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73CHAPTER 70
    Tom過來看臺坐下看比賽的時候,艾波爾和Nagini正在一起安慰哭泣的亞歷。

     Nagini說:“亞歷,你別哭了。我幫你出頭,等Tom睡著的時候,我趴在他耳朵邊上說一百遍‘不許欺負亞歷’,給他催眠,時間久了,他就再也不敢欺負你了?!?br />
     “沒用的,”亞瑟嘆了口氣,“當年Nagini你也是這么幫我的,后來舅舅還不是一樣欺負我。上次還把我變成那么丑的貓,簡直是狼族的恥辱啊恥辱?!北华毥谦F長老教了那么幾天,亞瑟有點長大的樣子了。

     亞歷把腦袋擱在艾波爾的手上,又讓艾波爾給自己擦擦不存在的眼淚,還打著滾兒要按摩,艾波爾心疼亞歷,就從頭到尾地給它按了一遍。

     艾波爾邊按摩邊說:“哥哥很好啊,為什么你們都說哥哥欺負你們呢?你們是不是誤會哥哥了,說不定,哥哥本來是想對你們好的,你們誤會了他的善意?”

     旁邊的圣徒們搖搖頭:小公主真是……莫非是自己教的不好?可是Tom也是圣徒教出來的啊,為什么Tom就那么狡猾又奸詐,比Nagini還像毒蛇呢?

     Tom回來的時候正聽到艾波爾最后的話,心情大好,抱起艾波爾旁邊座位上的亞瑟,坐在艾波爾旁邊。

     亞瑟擔心自己說舅舅壞話被聽到了,從Tom碰到它白毛尖端的時候就開始發抖,可是又拼命控制自己的眼淚不要掉下來,如果被舅舅看到自己被嚇哭,一定會變本加厲地欺負自己的??!

     臺上比賽照常進行。

     龍們見替它們出頭的老大不見了,還讓自己老實一點,于是乖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可是孩子們的話題卻變了,從斗龍多么危險迅速轉變成:怎么樣才能成為黑巫師呢?不知道圣徒收不收未成年巫師呢?

     斯萊哲林中大多數功課好家世好的孩子已經成為Tom麾下的“Death Eaters”,他們覺得很驕傲,一代圣徒那么厲害,他們跟了Tom,以后就是一代食死徒,一定也會這么厲害的!

     拉文克拉的小鷹們紛紛決定,立刻開始學習黑魔法,臺上還在斗龍,他們已開始進行黑魔法學習小組討論了。

     有小鷹還提出:黑魔王的女兒不是在咱們學院嗎?讓艾波爾幫忙引見幾個厲害黑巫師來教我們或者帶領咱們進入黑魔法殿堂吧!

     眾小鷹紛紛點頭。

     小獾們覺得自己學習黑魔法一定不太容易,因此紛紛立志:成為黑巫師的配偶、老師、或父母……

     下面的比賽中,龍更加兇猛了——為了不在老大面前丟臉,爭取讓老大接受自己的投靠!后面的勇士無一不是拼得灰頭土臉的。

     沃爾夫對付的七號羅馬尼亞鐵甲龍龍如其名,那一身厚厚的皮膚真的跟盔甲一樣,沃爾夫的魔咒居然完全無法產生作用。沃爾夫被鐵甲龍追的滿場地跑,但是他似乎也意識到不能一直這樣,于是終于鼓起勇氣重新站出來,揮舞魔杖念了一句“烈焰熊熊”,鐵甲龍也沖著沃爾夫噴出了熊熊大火,兩火相碰,必有一傷,雖然中間僵持了好一會兒,沃爾夫額頭上的汗珠也清晰可見,然而,終于還是沃爾夫的火戰勝了龍火,拿到了龍蛋。沃爾夫是勇士中個頭最小的,但是“拼火”太華麗,于是,最后拿到了55分。

     看到沃爾夫比賽完畢,小丫頭就從座位上站起來:“火那么大,沃爾夫一定受傷了,我去瞧瞧?!?br />
     Tom拉住艾波爾的胳膊:“有龐弗雷夫人在,不用你擔心啦!”

     小丫頭很認真地說:“那不一樣的,我和沃爾夫是朋友,如果沃爾夫到了醫務室,一個朋友都不在,他會很難過的?!?br />
     Tom無奈,只好說:“那我和你一起去?!?br />
     小丫頭開心地點頭:“好啊,咱們一起?!?br />
     于是兩兄妹手拉手去比賽后臺。

     來看熱鬧的圣徒們看著他們的背影若有所思。

     雷拉妮摸摸下巴:“小帥不會對小公主有意思吧?”

