個女生,她略皺了皺眉,她不喜歡這個女孩,她看自己的表情就像自己搶了她的金加隆。

     果然,那女孩說:“跟著格林德沃學長就是你?”

     艾波爾不喜歡她的口氣,爹地和哥哥都說她有時候呆呆的,其實她一直都分得清好人壞人,在爹地和哥哥身邊自然不用多動腦子,但是不代表她是笨蛋。艾波爾把手藏在袖子里,摸到了袖口內袋里的魔杖:“是的。有事嗎?”

     “很好!”說著,那姑娘舉起魔杖,“門牙”——

     “奪你武器!”剛在那姑娘說話之前,艾波爾舉著魔杖念道——其實她想念奪魂咒,然后讓那姑娘走遠點,但是爹地說在學校不可以用奪魂咒,于是她只好用了個溫和善良的咒語……

     那姑娘的魔杖飛了出去,后面兩個女孩也震驚了,她們是“格林德沃同好會”的成員,目標是打倒接近格林德沃學長的所有女生,然后同好會同學公平競爭成為格林德沃學長的女朋友,當然,結婚之前仍然可以公平競爭,但是結婚之后同好會其他同學必須放棄格林德沃學長。今天火車上的女生紛紛議論一個女孩跟在格林德沃學長后面問東問西,學長的表情很不爽,大概又是一個迷上格林德沃學長死纏爛打的女生,可是后來這女的竟然跟著學長進了學長的專用包廂,于是同好會成員憤怒了!我們會的姑娘還沒進去過呢,怎么能讓一個新生占了先,于是三個激動的出頭鳥趕來給這女的一點教訓,本來她們想,一個新生而已,給一個變丑點的魔咒,然后嚇唬她兩句就行了,誰知道這死丫頭竟然敢反擊。

     另外兩個姑娘看頭兒失敗,也拿起魔杖對艾波爾念起惡咒。

     “火烤**辣!”

     “咧嘴呼啦啦!”

     “度尼斯拉卡西夛卡穆!”咒語速度是德姆斯特朗特訓過的內容,決斗中,往往在準確的時機念完咒語的勝算最大,這是一個二倍反射咒,即在對方念完咒語的時刻念完這個咒語,對方的惡咒會二倍返回到對方身上。對面的兩個姑娘被反射咒打出去之后就開始在走廊里哈哈大笑或是熱得跳腳,被除你武器打出去的第一個女生靈機一動,大喊:“這里有學生斗毆??!一個女魔頭欺負霍格沃茲的學生!大家快來幫忙??!”

     不管怎么,霍格沃茲的學生還是很有團結精神的,最先跑出來的是悄悄跟在后面的同好會女生,這批女生當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艾波爾發動攻擊,艾波爾一概用反射咒擋回去——但是,又一個問題出現了,同好會里的都是姑娘,于是時刻關注愛慕著的姑娘們的男生也趕來了,艾波爾看到從三個人變成十幾個人又變成二十幾個,覺得有點煩,揮著魔杖很干脆地來了一句“洪水滔天!”于是很干脆地發起洪水把還沒來得及看到艾波爾面孔的學生也一起沖的遠遠的!

     Tom趕來的時候,就看到一股洪水從他家的包廂里沖出來,二十幾個學生被沖得七零八落,最前面的十幾個女生,Tom有點印象,好像是什么同好會,總在他周圍打轉兒,很煩。艾波爾不會出事了吧,想到這里,Tom給自己施了個“盔甲咒”,擋住撲面而來的洪水,又施了一個家務魔法,“障礙清除!”剛才七零八落躺著的學生又被一陣紅光趕到兩邊,貼著車皮唉唉叫,Tom快步走回車廂,真看到他家寶貝妹妹一臉不耐煩地揮著魔杖站在車廂門口。

     看到Tom,艾波爾偏過頭“哼”了一聲:“霍格沃茲的學生都是一群無聊的小鬼,我不認為我能在霍格沃茲學到什么,我要退學,我要回德姆斯特朗!”

     想到當初自己在德姆斯特朗的車廂里見到的彬彬有禮的奧爾哥哥和教授,艾波爾愈發不喜歡這里。德姆斯特朗的學生都是純血出身,就算不是貴族也有純血的驕傲,而且,雖然女生很少,但是女生之間也不會因為奇怪的理由相互攻擊什么的——哪怕是開學時看到的“男人婆姑娘”也只會討厭男生不會招惹女生。

     Tom忙說:“寶貝兒,我保證霍格沃茲其他的學生都是很好的,但是好學生都喜歡待在車廂不出來,我保證,所有無聊的小鬼都在這里了,不會再多一個出現在校園里?!?br />
     艾波爾抽了抽鼻子,很委屈,她就待在車廂里看書,連車廂門都沒出,就有一大群找麻煩的,越想越委屈,哇得就哭了起來:“我要回家,我要回德姆斯特朗,我不喜歡英國,不喜歡霍格沃茲!嗚嗚……”打得過她們不代表想繼續在爭斗中耀武揚威,她喜歡專心的讀書、抄書、熬魔藥,想要一群友好而且彬彬有禮的同學,就像她在德國一直見到的,而不是現在這群無聊地不說清楚就動手的小鬼!

     Tom鐵青著臉看著后面七零八落的學生,一字一句地說:“道歉!每一個人,像我妹妹道歉!不然,即使我被學校開除,也不會放過你們!”

     妹——妹妹——妹妹?

     坐在地上的女生臉上扭曲了,男生們仍然是一副茫然的樣子。

     艾波爾哭著說:“我不要跟她們說話,也不要她們道歉,我要下車回家!嗚嗚……我不喜歡見到她們!哥哥也好討厭,竟然讓她們跟我說話!嗚嗚……”抹了一把眼淚,揮著魔杖用無聲咒把箱子變成一個小盒子,裝在口袋里,然后把亞歷放到口袋里,抱起亞瑟就要回家。

     2011-2-21 BY 赫連月籮

     作者有話要說:要不要讓艾波爾退學呢……

     偶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段,寫著寫著就順出來了……

     怎么才能留啊,已經寫到這事兒到老鄧那兒了,大家幫老鄧想個主意唄……偶是沒辦法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