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7CHAPTER 54
    艾波爾、鐘梓巖和Tom一起送東方明萱離開,小娃娃很不舍得給她糖吃的哥哥姐姐,艾波爾也不舍得小娃娃,伸出小臉給娃娃親親,小娃娃快樂地親了一大口,弄得艾波爾臉上不少口水,小娃娃又沖著鐘梓巖伸手,鐘梓巖接過娃娃,娃娃正要親他的側臉,誰知鐘梓巖一回頭,剛剛好親在嘴上,鐘梓巖的臉刷得就紅了。

     倒是小娃娃很開心的揮揮手:“ki——”帶著長長的漏氣音。

     東方明萱笑著接過寶寶:“艾波爾,你不要笑梓巖啊,他一直很老實的,而且很害羞,偏偏長得那么帥,據說下山采購的時候被姑娘追了二十里,羞得連自己會飛都忘了。后來要不是被師兄救了,怕是要成為第一個被女子追得累死的修真者了?!?br />
     艾波爾本來沒笑,聽著這話便捂著嘴笑:“巖哥哥好可愛?!?br />
     送走東方明萱和寶寶,艾波爾問:“巖哥哥,我帶你回宿舍,你東西多么?我可以幫你收拾哦!”

     鐘梓巖微笑:“不多的,我以前跟著師叔下山,就算不用縮小,行李也才這么大!”說著用手比了比一米寬大小的行李。

     Tom說:“鐘先生,那你可以先回宿舍收拾行李,我和艾波爾要去禁林一趟?!?br />
     鐘梓巖挑眉:“禁林?”

     Tom微笑:“艾波爾養了一只很大的狼,我們去看它,如果是生人,他可是會咬人的哦!”

     【亞瑟怒:舅舅你誣陷我,我從來不咬人!】

     鐘梓巖說:“沒關系的,我以前經常去山谷采藥,谷中的動物都很喜歡我,師父說我本是草木體質,最受動物喜愛的?!?br />
     艾波爾驚奇:“草木體質?那是什么?”

     鐘梓巖說:“那是一種前世的說法,師父說,我前世是一顆修道的草木,因成仙時沒過雷劫,所以度劫失敗,但因我積了不少功德,所以可以轉世為人,人類修行要比植物容易,而且時間要短很多。但是因為人類多食葷,所以時間雖短,但成就到底比不得植物修仙,所幸,我從出生就不吃葷,因此比其他師兄弟要修行得快些?!?br />
     “哇!好神奇,那巖哥哥,我上輩子是什么?我爹地說,我小時候是記得前世的,可是后來時間久了就忘了?!?br />
     “哦?我幫你看看!”

     “好啊好??!”

     鐘梓巖默默念了一句咒語,以手掌在艾波爾面前拂過,撥去迷霧,又以雙手的食指和中指從自己眉心劃過,原本平滑的眉心竟然張開一只眼,面前艾波爾的模樣兒從大變小,又變回病床上那個臉色蒼白卻努力微笑的小女孩,奶奶的臉,游樂場,父母的痛哭一幕幕在眼前劃過。

     鐘梓巖看完這一切,忽然覺得鼻子有些酸。

     “巖哥哥,你怎么了?”

     鐘梓巖用左手拂過天眼,天眼閉合,眉心又變回平滑:“沒事兒!你上輩子還是一個小女孩,不過像我一樣是黑頭發黑眼睛的哦!家也是在中國,這么說來,咱們還是老鄉呢!”

     艾波爾更有興致了:“??!真好玩!那我更要去你家看看了。呵呵?!?br />
     Tom默默地走在他們身邊,一句話也插不上,心里忽然覺得很悲哀,未來有一天,會不會艾波爾就這么不理他了?或是再也不見他?眼里心里只有另外一個男人存在?

     自從艾波爾開始讀書之后,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多,自己反而與她越來越遠了……

     是不是因為他一直忙著在斯萊哲林建立自己的勢力,卻無意忽略了艾波爾的緣故?