     尤迪特嗤笑:“你們女人就是愛瞎想,這是人家兄妹倆感情好?!?br />
     赫爾達卻點點頭:“小公主當然不會,小帥看小公主的眼光有點問題?!?br />
     雷拉妮深以為然:“絕對的,那和尤迪特看赫爾達的眼神是一樣的?!?br />
     布盧默說:“陛下那么疼小公主,如果有人要拐走小公主,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雷拉妮瞪他一眼:“正因為不舍得小公主走,所以才要小帥娶她啊,這樣嫁來嫁去,還是咱們自己家里嘛!”

     東方明萱不甘心地回了一句:“小公主心思單純得很,而且一直以來被咱們保護地太好,根本不懂戀愛是怎么一回事??!我覺得小公主對Tom沒那意思?!?br />
     這話說到點子上了,一直以來,在小公主的眼里,除了爹地,就是賺錢,就算他們這些圣徒,也只能排在賺錢后面,如果是Tom,那一定還要靠后吧!

     雷拉妮:“不懂可以教嘛!決定了,為了讓小公主不被男人篇,赫爾達,咱們開始給小公主上戀愛課程吧!小公主那么可愛,不談上十次八次戀愛不夠本兒??!”

     尤迪特大驚:“這怎么行??!男人都是狼啊,小公主會被吃得渣都不剩的!”

     赫爾達聽到這事兒就來氣:“你是說你吧!”明明在追自己,還和眾女曖昧不清,明明都說要找個宏大的場景求婚,現在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尤迪特看到赫爾達的臉色,不敢吭聲了,他正打算求婚呢,萬一待會兒赫爾達不答應,他可就虧大了。

     赫爾達看到尤迪特不說話,更是認定尤迪特做賊心虛,還要逃避求婚的事兒,說不定,婚也不求了,打算把自己甩了呢!兩手交握,把手指關節掰得咯咯響,打算等到了僻靜地方就把這混蛋揍一頓!“雷拉妮,咱們待會兒就開始教,把小公主教成花花公主,男人的保鮮期不會比一周長,讓小公主一周談一個,過了保鮮期就甩了再找。哪個男的不服氣,咱們就上去群毆!”

     東方明萱:洋人真變態。要不要直接把小公主綁走呢?綁走總比被教壞好??!

     在場眾男士:有時候,瘋狂的女人,比男人可怕多了!

     艾波爾和Tom到休息室的時候就看到龐弗雷夫人正在給沃爾夫看傷,沃爾夫的胳膊被火燒傷了,似乎很嚴重。

     龐弗雷夫人正沖著校長助理抱怨:“梅林啊,你們怎么能讓這么小的孩子參加這么危險的比賽呢!也不早告訴我是火龍,現在燒傷魔藥都快用光了?!?br />
     校長助理很委屈,他只是想進來蹭點健齒魔藥罷了,他的薪水都用來買甜食了,如果再買健齒魔藥,那剩下的薪水就不夠買糖果了。唉,這兩天他為情所傷,只能吃點糖果澆澆愁,以至于,要開始長蛀牙了。

     可是,事實證明,抽刀斷水水更流,借糖澆愁愁更愁??!

     艾波爾忙湊過來說:“龐弗雷夫人,有需要我幫忙的嗎?沃爾夫是我朋友,我來看看他?!?br />
     比起火上澆油來蹭健齒魔藥的老頭子,還是善解人意的小姑娘更讓龐弗雷夫人喜歡。龐弗雷夫人微笑:“謝謝你,格林德沃小姐,我現在需要更多的燙傷魔藥,能幫我去跟斯格拉霍恩教授拿點嗎?”

     艾波爾說:“我帶了燙傷魔藥??!”說著,拿出她的大箱子,放大,打開,從一堆瓶瓶罐罐里拿出一瓶淡藍色泛著銀光的魔藥。

     龐弗雷夫人接過魔藥聞了聞:“看起來比普通的燙傷魔藥好多了,孩子,謝謝你!你可以把藥給你朋友涂上了?!?br />
     看到能幫上忙,艾波爾很開心,她小心地把藥涂在沃爾夫的傷處,以前她在家的時候就經常幫阿道夫照顧受傷的圣徒,所以動作又輕巧又熟練,她甚至沒有碰到沃爾夫的傷處,也沒讓沃爾夫疼一下,就搞定了整個過程。

     龐弗雷夫人一直盯著她完成整個動作:“孩子,你做得很好,你以后一定可以成為很出色的治療師!孩子,有興趣來醫療室幫我的忙么?”自從三強爭霸賽將要舉行的消息出現之后,準備報名的學生、模擬測試的學生、群體斗毆的學生、正在比賽的學生……龐弗雷夫人每天都忙到腳打后腦勺,看到有能干的學生來幫忙,就動了招收童工的心思。

     聽到幫忙,艾波爾的眼睛亮了!

     其實,她早就想出去賺錢了,她有很多賺錢的好點子,比如今天比賽的時候,如果推著零食和飲料去看臺區賣,肯定能賺很多錢,又比如,很多男孩喜歡龍,可是他們沒機會上去和龍打架,所以,如果她去找些會噴火的龍模型來賣,一定也可以賺很多錢??墒?,她又擔心爹地和哥哥愛面子——他們都是即使沒有一納特也會堅持說自己很有錢很有錢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沙豬,所以,一定不喜歡她“拋頭露面”。如果能到醫務室打工,既能鍛煉熬制魔藥的能力,又能學習治療術,還能拿薪水,多好!

     對了,薪水!這個問題很重要,艾波爾問:“龐弗雷夫人,那,我有薪水沒?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哦!這魔藥也是我自己熬出來的哦!如果您讓我去做兼職,我肯定能幫您很多忙!”

     于是龐弗雷夫人問校長助理:“鄧布利多教授,我想招這可愛的姑娘為醫療助理,您能開多少薪水?”

     原來決定權在怪爺爺手里!艾波爾馬上睜著亮晶晶的眼睛看怪爺爺,招收我吧,招收我吧,薪水高一點,薪水高一點……

     如果現在就招人,就意味著這兩周,鄧布利多教授多了一筆額外的之處——向董事會申請一個新職位大概需要兩周的時間,但是看到小可愛這么期待的眼神兒看著自己,鄧布利多教授實在不忍心說過兩周才能收你。而且,看小可愛的樣子,也許蓋勒特很不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錢(這話可冤枉爹地了,別的不說,單說艾波爾的一件袍子,就能頂上老蜜蜂一年的薪水),而且,自己作為小可愛的父親,這么多年沒為女兒花過一分錢,何況,這兩周的薪水也可以向董事會申請補發,于是,鄧布利多教授一咬牙:“這么能干的小可愛當時值得一份好薪水,一周50加隆,怎么樣?”

     艾波爾用心里噼里啪啦的小算盤算了算,一周50加隆,一個月是200加隆,一年是2400加??!立刻點頭:“好啊,就這么說定了,謝謝教授爺爺!”

     談好價錢,艾波爾立刻開始為了加隆奮斗,殷勤地圍著龐弗雷夫人轉:“龐弗雷夫人,請問,現在我需要做什么?我帶了各種魔藥,巧克力和毛巾什么的,需要我為沃爾夫清洗一下嗎?”

     龐弗雷夫人很滿意校長助理的態度,她想要個幫手很久了,更何況找到的還是一個這么可愛又能干的女孩子。于是,艾波爾的兼職就這么敲定了!

     Tom圍觀了艾波爾賣掉自己的全過程,但是一點都沒阻止。一來,自己太忙,如果艾波爾也有事情忙就沒空跟那些混小子一塊玩兒了;二來,薪水還算不錯,據他所知,龐弗雷夫人的薪水,也就是一周80加隆,艾波爾作為兼職童工,拿到50加隆,已經算是老蜜蜂大方了;三來,有一份固定的薪水,免得小丫頭想別的辦法賺錢——她曾一度想熬制高度危險的黑魔法禁藥去翻倒巷賣,還好被自己勸住了;四來,艾波爾很想轉學,如果這份工作做得好,也許可以讓她繼續留在霍格沃茲。

     嘖嘖,一石四鳥??!

     2011-5-5 BY 赫連月籮

     作者有話要說:新文:

     穿成烏云珠和博果爾一起開開心心種田去……

     這篇的更新比較速度一點。而且肉香飄飄……

     不是偶偏心,是看艾波爾的都在霸王……沒有評論,沒有動力,老是卡文啊……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