     Tom很壞心地讓鐘梓巖走樹洞,他知道一般人是進不去的,艾波爾是被獨角獸接受的純潔少女,所以可以進去,他自己要變成獨角獸形態才能進去,這臭小子,應該沒學過阿尼瑪格斯吧,那就乖乖等著撞樹吧!再者,就算他能進去,也會被長老教訓一頓然后踢出來的吧!獨角獸的怒火啊……

     艾波爾最先,Tom走中間,進入空境,Tom回頭的時候,卻看到鐘梓巖輕輕松松地跟在后面進來了。Tom皺了皺眉,但沒說話。

     埃利奧特很快出現在這里:“陌生的氣息,但是很純潔,就像月光樹。歡迎你,純潔的朋友?!?br />
     鐘梓巖略一鞠躬:“您好,尊敬的長老。我來自東方蜀山,鐘梓巖?!?br />
     “神奇的國界。歡迎您?!?br />
     “您這里也很純凈,就如傳說中的天界一般,很榮幸能來到這里?!?br />
     艾波爾問長老:“長老伯伯,亞瑟呢?”

     埃利奧特嘆了口氣:“正撞樹呢!”

     亞瑟今天正在學習變身咒,但是總不成功,正有些郁悶地以頭撞樹:為什么還不能變啊,好想和媽媽天天在一塊兒??!

     艾波爾忙上去抱著亞瑟的腦袋:“寶寶別撞了,把自己撞壞了,媽媽會心疼的?!?br />
     亞瑟看到終于有人可以撒嬌,拱在它媽媽懷里哭:“媽媽,我還不會變,嗚嗚……”

     艾波爾摸摸亞瑟:“寶寶不哭,學不會也沒關系,你還是媽媽最愛的寶寶?!?br />
     亞歷擺擺尾巴:“艾波爾,你不愛我了么?嗚嗚……”

     一個沒擺平,又來一個添亂的:“也愛你的,乖,我先安慰亞瑟。它是晚輩,你讓著它點兒?!?br />
     Nagini把尾巴甩得piapia響:“艾波爾,你不愛我了么?我沒亞瑟漂亮么?我沒亞瑟可愛么?你竟然最愛亞瑟……嗚嗚……”

     鐘梓巖雖然聽不太懂,但是大概意思卻看懂了,原來傳說中的神龍也這么愛撒嬌,忍不住噗嗤一笑。

     Tom用蛇語跟Nagini說:“嘶嘶,Nagini,你別鬧了,你看,都有人笑你幼稚了?!?br />
     Nagini看看鐘梓巖,嘶嘶地爬過去:“你笑話我么?你覺得我不漂亮么?嘶嘶——”

     鐘梓巖沒聽懂,但是很溫柔拍拍Nagini的頭:“小白蛇,你好。你長得可真像千年蛇妖白娘娘,好好修行,你一準兒也能變成她那樣的絕色美女?!?br />
     Nagini歪著頭:“嘶嘶……白娘娘是誰?”

     鐘梓巖無奈地搖搖頭:“我還聽不懂蛇語,等你修成人形,我就能聽懂了,所以你要好好修行哦!”

     Nagini:“我也能修成人形?怎么修?快告訴我,我要預防一下!我現在就很漂亮了,人形又沒我好看!”

     鐘梓巖摸摸Nagini身上清涼涼的鱗片:“乖,有機會我請白娘娘來指導你?!?br />
     Nagini急了:“我現在漂亮,我不要變人,”甩了半天尾巴,終于想起讓Tom當翻譯:“Tom,快告訴他,我不要變人,我現在最漂亮!”

     Tom從善如流:“Nagini說,她不要變成你這樣的人類,太丑?!?br />
     鐘梓巖微笑著看著Nagini,然后看著Tom淡淡地回了一句:“沒關系,只要我喜歡的姑娘覺得我好看就行了?!?br />
     兩人對著放了半天電眼,鐘梓巖忽然回頭:“艾波爾,Nagini覺得我很丑,你覺得呢?”

     艾波爾是個善良的小女孩,絕對不會說打擊別人的話,于是艾波爾說:“巖哥哥別介意Nagini小孩子的話,你其實很好看的?!闭f著,繼續拍拍亞瑟,撫摸安慰。

     鐘梓巖看著Tom笑,別以為你是未來大舅子我就得任你欺負。

     Tom走到艾波爾身邊,拍拍小丫頭的肩膀,哀傷地把頭靠在艾波爾肩膀上:“艾波爾,你不喜歡哥哥了么?”聲音無比的蕭索。

     小丫頭忙舉手賭誓:“哪有,人家除了爹地,最喜歡哥哥了?!?br />
     “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

     “那你覺得,是我好看還是鐘梓巖好看?”

     小丫頭糾結地看著倆人:“都很好看啊?!眮喩诎枒牙飭鑶枇藘陕?,艾波爾忙說:“亞瑟最好看!”

     ……

     其他獨角獸看著這邊的詭異氣氛,不太敢靠近,看吧,人類真是復雜又可怕??蓱z艾波爾這么純潔的少女體香,居然要面對這些詭異的事情,唉。

     晚上,各人都睡下了,艾波爾的雙面鏡卻突然響起來。

     艾波爾揉揉眼:“哥哥?你怎么還不睡?”

     “艾波爾,我們一起去密室深處找找財寶吧?”

     艾波爾很困,可是她也好想早日找到財寶,內心斗爭半天,最后還是決定財寶比較重要,“那哥哥等等我,我起床?!?br />
     “好的,我在你們休息室外面等你。我披著隱形衣哦,你出來的時候悄悄叫我一聲?!笨吹桨柋牪婚_眼的樣子,Tom就知道艾波爾很困,但是明天是周日,可以睡懶覺,讓艾波爾白天睡覺,總比白天跟著鐘梓巖玩強,或者,帶著艾波爾去有求必應室睡好了。沒人打擾,安靜。

     “知道了,哥哥?!卑柎┥吓圩?,叫起亞瑟,把亞歷裝在口袋里,三只一起出去,現在亞瑟長大了,也就能趁著晚上出去玩一會兒。

     Tom看著那半只白色的狼有些無語,亞瑟的身子太大,隱形衣已經遮不住了,只能擋住頭,從中間的身子一直到尾巴都是飄在外面的。Tom把帽子揭下來,透出一個頭,艾波爾剛想尖叫,但是Tom眼疾手快捂住了小丫頭的嘴,然后把隱身衣扔到地上:“我穿了隱身衣,你別叫了哦!”艾波爾點點頭,Tom才把手放下來。他也很委屈,整天看著小丫頭一個頭飄來飄去,自己試了一次就差點把小丫頭嚇死。

     Tom又披上隱身衣,牽著艾波爾的手在前面帶路,上次他們發現斯萊哲林的一個密室,可惜后來越走越深,艾波爾膽子小,又快上課了,于是他們只好回來了,后來,他自己去探了探路,前面并沒什么危險,這次帶著艾波爾爭取走到更深處看看。

     Tom帶著艾波爾走進斯萊哲林休息室,到斯萊哲林的掛毯面前,Tom摸了摸掛毯后面墻上的蛇形雕刻:“嘶嘶,以斯萊哲林后裔之名,打開?!?br />
     石墻上出現了一道門,Tom推開門,拉著艾波爾的手,走了進去,進了密室,就不需要穿隱身衣了,兩人把隱形衣脫下來,Tom看著自己和艾波爾身上大大小小的三只,突然有種“拖家帶口”的感覺。

     這是一條很深很深的走廊,墻壁上有蛇形的浮雕,“哥哥,我猜,造這個密室的人一定很喜歡很喜歡蛇,你說,會不會他的伴侶就是蛇修煉變成的美女老婆,所以他才那么迷戀蛇呢?”

     Tom:“……我猜,他的伴生寵物是蛇,就像你的伴生是龍一樣?!?br />
     小丫頭點點頭:“那,亞歷,以后我造房子的時候,也弄很多你的雕像好了?!?br />
     亞歷:“不用了,我很低調的?!?br />
     他們一直往深處走,大概走了十分鐘,走到一面墻跟前,墻上有一副景物油畫,絢爛的星空下,青草搖擺,小溪潺潺。Tom對著油畫中草叢里一處可疑的三角形腦袋說:“嘶嘶,以斯萊哲林后裔之名,打開?!?br />
     艾波爾看著畫框,眼前一亮,畫框的四周是蛇形的浮雕,蛇的眼睛處,鑲了紅色的寶石,一張畫就這么華麗,里面肯定有很多財寶。

     畫面的草叢中突然豎起一條黑色的大蛇:“名字?”

     Tom說:“湯姆·斯萊哲林·格林德沃?!?br />
     大蛇說:“嘶嘶,斯萊哲林的后裔么?好久了呢!孩子,你進去是沒有危險的,但是其他人最好先確認一下巴斯里斯克是否在攻擊狀態,否則與巴斯里斯克直視會喪命,所以,你身后的姑娘和其他的孩子最好閉上眼睛?!?br />
     亞歷突然飄到和蛇同高的位置:“我也需要閉上眼睛么?”

     大蛇愣了愣,“不,當然不用,尊貴的龍族,當然不用擔心蛇怪的注視?!?br />
     亞歷滿意地點點頭:“很好,謝謝?!?br />
     說完,大蛇鞠了個躬,那面墻便開始旋轉,一個空曠的大廳出現在面前,里面看起來很寬敞,可是上下左右卻有很多管子的出入口,似乎是可以通往城堡各處,但是也可能使得某個人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艾波爾有些害怕,緊緊抱著Tom的胳膊。果然,尋寶不容易??!

     Tom有些尷尬地感受著胳膊上某處可疑的柔軟,臉色微紅,強作鎮定,繼續往前走。

     他們走進了一條寬闊的走廊,走廊兩端有許多刻著盤繞糾纏的大蛇的石柱,高聳地支撐起消融在高處黑暗中的天花板,給彌漫著綠盈盈神秘氤氳的整個房間投下一道道長長的詭譎的黑影。他們每邁出一步,空曠的四壁都會產生響亮的回聲,艾波爾不敢說話,緊緊抓著Tom。

     遠處,走廊的盡頭有些水聲,隨著水聲而來的,是窸窸窣窣的爬行聲,Tom說:“大家快閉上眼睛!”

     亞歷得意地:“Tom也快閉上,就我不怕,我待會兒給你們實況播報??!”

     Tom不理他,只把艾波爾護在身后,其他人?Nagini本來就是蛇,不用怕,亞歷也不怕,至于那叫誰爸爸的亞瑟,管它去死!

     遠處,走廊的盡頭有些水聲,隨著水聲而來的,是窸窸窣窣的爬行聲,Tom說:“大家快閉上眼睛!”

     下面部分贈文在作者有話說……

     作者有話要說:

     遠處,走廊的盡頭有些水聲,隨著水聲而來的,是窸窸窣窣的爬行聲,Tom說:“大家快閉上眼睛!”

     亞歷得意地:“Tom也快閉上,就我不怕,我待會兒給你們實況播報??!”

     Tom不理他,只把艾波爾護在身后,其他人?Nagini本來就是蛇,不用怕,亞歷也不怕,至于那叫誰爸爸的亞瑟,管它去死!

     “艾波爾,我牽著你的手,你跟著我走,不管發生什么情況,都不要睜開眼睛!”

     小丫頭緊緊抓著Tom的胳膊,使勁點點頭,連話也不敢說了。

     走廊盡頭,是個很大的房間,Tom仰起頭,看到大廳中間巨大的雕像,那是一張老態龍鐘的、猴子般的臉,一把稀稀拉拉的長胡須,幾乎一直拖到石頭刻成的巫師長袍的下擺上,兩只灰乎乎的大腳板站在房間光滑的地板上。一條一米粗的大蛇,盤在那兩只大腳板中間。和Nagini不同,這蛇怪通體綠盈盈的,泛著毒蛇特有的艷麗光芒,身子有一米多粗?!昂么蟮纳甙?!不過,我以后長大了,肯定比你還大!”

     蛇怪說:“龍族?霍格沃茲中竟然真的有龍?還是禁林深處的那位正在長眠的龍醒來了?”

     亞歷很驕傲地說:“我跟你們西方的龍才不一樣,我是來自東方的遠古神龍的蛋孵出來的,你們西方的龍好丑……明明是蛟,偏偏說是龍!”

     Tom用蛇語說:“嘶嘶……您好,我是湯姆·斯萊哲林·格林德沃,薩拉查·斯萊哲林的后裔?!?br />
     2011-3-9 By赫連月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